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截流
2018-01-09 13:21:07 来源: 作者:罗国栋 【 】 浏览:92次 评论:0
12.5K

    楚立满生命中注定要有一次华丽的艳遇,而这次浪漫的玫瑰之约却与所在单位青山水电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的一次高风险作业——截流不期而遇。

    由青山公司承建的窟野河沙家坝水电站的截流合龙仪式,准确时间确定在十一月八 日上午十点。为了这次盛大的庆典,项目部 在半年前就开始着手一系列的施工准备。

    截流就是将千百年来滔滔不绝的江河用“戗堤—围堰”挡住,让它改道而行。这本身就是一次降龙伏虎的高强度作业,是一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速决战。而一旦截流成功,就等于骑上了老虎背,必须一鼓作气 把工程干完,否则有可能前功尽弃。

    而身为青山公司项目部环境协调部主任的楚立满,这时还担任着后勤经理的角色, 恰恰又把和网恋女友马琳的见面时间确定在 这个时期。人生的撞车就是一种巧合,说不清谁对谁错。

    此时的楚立满心里万分焦急,又充满了 期待。一边是酝酿三年的截流大战,另一边是爱情长跑后的又一次冲刺,鱼和熊掌必须兼得。

    说来也令人动容,已近而立之年的楚立满,常年在外施工,谈对象屡战屡败,谈着谈着就把自己谈成了钻石王老五,惹得爸妈日日挂念、月月催问。好在现在是信息时代,楚立满找到了一种恋爱神器——QQ,后来又升级为微信。每天深夜处理完各项工作后,他把自己圈在冷冷清清的办公室,在 WiFi 的支持下,寻寻觅觅可最终还是落得个凄凄惨惨戚戚。有关楚立满的恋爱史,可以写一部励志小说,但是,结尾都非常令人沮丧。终于,他找到了一位剩女,说不清是女神还是女汉子,昵称叫任性姐,而楚立满的昵称叫任性哥。所谓有钱和任性是一对双胞胎,他们二人都没钱,可照样任性。就为这“任 性”二字,两个人心有灵犀,越聊越上瘾。

    有一次,任性哥试探着给任性姐献了一支表情“玫瑰”,没想到任性姐很快给他回了一个表情“握手”。任性哥一看有门,就继续攻势,给任性姐敲了“881” 三个数字,意思是抱抱你;心里只等待着任性姐的一通臭骂,没想到任性姐给他回了一个“拥抱”的表情。

    这让楚立满更加兴奋,马上蹬鼻子上脸, 又给任性姐敲了“771”三个字,意思是亲亲你。他发完以后,已经是满脸虚汗。这要是当面,属于“强吻”,是吃耳光的行为。没想到这个任性姐也不示弱竟然给他回了一个“飞吻” 的表情。楚立满心潮澎湃,可也知道,作为聊天,这已经到顶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他想到了视频,想看一下这位任性姐到底是恐龙还是美眉。任性姐似乎也经过了短暂的考虑,接受了他的视频;进而又配上了语音——都想通过互动,防止对方利用播放视频录像不露庐山真面目。结果两个人一看,都感觉还算顺眼。任性姐这才透露了自己的本名——马琳,并互留手机号码,当即还在电话上随便聊了几句,等于验明正身。

    再后来就情人眼里出西施了。两个人越聊越难舍难分,相见恨晚。最后就有了此生非你不娶 / 非你不嫁的诺言。可惜这一切都是空的,还没见真人呢,见了人还不一定能看上呢——赏心悦目才是相互倾心的首要条件。于是,任性哥和任性姐就有了玫瑰之约。 却没想到与沙家坝电站截流撞了车。

    对于这次见面,楚立满非常重视,他在心里设计了好几种方案,也预料了各种各样的结局——这种失败的案例,他有过很多次。 副经理林雨晨给他出主意:“你最好是一举 拿下!否则,人家一旦反感了咱们这种流动单位,最后还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楚立满疑惑道“什么叫一举拿下?

    林雨晨扮了一下鬼脸,故意笑而不答。 楚立满追问得紧了,他才意味深长道:“这 嘛——我想——你懂的。哈哈哈!你就别给我装蒜了,年轻人,嘻嘻嘻……”说完,他诡秘地一笑,走了。

    看着林雨晨转身离去,回味他那富有挑逗性的目光,楚立满似乎也真的懂了。是啊,现在是什么年代?开放的年代! 处在干柴烈火时期的青年男女,岂有不懂之 理!楚立满也想:若能如此,或许真就八九 不离十了。可见,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 徒弟——说明跟对人很重要。

    楚立满站在截流料场,在村民的包围中,和他们虚与委蛇。越是到了紧要关头,沙家坝的村民就越要乘机“捣乱”——这似乎成了一种规律。只听沙二愣嚷道:“今天如果不给钱,一方石料都不许往外拉。

    楚立满道:“上次和你们村长才说好嘛!怎么就又变卦了?说话办事得讲信用!

    沙二愣反驳道:“是谁不讲信用?当时说的三个月内付清,现在都过去半年了,还是一分钱没见到。

    楚立满辩解道:“那是你们和业主的事情, 你不让我们施工算怎么回事?

    沙二愣道:“谁用我们村的砂石料,我们就向谁要钱,不给钱就别干。

    楚沙二人唇来舌往,互不相让。旁边助威的村民和青山公司待工的驾驶员,夹杂在 一起,各为其主地帮一会儿腔,又各怀心思 地看一会儿热闹;想帮插不上嘴,想回不好意思。

    实在僵持不下,楚立满只得给分管协调的业主副总打电话,然后又给青山公司的项目经理钱际宁打电话汇报,请求能尽快协调恢复施工。

    不一会儿,业主来人了。在楚立满的协助下,把沙家坝村民沙二愣等一群男女老幼,好说歹说劝到项目部去说事。戗堤这才恢复 了施工。

    就在这时,楚立满的网恋女友马琳来了 电话,无非是:他们见面的地点合适不,她有点不想去。海华县那里的天气冷不冷,要不要带棉袄等等。

    楚立满焦急地说道:“我现在正在上班呢,下班给你回电话好吧?

    马琳道:“今天是星期天,你上什么班? 是不是烦我了?不想跟我说话?

    楚立满央求道:“哪呀,你就是我的小苹果。只是我们从来不休礼拜天,你又不是不知道!

    马琳萌哒哒似乎又略带生气地道:“什么你们从不休礼拜天?全国人民都休就你们不休?

    楚立满道:“真的,我现在刚回到龙口,这两天不正准备截流嘛!

    马琳没管这些,而是突然话锋一转道:“我 说你们单位是不是违反劳动法了?你去告他们去。

    楚立满连忙说道:“NO,NO NO NO…… 我们单位就这性质,集中工作、集中休息,你可千万不能给我惹事。

    马琳似乎已经把楚立满当做自己的老公了,撒娇道:“行了行了,这话我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我理解,我支持,我不惹事!

    楚立满这才嬉皮笑脸地道:“谢谢老婆 大人理解,谢谢老婆大人支持。

    马琳更是卖萌道:“谁是你的老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看上你呢。

    楚立满斩钉截铁道:“绝对能看得上,高酷帅。请听明白,是高酷帅,而不是高富帅……

    马琳嗤之以鼻道:“吹吧,我看我到沙家坝的时候,是有牛肉吃了,光你就能吹死一大片。

    楚立满陪着马琳在电话里腻歪了好一阵子,才把这位姑奶奶安抚下去;至于是不是买棉袄,楚立满知道纯属噱头,爱买不买,到时间实在冷得不行就在这里买。而且他知道,用不了几个小时,马琳可能就又忍不住把电话打过来了。

    楚立满强迫自己回过神来,这才回到龙口,进入工作状态。

    在沙家坝项目部里,楚立满和从未谋面的女朋友煲电话粥,已经成了哥们儿的笑谈,时间长了,也就见怪不怪。

    沙家坝截流成为省内的一件大事,副省长祁定英要莅临指导截流仪式,以示重视。 省政府相关厅局领导肯定也不会少。提前三天,窟野河两岸彩旗招展,道路两旁标识鲜明。

    六号下午,青山公司总部的先遣人员就已经到了。总工程师和技术部主任听了项目经理钱际宁及项目总工的情况汇报后,又拿出了一些新的完善措施。

    晚上八点,钱际宁主持项目部截流动员大会。在开会之前,钱际宁和有关人员已经充分沟通过了,所以在会上,基本是钱际宁 一个人唱独角戏,全面安排整个截流工作。

    只听钱际宁道:“从今天晚上九点开始, 我们准时开始加强进占,林雨晨负责龙口左岸,楚立满负责龙口右岸。我一般情况下在观礼台做总协调,其他项目领导和职能部门领导,各负其责…… “全工地六十八辆载重汽车分两队同时进占,以每小时一千方的高强度进行抛投,实施二十四小时循环作业;司机轮换休息,设备不休息,每天只给二十分钟的强制保养时间,确保人员设备完好。

    “在原来预进占的基础上 ,继续采取双向单戗立堵方式,经过三十六小时——要赶在八号早上九点,把龙口由现在的二十八米缩小到上口为六米的漏斗形,龙口底部上升八米,堰前水位雍高后,龙口水深要低于三米,使水的流速小于一米每秒,确保截流仪式在半个小时内结束……”

    动员大会一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项目部的截流正式开始。窟野河两岸,六盏探照灯照得整个工地亮如白昼,六十多辆载重汽车分作两行,在崎岖的大山深处前行,一 车一车地将块石倾倒在湍急的河流当中,浊涛汹涌,气浪袭人。巨大的四面体和铅丝笼块石投进去以后,稍有不慎,便像一叶扁舟 一样,轻飘飘地漂到了下游,瞬间便淹没在汹涌的波涛之中。

    钱际宁感到楚立满指挥不力,情急之下自己抢在龙口的最前沿,指挥左右岸人员将五六个块石铅丝笼串在一起,按口令同时抛投。这种方法果然奏效,装块石的铅丝笼稳稳地沉到了水底……

    戗堤一米米地向前延伸,龙口一步步缩小水位慢慢地抬高,导流洞开始汩汩地过水直至巨声如雷……

    七号下午,青山公司的第二批重量级人物都到了,这些领导大都下榻在项目部登记的酒店,只有董事长曲建华破例被业主邀请住在沙家坝大酒店,以示敬重,这也是给施工单位青山公司一个偌大的面子。

钱际宁忙于接待,一拨一拨地从机场、 车站、高速路口将各位领导接到,分别安排到下榻的宾馆,然后汇报工作,陪同吃饭敬酒。

    工地的两条生产线在楚立满和副经理林雨晨的负责下,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是八号早上,祁定英的秘书来电,因为省长要到北京开会,临行前要临时开一个紧急省长办公会议,研究几个重要事项,明天才能赶来。结果到了九号,秘书再次来电,祁副省长又要替省里参加一个化工项目的剪彩仪式,再推迟一天。

    钱际宁向曲建华汇报后,大家商量来商量去,觉得还是推迟截流仪式为好。但是已经合龙的戗堤和等待加高的围堰怎么办?让刚刚垫起的戗堤浸泡在深水中继续液化?一旦形成泥石流将相当危险,随时都有决堤的可能。

    最后决定:只把龙口部位保留在戗堤的位置,两边开始壤土闭气,按照围堰标准加高培厚,上游侧用块石防护,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旋喷灌浆设备进场。

    女人就是麻烦,可没有又不行。楚立满还没有结婚,甚至还没有正式相亲,就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

    晚上十二点多,马琳的电话又来了,说她睡不着,担心万一见面,楚立满长得很难看怎么办?

    楚立满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要感情在,麻子脸上放光彩。

    马琳又道:“本来应该是男的到女方家相亲才对,而现在我‘屈尊降贵’,反倒去男方单位见面,是不是太贱了?

    楚立满安慰道:“你这样做是理解老公工作性质的表现,谁都得承认是贤妻良母!

    马琳又在电话里把楚立满嘲笑了一顿:“又美了,是不是?我说你是宋玉呀,还是潘安呀?就保证本女神能看中你?

    楚立满说:“我既不是宋玉,也不是潘安,可我是白马王子,国外的,已经和国际接轨了,相当于带绿卡来的。

    马琳道:“吹吧,尽管吹。呜哇——不过我一听你吹牛还真就打瞌睡了,行了, 你忙你的去,我睡觉了。

    楚立满赶忙道:“好吧,那你晚安。

    马琳突然道:“哎,你是不是盼着我早 一点睡觉,是不是烦我了?

    楚立满见这位姑奶奶又开始较劲了,就又没话找话,话回前言,嘱咐了一阵子:“棉袄、大衣什么都不用带,来沙家坝还要路过海华县,需要什么都能买到。

    马琳嗤之以鼻:“一个小小的海华县能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地摊货。”楚立满道:“你成天网购的东西还不是地摊货?好东西能那么便宜?

    马琳道:“你怎么不夸奖我会过日子呢? 还那样说我。

    楚立满只得再次哄劝,直到马琳高兴为 止。

    不论怎么说,经过这么一阵子聊天,马琳总算是真的困了,确实想睡觉;楚立满这才挂了电话,到钱际宁的房间去,问明天是不是再见一回沙二愣。

    九号早上六点半,天刚蒙蒙亮,楚立满就吃过早饭,提着安全帽匆匆地来到了工地。

    楚立满站在龙口右岸,指挥从龙口往出挖装戗堤。两台220 反铲,把四面体、铅丝笼块石提到边上待用,而将戗堤的泥汤稀里哗啦地装上矿斗车,一车车往出拉,倒在下游的一边。这些料含泥带水,将来也无法脱水,影响备料的含水量,也用不上。

    料车一辆辆出去,不觉间已经到了上午九点,原来完好的戗堤又被挖开了一个口子,河水开始汩汩地往下流,不一会儿,上游水面就和下游连成了一片。钱际宁、林雨晨、楚立满心里一阵抽搐,只盼着领导们尽快到来,早早下令重新抛投,以免前功尽弃。

    上午十点,副省长祁定英的大队人马终于来了,车队径直沿着指路牌开到了观礼台旁的集中停车场。青山公司董事长曲建华早已等在那里,赶忙上前想给祁定英开车门。没想到祁定英在第二辆车上,秘书从副驾上下来,麻利地 到后面左手拉开车门,右手伸出搭在车门框的上沿,防止祁定英的头碰到上门框,以示 关爱。

    其实,这个动作根本没有必要,以副省长之阅历,坐过的小车无数,何至于还能把头碰到车门框上?所以,这纯属做样子,只表示与常人在礼数上有所不同。

    说时迟,那时快,曲建华赶忙向第二辆车走过去,想和副省长握手。可是,曲建华 和祁定英不熟,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意思。祁定英在政府副秘书长、水利厅厅长、窟野河 水电开发集团公司董事长胡青平等一行人的簇拥下,鱼贯而入。曲建华只能盲目地跟在众人的后面,若有所失地和秘书寒暄了几句。

    祁定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指示牌的指引下,径直来到主席台正中间,在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后面坐下,不经意地看了一下手表。副秘书长就示意胡青平开始吧。胡青平忙不迭地表示可以开始了。

    只见副秘书长健步走在主持席前,朗声道:“窟野河——沙家坝水电站——截流仪式,现在开始!会议进行第一项,由窟野河水电开发集团公司董事长胡青平,向大会汇报工程进展情况。

    胡青平小心地走上前去,无非是将电站的开工、进展、装机、资金等情况汇报了一通,不过前后只有十分钟。在此期间,副秘书长告诉曲建华:“接下来是你的发言,要简短一些,不要超过五分钟。”这让曲建华有些为难,但是没有办法,只得把原来办公室准备好的稿件,尽快压缩再压缩,什么“三项措施”“四条经验”“五 个打算”,所谓的“三四五”结构统统删去,只说三项措施和截流的准备情况。

    这时该曲建华发言了,只听曲建华谦恭地说道:“尊敬的祁省长,尊敬的各位领导、 各位电站建设者,大家上午好!“万物蛰伏,只待阳春。青山水电公司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各级领导的 鼎力支持下,在全体建设者的共同努力下, 沙家坝水电站工程历时三载,不分昼夜,冬 练三九、夏练三伏,终于水到渠成,洋洋窟 野河即将拦腰折断,造福万民指日可待……”

    曲建华刚讲完话,主持人副秘书长就拉 长声音道:“下面——有请——祁副省长——下——达——截流命令——”

     只听祁定英大声道:“ 现在——我宣布——沙家坝 ——水电站 ——截流——开始!一时间,窟野河两岸,青山公司项目部早已准备好的装满石料的车队,依次向龙口移动,一车一车地向一早上刚刚挖开的新龙口倾倒。每倒三辆车,再由推土机推下去,扑通、扑通,溅起无数水花,水面立刻变得 浑浊起来……一车两车、三车……十车 ……十五车……

    可是,无数的大块料、小块料倾倒进龙口后,水面不断上升,迫使龙口的水流更加 湍急。紧接着,龙口两岸开始坍塌、淹没,龙口由过去的六米到七米、八米、十米……

    忽然,只见楚立满负责的龙口右岸有五米多长的一段戗堤,开始整体慢慢移动,这是戗堤漂移呀!在漂移段与固定段之间,有一条裂缝越来越宽,十公分、二十公分……

    现场总指挥钱际宁一看要出事,赶忙让楚立满下令:“所有设备后退——后退——后退到固定戗堤段……”现场车队继续抛投、进占可是石入泥汤,瞬间淹没……半个小时过去了,龙口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还有扩大的迹象,龙口流速由一米快速 达到三米、五米,而且险象环生,水声震耳。省长祁定英站在主席台上,早已经不耐烦了,他给副秘书长丢了一个眼色,副秘书长赶忙过来。只听祁定英说:“算了,咱们不等了。中午还有一拨外商要见,咱们走吧。副秘书长还在犹豫,只见祁定英没管那些,转身就走。副秘书长管不了那些,赶紧 给胡青平说了一句:“副省长今天还有一个 重要谈判,我们先走了,后边的事情你安排 好。  

    胡青平还想挽留,想让祁定英等合龙后 放了炮,和大家伙照了相再走,起码也得问个究竟。可是,副秘书长已经跑到了祁定英的专车跟前,迅速给祁定英打开车门——还是老办法,手搭车门上框,等祁定英上了车,自己也迅疾上了车,一溜烟地绝尘而去。

    省水利厅厅长一看祁定英走了,自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尾随着跟了上来。其他省政府人员一看大领导走了,也没有耐心守候,一个个鱼贯而去,离开了会场,先后上车跟 了出去,只留下窟野河公司、青山公司的职 工在这里组织抢险。

    项目部的准备还算充分,开始就按照一 比一点三的比例准备的材料,理论上是足够了。开始反复昨天和今天的工作,整个围堰的材料浪费了不少;而且,关键材料铅丝笼块石、四面体和大粒径块石不够!

    怎么办?怎么办?此时,急得钱际宁和楚立满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胡青平不停地呵斥曲建华:“老曲你 当时的三项措施、四条经验、五点打算是怎么说的?怎么搞成这样?我原以为你们青山公司真是一支铁军呢,原来就是这么不堪一击! 

    曲建华铁青着脸,一声不吭。

    最后,一看实在没辙了,楚立满急中生智,想出个办法,就是把为黄泥沟小桥预制好的十几片大梁抛下去,就看你舍得不。

    钱际宁一想还真是个好办法,只是损失太大。就去请示曲建华,曲建华问道:“还有别的办法吗?”钱际宁苦笑着摇摇头。

    曲建华生气道:“那还不快去执行!还 等着我替你下命令呀?

    钱际宁很快就去落实。果不其然,十几 条大梁沉下去后,漂移的戗堤果然止住,进 而龙口逐步缩小……

    晚上十二点三十八分,戗堤终于合龙了!

    霎时间,戗堤上鞭炮齐鸣,礼花升空,火树银花。项目部的宣传人员、摄影爱好者、守候了一整天的各界新闻记者纷纷照相。尽管经过一天多的鏖战,大家累得汗流浃背、帽歪衣斜,可是,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幸福的时刻,大家合影留念,笑逐颜开。

    深冬的沙家坝滴水成冰,刚刚拦住的窟野河水面四周的边上,已经结上一层薄薄的冰层。参加截流的青山公司员工,哈气成霜,安全帽的帽檐上一个个凝结了一层白花花的霜花,钱际宁、楚立满等人的眉毛、眼睫毛上都挂着霜花。他们这才意识到现在正是 “三九三冻破砖”的时候,要不是大家心情过分着急,哪能不知道现在是天寒地冻的严冬,衣服的里面反而还被汗水湿透了。

    好在林雨晨早已经准备好了两箱酒,借着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悉数打开,用大碗倒上,各人轮流大口喝下,就当解渴了。到了这个时候大家也不讲究,没菜就没菜—— 短篇小说 2017.12 9 干喝,只图痛快、御寒!

信息时代,什么消息都传得非常快。尽管截流成功是在午夜,可是,截流成功的信息还是很快被宣传出去,各种新闻媒体连篇累牍:流淌千年的滔滔窟野河被拦腰折断,沙家坝水电站造福万民指日可待……

    当今社会,什么都在创新。网友见面成了一件很潮的事情,就算是开房也不足为奇。

    从网聊中马琳得知,楚立满在工作中还是蛮拼的。按说这是好事,可是生不逢时,当今时代,“工作就像蹲坑,有时已经很努力了,可结果却是个屁。”她就想来看一看。

    楚立满被二次截流耽搁后,马琳就顺水推舟来到了沙家坝电站,在沙家坝大酒店的单间里,两个人首次见了面。本来他们相约在海华县城见面,这样既可以节约楚立满的时间,也不至于离工地太远,可以在县城浪漫几日,或许有艳遇也未可知。

马琳十分好奇,坚持要到龙口看一看。 楚立满再三解释,马琳根本不听。楚立满问马琳:“那我怎么向同事介绍你呢?

    马琳笑嘻嘻道:“你随便,反正……”

    楚立满道:“反正怎么样?

    马琳道:“我感觉你好像是势在必得吧?

    楚立满故作满意道:“嗯,明白就好。

    楚立满领着女朋友满工地转悠,一个个同事打趣、祝贺,有的还过来耳语,让楚立满“早日拿下”,然后就任他们逍遥自在去了。

    马琳左看右看,觉得戗堤、围堰这些甚是好玩的名词,竟然都是泥土疙瘩。照不够的照片,抢不够的镜头。马琳喜欢微信,好奇之间,就把被挖开 又重新合龙的龙口照片以及埋下去的东一片、 西一片的小桥大梁等照片发了出去,并加了 几句话:截流两度玩心跳,桥板堵河果然潮。

    没想到,就这一组配着文字的照片,很快就被朋友圈疯转了出去。这一下就引来了一场轩然大波,而且,负面报道也很快传了出去,追踪报道的记者很快围了上来。

    项目经理钱际宁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拍砖,他反过来又批评楚立满,责令马琳删帖。

    马琳老大的不高兴,不过还是删了。可是,被疯转出去的就没办法了,只能通过朋友圈,删一个是一个。而被各网站转载的,就只能删一个是一个。而被各网站转载的,就只能通过各种关系,花上个三五千元删帖。

    海华县政府的调查组很快就下来了。尽管窟野河公司、青山公司想“花钱买平安”,可是,这一招不灵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哪有人敢收钱哪?只能好话多说,听之任之,接受处罚。最终定性为一起责任事故,是领导干部玩忽职守所致,责成两个单位对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

    青山公司不敢怠慢,处分决定很快就做出来了,并将处理文件给海华县监察局备份处分是:董事长曲建华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警告处分;项目经理钱际宁负直接责任,给予严重警告处分。自然,这份处理文件在青山公司内部是不作数的,只是给海华县政府做做样子而已。

    而当地政府迫于舆论压力,自然不会撒手不管。副省长祁定英在窟野河沙家坝水电 站截流过程中,玩忽职守,搞形式主义,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诫勉谈话组织处理。

    项目环境协调部主任楚立满不属于项目班子成员,免于处罚。但是,因为自己的女朋友多事,给领导惹来这么大的麻烦,楚立满自感很不好意思,主动要求给自己处罚。 钱际宁思忖再三,考虑到在二次截流抢险过程中,用小桥大梁抛投的主意正是他出的,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决定对楚立满从轻处 罚。

    马琳长叹一声,事情都闹到了这个地步,躲也躲不掉了,只得向楚立满以身相许,以己谢罪。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偷瓜记 下一篇剧本:刺尔滨河畔鄂家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