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王恩之死
2017-09-28 09:40:57 来源: 作者:刘汉林 【 】 浏览:156次 评论:0
12.5K
    人,应该懂得感恩,决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恩将仇报。否则,便和故事里的狼崽子没有什么两样。
——题记
    从前,在一个群山环绕的大森林的深处,有一座动物城市,这里同样有着文明和文化,跟人类世界无异。这里生活的动物们经过进化,世代繁衍,过着安静而祥和的日子。
    在城市的边缘,住着一只白熊,从外地迁徙而来。他一身洁白,非常善良,大家都很喜欢他,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因为年纪有些大了,对其他动物又特别好,又因为祖上曾经被一个姓王的人类救过,为了报恩,所以自打有思想起,白熊家族便都以王姓起名,为了尊重起见,这里的人们都叫他“王老”。王老一个人生活,没有孩子,平日里除了到城里置办些生活所需,剩下的时间都比较空闲,有时难免会感到孤单。可是,自打他在家里后院办起“幼儿园”后,日子就变得有滋有味,再也不会感到孤单寂寞。原来,善良的王老很有爱心,只要一看到那些被遗弃或者因贪玩走失而找不到家的小动物,他就会领回到自己家中,精心照顾,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时间一久,他那几间破旧的小屋子简直成了一个“幼儿园”,小兔子、小狐狸、小刺猬、小猴子……啥都有。几年下来,至少有三十余只了。
    王老精心关爱呵护着每一只幼崽,即使自己再苦再累,但只要看到那些小家伙们一天天长大,他就打心底里高兴,没有丝毫怨气。在这群“孩子”中,他最宠爱的还是那只狼崽子,不,狗崽子——其实,到底是狼崽子还是狗崽子,他自己也说不清。因为那小家伙长得既像狼又像犬。到底叫什么,自然就使王老很犯难。
    王老为此请教过专家,专家说这是狼与犬结合的后代,由于母体是狼,所以还是叫狼崽子更为贴切。
    王老之所以喜欢狼崽子,是因为那小家伙从一开始就比其他的小动物乖巧可爱、聪明懂事,仿佛还懂得感恩。还不会说话时,每次见到王老,他都会用极其温柔而亲切的眼光看着他,还不停地向他摇头摆尾,嘴里也总是不断地发出一种 “叽叽咕咕”的甜甜的声音,好像在说:“真是感谢您,我的救命恩人。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好好
地报答您。”
    每当这个时候,不管王老有多忙,他都会停下手中的活儿,来到狼崽子的身边,短暂地停留下来,用他那粗大的手掌去轻柔温暖地抚摸几下狼崽子。这时,他的脸上就会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的微笑。那感觉,真像一个盼子心切的老人,在花甲之年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无论狼崽子从王老那里得到了多少关爱,哪怕超出了其他小动物所得到的几倍,他都难得表现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特别是他那双细小的眼睛里,总是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哀怨与忧伤。仿佛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难言的苦和痛,想向老人诉说。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王老的照料下,“幼儿园”的小动物们都茁壮成长,尤其是狼崽子,长得更快,说话也比别的幼崽早。当他开口叫第一声“王老”时,王老简直感动得差一点流下了眼泪。他给狼崽子取了一个名字——王恩,意味着这是上天恩赐给他的宝贝,同时也希望狼崽子长大后要懂得感恩。
    王恩逐渐长大了。终于有一天,他向王老道出了自己不堪的身世:他出生以后,父亲巴郎本打算大摆筵席庆贺狼族又添了一个新成员。可是,当巴郎看到刚生下的儿子狼不像狼、犬不像犬,气得差点儿昏过去。心想,难道这就是自己盼望了许久的儿子?自己是狼族的首领,是纯正的狼族血统,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妻子索伊也是族里公认的美人,血统也同样纯正。“帅哥”“美女”相配,生出来的孩子肯定是最威武、最有雄风的狼崽。可眼前这个“四不像”是个什么东西?这简直是对狼族的侮辱!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那一定就是妻子的问题!想到这儿,巴郎气得握紧拳头,完全不顾妻子的身体还很虚弱,怒气冲冲地吼道:“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索伊本来还存着侥幸的心理,但当她看到孩子的长相后,顿时瘫在了床上,目光一下子僵直了,她的心骤然怦怦乱跳。眼前的儿子说是像狼,又有几分像犬,还隐约地显现了苏克的影子。苏克是一只猎犬,因为脚踝残疾被人类抛弃后,流落到此。虽然有些瘸腿,但还算威猛英俊,一下子便俘获了独守空房的索伊的芳心……
    听到妻子颤巍巍的述说后,巴郎顿时气得脸青面黑,一气之下将母子二人赶出了家门。索伊因羞愧难当,便一头撞到石壁上,很快断了气。而王恩呢,也真是福大命大。他吸干了母亲的乳汁后,跌跌撞撞地来到外面,靠捡食腐骨烂肉充饥度日,虽然经常挨饿受欺,但最终还是勉强存活了下来。大约两个月时,被王老发现,收养他。
    在王老收养的这些孩子中,因为王恩聪明伶俐,更因为他懂得感恩,懂得亲近王老,所以格外受宠。王老因年纪大了,照顾不过来这么多幼儿,所以打算培养王恩成为“大哥哥”,将来好帮助王老照顾弟妹们。因此,王恩除了能享受到其他孩子都能享受到的食物外,还经常得到额外的照顾——王老自己舍不得吃而省下的一些好东西。王老希望他快快长大,长得健壮强悍,以便能帮助他管理“幼儿园”里的弟妹们。王恩也没有辜负王老的厚望,长得格外快,并且也很有进取心。但也正是这种“进取心”,在激励他、成全他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致命的灾难。
    随着王恩一天天长大,他为了自己能在大伙儿面前表现得卓越非凡,出类拔萃,有能力“统率”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寻找机会锻炼和磨砺自己,或者说是显示自己的威风。在家里,他常在伙伴儿面前显出趾高气扬、高人一等的神态,动辄就以长者教训人的口气说话。对方稍有抵触或是应答缓慢了点儿,他就会一顿臭骂,甚至拳脚伺候。
    王恩渐渐长大了,王老也越来越器重他、依赖他。此时,王恩的欲望不断膨胀,他认为:自己在这个家里竟有如此威望,想必在整个城市也一定如此。因此,当官,当大官,将来“统治”整座城市,成为了他一心追求的目标。王老小小的家似乎已经容纳不下他这么有“能力”的“王者”了。于是,欲望、野心便像春雨后的小草,蓬勃而生,势不可挡。王恩觉得,要想在官场立足,首先要有健康的体魄,就像自己的“父亲”——狼族首领那样,健硕的身体才会有非凡的震慑力。于是他经常悄无声息地独自离开城市,来到外面的森林中,寻找各种动物,与它们格斗较量,以显示自己无敌于天下的威风。
    在一开始的三天里,他与成年公鹿、鬣狗、棕熊甚至幼虎的较量中,都轻易地获得了胜利,这就更增添了他无敌于天下的信心。他想,连老虎都畏惧我三分,天下还有什么不可战胜的?他抱着必胜的心理,继续踏上了寻衅的征程。可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第四天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在和狮子的战斗中差点葬送了性命,幸亏逃得快。但由于受了重伤,失血过多,需要输血,王老只得将自己的大部分血液输给了王恩。由于抽血过多,王老终于病倒了,半年后才勉强恢复,但身体却远不如以前了。再说那王恩,由于输入了大量珍贵的白熊血液,不知怎么,他的脸渐渐地有了些王老的模样——白熊的模样,身上也开始有雪白的毛发长出,远远望去很是怪异。偶尔走近,看着王恩龇起獠牙,满脸狰狞的样子,着实让人恐惧。“幼儿园”里所有的小伙伴儿们都不太愿意接近他了。
    经过这次受伤的教训,王恩突然变得更聪明了,他也终于明白了以前人们常说的“欺软怕硬”“见风使舵”一类话语的道理。从那以后,他牢牢地记着这八个字,并当作自己的座右铭,作为自己处世的原则。在兔子、松鼠、山鸡们面前,他是狼;而在狮子、老虎、黑熊们面前,他就成了犬。而这一切,都是王老所不知道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昔日乖巧懂事的王恩,如今竟变得如此骄横霸道,奸诈狡猾。
    王恩越来越成熟了,他在心里盘算着,想要当大官,住大房子,离开这个穷困简陋的地方,就要从参加竞选开始。终于,机会来了,城市行政长官三年一届的选举报名开始了。王恩一听到这个消息,欣喜若狂,怎么也坐不住了,当即就去报名。主管报名工作的是狐狸,看到王恩的样子有些发愣,不禁问道:“你到底是个啥?”
    “我是狼!”王恩坚定地说。
    “什么?狼?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人家巴郎带着族里新成长起来的狼儿们早就报过名了,人家那一家子威风凛凛,可神气啦,哪像你?人家那毛,黝黑光亮,你再看看你,黑里掺着白,不伦不类,丑死了!我看,你倒是像犬。”
    “犬?那我就是犬……犬吧!”王恩没有了一开始的坚定。
    狐狸听到王恩一会儿说自己是狼,一会儿说自己是犬,非常生气。“你到底是狼还是犬?你脑子有病吗?难道自己是个啥都弄不清?刚才是狼,转瞬间又成了犬!你逗我玩儿是吧?”
    “您息怒,我是狼,我的确是狼。只是这些日子,我的身体状况不佳,总是有些心不在焉,说话老走神,因此答非所问……我是狼,不是犬!”王恩之所以一口咬定说自己是狼,是因为他立刻想到犬在这个城市身份低下,到时候因身份而影响了成绩就糟了。
    狐狸听到王恩的一番解释,看他后面说得如此肯定,也就有些相信了,但再次看到他那似狼又有几分似犬的模样,心里仍有一些疑虑,便严肃地说:“你是狼是犬,自己说了不算。你回去在你们狼族首领那里办个‘身份证明’来!一定要真实,千万不能弄虚作假,否则是要被取消资格的!”
    “好的。我这就去办,马上去办……”
    王恩听到狐狸的回答,连连作揖。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回家中,向王老述说了报名所经历的一切,并恳求王老:“王老,我的身世,您是知道的,我想我那所谓的‘父亲’一定不会承认我的,但是这次机会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您是很有威望的前辈,能不能陪我去办这个‘身份证明’?”王老听了王恩的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一个好好的孩子,搞得有家不能回。这一次,千万不能耽误孩子的前途。不管怎样,都要从巴郎手中拿到王恩的身份证明。
    “王老,您怎么亲自来了?”巴郎虽然觉得王恩是他的耻辱,但是对于白熊王老,他历来都是很敬重的。在得知索伊自杀,王恩坚强生活,王老不辞辛苦将其养大后,巴郎有些动心了。看着眼前这个“四不像”的狼崽子,巴郎好像从他的眉眼中看到了索伊的影子,心一软,也就妥协了,给王恩办了身份证明。
    再说王恩参加竞选,还真坐到了第三把交椅上,当了个什么“委员”。从此,王恩逐渐在城市里有了一定的名望。但是,他为了博得个好名声,没有离开王老家,而是在这个昔日的“幼儿园”里颐指气使,比当年更威风凛凛,神气活现。他成天训这个,骂那个,看任何人都不顺眼,觉得这些人没本事,没能力,自己白养活他们。
    日子久了,王恩竟然觉得王老也不入眼了起来。平凡的王老除了年纪更大了以外,还跟平常一样,依然会救回一些小幼崽。有好几次,王恩躲在背后,用细长的眼睛打量着默默干活儿的王老,起初不吱声,就是脸色不对劲儿,后来,便开始百般无理地刁难他。在一次 “高升”竞选中,王恩落选了,而巴郎培养的血统纯正的狼儿巴依中选了,这让王恩很生气。他甚至抱怨,如果不是当年王老自作主张给他输入了白熊血液,也许此刻的他也是拥有黝黑油亮毛色的狼!看着巴依春风得意的样子,看着他可以跟巴郎同姓,可以拥有狼族最尊贵的血统和万众瞩目的目光,王恩的怒火简直要燃烧起来。他开始深深地怨恨王老,怨他没本事、没背景,怨他一辈子过得平平庸庸,没有给自己的背景增添耀眼的光辉,他也更嫌弃王老现在病怏怏的窝囊样儿……
    在一个严寒的冬天,王老因过于劳累而病倒了。“决不能让他成为我的累赘!”王恩在心里这样想着。于是叫人将王老抬到了城市外面的森林里。远离了城市的保护,在大山外面的林子里,会不会有凶猛的动物将王老吃掉?这些,都不是王恩愿意去想的了。昔日共甘苦的伙伴们看着现在的王恩都十分气愤,大家在心里想,这个王恩也太绝情了。一直以来,王老对我们,尤其是对他,是那么地好,是王老用自己的辛劳甚至是心血救了大家的命,特别是对他王恩,更是宠爱有加,恩重如山,现在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真是人如其名:王恩,王恩,忘恩负义的小人!王恩自然看不惯大家的冷眼和讥讽,仗着自己身强体壮,硬是把大家都“修理”了一番,虽然自己累个半死,可是看着眼前伤痕累累、敢怒不敢言的“弱者”们,他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满足。
    后来,王老的“孩子们”寻遍了城市外森林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一个草堆里找到了奄奄一息、快要饿死的王老。大家把王老送到了城市里一个十分隐秘的疗养院里疗养。经过调理,王老的病很快好了,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比以前好多了。他常常会来到窗前,看着窗外,心里总会涌出一种莫名的伤感,并不停地叹息。
    两年过去了,王老和他的“孩子们”在城市的一角又建起了一所新的“幼儿园”,当然,这些“孩子”里,再也没有那个曾经乖巧懂事的狼崽子了。而王恩呢,由于生性
傲慢,狂妄自大,并且在竞选中有隐瞒身份的劣迹,早就被赶下了台,成了众矢之的,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沦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乞丐。
    几年过去,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大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王恩的尸体。他的身体早已冰冷,那样子很是悲惨,身体瘦得皮包骨头,全身的毛脱落得没剩多少,这儿一绺,那儿几根,身上还有好几处伤口,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关于他的死因,众说纷纭:有的说冻死的;有的说饿死的;也有的说是被仇家杀死的;还有记忆好的长者说,这个不起眼的角落是王恩的母亲——索伊当年撞壁而亡的地方,他这是特意来到母亲撞墙的地方忏悔,以同样的方式结束性命!到底是什么原因,谁也说不清楚,这些都只不过是大家的猜测而已……

 


(发表于《参花》2017年,9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张永高大哥 下一篇鹿鸣春雨堂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