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一树月季惜落馨
2018-03-15 13:13:35 来源: 作者:洪宇 【 】 浏览:118次 评论:0
12.5K

    窗外晴光潋滟一大片月季静静地盛开,就如同往昔的时光一样明媚动人。而那些旧时光里的人事,却随着岁月的变迁逐渐模糊。只有在我的记忆里,它们才会熠熠生辉

    那些年,我们以为美好的事物总会永恒,但却忘了,那时的我们根本还不懂什么是永恒。而今才深刻体会:永恒,并不存在。那些你曾经想留住的美好,会在时光罅隙中不知不觉呼啸而去,不留一丝痕迹,而我们只有跟随着时光的脚步慢慢长大、苍老。是,如果能和记忆中珍惜的人一起变老,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们很幸福……

    开学第一天我站在高高的凳子上,握着湿漉漉的抹布,苦恼地对着眼前窗玻璃上的一片水雾发呆。一低头,就看见了她高高的马尾利落地束起,皮肤白皙,笑容明媚,两弯月牙似的眼睛盯着我,一身白色卡其布裙衬得她整个人纯洁美好。

    “嗨”她对着我笑笑,“我是新转来的,我叫安落馨。你呢?” “我……”我结结巴巴,“我……我叫林惜。”我不好意思地对着她笑笑,“欢迎新同学啊。” “林惜?好熟的名字哦。对了,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少年作家的笔名谐音呢!她叫宁溪哦!文字很美,就是太伤感了。不过她一直不愿公开真名呢。” “是吗?”我笑了笑,“好巧。”就这样,我们的友谊,在还略滞潮热的夏的尾巴上,开始了。

    通常,转校生有两种极端,一种是极端平庸,另一种是极端优秀安落馨属于后者长得漂亮文科成绩还名列前茅。不过,她的理科并不理想,这也让男生有了替她补习的理由,叶澜就是其中之一。叶澜校学生会副主席兼文学社社长成绩好会打篮球,性格阳光开朗温和谦逊,他的父亲是小城有名的商人,母亲是钢琴老师,家境优裕。在当时,便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了,当然,也包括我。

    作为安落馨的闺蜜,我当然看得出来叶澜对她的特殊,那些细微的小事姑且不算,他给她辅导功课时,眼底的那一抹温暖,我看得真切。可是我又算什么?我其实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安落馨会是我的闺蜜。我不是一个出彩的女孩子长相一般,成绩中等偏上,是那种在人海中可以被瞬间淹没的女孩。在我看来,安落馨的闺蜜就应该与她一样出彩,而我站在旁边,会感觉自己像个隐形人,就像小说中可有可无的配角。而安落馨,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或许,对我来说,孑然一身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在他们又一次兴致勃勃地计划出游时,我淡淡地拒绝了。

    “怎么了,不舒服么?”安落馨问“没事,我这星期数学测验不是太差了嘛,我爸妈不让我出去玩了,还有两个星期就要期末考了,你也要加油哦!”叶澜沉思了一会儿,看着安落馨说:“要不然,这星期我们去图书馆自习吧。”我听着叶澜的话,心中突然涌起温暖的感觉。安落馨皱了皱眉,拢拢头发,把额前的碎发绕在耳边,嘀咕了一句,“怎么这么烦人。”我身子一抖,望向她。却见她正温柔地笑看着叶澜道:“好啊,正好我也想复习呢

怎么这么烦人——声音很小,可是我却真真切切地听到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是最好的闺蜜吗?或许,这才是她真实的想法吧!我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一种熟悉的欺骗感涌上心头。碎过一次的心,还会再碎吗?我漠然道,“你们去吧,我在家里面学就好了。”

    下一个星期,下下个星期,我都淡淡的,没有再和她嬉笑打闹。

    期末考的成绩出来了,我进了年级前一百,而安落馨出人意料地从一百多名退到了三百多名。要分科了纠结之下,我还是选了理科。去老师办公室拿报告书的时候,我随手翻看了一下选科表。鬼使神差的,我还是翻到了安落馨的——物化。我颇为惊讶,最擅长文科的她,居然选择了理科再看看叶澜的,也是物化。果然,我冷笑一声。

    “你看到了?”安落馨的声音响起我怔怔地看着她她倚在门口,神情疲惫“你这几天怎么了又不说话又不出来玩,我了解你的性格。说吧,到底怎么了?看到她“恶人先告状”,我心里有些异样和激动一时没控制住,这样很有意思吗?叶澜又不在这里。 “跟叶澜有什么关系?安落馨的语气有些疑惑。我冷冷地说,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未免太假了吧你不觉得恶心吗?”“我怎么了?林惜你把话说清楚!”她的声音略带哭腔也许,我的话确实重了,便把憋在心里很久的事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林惜,没想到我在你心里如此不堪。安落馨的眼里似乎带着失望。我的心有一丝动容,却还硬撑着,“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林惜,我怎么可能会觉得你烦人呢?我们是闺蜜啊,是彼此最信任的人。那天,是因为当时风把我的头发吹乱了,我在抱怨那烦人的风……”安落馨后面说了什么,我没有听见,但是我这么久以来的伤心和难过竟然只是一个误会,有时候,我真恨自己那敏感得过了头的心,恨自己误解了落馨

    “嘿,我要罚你给我买最贵的冰淇淋!”我看着安落馨嘟着嘴巴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窗外,夏日的清风轻轻呢喃,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

    开学后,文理分班凭综合成绩。我和安落馨分在两个不同的强化班叶澜分在最顶尖的奥赛班。尽管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可是总觉得心中有哪里不太舒服。暑假里,安落馨约好了开学后依然要亲密如旧。确实,在开学两三个月内我们常常串班玩儿,甚至我们各自班里的同学都知道我们这一对闺蜜,但随着学业日趋繁重,我们的交往渐渐淡了。再后来,要小高考了,我们在那段时间甚至都没有再见对方。尽管她就在邻班,见一面根本就不是难事,但或许是潜意识里不愿再忍受跟她在一起时的那种被人忽视的感觉,我别扭而固执地不愿再去与她联系。

    小高考结束后,我们有一次在走廊相遇。当时我们都各自挽着女伴的臂,相遇的那一刹那,我们都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一霎那之间,突然有种隔世经年的沧桑感。或许我们就像两只小刺猬,彼此对峙着,毫不退让,靠太近只会伤害到彼此,而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才是最理想的距离

    后面的时间过得很快。高二过去,高三开始,我凭借着努力成绩尚可,但安落馨却正一点点退后,别说名列前茅,可就快要倒数了,看得出来她早已是力不从心。那天偶然遇见叶澜,他提起安落馨一脸惋惜:“太倔了,明明文科是优势,却非要逼自己选物化。 是啊,那她为什么要选物化呢?我心里说道,还不是为了叶澜你吗!但叶澜瞪大了眼:“你跟她关系这么好,你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我心里冷哼一声,还装!“选科前那几天她父亲出事情了,做的生意亏了本,差点破产。她父亲是我爸爸的堂弟,出事之前是想让她学金融接手公司的,出事以后就不赞成她学金融了,又怕她选物化太吃亏,就让她选物生,你也知道她生物好,结果看到你选了物化,她也选了物化……”

    我一时愣住了,突然特别鄙视我自己幽暗的内心。安落馨叶澜是堂兄妹,怪不得关系要好一些,而我,却沉浸在自己封闭敏感的内心中又一次伤害了她。她是那么骄傲的姑娘,对于我刻意的冷淡,想来也只有默默接受。我无法想象,在无数个黑暗的夜晚,她曾黯然落泪的情景。那一瞬间,我强忍着泪水,望向天空像是突如其来的黑暗,让眼睛有刹那失明就像是陷在时光的罅隙中,时光滴答流淌,唯独忘了带着我们往前走一步。身边的空气分解成雾霭、流岚,变成气息。而尘埃中分明有一个她的模样……

    还好,高考,我们都考出了最高水平,我和叶澜在北方的同一所院校,而安落馨则考取了一所师范大学。自然,我们和好如初,我感谢上苍给我弥补的机会,让我再一次拥有这个闺蜜。

    我们牵着手,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游荡。走到一片月季丛边,我们停了下来。“还记得吗?”她笑着问我。“当然啦,我的小男朋友。”我们都笑了,笑得那么纯粹,不掺一丝杂质。她像两年前那个暑假一样,折下一枝怒放的月季,压低着嗓音逗我,“林惜小姐,请问您愿意成为安落馨先生的女朋友吗?”“我可不要一个采花贼。”两年前,我这样回答她。两年后,我回答:“当然愿意。只是会不会有人吃醋呢?”坏笑着,我这样打趣她。她红了脸,跑过来要挠我。我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求饶。

    闹够了,我们坐在粗壮葳蕤的香樟树下,我把头靠在她的肩上,闭上眼睛“其实,我有喜欢过叶澜呢。”轻轻说。“我知道,”安落馨会心一笑,顿了顿,又道,“我不是一直都在撮合你跟我堂哥嘛,可惜呀,那时候有个姑娘就是傻,总跟我闹别扭……

    我们都闭着眼睛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连我们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就像是走了很远的路,一路风沙尘土几乎令人绝望,却突然迎来甘霖。所有的不甘、怨怼、辛苦、嫉妒都被洗涤得干干净净。世界仿佛被蜜糖裹成了琥珀,这感觉太甜太暖……

    敲击下最后一个句号,落款:宁溪。我拿起手机,落馨发了一条消息过来林惜,出来吃个饭吧,叶澜从国外回来了哦我笑了笑,回复:好的今天,我要给落馨一个惊喜。

西餐厅,氤氲的灯光让我们微醺,连脸庞都是柔和的线条。“落馨,送你。”我弟给她一本宁溪的新书“翻开扉页看看惊喜呢

    安静的笑容落满心头馨香的月季花开满山我们都是快乐的孩子是你从我的青春走过宁静而温暖溪水般静静流淌在心中

宁溪赠予落馨

    亲爱的落馨,曾经的那个任性的、自私的林惜,其实就是你的宁溪。亲爱的安落馨,感谢你的出现,让我的生命有了光彩。你曾说过宁溪的文字太过忧伤敏感,那是因为她的身边没有朋友的陪伴。而你,就像是我生命中的天使,赐予我友谊的甘霖。我没有告诉你,所以你不知道,你的陪伴,就是我当时所有的信仰。

    原谅我,亲爱的落馨,我只是封闭自己太久,忘了该如何去交出真心。我只记得那个曾经利用我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就决然而去的“朋友”。那时候,所有的星辰都变得黯淡无光,整个世界都失去了清晰的界定,变得晨昏颠倒、黑白不分。那年,我只有十二岁,这样的上海似乎足够我铭记还好,三年后,我遇见了你。在你那一句“最喜欢宁溪”说出后,我差点掉泪。而后来你的优秀让我变得那么自卑那么自私地用一颗坚硬的心去揣摩你。对不起,亲爱的落馨

    在青春的长河中,有的人去了就不再回来;有的人还固执地停留在原地,等着那个曾带给自己无数感动的人重新出现,带着风与海的味道,轻轻呢喃:“我回来了。真好,你还在。”星暮未落,光汐未歇。你带给我无数感动,却从未向我索取什么。所以,谢谢你,亲爱的落馨

    落日熔金,染柳烟浓,金色的晚霞铺布满了整片天空。余晖撒在月季花丛,更显其天真宁静。月季在金色日辉的映衬下,红色的花瓣愈现娇艳。渐渐地,我被那一团旖旎的红色,迷了眼……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藤树缘 下一篇林艾微的救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