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求职路漫漫
2017-07-11 10:06:27 来源: 作者:正仪 【 】 浏览:99次 评论:0
12.5K
    一
    陈晓莉打开家门,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她回头瞄了一眼,她身后的两位闺蜜都条件反射地捂起了鼻子。
    客厅里正在酣战麻将,四个人三杆烟枪。
    “今天天气预报说了,pm2.5 偏高,还增加污染!”陈晓莉皱着眉,将客厅的窗户开到极限。其实,她是不反对别人抽烟的,爸妈都抽烟。她是看不惯妈抽烟的样子——把烟叼在嘴角,像三十年代的娼妓,四十年代的国民党特务。虽然妈一再解释,歪着嘴抽烟是为了不让烟雾迷住眼睛而出错牌,但她总觉得这种姿势在同学面前有失母亲的风度。
    陈晓莉的母亲叫葛华,原是一家国企的会计,单位改制后,为了兼顾家庭和女儿的学业,三天两头请病假,后来干脆辞职当起了职业家庭主妇。
    她是不介意女儿埋怨的,即使被说上几句,也装聋作哑。就这么个值得自豪的女儿,自打跨进校门就是学霸。到了大学,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经管学院学生会组织部部长,竟然还成了光荣的共产党员。小小年纪有几个入党的?她在外人面前总是不失时机、见缝插针地夸赞自己的女儿。
    “阿姨。”跟在陈晓莉身后的两个人向葛华打招呼。
    “苗苗,哦,章呤也来了。今晚你们睡大床,晓莉她爸出差了。白皮。”葛华一面打牌一面说。
    苗苗与陈晓莉同班,同宿舍,安徽和县人。她个头不高,胖乎乎的脸蛋将眼睛挤成一条缝,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黑,同学们称她是非洲来的白人。章呤高挑丰盈,鸭蛋脸大眼睛,标准型的东北姑娘。她就读于安徽的一所大学,游玩长江大桥时结识了陈晓莉和苗苗,于是决定来南京发展。
    三个好朋友只有陈晓莉是南京本地人,因此常来她家度周末。三人玩累了就坐在陈晓莉的小床上聊天,聊累了就挤在一个被窝里过下半夜。三个人都应届毕业,奔波在求职途中。
    “莉莉,跑了一天,收获如何?东风。”葛华问。
    “收获白皮,还有东风。”陈晓莉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你没跟他们说,你是共产党员,找工作加分啊。”
    “台企,参加国民党才会加分。哦,蔡英文上台了,国民党员也不行。妈,你能不能只打牌不说话!”陈晓莉“嘭”地关上房门。陈晓莉说得没错,刚才在市里的大型招聘会,她们同时看上一家台资企业,不仅仅因为待遇不错,三个人都是学财会的,专业对口。台资企业叫“通达”,做IT 代制的,在软件大道有一爿大型工厂。
    “不消说,第一个遭淘汰的是偶,胖嘟嘟的,面试官第一印象就是哪儿多了块肉。莉姐牛逼,天生的财会人才。”苗苗挑起话头。
    “我天生的?我是草洞里生的。”陈晓莉接过话,咯咯地笑起来。她是大姐大,无论苗苗还是章呤,包括她自己都这么认为。她也觉得自己希望最大,成绩单上那一串诱人的数据会让面试官动心。
    “那叫草洞?叫草窝。你爸当年留职停薪,下海办农场,农民送的,那才叫绝了,用稻草编摇篮,城里人再聪明也编不出来。”葛华提高嗓门对屋里说。
    陈晓莉拉开房门冲着客厅里嚷:“我知道那叫草窝,开个玩笑不行?妈,你再插嘴,我们就出去了。”
    苗苗伸了个懒腰,第一个爬上床,郑重其事地宣布:“今天睡大床,我申请三人睡一头,呤呤那个臭脚熏的,眼睛都闭不起来,蓝瘦……”
    “臭菇。”陈晓莉与章呤异口同声地抢着说。
    “不是香菇吗?”
    “轮到你就是臭菇。”章呤跳上床,一只臭烘烘的脚伸向苗苗的鼻尖,苗苗拼命地躲闪,陈晓莉也扑上前当“帮凶”。三个人笑着闹着,在床上揉作一团。
    葛华皱起了眉,摸了一张牌打出去,忍不住又开口了:“莉莉,能不能玩点文明的,床只有四条腿,断了一条,今晚只能四人挤小床了。”
    房门开了,陈晓莉领头走出来:“妈,我们一会儿回来睡觉。”
    “这么晚了,去哪儿?外面坏人多。”
    “怕什么,我们就是坏人。”
    葛华等响起了沉重的关门声后,向牌友解释道:“莉莉这孩子自小就是学习尖子,学习尖子就有资本,有资本就对妈这个态度。错了错了,脑子有屎,怎会打这张牌呢。”三个牌友都抿着嘴笑了。
    二
    陈晓莉、章呤、苗苗同时收到了通达公司的面试通知。
    面试在公司小会议室进行,财会专场,除了陈晓莉三人,应聘者还有五女一男。秒针跳过九点的一刹那,会议室跨进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衬衫和领带熨得非常平
整,看不见一丝皱褶。他最大特点是消瘦,像一只支撑着衣服的衣架。招聘人员都尊敬地称呼他胡部长。
    胡部长率先在主座上坐下来,毫无表情地说了句:“朝前坐。”
    九个人像伞一样拢在他的面前。胡部长打开应聘书,一一对应地扫了一眼应聘人,开始介绍公司:“通达公司是刘子良老先生创办。刘子良老先生在商界德高望众,曾任立法委员……”
    他把“立法委员”四个字说得特别灿烂。“我们这儿光辉的称号叫中央委员。”
    唯一的男生打断了胡部长的话。他的脸很圆,短短的八字眉贴在圆脸上,看上去俏皮而又滑稽,使人不由得联想起电视剧《武林外传》里的小六。
    胡部长似乎并不在意他在说什么,按部就班地将介绍公司的版本说完,话锋一转,直奔主题:“两天后,复试。”
    胡部长的助手发给每人一本书和一叠印满数字的材料。书名叫《通达人的机密》,材料是让应聘人按数字分门别类,做一份财务报表。
    “这个老幺蛾子惜话如油,如果只招一人,对我们三人而言,成功率百分之三十三点三。”陈晓莉说,她总是喜爱把数字说得精确。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既然只有一个,我撤退。”苗苗说,她相信陈晓莉的判断,不愿“同室操戈”,争夺那唯一的名额。“我觉得长得像小六的男生也会撤退。”章呤说。
    “那就是百分之二十八点五七。”两天的时间一晃过去了,七份财会报表放在了胡部长面前。陈晓莉的一份特别惹目,驾驭、组合数字对于她来说太简单了,于是又设计了一页惹人注目的封面。
    胡部长将七份报表垒齐,放在桌子的左角。他扫视了一圈,跟上次一样,毫无表情地说:“我提三个问题,知道的人请举手。第一,通达公司的精神是什么?”七个人全都举起手,《通达人的机密》扉页上书写着四个斗大的字:敬业爱群。“第二个问题,通达公司的前身?”四只手矗立着。
    “最后一个问题,有谁知道刘子良老先生的口头禅?”
    章呤看了看左右,缓缓地举起了手,回答:“搭船就要船行顺,上了通达这条船,无论舵手、船员,都要祸福与共。”这个答案在书的最后一页。
    胡部长微微地点了点首,宣布复试结束:“谢谢你,章呤小姐,谢谢大家。”
    结束了?没有唇枪舌战,没有挖祖坟似的逼问,就这么结束了?然而谁也没有吭声,像带鱼一样,一个咬着一个的尾巴,穿过窄小的会议室门,鱼贯而出。几乎每个人都将希望寄托于自己呈交的那份财会报表上。
    “怎么样,莉姐是不是希望特大?”站在公司大门外等候的苗苗迎上前,迫不及待地问。
    “不就有个立法委员的台湾公司吗,值得像网红一样地追捧?”陈晓莉不经意地回答。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两次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面试,加起来不过二十几分钟,胡部长却能叫出应聘者的名字,说明这个公司的人很敬业。她就喜爱敬业的公司,敬业的公司有竞争,有竞争就有靠本领出人头地的机会。然而,她更清楚,幸运之神已经眷顾了章呤。
    “呤,你为什么会研究那本书?”陈晓莉整理了一下章呤的衣领,问得十分随意。
    “因为那份报表谁都会做。”
    “没听你说?”
    “歪打正着。”
    “狗屎运。”陈晓莉笑着祝贺,她打心里不服,第一次应聘便遇见了不按常理出牌的企业,一张牌还没有出,就定了输赢。
    三
    “莉姐,莉姐在家?”苗苗背着一个大大的挎包,风风火火地跨进陈晓莉的家。
    “睡大头觉。”葛华说。
    苗苗径自推开陈晓莉的房门,一把掀开被褥,嚷道:“太阳晒屁股了,我找了一份工作,三百块一天。”
    苗苗与陈晓莉不同,自领到毕业文凭,就被赶出了学校宿舍,租房需要交房租,还得花生活费。
    “三百纹银?好事怎就轮到你,该不会是卖力又卖身吧?”陈晓莉睁开惺忪的眼皮,打趣道。
    “长成我这样的产品,也不适合干那活儿,发放赠品。”
    苗苗不由分说地将陈晓莉拉起床,俩人匆匆忙忙地出了门。苗苗找了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停下脚步,打开大大的挎包,满满的超薄型卫生巾显山露水。
    “发这?”
    “提前说了,你也不会来。”
    这也太尴尬了吧,让一个品学兼优、初出茅庐的女大学生,往行人手中塞卫生巾?熟人、同学、老师,谁都有可能从天而降,若是碰见老妈,那准死定了。
    “立邦刷新屋,不用你动手,看包就行。”苗苗对陈晓莉说。她考虑得没那么多,她只想按照规定,把卫生巾发放完毕,好去领取三百元劳务费。她捧起一叠卫生巾穿梭于人流之中,但很快觉得这份工作远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男士肯定不能送,送了挨骂。男女一块儿走的不能送,送了遭白眼。穿着华丽、貌似有钱有身份的女人不能送,送了找抽。还有年龄太大、年龄太小的都不能送,等了四组红绿灯,捧在怀中的卫生巾只送出去五份。
    “苗,换位思考,众目睽睽之下,你会接受这样的施舍?”陈晓莉说。虽然她只负责看管挎包,仍然心惊胆颤。
    “你有好主意?”苗苗十分了解陈晓莉,她往往是有了主张,才会提出问句。“我们去小区,挨家挨户敲门,有一个女人,发一片,有三个女人,发三片,事半功倍。”
    俩人一合计,走进附近的小区。开始还算顺利,一至四楼除了一户无人,其余人家都接受了赠品。到了五楼,开门的人是个男青年,他的脸很圆,眉毛短而呈八字,有点像小六……
    男青年瞅了一眼苗苗手中的卫生巾,想起在通达公司有一面之交。说:“想借用卫生间?”
    他的话刚出口,立即感到唐突,哪有捧着卫生巾借用卫生间的,而且还捧着一叠,瞬间脸血一般地染得通红。苗苗更是难堪不已,不知该把卫生巾收起来,还是就这么捧着。她转过脸向陈晓莉求援,陈晓莉早就跨着楼梯,向楼下逃之夭夭了。
    “脑残,绝对的残。吓死宝宝了,他的眼神还在我面前晃悠,那是男人误入了女厕所的眼神。”苗苗轻轻地敲打着脑袋。
    “别自美了,男人进了女厕所,也不会看你。”陈晓莉缓过神来,她再也不想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了,“要不你带回宿舍慢慢用,一举两得。”
    “这用到猴年马月?有没有保质期啊?”
    “你傻啊。”
    苗苗开心地笑了,她不傻,在陈晓莉的话中提取到一个真正事半功倍而又不再尴尬的办法,回学校,敲开一间间女“童鞋”的宿舍。
    四
    发赠品打零工毕竟不是长远之计,机会还会有,面包还会有,只是每位毕业生,包括每位家长对面包的品质要求不同而已。
    葛华希望女儿继承自己的衣钵,当一名企业会计,轻轻松松敲键盘,稳稳妥妥拿工资。女儿这么优秀,说不准还能升职个科长、部长什么的。
    苗苗无所谓专业对口,只要觉得适合,能赚钱的工作就行。她从网上查询到一家叫作“星辰股份有限公司”的台资公司。她并不亲昵台资公司,而是这家公司招聘储备干部,其中包括若干名财会人员。她就是想与陈晓莉在一起,四年大学校园生活造就了她们的友谊。
    星辰公司刚来大陆发展,正因为刚来,发展空间广阔,吸引了众多的求职者。面试官将所有应聘人带到了地下停车场。
    苗苗对着陈晓莉耳语:“不是百分之三十三点三,而是千分之三十三点三,马航737,危险。”
    陈晓莉不屑一顾地笑笑,也压低声音说:“看不出,没有筛选,只要报名,多多益善。”面试官自报家门,姓丁名存厚,是公司的CEO。然后他开始一段不长的演讲,主要是讲公司的发展宏图。陈晓莉和苗苗站在人群后,一句也没听完整,听到重复最多、声音最响亮的是公司目前主打产品,一种叫“美奇”的鸡尾酒。
    丁存厚话音刚落,他的员工发给应聘者每人一本书和一张认销表。其实不能算作书,是一本装订整齐的打印资料,主要介绍星辰公司的发展规划和当前流行的营销手法。认销表是一张认销美奇鸡尾酒的表格,发放表格的人一再说明,只是测试一下营销能力,推销不掉也不打紧,而且绝不是义务劳动,可以从销售额里提取三成报酬。
    陈晓莉对着苗苗苦笑了一下,说:“九段高手,招聘推销两不误。”
    她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在数字一栏里填写了六箱,六六大顺,讨个好彩头。苗苗也跟着填写了六箱。
    陈晓莉伸手向妈妈要了赞助,付了六箱美奇的钱款。酒放在家里,反正以后聚会什么的都用得到。她接受了上次应聘的教训,一头扎进星辰公司发放的资料中,每一句都认认真真地消化,胸有成竹地等待着复试。苗苗算了一笔账,美奇鸡尾酒的统一推销价为十五元八角,推销一瓶可提成四元七角四分,一箱十二瓶,如果六箱推销完,就是三百四十一元二角八分,比上次发放卫生巾赚得还多。
    她奔走于卡拉OK 厅和夜总会,用了两天时间,将六箱美奇推销完毕。她去星辰公司又认领了十箱,满世界地寻找会所,三天之后推销完毕。她发现只要不吝惜口水和汗水,因为有电视和报纸铺天盖地的广告铺垫,推销起来并不太难。于是信心十足地一下认领了三十箱,将推销范围扩大到边远的开发新区和乡镇。正当她准备在生财之道上大展宏图时,一个电话被通知去总经理室。
    苗苗站在丁存厚面前,忐忑不安,一定是认领得太多了,违反了公司某条某款的规定。她转念又想,至多扣些提成,权当为社会做贡献。丁存厚盯着她打量了片刻,拿起桌上的一张对折的纸递给苗苗,五个大字映入眼帘:录用通知书。
    太意外,简直太意外了!苗苗走出星辰公司,才将满腹的惊喜释放出来。她在人行道上蹦着跳着嘻笑着,她想到了陈晓莉,想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手机铃声响了,是陈晓莉打来的。
    “苗,我们上了汪星人的当啦。”
    “莉姐……”
    “看不出来?两个星期了,汪星人赚得盆满钵溢,我们傻乎乎在家坐等天上砸下个什么金蛋银蛋?”
    “莉姐,砸下了,真的砸下了,和我一块儿收到录用通知的还有八人。”苗苗诚实地说。
    陈晓莉沉默下来,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意外,太突然了。这是怎么了,以前招聘万变不离其宗,现在是千变万化不见其宗。她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恰当的词,脱口而出:“神经病。”
    苗苗明白这三个字一定不会是咒骂她的,而指的是星辰公司。她也为陈晓莉鸣不平,全班就数陈晓莉的成绩最好,脑瓜子最灵,系里的文艺晚会经她策划组织,办得有声有色,辅导员都夸她是未来的将才。像莉姐这样优秀的人才不录用,不神经病?
    “莉姐,星辰是座小庙……”陈晓莉挂了电话,她心里确实堵得慌。这他妈什么鬼,傻乎乎地白忙了两个星期,十四天,三百三十六个小时……




(发表于《参花》2017年,7期上)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寒潮 下一篇神奇的仙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