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奇人刘博文
2017-07-25 09:35:25 来源: 作者:刘家朋 【 】 浏览:78次 评论:0
12.5K
   一
   初夏的早上,莺鸣气清,霞光沐浴。富饶美丽的凤凰村的操场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常。大家既不去打篮球,又不到健身器材那里去操练,却在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汉带领下,排成长队,有秩序地倒着走路。
    “哎,兄弟,我怎么倒着走不了几步便有些恶心?”一位七十岁左右的名叫李明聪的老汉离开队伍,来到带队的老汉身边问道。
    “哦,恶心哪,这不要紧的,大哥,走几天习惯了就不恶心了。”带队的老汉爽朗地告诉李明聪。
    嚓,嚓,嚓……
    李明聪老汉不问话了,操场上便响起一片清晰的脚步声,夹杂着人们此起彼伏的怕影响别人运动的低微的说话声。
    “哎,二叔,我走起来倒是不恶心,为什么看着你倒着走那么轻松又得力,我却越走越别扭呢?”一位三十多岁的名叫李银花的妇女离开队伍,也到一边问这个带队的老汉。
    “不恶心说明你五脏六腑很健康。现在只不过是腰不好,你就加油锻炼吧,练一段时间准有好转。”带队的老汉耐心地给李银花解释。李银花嗯了一声,敬佩地走进队伍,继续倒着走。
    “二叔,你说走大步好,还是走小步好?”一位名叫王有新的中年男子也离开队伍问。
    “我说二哥,走起来如何才能不容易摔跤,有技巧没有?”有位四十刚出头的名叫王开力的汉子又走出队伍问。
    带队的老汉说:“不管走大步,还是走小步,都随心自如为好。先走步小点,走熟了,你不刻意加大步伐,步伐会自然加大。你顺其自然地锻炼就行。”又说,“走路要有意识地让脚尖先落地,脚尖弹性大,这样就不容易摔跤了。”
    哎,我这儿不懂……
    哎,我那儿不懂……
    ……
    前面四个人问开了头,人们这个问了那个问,其间问话也有和前面重复的。带队的老汉都一一细细地给他们解释。
    带队的老汉名叫刘博文,平生好画画,又好写作。据说,他写的小说还获过奖呢。他生得四方脸,高颧骨,花白的头发,慈眉善目。身材属于中等以上。别看他六十多岁了,又满头的白发,说起话来却是清脆响亮,看他行动时那个敏捷劲儿,像位年轻小伙子。看他脸上的气色,倒像是童年一般,配上那一头白发,真有些仙风道骨的神韵。
    年过花甲,还有如此硬朗的体格,又精神焕发,原因没有别的,是他热衷于体育锻炼的缘故。他不仅会打太极拳,还自创了一套击掌法、全身穴位按摩法,以及这倒着走路的健身法。说起打太极拳和全身穴位按摩法能健身,这个道理早已是人人皆知,不必复述。单说这倒着走路,有人问他其中的健身之理,他坦诚地解释说:“道理很简单,之所以要倒着走,好处在于:既能把多年来未经锻炼的肌肉和细胞经过运动得到锻炼,又可省去惯用的剧烈运动让那些常年操劳早已劳累过分的肌肉和细胞得到调理养息的机会。”大家听后无不敬服。
    然而,经过体育锻炼强身健体,这只是促使刘博文健康的外部原因。讲起这内部因素,还是他与生俱来的那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力量和不同于常人的思维方式。说来让人难以置信,谁都想不到刘博文能活到现在,并且又有如此强健的身体,其实他早已在阎王爷面前过了无数次关了。
    二
    刘博文一生的命运极为坎坷。他兄妹四人,三男一女,他是老二,上有大哥,下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十三岁那年冬天,母亲因病去世,由父亲一人拉扯他们兄妹几个生活。因为家贫,书读到初中毕业便回家务农了。到十九岁时,家里的经济状况还是没有好转,考虑到自己和哥哥、弟弟以后娶亲成家的现实问题,他便把心一横,一翅飞到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岗瑶沟一带那些社办的小煤矿,从深深的矿井下用麻袋往井外背煤挣钱。尽管他如此努力,还是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到三十岁改革开放后才成了家。成家后,总算过上了好日子。不料,天降厄运,四十五岁那年夏天,他年仅十四岁的儿子不幸落水夭折。以后夫妻俩也没有再生过孩子。两口子忍受着中年丧子的痛苦,悲悲切切地过了六个年头。到五十一岁那年,谁想,妻子忽然身患血癌,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就弃他而去了。
    妻子去世后,他无缘再成家,便独自一人生活。过了不到三年,他便患上了腰间盘突出及腰椎增生和颈椎病。后求医生治疗,吃药又打针,外加按摩。治过好多次,都不过是当时止止疼而已,不能根除。
    几年来,在病痛的折磨下,他吃饭不香,干活没有半点力气。腰椎颈椎一患病,由此压迫腿部、肩部、胳膊和手,天天使他全身七疼八痒,精神不振。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暗淡无光。有时看看太阳,觉得连太阳也变得昏黄。唉,日子简直没法再过下去了!思来想去,刘博文暗暗自语:“也罢!如此活在世上受罪,倒不如随老婆孩子一道儿去痛快!”死神向他逼近了。
    深秋的夜晚,墙上的石英钟已报二十三点了。刘博文躺在炕上半睁着两只泪眼,一睡不着。他心里乱极了,也烦燥极了。清冷的月牙儿高高地挂在东南方的天穹上,无声地把它那冰冷的光线透过玻璃窗,直洒遍他的全身,冰着他的脸,搜寻着他眼中的泪珠。
    他坐起身,从窗台上取过早已准备好的一瓶敌敌畏,打开瓶盖,瓶口递到了嘴边。把心一横,刚要一仰脖喝下去,忽然一个念头涌上来:“不对,人,想死倒是容易,但死后可千万别留下什么遗憾哪!”想想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待一切考虑周到了再死也不晚。于是,他暂时打消了喝药的念头。拿敌敌畏瓶子的右手一松,把瓶子轻轻放在榻边,不觉坐在那里沉思起来……他痛苦地回忆起童年时的艰苦生活,那正是自然灾害接连不断的六十年代初,那时,他们家常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兄妹几个看到母亲煮的那些苦辣的野菜,便不想吃饭,常常蹲在家中一个角落里饿得抹眼泪。父亲出外干重活,连地瓜干都填不饱肚子。母亲正是因吃不饱饭,缺乏营养,开始全身水肿,后又添了严重的肺气肿,最终不幸离世。母亲一走,他们兄妹孤独的日子便来临了。本来穿得就不好,衣服破了又没有人给他们及时缝补,于是,他们全都穿得破破烂烂。去街上玩时,只要和别人家的孩子相遇,那些混孩子就看不起他们,还时常说些脏话,有时甚至打骂他们。时间长了,他们见了那些混孩子就害怕,没法,总是躲着走。尽管这样,还是常常被一些力大的混孩子撵上去,无端地打骂一顿。想想那是多么艰难又困苦的童年啊……
    等他到了青年时代,由于家庭成份不好,在人面前,凡事也总是处于被动局面。因为家里穷得叮当响,日子实在是没法过,在一年深秋,他便跑到七台河岗瑶沟一带去背煤卖苦力了。多少年过去了,眼下想起来,那艰苦的情景仍如在眼前一般。
    他记得,那地方社办小煤矿遍地都是,这一处,那一处,差不多每隔二三里路就坐落着一处小矿井。他去背煤的那所矿井就在岗瑶沟车站附近。那是一片面积大约二十几亩的杂草丛生的荒地。这片空阔的荒地南北见长,东西稍窄一些,井口设立在这片荒地的中央部分。北边设有工人们的集体宿舍和食堂。宿舍在西,食堂紧靠在宿舍的东面。说是宿舍和食堂,其实宿舍就是在屋里的南北两边砌着东西成型的两溜长长的大通铺的炕,炕边每隔不远,便砌有一个冬天取暖用的炉灶。刘博文去这处小煤矿时,井口早已开了好久,那井下到井外的距离,在刚刚打开坑口时离坑外还近些,随着工程的进展,坑道逐渐延伸,离坑外越来越远,日久便延伸到离坑口数百米,甚至个别坑道离坑外足有一千米开外的距离。坑道坡度稍缓的地方,有十几度角或二十几度角,最陡处足有四十五度角,并且障碍重重。坑道边每隔十几米安一个十五度的灯泡,借着昏黄的灯光,工人们用麻袋从矿井下往井外背煤。背的时候,需要右手拢住压在肩头的用小绳系着的麻袋口,左手拄着一根一尺来长的小木棍,往坑道外爬行。说起背煤这个活,也是有一定技巧的。你要是为了轻松,采取每趟少背一点,多跑几趟的办法,不细琢磨,倒也觉得很有道理。但细琢磨起来,就不如相对地多背一点,少跑几趟腿合算了。因为,你再少背,也终得把井下到井外这段距离走完,才能背出煤来。这个矿井,从放炮采煤的掌子面(掌子面:就是放了炮后工人用镐头、铁锹采煤的工作面积)到井外的距离大约四百余米。刘博文自觉体格强壮,刚开始背第一趟,就让打镐的师傅给他装满了麻袋,重量足有二百余斤。他吃力地背起麻袋,拄上小木棍,便开始艰难地往外爬。爬了还不到一半路程,到一陡坡处,向前挪动脚步,只觉得头重脚轻,两腿一软,“扑哧”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此时,他的眼前直冒金花,除了冒金花的几点光亮,别的就全是一片黑了……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挣扎着爬起来,有入坑道的工友帮他把麻袋抬上背,然后掺扶着他,帮他把这一麻袋煤背出了坑口。到第二趟,他总结经验,相对地少背了点儿,方可吃力地接着背下去。但尽管少背一点儿,也总不能背得太少,免不了还是时常摔跤。就这样,他在七台河背了整整二年的煤。
    钱是挣到手了。那时在他们生产队干活,每一个整劳力一天只能挣三四毛钱,而他背煤每天都能挣到十二三块钱。他把自己挣来的苦力钱交给父亲,后来帮大哥盖起了新房成了家,最后自己又建起了新房成了家。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他得的椎间盘突出和颈椎病,医生说,都是与年轻时出大力摔跤损伤筋骨有关。想起这些,他的腰椎、颈椎和腿部不知不觉又隐隐作痛了,他对年轻时去七台河背煤这桩活好不后悔!
    月亮沉下去了,外面浓雾迷漫,天空的景象都看不到了。时间已至后半夜,阵阵潮气从开着的窗口袭进屋里,刘博文的情绪愈加低沉起来。他想啊想,越想越觉得无路可走。想想老婆孩子在世的那些日子里,有孩子寄托希望,又有爱妻作伴,生活之路再艰辛,咬紧牙关也能过得去。可是现在,孩子没了,老婆也没了,自己又添了一身病,似这样的命运,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人生在世,想活就要活得踏实。孤独的环境他勉强还能承受,只要想得宽就可过得去,可是,这病魔缠身又怎么会活得踏实呢?难道似这样受病魔折磨下去也算一种享受……
    “唉,还是死了吧……”
    他突然又拿过敌敌畏瓶子,二番把瓶口递到了嘴边,心想,什么别考虑,把药喝下去完事!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声音高喊:“不能啊!孩子,你不能死啊,你这样死法,死得毫无价值呀!你要坚强,不能当软骨头啊!”这声音来自他的父母。随着这喊声,父母慈祥的面容便出现在他面前。接着,老婆和儿子的面容也纷纷出现了。老婆还是像年轻时那样漂亮,她看起来似乎很愤怒,指责他如此轻生害了自己不说,更对不起父母对他多年来的苦心教养;儿子呢?还是和以前那样圆圆的苹果脸,腮上堆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见他要自杀,儿子放声大哭,哭着让他要勇敢地活下去……
    “哎……”想起这些,刘博文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开始自责起来。
    “不行,绝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刘博文终于振作起来了,心里如拨开云雾重见青天:父母生了自己堂堂一躯,又辛辛苦苦把自己抚养大,自己死了倒是轻松了,可是,那样对不起父母呀!父母希望自己好好活着,有所作为,自己一死了之,这不是逆子又能是什么呢?想到这里,忽然又一个念头在他心中油然而生:人的一生就是辛苦的,如果能够想开,看透,以苦为乐,不是也算是一种享受吗?如此推论,人活着要有信仰,有美好的信念来支撑,可不能只为身体一时的舒坦而活,更不能只为一时的痛苦而死。既然这样,就要勇敢地和困难及病魔作斗争,战得胜困难和病魔更好,如若战不胜,自己尽力了,即便死,也死得其所……
    他终于想明白了。于是,从这天晚上开始,他便设法调理自己的身体了。后来,他又到书店里买回一些关于太极拳的书,还四处访友拜师,学着打太极拳。他又根据自己的身体的情况,自创了一整套击掌疗法和点穴按摩法。有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倒着走路能治病的报道,于是又开始练习倒着走路。他把这多种锻炼方式综合起来,每天勤加练习。
    三
    太阳出来了,迷雾驱散了。青山含黛,碧水吐秀,可爱的凤凰村,从村里到村外,漫山遍野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
    这是刘博文热衷于体育锻炼第四个年头一个清明节的早上,早饭刚过,村里那些耍乐场所便开始热闹起来了。有道是:开茶馆盼兴旺,开商店也是同理。说的是村东头的日用百货商店,店主王店有夫妻俩对人极为热情。他们很是欢迎人们到店里来玩,有时店里无人时,还有意打电话给街坊邻居们,约人们去玩。于是,平日店里打麻将的,打扑克的,下象棋的,各种娱乐项目都有。这天,商店里打扑克的和下象棋的人还没凑齐,麻将桌上的四个人却早早凑齐了。
    他们不是别人,就是李明聪、王有新、王开力、李银花四个。坐下后,四人便开始战斗起来。
    “三条!”麻将打了不大一会儿,王有新忽然提高了嗓门大喊。想必是他已经听牌了,心里高兴,不由自主地便声音高起来。
    “二饼。”紧接着,李明聪老汉轻声跟上一句,打出一颗牌。
    “六万!”王开力稍提高了点嗓门应一声,同时用力地把牌打出去。
    ……
    这所商店是朝西门,门北边有个一米八见方的玻璃窗,窗外便是一条大约五米宽的雕塑北街道,麻将桌就安排在这个窗边。喊归喊,再有兴致也不可能总是喊。一会儿,他们几个的吆喝声就逐渐变小,最后只听到稀里哗啦的洗牌、打牌声。四个人正在打着牌,忽然窗外有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儿从南往北走来。四个麻友不约而同地向外面看去,老头儿却雀影般匆匆便不见了。
    “哎,这人是不是刘博文?”李明聪因眼力差一些,一时没看清,随口问了一声。
    “就是刘博文。”王有新和王开力齐声说。
    “这老东西真抗颤颤,前些年眼看着不行了不行了,这一看也没啥要紧,死不了他!”一向不善言语的李银花终于说话了。她是村里最能斤斤计较的女人,想必是不知为什么事对刘博文有点不满,因此口出不逊。
    李明聪说:“你可别咒人家,刘博文这人常和我办事,我最了解他,人家可是个正儿八经的人。”
    李银花一听李明聪这样说,便不再说话了。
    李明聪寻思片刻,忽然说:“真是个劲儿呀!看看博文以前那阴阴阳阳的体格,简直是要不行了,没想到这几年倒越活越壮实了,看他走路的样子,简直像个小伙子。”王有新和王开力一边往外打牌一边也说:“对了,他不从这儿路过,我倒没想到,他从这儿这么一走,便引起我注意了,真是怪了,你说他也不知有什么灵丹妙药,今天病恹恹,明天病恹恹,年龄越大了,身体反而越好起来了。”
    李明聪以钦佩的口气说:“是呀,人家越来越健康说明他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看得开,另外人家还能巧妙地用一些健身法自我保健,这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接着,老头儿又说:“他这人,你们不太了解,我最了解他了,他这人可说是又刚强,又聪明善良,咱们附近几个村恐怕再也找不到比他再值得受人尊重的人了。”
    王有新和王开力不约而同地嘿嘿一笑:
    “咦,大叔,越说越神了,你怎么知道得那么详细,钻到人家心里看过?”
    李明聪说:“别说钻到心里看过不看过,我和他无话不说,他病是怎么得的,又是怎么挺过来的,他都一一和我说过的,怎么就不能知道得详细呢?”正说着,忽然有位四十岁左右的媳妇来买香皂,听大家正在议论刘博文,便告诉大家:“哎呀!刘博文的身体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我往这儿走时路过操场那地方,他正在那里做健身操呢!他竟能双脚离地蹦得老高!”
    李明聪本来也是腰椎有毛病,一听这位媳妇这样说,急忙说……




(发表于《参花》2017年,7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父亲的眼泪 下一篇寒潮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