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弥天之谎
2017-08-29 09:11:55 来源: 作者:余高峰 【 】 浏览:112次 评论:0
12.5K

    老梁在党校开会, 他在重点高中上学的女儿所在班的班主任匆匆打来电话:梁谙有些不正常了,她得了精神病了。这是真的?上周女儿还好好的,怎么出了趟差, 孩子就变得不正常了呢?

    女儿在电话里说, 总是听到坐在她后排座位上的男生喊她的名字: 梁谙——梁谙——”班主任却说自己调查了,没有人喊她的名字,每一次回头看时,教室里总是静悄悄的,没有人承认或者听到喊她的名字。这简直像电影里的恐怖片!

    老梁觉得学校说的和女儿梁谙说的信息极不吻合。 难道女儿就这样成了可怕的不正常人了吗?老梁电话里和班主任吵了起来,他没有开完会,就请假坐高铁连夜回家了。

    老梁见到了班主任布仁,他很年轻。他说,心理疾病严重时,会出现复杂的社会现象,要么威胁杀人,要么在网上散布无厘头言论!梁谙所在的班里已经出现过一例这样的事件——胡艳, 是梁谙所住宿舍里睡在下铺的女生, 她总是告诉别人,有人用针孔摄像机对准她,偷拍她。后来,胡艳被带去了精神病院检查,诊断出她有幻听症。吃药,强制住院,最后胡艳休学了!学校校长是搞教育心理学的, 对学生的心理状况相当重视, 学校建议老梁带女儿回去看医生。

    老梁回到家。 女儿面目狰狞, 拼命证明自己的正常, 以及学校对她的迫害!梁谙的妈妈拼命告诉老梁,女儿已经不正常了!她疯了!老梁哀怨地看着几天没见的女儿, 久久没有说话……  

    学校里立刻传开了, 班里同学的议论也众口铄金。 梁谙不正常了, 班里又出现了一例精神病患者!

    老梁去了女儿宿舍, 问同学, 同宿舍的学生都在说, 梁谙说的每一句话,都特别像下铺的胡艳。 老梁只好劝说同宿舍的小姑娘们以后一定要注意梁谙的情绪,照顾好梁谙。

    在家里,梁谙大吵大闹,不睡觉,不吃饭,极不正常。妈妈悄悄在梁谙的茶杯里、饭碗里放入了镇静剂。

    老梁恳请班主任再次调查是否有人喊女儿的名字。可是,班主任一口回绝:  班里没有人喊梁谙的名字,也没有人议论梁谙!

    老梁觉得学校太不负责任,这简直是舆论杀人。他喝酒壮胆,并往自己衣服上也泼了些酒, 找了自己的外甥——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起去了女儿学校,大闹办公室!他骂了班主任布仁,骂了教务处长毕颇,斥责学校草率地把一个正常的学生迫害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

    梁闹事回家之后,女儿哭着告诉老梁,从班级 QQ群里看到, 有学生在群里大骂只有十五岁的梁谙骚妇  还敢来上课。这引起女儿对这个学校和班级的无比愤恨,她彻底不敢去学校上课了。

    第二天,学校一遍遍打来电话,说梁谙在班级QQ群里大骂,极尽威胁之能事,要求家长必须带孩子去市精神病院看病, 否则不准进班上课!

    情况变得家长与学校彻底对立起来,而且越来越复杂。被逼无奈之下,老梁耐心劝说女儿去市医院看病。经检查,医院精神病心理科专家开出的诊断是: 没有任何异常!

    老梁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老梁把检查诊断结果交给学校。 看了诊断结果,教务主任毕颇说:  你的检查是市里的诊断,不权威,应该去省精神病院去检查。这把老梁惹怒了!如果去省里检查,学校还会说不权威,再让去国家级医院做检查,这检查到什么时候才能休止!

    女儿在家里骂同学,骂学校,出离愤怒。老梁怎么劝都劝不住, 只好找几个男的五花大绑把女儿捆了起来。梁谙妈妈含泪去学校收拾东西, 把女儿的住宿行李从学校公寓背回家。她说,去学校时,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异样的眼光看她, 很多人在旁边窃窃私语:那个是梁谙妈妈, 梁谙不上学了吧?要去住院了吧?

    老梁已经两个星期吃不下饭、 睡不好觉了。 因为正赶上清明节放假, 老梁决定专门出门去调查那位喊他女儿名字的学生谌靖。他提了两箱牛奶作为见面礼, 来到谌靖家,谌靖和他的妈妈出来迎接。 看到了牛奶, 谌靖承认,  自己曾经因为让坐在前位的梁谙帮他捡钢笔遭到拒绝后,怀恨在心,便在后面恶作剧,小声喊她名字;又正好赶上班主任布仁心情不好,他告诫全班: 梁谙爸爸闹事,不是你的事,你别管!于是,他认为喊名字这种小事也就无所谓了。 老梁悄悄地把谌靖说的这些内容全部做了录音。

    转眼期末考试快到了,学校通知:必须要参加分班考试,如果不去考试,将没法进重点班,而且长时间不上课,将按自动退学处理!

    老梁没有办法, 亲自带着女儿去学校参加考试。因为是全市高中统考,按照惯例,全校考场将统一打乱。可是,梁谙发现自己的考号和座位还在原来的位置, 纹丝未动。她不经意地往后一看, 坐在她后面座位的正是谌靖。 站在前面讲台上的正是她的班主任布仁。布仁一脸阴险、嘲弄的笑!梁谙大叫一声,晕倒在教室。

    这是谁安排的考场座号, 不是故意刺激梁谙的神经吗?老梁吼道。教导主任毕颇赶过来说:  梁谙爸爸,梁谙必须去省精神病院看病治疗,暂时不要考试了!

    老梁无语。 学校这些人都不讲党纪国法了吗!他纠结唏嘘,犹豫再三,最后,老梁整理好谌靖的谈话记录、 医院诊断证明等材料,没有去医院,而是去了市纪委,亲自把所有投诉材料交给了纪委领导。如果市纪委不管, 他准备好材料要去找省纪委领导。

    从纪委回来,老梁发现女儿不见了!老梁和梁谙妈妈几乎打遍所有电话, 女儿却始终没有找到!梁谙妈妈吓得又哭又骂:  老梁你傻啊,去纪委告什么状啊,不怕人家报复啊!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啊?

    这时,老梁接到一个电话:  叔叔,我是梁谙宿舍的好友, 梁谙怕学校开除她,已经悄悄返校上课了!老梁愣了:  不会吧? ”“真的,怕您担心,梁谙让我给您说一声。而且, 她还告诉我, 她的理想目标是高中毕业能考上艺校的戏剧表演专业!

 

 

(发表于《参花》2017年,8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责任 下一篇才人张离奇三件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