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论须一瓜小说《别人》中的对话艺术
2024-06-26 15:00:24 来源: 作者:陈婷辉 【 】 浏览:80次 评论:0
12.5K

一、引言

 

   须一瓜小说《别人》中的对话形式有别于一般小说的对话表现形式,在内容和形式上出现了变异。这种变异的对话形式在小说中承担了主要的叙事功能,同时形式上的变异也使得人物的对话与作者的叙事杂糅在一起,加快了作者的叙事节奏,也使得人物形象的塑造变得更加真实和立体。另一方面,《别人》中体现出了丰富多样的信息差,信息差的形成原因和表现形式多元,它的存在推动着整个小说叙事的发展,使小说的情节发展过程跌宕起伏,极具戏剧性。

 

二、变异对话形式参与叙事

 

   小说对话作为一部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有其特殊的魅力,通过小说对话的展示,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语言具有一定的规则性,在对话中也有其规则性。在《别人》中,人物的对话形式有别于一般小说,其在内容和形式上发生了变异,我们称之为变异的对话形式,这种变异是为了表达某种特殊的人物情感或是达到一定的修辞效果,作者在对话的内容和形式上进行处理,使其有别于传统语言表达习惯。在《别人》中,小说的对话表现形式也发生了变异,这主要表现在标点符号的变异使用和语码的混杂等方面。传统的对话表现形式中,我们往往遵循着严格的对话形态规则,冒号、引号及某某说(道) 等系列标识成为读者在阅读过程中首要用以识别对话的外部标识。而《别人》中则摈弃了这些对话的外部标识。取消引号之后, 人物对话由传统的直接引语向自由间叙体转化。自由间叙体是热奈特对小说中的叙述和话语划分的四种叙述语式中的一种。其表现形式包括未指明说话者、未加引号的直接引语和直接引语简述。如:

   园长第一次感到,这种比一般人慢的说话节奏非常傲慢无礼。……现在,她被这个缓慢的语速激怒到极点:我说了,我要求你不报道!

   此外,在《别人》中,人物的对话不仅省略了冒号、引号这些标识,连说话者也悄然退场,以人物的对话构成自然段落,利用语段作为话语间隔,以此区别人物对话和叙述话语。有时候,叙述话语还和人物对话夹杂在一起,使得这种变异的对话形式承担起了参与甚至是绝大部分的叙事作用。基于对话话语形式特性,对话参与叙事呈现出与叙事者叙事话语不同的特点。它有别于叙述式的叙事,而是以交际话语模式参与叙事。其叙事依存特定的语境,与作者叙事相关联, 相照应。须一瓜笔下的人物对话,作为叙事的一种模式,以独具一格的手法协同叙述话语完成了文本叙事建构。就这一意义而言, 须一瓜小说的对话具有叙事性,具有独特鲜明的叙事修辞特征。此外,对话外部标识的消解,也使得对话呈现出别样的样貌。如:

   唔,好的。但我要跟上头说一下。…… 那个,我们的小傅的伤,还有我们被踢坏的警容镜—— 

   我们会赔偿修复的!

   这样的一问一答使得对话的节奏变得缓慢,警察老武和江利夫的叙述看似平静,实则有着很大的情绪起伏,双方对话充满张力。

   对话外部标识的消解使得对话更像是叙事语言。隐去引号的人物话语有时甚至与作者的叙事语言形成无间隔链接,即叙事语言与人物话语相间交错,这种相间交错有时由于分行得到昭示,有时却并非如此清晰。 如:

   小丁咧着奇异的大嘴,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我服务的上一家医院,名字就不说了。小丁住口,纸拉门被拉开了,穿日本和服的服务生开始跪着上菜,一下子,女服务生端来了好几样东西,两人手忙脚乱地帮她腾桌面……

   离开了对话的外部标识,人物叙事的话语和作者的叙事语言夹杂在一起,读者对于信息的解读就只能依靠语境。语境作为对话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人物对话之间信息传递的重要背景,也是叙事者与读者之间传递信息的重要载体。一旦离开语境,人物的对话就难以达到预设的交际目的。在小丁和庞贝的这段对话中,作者设置的上下文语境与人物对话杂糅,读者必须根据上下文语境才能正确接收到信息。

   《别人》中的对话基本没有任何的对话标记,除省去冒号引号、话语主体外,有时候甚至连话语间隔也完全舍弃,这使得对话双方的话语杂糅在一起,互相缠绕,对话如流水般连绵不绝,一气呵成,人物对话和作者的叙述语言在形式上形成了高度统一,加快了叙事节奏。此外,因为《别人》中的叙事功能大部分由对话承担,少了作者对人物对话状态的限制,所以读者可以根据人物交际时的话语,来补充人物的神情、动作甚至是心理活动等等,这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对小说人物的心理或是神态也有了更真实的建构。相对于传统的作者纯粹叙事,这样的叙事模式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生动,人物间的对话也更加真实。比如:

   马佛送看他如此饥饿,以为话题告一段落了,没想到,小丁拿起鳗鱼手卷,大口一咬, 又开始了含混不清的继续。哪家医院我就不说了,其实,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说了也没有意义。有一个同事,……他行医资格都被吊销了。

   在《别人》中,须一瓜还运用了新闻文体的写作方式,这一运用既符合小说的人物背景,同时也富有新意。新闻文体在小说中有直接运用,如:

   本报讯(记者 庞贝)人人献出一点爱, 而非人人献出一点害,这是昨天辞世的遗体捐献者阿西,给世界的最后留言。二十五岁的阿西,是我市的第四十个遗体捐献者。

   以新闻文体来交代人物的结局,简洁明了,又符合人物形象,同时也是对文章故事主线的交代。相较于传统叙述的结尾,以这样的方式作为小说故事的结尾很有新意,同时也拉近和读者的距离,再一次与读者进行了现实的对话。

 

三、双重叙事结构

 

   一般来说,小说的叙事视角有内外两种, 外视角即叙事者,或者说是作者的叙事角度, 内视角即故事人物中的叙事角度,它由作者代为描述,其是从故事中的人物视角出发, 如故事中人物的听觉、嗅觉、触觉等等。这种内外角度相互交叉变换的组合,构成了小说的整体语境,这既使得故事情节可以从多个维度和层次上展现,同时又能在某一段的叙事过程中拥有单一叙事角度,从而形成叙事的悬念。

   故事人物视角在文本中常以人物对话来体现,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物话语以话语表达者的视角完成了叙事。但对话参与叙事, 与叙事者叙事有区别,这种叙事和作者的叙事联系在一起,依靠特定的语境才能达到人物之间交际的目的。如:

   老武搓手,说,很意外很震惊。原来我还以为是个中年男记者。没想到,咳,老武干咳着,没想到……

   同是男人,江利夫懂老武表达不利索的东西,所以,他趁热打铁地说,人我带走吧。

   庞贝醉酒被带到了警察局,同事江利夫来警局与警察交涉,人物之间的对话就将事件的发展过程展现在了读者面前。在这段对话中还出现了话语留白,即警察老武的话中的没想到……。话语留白离不开语境的阐释,正是因为江利夫在这段对话中,建立起了与之相关的语境,所以江利夫才懂老武表达不利索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在须一瓜的小说中,内外视角往往相互频繁变换,叙事者和故事中人物的视角互相夹杂,构成复调叙事结构。读者在解读文字时,往往会在两种视角中来回跳跃。除了小说对话参与叙事之外,作者的叙事也参与其中。在人物的对话叙述中,夹杂着作者的叙述话语,这样就构成了双重叙述结构,或者说复调叙事结构。这样的形式贯穿整部小说, 因此《别人》中有两套话语叙述模式。如: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后摁出了那串陌生电话号。庞记者,你好,我是小剑桥幼儿园园长袁晓梦。

   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哦,你说。袁园长。

   你今天采访我们,虽然没有经过园方同意,就擅自到处走动、随便拍照提问,很不尊重人的。

 

四、对话的信息差推动叙事发展

 

   对话的信息差,指的是人们在获取、处理和传递信息时,由于不同的知识水平、文化背景、语言表述、信息来源等因素的影响, 导致对于同一信息的理解和解释存在差异和不确定性。信息的准确传递不仅要求说话者信息的传递过程中无差错,也要求接收者在解码信息的过程中不出现差错。但是由于话语输出(信息发送)与话语接受(信息接收) 常常会出现不对等现象,由此就会产生话语信息差。对话是作品人物语言的基本表现形式,是一种双向交际活动,但却有着与一般言语交际不同的特点。交际双方信道畅通, 始发信息得到再生信息的正确反馈,如此反复,完成言语交际,这是语言使用的基本要求。但是在小说人物对话中,有时却悖于这一基本要求,产生了信息差。这种信息差具有双重效应,对作品交际双方来说,它不能很好地完成信息传递任务;而对作者和读者的交际而言,它却输出了美学信息。小说对话中出现的信息差,很大程度上推动着整个叙事的进展,也让故事的叙述节奏从平铺直叙中解放出来。在小说中,信息差产生之后的共同审美效用推动故事发展,使故事的发展合理且自然,同时加剧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 丰富了小说的情节。

   正常的对话过程是编码发送传递 接收解码,在这一过程中,有一个步骤出现失误,那么就可能出现信息差。如,庞贝的同事贺银超挖到一家民营医院的新闻线, 他发信息给庞贝,……贺银超在发送这条短信时并不知道庞贝已经喝醉得一塌糊涂,…… 两个人一直互不了解,连双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在信息传递过程中,信息错位造成了信息差。在庞贝和贺银超的对话过程中,贺银超要传递的信息在接收这一步骤中出现了问题,在被目标人物接收之前,被非对话人员接收到了消息,造成了信息接收的错位,导致了信息差。这一信息差的形成使后续事情发展跌宕起伏,形成了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戏剧效果。

   此外交际双方缺乏共知信息也是形成小说话语信息差的一个重要原因。小说中,在暗访丽健这件事情上,庞贝和贺银超不知暗访一事已被泄露,更不知道马佛送已获知此事,消息被传递给丽健医院老板綦连莲,这使得贺银超在暗访过程中被丽健医院所塑造的良心民营医院形象所误导,获取了错误的信息并将其传递给了报社。

 

五、结语

 

   一般来说,小说对话是塑造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段之一,传统的对话形式具有明显的对话外部标识,外部标识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禁锢了人物的对话状态,真实性有所丧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先锋派文学在语言表达观念、表达方式上进行了革新,这一时期的先锋派文学家在小说的对话内容和形式上都发生了改变,致力于在信息的传递和接受的链条上进行修辞的创造,小说对话不再一板一眼地遵循传统对话的准则,而是打破表达和接受链条的绝对平衡,表达和接受呈现出不等值的状态,同时利用语境的作用,使这种表面上的不平衡转化为审美层面的平衡, 更具审美价值和修辞意味。这种变异的对话形式与须一瓜小说中的对话表现形式极其相似,很难说须一瓜的小说创作没有受到先锋派文学的影响。《别人》中的对话表现形式承担了小说的主要叙述功能,又因人物对话经常与作者的叙事语言杂糅在一起,双方构成了多维度的叙述结构,二者共同构造出来的语境使得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能够获得双方视角的信息,得到别样的阅读体验。加上小说的对话参与了整个叙事的发展,人物在对话传递信息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信息差, 这些信息差的形成推动了叙述的发展,使得故事情节发展跌宕起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地域文化视野下唐代湖南沅水流域.. 下一篇从徐则臣《手稿、猴子或行李箱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