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一个人的聚会
2017-11-16 09:28:34 来源: 作者:张宝华 【 】 浏览:136次 评论:0
12.5K
    大年三十的早晨,周诚还在睡梦中,就被楼下小孩子的鞭炮声给炸醒了。他汗津津地坐了起来,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喘了几口粗气,趿拉上拖鞋去卫生间开始洗漱了。
    周诚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发红,眼袋下垂,面色苍白。他有些为自己的身体担忧,等过了年还得去医院看看,周诚这样想。牙刷着刷着,他停了手,牙刷就在嘴里含着,他回忆起了刚才的梦。刚才的梦太真了,真得好像刚刚发生过似的。周诚梦见杭州的小何来了,就在这个屋子里和周诚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小何乖巧,给周诚洗衣服,给周诚做吃的,俩人快乐地生活着……小何要回杭州了,俩人难分难舍。火车要开的时候,小何悲悲戚戚,拉着车窗下周诚的手不放,周诚也拽着小何的手不放。尽管俩人的手紧紧攥着,可是俩人的力量怎么能有火车的力量大?就在俩人的手被火车一点点带开时,楼下小孩子的鞭炮声把周诚炸醒了。梦中的难分难舍被楼下小孩子的鞭炮声打断,使得周诚特别讨厌过年。怎么又过年了?这年怎么过得这么快?好像刚刚过完,眨眼间又过年了。
    三年前,周诚去杭州给公司要账,他在杭州一家酒店住了整整两个月。他住在酒店四楼,四楼的女管理员是个湖南人,她明晃晃的胸牌上写着“何雅芝”三个字。小何面容姣好,嘴巴也甜,只是说话有点“侉”。
    小何在整理周诚的房间时,总是甜甜地管周诚叫北方哥哥,周诚也暖暖地应答。房间里不管缺什么少什么,不用周诚说,小何一转身就搞定。没事的时候,她就陪周诚聊天,聊身世,聊过往。周诚从外边一回来,刚一上电梯就向小何的房间走去。而此时小何的房门正欠着一条缝,里边的她刚好探出一张粉嫩的小脸迎着自己。周诚很自然地走进了小何的楼层管理间。小何泡了咖啡,一人一杯咖啡在手,俩人开始天南海北地说笑。当周诚在外边办完事,一定会带回杭州的特色小吃,把小何请进自己的房间。小何不善饮酒,几小口红酒就面若桃花了。没多久,小何的眼睛里有了周诚,周诚的眼睛里也有了小何……
    周诚要离开杭州了。临走的前一天,小何陪周诚逛了西湖和雷峰塔。在西湖岸边,小何求素描画师给自己画了张素描头像。小何一动不动地端坐在椅子上,画师弯着腰一会儿抬抬头看看小何的面庞,一会儿专心致志地在画板上勾勒着。周诚在一旁暖暖地站着,胳膊上搭着小何的衣服,眼睛不错神地盯着小何。小何今天出奇地妩媚,以至于周诚的胸膛里就好像藏了一只欢快的小鹿,蹦蹦跳跳个没完。小何的杏核眼也不错神地看着站在椅子前面的周诚。俩人的目光没有办法移开,只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当俩人的目光交汇在一个点上时,俩人的心里也就瞬间燃起了火焰。两人心里都明白,今后将天南海北各自他乡,这辈子还能再相见吗?周诚给小何买了一个LV 香包,小何则把自己的头像素描画送给了周诚。周诚展开画像看,再定睛看眼前的小何,心里不是滋味,这张素描为什么画得这么像小何?如果不像该多好。
    小何原本准备是要上机场送周诚的,可就在俩人要去机场时,酒店四楼忽然来了一些陕西游客。楼层经理让小何接待这些陕西游客。没办法,小何只能为游客整理房间,脱不开身。她不能送周诚了,俩人只好在一楼电梯旁深情地拥抱着。忽然,小何扬起脸看周诚,紧锁眉头地问,你的脸色很难看,眼睛也浮肿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没事没事,是昨天晚上喝水喝多了。周诚转了头,轻描淡写地掩饰。其实,昨天晚上周诚一夜未眠。时间快到了,周诚还是紧紧抱着小何,小何万般无奈地推开周诚,转身向电梯走去。站到电梯里,电梯门一点点合上时,周诚真真切切地看见,小何的眼圈红了,双手捂住面庞抽泣了,“记住,回家上医院。”这是俩人分手时,小何说给周诚的最后一句话。电梯上升时,周诚的脑袋唰地一下空白了,小何,我们何时还能再相见?周诚只觉得此时自己的身体像一团棉花,飘飘悠悠,飘向了大街。周诚回头向酒店望去,小何站在自己的客房窗口前向周诚挥着手……
    飞机一着地,周诚就去了医院。病床上,周诚把电话紧紧握在手里,电话打还是不打?算了吧,我周诚已经打乱了小何一段平静的生活,就此相忘吧。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终于没有拨出这个电话。周诚感觉到放下了很多东西,一瞬间轻松了很多。他只知道他去了一个叫杭州的地方,进行了一段梦幻般的旅程。这段旅程他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有一个叫小何的女子出现在海市蜃楼里,周诚沉沉睡去。
    洗漱完毕,周诚听到对门来了许多客人。有男人有女人,他们嘻嘻哈哈地跟开门出来迎接的男女主人寒暄、欢笑。即使关上了门,一屋子的嘈杂声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周诚的耳朵里。周诚一下子心惶惶的,他有一种一个人被抛在荒野上的感觉,甚觉恐惧。周诚打开了电视机,这是一个记者采访民间百姓过年的节目。记者跟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桌子美味佳肴旁,推杯换盏,欢声笑语。周诚脸上紧绷的肌肉渐渐松弛开来,他又大了几个分贝。他的屋子里好像也来了很多客人,他很享受。在电视的吵闹声中,周诚撕下一张信纸,开始写上一会儿上街要买的过年的东西:糖果、水果、瓜子、香烟……
    上街的时候,电视没关,音量也没小。在楼道里就能听到周诚的屋子里有很多人似的,或者有很多人在看电视。周诚有一种莫名的豪迈感:周诚屋子里有很多人,周诚很忙,他要去买过年的东西。
    过年的东西悉数买回,把糖、水果、香烟都摆在茶几上时,周诚又把衣兜里刚刚买回的亮晶晶的打火机掏了出来,摆在了烟盒上。周诚平时是不抽烟的,也很讨厌抽烟的人。但今天不同,今天是过年。如果有谁来家做客,那周诚一定会亲自给点上一支烟的,过年了嘛!
    周诚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该做点好吃的了。在厨房忙活时,他忘记了是自己一个人过年。客厅里电视的吵闹声,使他再一次产生了错觉,真的好像客厅里有很多人,他们在看电视,他们在等着周诚的美味佳肴。等周诚把一道道菜端到客厅时,他才如梦方醒,客厅空无一人,只有电视在那儿欢声笑语着。周诚把菜咣当一下放在桌子上,茫然不知所措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渐渐萎蔫了。菜一口没动,他却把一瓶白酒打开,一杯接一杯喝了起来。当一瓶白酒喝光后,周诚已经醉眼蒙眬了。他只觉得屋子在晃,天旋地转,自己也很难站稳。咫尺之遥的卧室,他扶着墙蹒跚了好一会儿,才挪到床跟前。刚要倒在床上,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想起了一件东西。
    周诚颤抖着双腿站在大衣柜前,伸手去够大衣柜上面的一卷纸轴。纸轴够下来了,他想打开看看,想了想,没打开。等睡醒后再好好看吧,周诚把纸轴放在了枕边。守护宝贝一般,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是大年初一,仍是楼下小孩子的鞭炮声把周诚炸醒的。周诚坐了起来,仍是汗津津的,心惶惶的。下意识地一转头,周诚惊讶不已,不知何时,小何的头像素描纸轴画平展地在周诚枕前,小何跟周诚淡淡地微笑着,不言不语。更让周诚惊讶的是,小何的面庞上滴了几滴斑斑泪痕。


(发表于《参花》2017年,11期上)
想看全文或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造句 下一篇区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