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最后一袋霾
2017-12-12 09:53:08 来源: 作者:虞郑珺 【 】 浏览:32次 评论:0
12.5K
    黄昏,一只大概也被叫做鸟的生物飞越大海上空,海边布满礁石,水里模糊映出一张沧桑的脸,头顶的发枯如败棕。
    我兀兀地坐着,四百多年前那个中年男子大笑的脸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他那句漫不经心的话:“兄弟,在开玩笑吧!现在家家户户都能送霾,哈哈哈哈哈……”这句话直至今日仍让我不寒而栗。回忆起来,整件事情还要从二〇五〇年讲起。
    那一年我二十八岁,刚刚从一名普通技术员升职为国家环境监测站的高级监管。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近几十年来雾霾愈演愈烈,厉害时能把整个城市厚厚地包裹起来,所以国家一直对此高度重视,环境部也为能研发出一套可以根治雾霾的大型净化装置而努力了十几年。二〇五〇年十月二十四日那天,团队在夜以继日的努力下终于研发成功,一时间举国欢庆,这套装置也被立即大规模地投入生产。
    当天晚上庆功宴,所有人举杯狂饮,好不痛快。微醺之际,我一时兴起,便在心里默念起了二一五〇年西港……二一五〇年西港,迫不及待地想去一百年后瞧瞧大家的伟大成果!没错,我可以穿越,但需要酒,再不断默念要去的时间地点。至于这项本领是什么时候被自己发现的,我也记不清了,不过对此我并不排斥,甚至还觉得有些过瘾。
    渐渐地,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周围的空气剧烈震动,那股熟悉的似飘非飘的感觉又来了,一股神秘又强大的力量将我拖入弯曲的时空中——我即将去往一百年后。
    一瞬间,我出现在一条大街上,第一口进入鼻腔的空气新鲜无比,我霎时满心欢喜,但也就是在这里,我碰到了迎面走来的那个中年男子。
    “先生,没有雾霾的日子不错吧!”我小心而又暗自得意地询问,仿佛已经笃定会有一个肯定的回答。
    “兄弟,在开玩笑吧!现在家家户户都能送霾啊,哈哈哈哈哈……”
    当头一棍!我立刻感到不对劲,脊背竟一下子湿透了。但那时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无论如何先去省图书馆看看,可能会有收获。幸运的是,我花了将近十天的工夫,终于理清了头绪,是图书馆里存放的两则新闻报道给了我关键性的提示:一则记载着西港医院专家组证实雾霾因子可以通过人类鼻腔新构造;另一则讲到中央批准了什么关于最后一袋霾进行再培养的决定。
    除了这两则报道,再加上报纸上零零散散刊登过的新闻,我想那时我的推测已经八九不离十:因为长时间吸入雾霾,人类的鼻腔和肺部构造逐渐发生了变化,雾霾因子可以通过新构造的过滤直接进入血液,并且逐渐成为人类日常代谢的必要物质之一。所以,在空气净化后的一小段日子里,大多数人都出现了一些不适症状,于是国家决定将最后一袋霾不断进行复制,复制数量庞大到可以供应给每家每户,就像供应自来水一样。也就是说,二一五〇年的人类,再也离不开霾了。虽然现在人们依靠每天吸几口霾可以看似健康地生活下去,但实际上根本就是在慢性自杀,那时直觉告诉我一定要去弥补这个过错,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要去和强大的命运做一次对抗!
    很快,我将时间锁定在二〇五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它是环境部把最后一袋霾放入冷冻室打算永久贮藏的日子。我在那天晚上买了一大箱子酒,把它们一瓶一瓶撬开来,又一瓶一瓶咕噜噜地喝下去,心里一直默念着二〇五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和环境部大楼。可能你会奇怪我为何能轻易进入大楼,但这其实很好解释,因为环境部门的安全系统是通行的,全部需要指纹认证,所以两年前的我可以,两年后的我当然也可以。进入大楼以后,我一路快走到冷冻室,再一次用指纹打开了最后一扇门。那时摆在我眼前的,就是世界上最后的一袋霾,那是一个被冷气围绕着的,用特殊材料密封的灰白色气体。
    在伸手的那一瞬间我犹豫了,一股莫名的惶恐涌上心头。拯救人类真的只需要毁掉这一袋霾就可以了吗?人类能战胜随之而来的一切困难吗?这些问题盘踞在我脑海之中,令我久久下不了手。但那一刻我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并且我相信对将近拥有六千五百万年进化历史的人类来说,毁掉一袋霾绝算不上是灭顶之灾。于是我的手抓住了这个灰白色的袋子,将它缓缓放入了冷冻室的净化器里。看着这个透明的袋子一点一点地变瘪,我仿佛感受到人类理想的世界正在一点一滴建立起来。
    出了大楼,我像个流浪汉一般在二〇五二年逗留了几天,每天都坐在地铁口观察匆匆往来的行人。发现除了通勤族们显得无精打采以外,其他人并无异样,这下我才放下心来。可正当我打算重新回到二〇五〇年时,噩梦发生了!
    当时我正躺在公园的长凳上,城市忽然爆发的骚动将我吵醒。在迷迷糊糊的视线里,我看见街上全是连路都走不稳的人,他们都在大口大口地吸气,一个孩子正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我一下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怎么可能!人类竟无法战胜没有霾的生活!
    我嗖地从长凳上跳下来,飞奔到最近的啤酒店,老板已经瘫在凳子上一言不发,任凭我疯狂地打开他店里的酒,一瓶一瓶倒进我的嘴里。我在心里默念着来时的日期,想要回去重新扭转这一切,可是空气竟然一直在震动,而我无论如何都只是停留在原地无法回去。不!我在心里咆哮着。情急之下,我随口念道二五六三年,几秒之后,时空扭曲,我被迫来到了现在。
    地上,天上,爬着、飞着许许多多稀奇的生物。说到这我竟有点想笑,我煞费苦心地去改变一切,命运的车轮似乎还是向着同一个终点碾压着驶去了。万物的灵长啊,在自己“一手打造”的天空下,永远地消失了。




(发表于《参花》2017年,11期下) 
想看更多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评:《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 下一篇星汉西流夜未央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