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张永高大哥
2017-10-09 15:21:01 来源: 作者:李建华 【 】 浏览:199次 评论:0
12.5K
    今天早晨,在重庆打工的幺弟李六打来电话:“三哥,张永高出车祸死了,我现赶往善溪参加葬礼,你回来不?”“我在自贡,路程远,加上这几天单位化工产品生产安全大检查,走不了,你帮我带个礼吧!”我回答道。
    其实,照理讲我应该回去看张永高一眼,因为我出生时是他妈接生的,虽然永高大哥带着我们一帮小屁孩度过快乐的童年和少年,但我们也欺负过他。我十分愧疚!
    严家坝院子坐落在丘陵地区明义公社星屋四队两个小山包间,原来是个气派的瓦木结构四合院,是严姓地主老财所建,严老财被政府枪毙后,房屋田地分给了农民。“文革”时将前排房拆了,剩下正排房和两边当头,我们家住正排当中房屋,张永高一家和另一吴姓家住在南当头。永高大哥兄妹八个,他排行老大,父亲是个打铁匠,辛苦挣钱也难以正常维持一大家人生计。
    张永高和我大哥同年同月同日生,比我大八岁。一九七二年,我大哥十九岁结婚时,他参加了婚宴。看到我大哥娶了漂亮媳妇,自己却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到身边,一恼怨,不待正式开席,便倒上一碗酒,一饮而尽,然后跑到坝子边抱头蹲着号啕起来。“这不公平,不就是我矮了点,黑了点,丑了点,笨了点,穷了点,就没得妹儿喜欢我哟!”永高大哥反复哭诉着,乡邻们怎么也劝不好他。这时,张铁匠猛喝一口酒,抹了一下油嘴,气冲冲走过去抽了儿子一耳光,吼道:“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走,跟老子滚回去!”说完,把他拖走了。
    过了三年,张永高那头脑灵光、嘴甜手巧的二弟也娶进了媳妇,然而没有一个媒婆给他说亲。他想,在农村,像自己这样的家庭,特别像自己这样的条件,岁数越大,结婚的希望就越小,可能一辈子也闻不到女人味道。他心里十分恼火,男人的原始生理萌动,搅得他脑壳都快炸了,钻心地痛。这时,他就往柱子上撞,往心窝上擂,无情地虐待自己。
    这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月明星稀,炙烤了一天的大地,仍弥漫着热浪。院子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像往常一样,给坝子浇上凉水降温后,在各自门前铺上篾席斗筐(大簸箕)乘凉过夜。疲劳的人们躺下不一会儿便睡着了,鼾声与石缝草丛里的蟋蟀声,此起彼伏,交替鸣响着。
    半夜时分,一个人影在南当头屋角地上篾席边鬼鬼祟祟地不停转动,然后蹲下身用手摸捏着什么。这情况,被起夜屙屎的李明哥看见了。他知道,篾席上睡的是吴家老大——十八岁的国珍姐,心想这鬼影肯定在使坏,便冲上去抓住鬼影,扭身一看,是张永高。他大声喊道:“张永高是坏人,快来抓流氓!”乡下人最恨流氓,只要是懂事的娃儿,说到流氓就知道是大坏人,就特恨。听到喊声,睡在斗筐里我们三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一齐冲了过去,摁住张永高就拳打脚踢。在我们那里,只要是坏人,就要受到活麻(即荨麻)侍候。我们往张永高裸露的上身抽打时,张铁匠一把抓过活麻,狠劲抽打着:“你这畜生,丢尽了我的老脸!”受辱哭泣的国珍姐被李幺娘安慰着送回屋里。她的父母愤怒地跳着脚,指着张铁匠讨说法。
    张永高上身被活麻打得肿痛,哎哟着被拖进屋。张铁匠仍未消气,用绳子捆了他的手脚,吊在屋梁上,用打铁的铗钳在张永高身上捣鼓了一阵,累了,才气哼哼地进里屋睡了。
    第二天早晨,张永高的母亲抹着眼泪解了绳子,给蔫答答的儿子喂了一碗苞谷羹后,执行着丈夫的死命令。她一手提了小半袋苞谷,一手扶着既恨又爱的儿子向屋后头堰塘边一间废弃的柴屋走去。张永高被家人赶了出去,开始了自己挣工分吃饭的独立生活。自从张永高被惨打抛出家门后,艰难地生活着。他想到跳塘死,可一转念,万一今后有女人看上他,这样死了,岂不很不划算。他选择活下去。
    院子北当头后边,是唐凤家,前年死了老公,三十出头儿就成了寡妇,拖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儿,缺劳动力。为挣口饭吃,张永高就经常去帮她干地里的活儿。吃饭时,唐寡妇招呼他进屋坐桌子旁吃,张永高傻乎乎地站在门口外,一副恐惧的样子望着唐寡妇,脑壳摇得像拨浪鼓。在他心里,不敢再对女人有非分之想,更不敢再去触碰女人,如果出事,必定要被打死。每次站在门外吃完饭,他就带着不是滋味儿的心情回到柴屋里,仰躺在有臭味、像狗窝的床铺上,望着屋顶上的破瓦发呆。
    堰塘旁柴屋对面,有一栋土墙瓦房,是杀猪匠熊二家。女的肥得像猪,男的壮得如牛,结婚多年也没生个一儿半女。七天赶一场,卖完猪肉回到家里,太阳还没落山,两口子酒足饭饱后,像两坨大石头坐在有些摇晃的床上,眼睛眯成一条缝,喜滋滋地数着油兮兮的钞票。数着数着,男的就一下压在女的身上。床铺吱吱作响,摇晃得更加厉害。女的杀猪似的号叫声,传得很远,院子里的人,每七天的傍晚都要听见这样的号叫声。女人听了心里发怵,男人听了身体发痒。每到这时,女人都把门窗关得严严的,男人又悄悄地把门窗开了缝口。
    张永高吃得早睡得早,孤家寡人,无牵无挂,倒床便呼呼入睡。以前,熊屠户家的动静也没闹醒过他,这次,肥猪婆更加放肆诱人的叫声,把他惊醒了。张永高坐起来,侧耳倾听,那很有节拍的叫声极富磁性和穿透力,钻进他的身体,令他全身酥痒,尤其下身更有一种冲动感。此刻,那声音唤起了张永高心中想要女人的念头,对女人的向往和渴求颠覆了他近几年不再想女人、碰女人的心理和行动坚守。他要冒死去看看,看看男女间那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永高溜出柴屋,悄悄走向熊屠户家。走到半道,背部突然一阵疼痛。那是他爸用大钳子夹过的地方,他感到一阵后怕,恐惧盖过了他一探究竟的欲念,他慌忙跑回了柴屋,在纠结中失眠了。
    熊屠户家的叫声激活了张永高雄性需求的欲望,尽管他竭力压制了自己的行为,但他却压制不住脑子里时不时迸出的想女人的念头。在院子里或者田间地头,他总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些成熟的女人。女人们吐出舌尖“呸”的一声“色鬼”,远远地避开了他。夏天热的时候,院子里女人洗澡,上了点儿年纪的,在家烧盆水简单搓洗一下了事,那些讲究点儿的年轻妹儿们,都喜欢在天黑的时候,三五成群挎着盛有换洗衣服的篮子,静悄悄地去鱼塘泡澡。
    三湾塘距严家坝三百多米,靠北当头,水域面积百多亩,最深处近四米,院子人洗衣、洗澡都在齐腰深的浅水区。
    住在北当头的陈大妹,瞅准今晚没有男人去洗澡,约了三个伙伴,借着暗淡的月光,急匆匆向三湾塘走去。她们谁都没注意后面跟着张永高。
    张永高害怕女子们发现他,不敢过分靠近,躲在鱼塘边刚掰过的苞谷地里,伸出脑袋,盯着水面上朦朦胧胧晃动的几个黑影,水边不时传来击水声和低低的嘻笑声。
    “啊,陈大妹遭淹倒了,快来救人啦!”忽然有人呼救,呼救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张永高犹豫几秒后,猛地跳出苞谷地跑向水边,边跑边脱衣服边嘀咕:“我是救人,不是耍流氓,是救人。”
    张永高水性很好,三二下游到伸出半只手、在水中扑腾的落水者,一把抓到齐脖深的地方,紧紧抱着吓傻的陈大妹,原处不动。虽然陈大妹穿有衣服,但他仍感觉是赤裸肌肤的触抚,令他心跳加速。此刻,他心里滚涌着幸福的潮水,快三十的人,第一次体验这种幸福和快感。他真想一辈子就这样抱着,紧紧地抱着。
    “张永高,你快把陈大妹拉上来,快拉上来呀!”岸边妹儿的促叫声,使他从遐想中清醒过来,他连忙把陈大妹扶到岸上,然后慌不择路地又钻进了苞谷地里。这一夜,张永高在胡思乱想的兴奋中失眠了……
    陈大妹和其他女人一样,很看不起张永高,甚至有些恨他,但他毕竟救了自己的命,内心也存感激。于是,她悄悄塞了十元钱在柴屋,作为答谢。后来,陈大妹害怕张永高以此事要挟自己,逼迫和他好,年底,就匆忙嫁给邻队的一个退伍兵,次年九月难产,母子双双离世。陈大妹被埋葬在三湾塘西边小山坡竹林旁。
    在涪陵山区农村,有一个习俗,对刚入土的人,连续三晚在坟前点亮菜油灯,意思是指引亡者魂归墓地,天亮将灯吹灭。张永高得知陈大妹死了,在柴屋里擂胸顿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像死了自己爸妈一样,悲伤地号啕了几天。入葬那天,他躲得远远地看着,嘴里反复说着:“可惜了!可惜了……”
    当天,天刚擦黑,张永高提了半瓶白酒,用草纸包了两个苞谷粑、两颗水果糖,匆匆出门了。
    天完全黑了,下起毛毛雨,陈二娃穿了塑料雨衣,提了马灯,吹着口哨自我壮胆,背沟还是有些发毛地去给大姐点灯。刚到竹林边,微弱的亮光照见坟头一个戴斗笠跪着的黑影,一动不动,吓得他惊叫着转身往回跑。被吓惨的陈二娃一阵小跑回到自家门前,一屁股坐在屋檐石上,手掌不停地拍着胸部。等舒缓了一会儿气,稍微静下了心后,心里就嘀咕起来:这是鬼还是人呢?最后,陈二娃坚决断定:“肯定不是鬼,是他!”
    陈二娃立刻叫了几个小哥们儿,赶到坟前将醉熏熏的张永高狠狠收拾了一顿,然后把他拖回柴屋。
    伤痛与心痛交织在一起,使张永高病倒了半月。
    北当头后山湾里是上坝,住着人称“智多星”的姚智能,能掐会算,鬼点子多,也是当地有名的阴阳先生,别人家红白事都请他掺和。已过而立之年的张永高,赶完场回来,拎了一斤朝头肉(猪脖子肉),去了智多星家。不一会儿,他满脸高兴地出了门。
    初冬的夜晚,清冷的月光洒满大地,鸡公岭山下百汇码头,滚涌的长江水拍打岸边,发出哗哗响声,江面薄雾飘浮。入冬后,长江多雾,雾重的时候,所有大小船只扎雾停开,等雾散后才能航行。
    九点钟刚过,一声汽笛鸣响,划破寂静的夜空,传向远方。姗姗来迟的“涪州”号客船,像饿了顿饭似的,没精打采地靠了岸。下了几个乘客后,又鸣一声笛,懒洋洋地向下游码头驶去。鸡公岭是百汇码头通往山后腹地另一条小路的必经之处。躲在鸡公岭路边灌木丛里,手持一把烂菜刀的张永高,远远地望见一个人影向他走来,越走越近。他看清了,是个高大的中年男子,手里还拎了个黑皮包。此时,张永高是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皮包里多少有钱,害怕的是自己打不过他。
    等中年男子快走到跟前时,张永高还是铆起胆子跳出树丛,大喝一声:“快,快把包放下!走,走人,不给我下手喽!”中年男子突然看见树丛里跳出一个人来,手里还拿有刀,着实吓得倒退了几步。稍定了下神,借着月光,发现抢劫人拿刀的手抖个不停,刚才威胁的声音也发结,心想是个作案嫩娃,不虚他!于是,中年男子反壮起胆子,大声吼道:“你抢老子,嫩了点儿。滚,不然老子打死你!”
    张永高自知打不赢对方,反被吓得手足无措,丢了菜刀,慌忙钻进灌木丛。他十分胆怯、沮丧,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近四小时才回到自己的柴屋。
    原来,张永高去找智多星让他帮想个挣钱娶媳妇的主意,没想到差点儿丢了自己的命。
    又过了两年,张永高父亲张铁匠患水肿病在家躺了大半年,死了。三个妹妹前后嫁了出去,这时,他才得以回到南当头屋里和他的母亲、二弟、弟媳、侄儿住在一起。第二年刚开春,张永高家办了农转非,举家搬进善溪镇,住在长江岸边一排窝棚里,开始自谋职业,自己挣钱吃饭,仍然过着十分艰苦的生活。后来,因长江水位线升高,一家人被安排住进公租房。他一直以捡破烂维持生计。
    街道居委会领导看到张永高年岁大,又没结婚,日子艰难,帮他找了一份扫大街的临时活儿干。他欣喜若狂,彻夜难眠,不等天亮就出门工作了。
    “救命呀!救命呀!”正在扫街的张永高听到附近传来女子的呼救声。他闻声跑去,看见街道边树下一男子正要对女子施暴。不由分说,他举起扫把就朝男子头上打去。男子被打跑了,女子从地上坐起来,嘴里连声说着谢谢。他想去扶她,但转念一想,自己不能去碰女人。待女子站起来,说着谢谢走过斑马线。站在斑马线另一头的他,注视着女子背影消失在晨曦中。就在这时,他被快速驶来的出租车撞倒了……
    我十九岁当了兵,几十年不曾见过张永高大哥,他后来的事情,是我大哥告诉我的……

 


(发表于《参花》2017年,9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校长的红包 下一篇王恩之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