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才人张离奇三件事
2017-08-22 15:43:28 来源: 作者:刘家朋 【 】 浏览:135次 评论:0
12.5K
    旱地种豆
    张家庄有个张离奇,年龄六十岁左右。他从小热心于看书学习,与人处事时,既温和善良,又有独到见解。说来也凑巧:他取名为离奇,论起他办事那个离奇的程度,也真是令人咋舌。为此,人们常常不叫他的名字,而称呼他才人众所周知,凡种庄稼,土壤必须有良好的墒情方可下种。如果地下干燥得无半点水分,即使你把种子拈到地里,肯定也是出不了苗的;相反,要是地里涝得成为一片汪洋,照样还是不行。可是,说起来让人难以置信,这个张离奇种地,却真真切切地有旱地下种的事例,并且禾苗出得齐整又旺盛,这其中的奥妙,引起周边几个村的人们纷纷议论……
    话说一九九二年春末夏初时节,天气大旱。胶东半岛一带,从清明节到夏至,老天仅下了寥寥几点雨星。幸亏张家庄水源不错,人们瞅着水库和机井里还有水,抓紧时间灌溉小麦,这才使小麦勉强获得丰收。按种植习惯,麦子收割后,本地人就要往地里种秋庄稼了。可是,到了阴历五月中旬,小麦全都收割之后,水库干了,机井干了,河流也干了,老天爷还是一直不下雨。土地干旱得像要起火一般,种子下不了地,人们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地闲着,只有干着急。就在这个时候,早上刚起床的张离奇却中了邪似地说:“走,走走,种豆子去,种豆子去。”老婆疑惑地看着他,不解其意地责备道:“种啥豆子呀,地干得都要冒烟了,你是不是睡蒙了,只想着种上你的豆子啦?”
    张离奇白了老婆一眼,说:“哎,你不懂,只管跟我走吧,我绝对有办法让豆苗出得又胖又整齐。”说着,到牛棚里牵出牛来,扛上拱沟的犁犋,便先走了。老婆见他一向说话无空,便把半尼龙袋子大豆种搬到小铁车上,然后让儿子推着,随后也去了。众街坊们有站在街头看天的,也有起床后在街头相遇闲聊的,见张离奇肩头扛着犁犋,一只手牵着牛,又见他儿子推着半袋子不知什么东西跟在后面,老婆也跟在后面,一家人走路急急的样子,便都不解地问:“喂,大哥大嫂,这么一大早,你们匆匆忙忙地要干什么去呀?”
    张离奇果断地答道:“种黄豆去!”
    “哈哈!哈哈!”有位年龄和张离奇相仿的汉子不觉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种什么黄豆,地里旱得要冒火,你要是说用扫帚掠出块儿干净场去晒黄豆我还信。”
    “哎呀!老哥,你也太直了,人家说去种豆子就是去种豆子啦,还不知离奇哥要到地里干什么去呢!”一位中年大嫂这样对这位汉子说。
    “可能真是去种豆子,看人家扛着犁犋牵着牛,又让儿子推着豆种,不去种豆子还能去干什么。说不定人家找人泼过地了呢!”又有人这样说。
    ……
    大家议论纷纷,猜测不定。张离奇头也不回,只管扛着犁犋牵着牛向前走去。
   离奇妻被人们议论得有点不好意思,一边走,一边搭讪着跟大伙说:“唵咩,您们都别见笑,他这个人啊,就是倔脾气,只要他想干什么,谁劝都没用,就依着他好了。”
    “真去种豆子?”人们又纷纷地问。
   “嗯,真去种豆子。”离奇妻一边回答一边和儿子向前走去。她和儿子刚过去,人们又在后面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神经病,成了庄稼迷了。”
    “这样把豆种拈到地里空浪费,倒不如一下子倒在垃圾桶里来得痛快!”
    “在家闲着没事,领着老婆孩子到地里去消遣呢!”
    ……
    谁想,过了几天,老天便下了一场小雨,张离奇种的黄豆竟然一棵不缺地全出苗了,并且苗长得又肥又壮,绿油油的一片。众街坊见老天下了雨,便急忙抓紧时间到地里下种,种玉米的种玉米,种豆子的种豆子。可惜,这场雨并不大,张离奇提前种上了,便出苗出得好,众街坊们等着下了雨现种,犁犋耢一操作,土壤墒情损去一半,苗出得稀稀落落,像掉了牙那样不整齐,并且干枯瘦弱得很,像得了病一样。大家见如此情况,后悔当初不跟张离奇学着提前种上,便一齐到张离奇家中,问其当初旱地种豆的具体想法。张离奇说:“春季天旱,夏季雨多,这是自然规律,前面已旱了许久了,夏季来临,汛期将至,天不可能一直不下雨。我见地已干到极点,估摸把种子下到土里,只要不见湿气,不会腐烂。一旦得了雨,苗肯定会出来,要是等着下了雨后再种,雨下得小了,下种时土层一倒腾,墒情保不好,出苗时自然就会像你们现在这样缺苗断垄,并且苗即使出来也长得不旺盛;雨下得大了呢?虽然大家同样可以种上什么,但春争日夏争时,还是不如我提前种上好处多,因此,我便决定提前下种了。”
    接着他又说:“我也考虑过,老天要是只下寥寥的几个雨星,地层已干透了一尺多深,上面那几个雨星渗不下湿气,豆种放在土里照样不会腐烂;要是老天下了特大的雨,之前假设是墒情很好,会把地面泼得僵硬,苗肯定出不到好处。既然地都干透了,雨大了后,地面不但不会被泼硬,土壤遇水必定泛得蓬松,如此看来,提前下种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了。”
    人们听后,无不敬服。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谈论张离奇能掌握自然规律,做起事来表面看好像拙劣,而实际却抢了先机。生手绝钓平度市大泽山镇团石子村有一座大型的水库,水库里养了大量的鱼,其中有白鲢、花鲢、草鱼、鲤鱼、鳝鱼等。鱼崽儿密密麻麻的,不计其数,大的如十几斤重的成群结队,再大一些的如二三十斤甚至上百斤重的,也是屡见不鲜。鱼如此之多,本村村委专为如何捕鱼制订了一套好办法,他们不准备出员工把水库里的水抽得半干后,再用大网大批捕捉,却发挥个人的爱好,让人们到水库边用钓钩随意钓。鱼钓上后,还属于集体的,但派上管理人员把钓上来的鱼过称,然后按斤两发给一定的辛苦费。如此一来,钓鱼者有了开心玩赏的场所,村里还按计划捕了鱼,两全其美。
    团石子村有一中年男子,名叫瞿清义,和张离奇交往得极为密切。那年初夏,张离奇来到瞿清义家,和他商量贩卖风景树一事。上午十点钟后,二人把购买树苗子的大体步骤商讨完毕,瞿清义便约张离奇到他们村的水库去钓鱼。张离奇对钓鱼并不精通,却极愿观山水景色,于是便高兴地跟着瞿清义去了。
    二人行至离水库还有二三百米,远远便见水库四周早有好多人在那里用心钓鱼,及至近前,张离奇举目四处观望,但见:云外隐隐高山,库岸巍巍峻岭。巨树丛林,绿水碧浪。山与山如群龙聚会,峰与峰似兄弟牵手。溪水奔忙送春色,燕雀飞舞迎季夏;芦苇丛中莺鸥戏,滩头舟边游人乐。好一派迷人景色!
    和本村及邻村相识的人简单搭话后,瞿清义便找了块儿地方,坐在随身带的马扎上,开始下钩了。他把鱼食糊紧鱼钩,然后捏作做一团,再放开鱼竿,用力抛进二十米外的水中。张离奇没钓过鱼,便坐在随身带的小凳子上观望。
    鱼多了,钓上条二三斤的鱼是不为稀奇的。一会儿工夫,二人便见到身边有人钓上鱼来,鱼儿摇头摆尾,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二人定神细看,却是条一斤左右重的小鲤鱼。
    又过了一会儿,忽然离他们往北十多米处有人又钓上一条鱼来。瞿清义和张离奇及众人一齐观看,却还是一条不到两斤重的鲤鱼。大家都有些扫兴,有人低声议论:“今天怎么不见大鱼上钩呢?”此人话音刚落,忽然瞿清义身边一人发现鱼咬他的钩了,指示标在水中急速旋转。此人急忙攥紧鱼竿,慢慢往岸边拖鱼。约摸拖至离岸还有六七米远时,他看清了,原来是条十几斤重的大草鱼。此人心急,又觉得鱼竿颤颤悠悠的,让人使不足力气拖鱼,便放下鱼竿,用双手扯住尼龙鱼线用力往岸上拖。不想,那条大草鱼摇头摆尾拼命地挣扎,三下两下便挣脱了钓钩,逃之夭夭了。众人都觉得好惋惜。
    瞿清义对张离奇说……




(发表于《参花》2017年,8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弥天之谎 下一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