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莲子来了
2018-04-27 14:28:25 来源: 作者:李谦 【 】 浏览:119次 评论:0
12.5K
    二广正把大勇按在身下揍,裤兜里的电话响了。二广没理会,直到抬眼看见工长骂骂咧咧跑过来,才意犹未尽地从大勇身上下来,又重重地踢了他一脚,这才掏出电话接听,声音变得夸张地大。
    什么?什么什么?莲子跟你来了?她非要来?你们才下火车???
    大勇哭丧着脸在和工长告状,工长扔掉吊在嘴角的烟屁股,慢慢过来,抽冷子给了二广一电炮。毫无防备的二广趔趄了几下,苦着脸说,工长,莲子来了,老三带回来的。她,姑娘说想我了……
    说完这个“想”字,二广的鼻子酸涩起来。工长这一拳捶得不轻。
    啥意思你?告诉你,大勇说恶心想吐,十有八九是打出脑震荡了!带你们出来的时候说什么来着?不管因为啥,谁动手就扣谁五百块钱,添伙食费里!
    是是是,随便你扣,工长。我是说,莲子来看我,我想请一天假……
    工长斜眼看看二广,想起刚才大勇说的挨揍的原因——他们吃早饭的时候,大勇分析说,二广最宝贝的女儿莲子,是别的野男人下的种,要不二广老婆张罗离婚时能净身出户吗?心里有愧呗。莲子那丫头学习拔尖儿,上的是重点中学,二广给出学费她妈都不要,也不让他见女儿。
    工长听完,当时就骂了大勇一句,揍你活该,雪花白的大馒头都堵不住你那臭嘴,比老太太裤衩子都松。
    二广的漂亮老婆嫌他是个架子工,带女儿投奔了拆二代的青梅竹马,有三年了,这是扎在二广心口的刺,谁都不敢碰,能怪他急?
    工长抬头,看看瓦蓝瓦蓝的大晴天。今年雨水大,才放晴,要不,这栋楼的瓦工活儿都该完事儿了。
    假,给你。我可是给孩子的面儿啊,难得莲子这份孝心。有啥缺的少的,吱声。没有没有!不不不,有,有……
    啥啊一会儿有一会儿没的,好好说话!就是,我和莲子说,我在工地,当上工长了……
    吃着早餐的工友们哄地一声笑喷了,地面上呈辐射状散落一圈馒头、咸菜渣儿。工长笑骂了一句粗话。
    你小子特么的能不能有点见识?工长算个球!值得你跟姑娘白话一回?行行,今天,你就是工长!我说二广工长,你老还有啥要求?
    我带来的衣服,都是干活儿穿的,脏不拉叽。工长,你这身西服……
    工长的身材魁梧,二广穿上他的衣服就有点旷,像是偷来的。二广在西服兜里摸出了一千块钱和一盒长白山,有点意外,又不意外。工长就是这个样的。二广架起了肩膀,回想着工长平时给大家训话时的官腔,清清嗓子,才嗯啊了几声,一个欢快的声音就闯进了他的耳朵:爸!
    三年没见,莲子长高了许多,都到二广耳朵丫儿了。本来挤吧在脸中间的五官舒朗地分布在该在的位置,居然很受看。难怪都说女大十八变。
    二广抚弄着莲子那和城里女孩一样前卫的半丸子头,啥都想问,可三年的思念横亘在胸口,堵着他的喉咙喘不过气。
    走,今天爸休息,带你逛省城。爸是工长,一周休一天,手底下一百多号人呢,一般工人可没有休息。看见这烟了吧,兄弟们孝敬的。走,咱先去卓展,再去新华书店……再去肯德基……动植物公园有熊猫,花大价钱租来的。爸给你和它拍个合影,发到朋友圈,管保镇得你们老师同学一愣一愣的……
    爸!我跟老三叔坐了一夜的火车来这儿,晚上还要坐一夜的火车回家,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都不想看,我只要看你。
    ……
    卓展,新华书店,肯德基,动植物公园……日影在这些地标的缝隙中滑过。父女俩走出动植物公园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
    大手拖小手,慢慢回到工地。莲子一定要去看看爸爸住的地方才放心,二广违拗不过女儿,也不舍得违拗。一向如此。
    那些没完工的大楼一旁,是十几座工棚,他住在左边第二栋,十几平米的棚子里,挤了十多个工友。右边第二栋工棚的门虚掩着,他心里一喜,拖着莲子走了进去。
    这是工长的住处,和其他工棚一样的面积却只住了工长和材料员两个人。更大的区别是,他们睡的是床,不是地铺。莲子坐在二广指给她的床铺上,好奇地摸摸这儿,看看那儿,站了起来。
    爸,带我去你手下那些兄弟的房子看看好不好?我们学校在搞征文,主题是劳动的人,我回去想写写农民工。
    这孩子,写劳动的人为啥非得写农民工?你爸我也是劳动者,混到了工长的劳动者。就写我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说是这么说,莲子的心愿,二广是从不肯违拗的,反正棚子里不会有人,工友们还在半截大楼上挥汗如雨。他拖着莲子小心翼翼跨进左边第二间。一进去,心就是一跳。
    大勇躺在自己的地铺上,正在用一面小镜子给青肿的眼角、额头涂紫药水,嘴巴里还在叽里咕噜翻国骂。看见二广和莲子进来,他也是一愣。随即就咧了咧嘴角,也不知道他是想笑,还是要继续骂娘。
    ……工、工长,这就是你嘴里成天叨咕的莲子?哎呦,长得和爸爸像嘿,难怪都说,养女随爸……工长,你带孩子来参观我们员工宿舍的吧?看吧看吧,我出去走走,头晕得慌。
    二广盯着大勇的背影,恨不得早晨的那顿拳脚砸的是自己。
    莲子在下不去脚的地铺间走走,停停,还是摸摸这儿,翻翻那儿。二广心里有鬼,看看红彤彤的夕阳,小心翼翼地催促,天不早了,晚了赶不上火车。像是回应这一句似的,门外传来汽车喇叭声。老板的悍马停在门口,工长从座位上跳下,恭谨地说,工长,老板派我开车送莲子去车站。
    这一路二广再三确定明早那边有人接站,看着莲子准备安检。莲子突然回过身,抱住了二广,在他耳边说,爸,好好干,干出个样儿给我妈看!安检员在催了,莲子穿过安检门,回头时眼里有泪光。
    乍从灯火辉煌的城市街头跌进黑暗的工棚,二广的心沉在黑洞里浮不起来。他阴着脸走进工棚,把自己扔在地铺上,枕头下露出红票子的一角。他心一动,抽出来,不用数,五百块,是他塞给莲子的数目。他一脸蒙圈地掀开枕头,看见了一帧十年前的全家福照片……
    手机滴滴一声,是莲子发来的微信:爸,当架子工挺好的!
    他把脸贴着钱,哭了。
    来取衣裳的工长骂骂咧咧给了他一拳头,靠,哭个屌的!是个老爷们儿的,好好干,以后当老板!工长算个球!





(发表于《参花》2018年,4期上)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人命案子 下一篇绝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