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罪·爱
2017-10-17 11:04:13 来源: 作者:陶佳成 【 】 浏览:129次 评论:0
12.5K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响亮的铃声把汤药罐从睡梦中唤醒,他有些不情愿地将那部键盘已分辨不清任何字符的古董手机放在耳边,仍然眯缝着眼,似乎还继续着他的好梦。
    “爸爸,是爸爸吗?”话筒那头,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汤药罐一个激灵,仿佛所有的细胞都顿时清醒,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佝偻的身子微微打颤。
    “喂,您说话呀。请问您是……您姓汤,叫汤耀关吗?”
    “是的,是的,你是……你是二毛吗?”
    “我应该就是您要找的人,我在‘宝贝回家’网站看到您发布的寻亲信息了,我发现我符合您要找的孩子的特征,我们明天见个面,互相确认一下好吗?”
    “要的要的,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衡阳……”
    “你还好吧,这个……那个……”汤药罐有点语无伦次。窗外已下了连日的雨,而此刻,他分明看到了斑斓的阳光。
    那头的年轻人说,明天在县火车站的出站口等他,到时候他会穿一件红色T 恤。
    不知道聊了多久,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他破天荒地亲了亲身边一直陪伴他的老黄狗,然后领着它,颤巍巍地来到老伴儿的坟前,“慧珍啊,咱的儿子就要回家了,你可以瞑目了……”
    汤药罐老泪纵横,思绪飞回了二十年前。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他瞒着慧珍,以看火车为名,将两岁半的二毛骗到了火车站,然后借口去找厕所,把二毛放在了熙熙攘攘的车站广场。半个小时后,他仍然能远远地看到二毛在广场上无助地哭号,瘦弱的身子在寒风中漫无目的地奔跑。他也曾犹豫,垂泪,可一想到近乎天文数字的超生罚款,那句涂在自家山墙上“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的口号,那村支书和计生专干凶狠的眼神,还有慧珍久治不愈的血痨……他摇了摇头,擤了一把鼻涕,咬咬牙,“会有好心人收留他的!”他一步三回头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你家二毛就是个灾星,瞧他背后那块镰刀状的胎记,分明就是个天煞星!把他送走了,你媳妇儿的病一定会好起来,家里就太平了!”计生专干的妈妈——刘婆婆,村里有名的“刘半仙”,经常这样劝告汤药罐。
    汤药罐一直将信将疑。
    久病在床的慧珍好几天没看见二毛,经常唠叨着要汤药罐去找,汤药罐心乱如麻,只好胡乱搪塞。
    慧珍的病情每况愈下。有一天,她把汤药罐和大女儿一起叫到床前:“我恐怕活不了几天了,你们发誓,一定要找到二毛啊。”汤药罐默默地点了点头,心如刀绞。
    第二天一早醒来,汤药罐发现慧珍虽然仍瞪着眼儿,可早已没了气息。
    “刘半仙,我咒你十八代!”汤药罐一阵眩晕,他追悔莫及,一下子也病倒了。
    不久,大女儿也出嫁了,每天陪伴他的就只有邻居送给他的一条同样“超生”的小黄狗,以及慧珍留下来的一个灰黑色的药罐。他每天仍旧用这罐熬制中药,治疗自己落下的眩晕症,也因此成就了“汤药罐”的诨名。
    汤药罐愈发想念二毛了,他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慧珍,更对不起二毛。他不敢搬进政府后来安排的福利院,不仅仅是因为自家破房子东头的山坡上,有陪伴自己多年的老伴儿,他更担心二毛回来找不到自己,找不到原来的家;他自己也曾多方寻找,还找人把相关的信息发到了“宝贝回家”网;他特别喜欢听《亲爱的小孩》,还把这首歌弄成了手机铃声。要知道,他以前是从来不喜欢听歌的……
    第二天,他辗转来到火车站,早早地候在了出站口。由于连日阴雨,湘南水患严重,站场广播不断播放着火车晚点的消息。
    天色已晚,年轻人发来信息:“爸爸,火车估计晚点六个小时。”眼看着老爷机快没有电了,他索性关了手机。
    夜半的风儿有些凉,汤药罐踱过马路,躲进了站场对面已经打烊的小商店的雨棚下,那儿也可以看见出站口,还暖和。渐渐地,汤药罐有些犯困了……
    “嘭”的一声把汤药罐从迷糊中惊醒,他看见马路上倒下了一个人,心里骤然一紧!但是伤者的那一件黑外套,让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肇事的车辆已不见了踪影。马路上偶尔有车辆经过,“躺这儿太危险了。”汤药罐凑上前去,想挪开伤者,可是,他忽然想到了女儿和邻居们口中扶人反被讹的故事。“我得找个帮手,”他想,“再等等,最起码得有个见证人。”
    汤药罐再次回到雨棚下,他心里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二毛应该也快到了吧。”他忽然想起什么,赶紧打开手机。二毛早就发来几条短信:“爸爸,快开机呀!”“爸爸,就快到站了,有点儿冷,我套了件黑色的外套……”汤药罐只觉得脑袋一嗡,他快步走近伤者,借着昏黄的路灯,他看清楚了黑外套下的红T 恤!一道耀眼的灯光正在逼近!掀开T 恤,借着车灯,他分明看到了伤者背部那熟悉的镰刀状胎记!
    “儿——呀——!”汤药罐腾地站起,面向那道刺眼的车灯张开了双臂!
    一阵刺耳的急刹声,紧接着“嘭”的一声巨响,汤药罐的身子腾空而起……那一刻,他庆幸车辆因为他的这个举动刚好躲过了地上的二毛……
    恍惚中,他看到了慧珍抱着两岁半的二毛,正向他招手、微笑……

 

(发表于《参花》2017年,10期上)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现在退庭 下一篇校长的红包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