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校长的红包
2017-10-12 09:24:50 来源: 作者:程国斌 【 】 浏览:153次 评论:0
12.5K
    余飞是个帅哥,好歹也是个正规的师范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也是科班出身,令人羡慕的。按常理,应该分配在乡镇中心初中,托了人,半夜里做贼似地给教育办文卫助理送了烟和酒,但最终还是被分配到了村联办初中——武陵中学。最要命的是,个人问题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有解决。介绍过开缝纫小门面的女孩,人白白胖胖,手艺不错,可是只有初中文化,没有共同语言,没谈成;也介绍过村里种子门市的“种子西施”,能说会道,工作清闲,收入超过自己,可是据说和部门经理关系暧昧,也黄了,没成功。
    老天有眼,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武陵中学来了一位女实习老师。是个扬州的妹子,身材苗条,走起路来婀娜多姿,说起话来,声音永远那么轻,那么柔,一直甜到了余飞的心里。
    武陵中学地理位置偏僻,处于三个乡镇的交界处。鸟语花香,环境宜人。老百姓淳朴善良,比较尊重老师。在学校的四周有成片的白杨树林,把学校围成了个圈,好像慈爱的母亲呵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白杨树林间芳草鲜美,有着各式各样的野花,或躲在沟渠里、斜坡上,或悄悄藏在田埂旁,或大大方方地开在白杨树的树荫下……女孩喜欢在早晨独自一人散步,安静地捧着一本心仪的书,静静地坐在白杨树下,徜徉在书海里。余飞是个有心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里。
   每天清晨,扬州女孩的宿舍窗台都会出现一束鲜花,是乡间不知名的花儿,带着露水,水灵灵的。女孩十分喜欢,心里想,准是班上的孩子送的。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偷偷地观察究竟是谁送的花,好好地表扬一番。在淡淡的晨雾里,一个矫健的身姿出现在门口,手捧着刚采摘的鲜花,迅速放在门前的台阶上,转身离去。原来是余飞!女孩的心里泛起一丝甜蜜。从此,扬州女孩每天都把鲜花插在办公桌的花瓶里,一直到实习期结束。
    每天的鲜花和余飞花儿一般的笑脸,让女孩的生活充满了甜蜜。余飞有一辆凤凰牌自行车,擦得锃亮反光,女孩天天坐在后座上,带着她在乡间的田野上兜风,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女孩的父母托人找关系,早已经在扬州为女儿找到了不错的单位。可不知怎么的,知道了女儿和余飞的事情,死活不同意,还特地从扬州赶来把女孩带走了。以为这样就可以断绝了两人的联系。
    女孩回扬州前,偷偷地给余飞留下了电话号码。当时打公共电话,必须跑到镇上的电信局打,而且长途电话费用昂贵,打了一段时间,工资大多数奉献给了电信局,实在吃不消。有同事给余飞出了个主意,身边有现成的电话可以用,而且免费,就看你会不会用了。校长室有一部电话,平时都锁着。一个铁盒子把电话机的拨号键的一面完完全全锁住了。钥匙由老校长掌管着,拴在裤腰带上不离身。学校里有公事要打电话,老校长才打开盒子,而且及时上锁,因此学校的电话费很省,还受过镇里的文教干事的表扬。
    这可把余飞难住了,向老校长开口要钥匙是万万不可能的,还可能被强制上一堂冗长的思想政治课。一个好兄弟的建议使余飞眼前一亮,电话机的挂机键可以用来拨号的。数字“1”就敲一下,数字“2”就敲两下,数字“0”要麻烦一点,要敲十下,数字之间要有短暂的间隔,节奏一定要恰到好处,要不然前功尽弃。余飞一开始悠着打,防止被老校长察觉。这个月学校的电话费只是略微上涨,没有引起注意。
    这样偷偷摸摸打电话,次数少,时间又不敢长,满腹的相思之情憋得难受,一不小心,就多打了几回,要命的是时间控制不住。有几次,通话时间超过了一小时,学校的话费明显上涨,老校长就是找不出原因,干脆重新请人做了个铁盒子,把挂机键的部分也包起来,只能把听筒小心地抽出来接电话。余飞毕竟是余飞,这个难不住他。他在校园后面的竹林里,挑了根又细又长的竹枝,顺着铁盒子上听筒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敲号码,试了好几次,太软了借不上力,都没有成功。试了不少工具,最终食堂里下面条的筷子最有效,又长又硬,命中率较高。毕竟是偷偷摸摸打公家的电话,占学校的便宜,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担心被刻板的老校长发现,心里特别紧张。有几次打电话的时候,窗子外面好像有人探头探脑地看,心里紧张得不轻。但是没有人阻止他,风平浪静,相安无事。有一次,余飞正聊在兴头上,背后突然响起一声咳嗽声,把他吓得一哆嗦,听筒差一点掉下来。搞恶作剧的是他的铁杆哥们儿,就是那个给他出主意的兄弟,结果是到校门口的小吃部喝了几杯酒压压惊,当然,是那个兄弟买单了。
    余飞还是有底线的,学校的电话费一直保持在一定的限度内。余飞知道,如果电话费出奇地高,说不定就用不到学校的免费电话了。因此呢,每次的通话时间都不长,说话突出重点,表达缠绵的相思之苦。女孩也善解人意,和余飞约好固定的时间,从扬州那边打过来。除了电话倾诉,写信成了家常便饭。余飞的书法功底好,每一次的长信都认认真真,刚投到邮箱里,就盼望着女孩早点回信。
    有情人终成眷属,第二年的春节,余飞和扬州女孩结婚了。亲戚朋友纷纷来贺喜,好不热闹,学校集体送了一份礼物,让余飞很有面子。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老校长竟然单独随了一份礼,给个一个大大的红包。老校长的节俭可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平常死抠得不得了,这次竟也大方了!一番客套话后,余飞收下了红包。红包很厚,打开一看,除了礼金之外,还有一大沓电话费清单。

 


(发表于《参花》2017年,9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罪·爱 下一篇张永高大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