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半边街
2018-05-25 14:04:47 来源: 作者:余继泽 【 】 浏览:175次 评论:0
12.5K

1 

    一条河,从那连绵的山里发源,默默地流淌,流经许多村镇之后,又有无数的溪流和小河汇集到了这条河里。这条河就逐渐地大了起来,但是,却依旧没有流出群山,河床也并不宽阔平坦,河水就显得浩大、幽深了起来,像江河一样,在浩淼地流淌。河水虽然清澈,但水很深,绿盈盈的,让人看不见底。在那欢快流淌的地方,还能看到河底的沙石,而在那平缓的地方,汇聚成了水潭,就给了人深不见底的感觉。

    山,很是高,就像锥子一样,直直地戳向云天。只是,山都互相连绵着,除了一些山上白花花的岩石带给人阴森的感觉外,许多山上都长满了茂密的树木,以松树、青㭎树、桦树、野栗子树为多。那些树木给山穿上了衣服,在枝叶茂盛的季节里,倒不显得山的高大和威武,而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河水一边依着山脚流淌,一边能留出一绺儿地方,就算是开阔的了。河边,长满了野柳、松树、青㭎树、白桦树、 野栗子树,有了繁茂的枝叶掩映,加上山的依偎,就让河流富有了韵味,格外地幽静。

    河水流到一个地方,顺着那猛然间突兀出来的山,绕了很大一个弯。就在那拐弯处,有一绺儿开阔的地方。而在这拐弯的地方,有一条小路伸向了山坡。从小路上去,有许多村庄。依着河流而下,也有一条小路,路边也有无数的村庄。两条小路在河流拐弯的地方交汇,这里就成了村庄里人们往来必经的地方。

    到了这地方,人们总是要坐下来,歇歇脚,抽根烟。歇好了,抽够了烟,又继续赶路。有的带了副食和酒,走到这个地方,就坐下来边吃东西,边喝酒,吃饱喝足了,带着精神上路。这里就留下了许多的烟头、包装袋、空酒瓶子,就连人经常坐的石头,都磨得光溜溜的。

    人在这里歇脚的时候,这地方就有了人气,有了人说话的声音,充满了热闹的气息。而这热闹和这地方自然的幽静互相融合,在人离开后,这地方又恢复了幽静,只有哗哗的水流声。

    开始的时候,这地方并没有人家只有 那流水、那树荫下人们常坐下歇脚的石头。

    这个地方有了人家,并热闹起来,那是自从河上有了小船,把山里的各种物品顺河而下,拉到下边那些集镇、城里去,又从集镇、城里,把村庄里没有的东西拉回来的时候。

    山里的物产丰富有各种土特产、农副 产品,还有药材、树木、野牲口。有了物品和经济的繁荣就有了人的热闹,而有了人热闹的地方,注定就会促进一个地方的兴盛。

 

2 

    那些河流上的船只,每每从城里回来,或者从山沟儿里依河而下的时候,总爱在这个地方歇脚。因为这个地方离下边的城镇是一半的路程,离上边山里的村庄也是一半的路程。而集镇与上边的村庄之间,除了山,就是山,偶尔有稀少的人家,那都是临时居住、在山里寻找生计的。也许是山在这里忽然开阔了一点,依着一边的山,临着河,有了一个不大的坪坝。那一直狭窄的山,忽然开阔阳光就洒了进来让人在山的威压下,忽然就见到了阳光,有了喘息的机会,心里感到轻松。而水也随着地势,变得平缓了,默默流淌,带给人几许的轻柔,让人在一路奔波后,终于有了一丝的清闲。

    开始的时候,人们只是停了船,歇歇脚,抽根烟,然后继续赶路。后来,从城镇回来的人因为挣了钱很是高兴,一路的劳累之后,终于到了宽敞的地方,让人能够歇歇气了。船上也就带了各种好吃的,也有好烟、好酒,在树荫下,坐在石头上,边吃,边喝,边聊。说这次做买卖的事情,说各自挣了多少钱,也说那城镇里的事情,还说到了女人。就这样说够了,笑够了,也吃好了,喝足了,在 晕晕乎乎之中,带着兴致上路。

    这些人在的时候,这个地方就不再安静,满是人们说笑的声音,也飘散着酒的醇香。虽然没有那份幽静,却有了人气。人走后,就留下了热闹过后的狼藉,虽然没有人打扫,但是,在风里、雨里,最后冲到了河里,自然地清扫掉了。也清扫掉了人留下的痕迹,和在这里聚在一块儿的热闹。

    那从小路行走的人,往往行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遇到那船上的人。许多人都认识,也就聚在一块儿,抽烟,喝酒,说笑。从船里人的嘴里,村庄里的人知道了城镇的事情,从村庄里人的嘴里,船上的人知道了村庄里的事情,也默默地想着能做的生意。村庄里的人就想着顺河而下,想那城里的事情,想着城里的热闹,而船上的人,就想着村庄里有哪些东西是城里的人需要的,好收购了,用船拉到城里去卖钱。

    见到这个地方是人来船往的热闹之地,就有人用木棒搭了房屋,给路过的人提供茶水也卖吃的,有面条、米饭、炒菜,还有烟酒。

    在这地方搭了房屋,卖饭的是哪里的人,没有人知道。只道是一对夫妇,领着一个女儿。男人一般不在这里,只偶尔有人见过几次。这人外形彪悍,四方脸,有胡子茬儿,不苟言笑,时常拿着个旱烟袋,静静地坐着抽旱烟。

    店就是那女人领着女儿开着。

    女人长得富态,个子不高,圆嘟嘟的脸,浓眉大眼,嘴唇的线条清晰,胸部丰满,像那膨胀的馒头,浑身透着成熟女人的风韵。与男人正好相反,女人见了人,一脸的笑,眼睛里,也是柔情的目光。

    那女儿,就结合了男人和女人身上的优点。个子高,苗条,瓜子脸,眉毛浓,眼睛乌黑水灵,嘴巴小巧,胸部丰满。

女孩子有父亲那样的沉默,也有母亲那样对人的热情,热情里透着温柔。

    女人的名字不知道,只听人喊阿凤,阿凤的,这样喊,女人就这样欢快地答应,于是,人们就叫女人阿凤。

那女孩子,母亲喊她秀儿,秀儿的,于是,人们就知道了女孩子叫秀儿。


3

    虽然是草棚,但是,小店从一开张的时候,生意就特别红火。那河面上停泊的船只上下来的人要吃喝,那从小路上来往的人,也要吃喝。

    小店开始没有名字,后来有水手建议,要给店起个名字,起个什么名字好,也都不知道。有人就建议,叫半边街餐馆。

    有人就笑,就一个破茅屋,一个小店,就叫半边街,那村庄不就叫市了?有人就说,你这叫不懂,这叫扎势不是街,就叫街, 别人以为就是街了。而我们对别人也可以炫耀地说,我在半边街餐馆里吃了什么什么,脸上也有荣光。这地方是来往的要道,说不准在将来就是一条街了。

    见人说得有理,阿凤就答应叫半边街餐馆。还没等阿凤托付人去做牌子,就有从城里回来的船上的人,把牌子做好了。菱形的牌子挂在茅草房的屋檐下,风一吹,那牌子就在空中打旋。

    阿凤连说麻烦,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怎样感激,就给弄了酒菜招待。

    其实,那些讨好阿凤、做牌子的人,心里想的并不是阿凤的酒菜,心思早就在秀儿身上了。

    除去这些讨好的人,来餐馆里吃饭的人,就村庄里的人许是真饿了累了,要喝茶,吃饭,心里没有多余的念头。那些去了城里又挣了钱的船上的水手,在城里听得多,见得多,兜儿里又有了钱,心里就不像村庄里的人那般地纯朴,而是多了一份城市的浸染,有了邪念。于是,在进了半边街餐馆的时候,便喊着要吃什么喝什么,阿凤和秀儿忙着去做了。在秀儿端水、送菜的时候,就用那刀 子一样的目光,狠狠地看秀儿,恨不能把秀儿吃了去。有大胆的,就和秀儿说着些下流的话。阿凤虽然听到了,也装作没有听到,由他们说去。阿凤告诉秀儿,无论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只能赔着笑脸,不能恼,更不能骂人。于是,那些大胆的,就在秀儿的屁股上、胸脯上摸一把,然后,回味着,偷偷地乐。喝酒的时候,就格外地兴奋,大口大口地喝。喝好了,吃好了,走的时候也舍得给钱。零 钱不仅不用找了,有时喝得迷糊了,给了多少钱,他们也不知道了。还有出手大方的,就趁阿凤不在身旁的时候,把那钱就从秀儿的领子塞了进去。人家是给钱,秀儿不恼, 却让人摸到了她那柔软的奶子。

    自从草棚餐馆有了牌子,这个餐馆,就和这个地方一样有了名字,而且越来越有名。人们的嘴上时常挂着的就是半边街餐 馆,时常惦记的,也就是半边街那个地方。

    其实,彼此的心里也都知道,并不是惦记餐馆里的菜多么地好,酒多么地好,半边街那地方有多么地美丽不在于物,而在于人。那年老的,心里惦记和想念的许是阿凤,那年轻的,惦记和想念的,许是秀儿。

人们都各自在心里惦记,但是,平日里 却并不说出口,守候着各自的秘密,也在各自想着办法,什么时候能把心里想的得到。

 

4

    半边街,因为有了这个茅屋餐馆,有了餐馆里那母女俩,就注定了更加热闹、兴盛起来。

    那些船上的人,把上边村庄里的木材、药材、各种特产收购了,贩卖到下边的城里去。 在村庄里的人走到半边街歇脚的时候,船上的人便打听了村庄里有些什么特产,然后就告诉村庄里的人哪些值钱,可以去弄了来,他们在半边街收购,再拉到城里去卖,各自都落一点好处;也问了村庄里的人需要什么,他们去城里买了,在半边街卖给村庄里的人,再由村庄里的人背回去卖,各自也再落些好处。

    村庄里的人听着,也就答应了。回去后,就在村庄里收购船上人说能卖钱的东西。那些东西在村庄里都不怎么值钱,他们就以极低的价格收购,然后,很是兴奋地扛到半边街去,等待船上的人来收购。

    不管做什么,挣不挣钱,吃喝是首要的。于是,这些村庄里的人挣了钱,高兴的时候,就去半边街的餐馆里点菜,喝酒。河面船上做生意的人,从船上人那学会了做生意的村庄里的人,村庄里路过半边街歇脚的人,都要在半边街餐馆喝茶,吃饭。茶水当然是免费的,纵然不吃饭,只点菜、喝酒,也给餐馆和半边街增添了人气,留下了好口碑。生意的兴隆,就促进了一个地方的兴盛。这个地方以前没有名字,山在这个地方豁然开朗,水依着突出来的山,转了个大弯,河面变得稍微开阔,水面平缓的地方现在变得热闹了,有了个好听的、让人想象的名字,半边街。群山依旧,那茂密的树木掩映着河流,让半边街显得幽静。但是,有了这茅屋,有了这母女和半边街餐馆后,这地方变得热闹了。河面上来往的船只,村庄里开始学做生意的人,从半边街路过的人,都在半边街歇脚,给这个地方增添了人气。

    那村庄里路过的人在半边街餐馆里喝茶,吃饭,许是真走累了,想歇歇脚;饿了,想吃饭;有了闲钱,想就着一点儿菜,喝点儿小酒,让被生活压得疲惫的身子,得到放松,然后在酒劲儿里兴奋地赶路。

    只是,那船上做生意的人,从船上的人 那学会了做生意的村庄里的人,挣了点儿钱的人,去半边街餐馆里吃饭,并不仅是为了吃饭,喝酒,而是在心里,有着他们的秘密。

    他们的心,就在阿凤和秀儿身上。

 

5

    秀儿是漂亮、清纯的,不谙世事,一切事情,都要听从母亲的。

    阿凤,是经历了世事的,能从人的举动和眼神里看懂人内心的女人。阿凤知道,这些来船上吃饭喝酒的生意人,在半边街要歇息是真的,但是,在这个地方要吃饭,喝酒,却不完全是真的,而是包含着许多别的意思在里边。这意思阿凤懂得,而阿凤的内心里,也许正是冲着这些人内心的渴求而来的。她就是要利用这些挣了钱的人在路途中的渴求、放浪,才在半边街开了这个小店。

    所以,在船上的人来半边街餐馆喝酒时,阿凤就让秀儿去给倒茶,热情迎接。哪怕他们的目光,像刀一样在秀儿身上瞄,哪怕他们偷偷地在秀儿的屁股上、胸部摸一把,阿 凤也觉得没有什么,反而要秀儿迎合着人家。他们图的就是吃喝玩乐,她们图的是他们兜儿里的钱。阿凤给秀儿这样说过。所以,秀儿想明白了母亲的话,面对那些船上的、村里的有钱人来餐馆里吃饭的时候,那样放浪地看她,偷偷地摸他,她都不恼,反而笑脸相迎。只是,脸上却羞得绯红。

    阿凤就忙着做菜了,做好了菜,秀儿给送了去。上菜的时候,面对的依旧是那刀子一样的目光,那偷偷地在她身上乱摸的手,秀儿不恼。

    菜端上去了,这些人就放开了吃,放开了喝。酒喝多了之后人就兴奋了起来,胆子也就越发地大了。目光直直地看秀儿,言语就多了挑逗,冲秀儿说,秀儿你真漂亮,要是能摸你一下,和你睡一夜,就是死了也值得了。说着,就要去抱秀儿,秀儿很是害羞,也很是害怕,阿凤这时就出来解围,说秀儿小,不懂得事情,哪儿做错了,不对的地方, 望多担待。那些人见秀儿母亲来了,虽然喝多了酒,却不敢再放肆。

    在回去的船上,那些人乘着酒兴,把各自心里藏着的说出来了,于是,话题的内容,就全部是那母女俩。年龄大的,想的是阿凤、说的是阿凤,说阿凤人虽然老了,但是富态,有风韵。和那样的女人睡一觉,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就是死了都行。年龄小的,尤其是青年人,想的是秀儿,说秀儿人水灵,和那样的女孩子睡一觉,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

    但是,大家也都不知道如何能实现他们心里的想法?

    还纷纷说,那母女两个人,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开店,表面上是开店,心里还不是有别的企图?

    就有人说,秀儿人漂亮、清纯、年龄小, 对什么都不懂。但是,阿凤那眼睛,那丰腴的身子,就透露了那是一个风骚的女人。在不久的日子里,所有对她们有想法的人,都能得到各自想要的。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肯给钱,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那母女俩,在那荒野的地方,还不是为了钱。

 

6

    正在那些人想着如何把那母女俩弄到手的时候,半边街这地方,来了个做大生意的有钱人,从那城里,坐船逆流而上。

    花香自然吸引着蝴蝶来。这有钱人,自然是听了那些船上生意人的讲述,知道了这个叫半边街的地方,知道了半边街有个茅屋,开了一个叫半边街的餐馆。也知道了那开餐馆的是对母女,母亲是有风韵的美丽,女儿是自然的美丽。听着听着,这有钱的生意人,就睁大了双眼,脑子里就展开了丰富的想象,不是想象半边街这地方的自然景色,他们走南闯北,什么景色没有见过;也不是想那茅屋,他们才没有那样的情调而是在脑子里想象着那母女俩是如何美丽。饱暖思淫欲, 对于这有钱人来说,该见的见了,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该玩儿的也玩儿了,唯一能吸引他们的,怕是那远离了城市,在那自然的幽静里,有着自然之美的女人吧!

    一路逆流而上,心思没在沿途的景色上,而在那半边街茅屋里的母女身上,脑子里想象着她们的美丽。到了半边街这个地方,见到那山豁然开朗,河道在这里变得宽阔,河水变得平缓,一座山忽然突兀了出来,就像龙俯下身子,在河里喝水一样,河水在山嘴转了个大弯。就在转弯的地方,有了一绺儿宽敞的地方,山上满是茂密的树木,河边是野柳和其他的树木,河水就有了幽韵。有钱的生意人,一下就被这景色吸引了,连连赞叹着美丽。而远远地,看到了那河边树木掩 映下的茅屋。不用说他想象着那母女的美丽。虽然没有文化人的情致,倒也打心眼儿里高兴,双眼闪耀着火焰,脸上满是笑容,嘴里就哼着曲儿。

    这些船上的水手都靠这有钱人而生存,所有贩运出去的东西,无不是交给了他。面对有钱人,他们只不过是小虾米了,尽管心里也想着那母女,但只能是压抑住内心的欲望,而对有钱人殷勤着,恭敬着。当有钱人在半边街下了船,去茅屋里的时候,他们就退到一边去了。

    有钱人进到半边街餐馆里,见到了母女俩。一见到秀儿,他眼睛就发直了,虽然见 过许多美丽的女子,但被秀儿那天然的美丽惊呆了。

    进去后,阿凤就笑脸迎上来,问客人想吃什么,喝什么。有钱人什么也没有说,依旧那样直直地看着秀儿,没有说话。直看到秀儿脸上绯红,低下了头,有钱人这才清醒过来,冲身旁一脸笑容的阿凤说,我不想吃什么喝什么,我要你女儿跟我一块儿去城里。

    阿凤说,这,这怕不行。

    有钱人说,要多少钱都行。

    阿凤说,这不是钱的事儿,一个女孩子家。

    有钱人说,不是钱的事儿,你们母女在 这受这苦开店干吗?要不放心女孩子,你可以跟了一块儿去。说着,不等阿凤说什么,就把钱往桌子上摆。直到阿凤的眼睛被那钱吓住了,睁得老大,嘴巴也合不拢了,心里禁不住咚咚地跳,想着这些钱可以过的生活。

    秀儿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这蓦然而来的人,也不敢看那钱。她也不知道怎样做,有些害怕。

    没等阿凤和秀儿反应过来,有钱人拍了巴掌,船上就来了许多人,拉了阿凤,拉秀儿,一块儿往船上去。上了船后,船顺水迅速地往城里去了。

    半边街就空空地只有那茅屋,屋檐下挂着那半边街的牌子。茅屋里,没有了光亮,也没有了酒菜的香味和吃饭喝酒的人。半边街又恢复了往日自然的宁静。

 

7

    母女俩离开了半边街,就再也没有回来。

    但是,半边街并没有因为她们的离开而破败、冷清下去,而是比她们在时,更为热闹繁华。半边街,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半边街了。

    母女俩走了一些日子后,半边街忽然来了许多人,在茅屋旁边,又修了许多屋子,比茅屋更加好看。顶子是用石板和黑色的瓦盖,依着山,临着河,就在那山脚,河边一 绺儿的地面上,修了木板房子。房子的外边,别致、小巧,里边,也干净、雅致,和这山,这水,这地方自然的幽静融在一块儿。

    木板屋子里,也就开了各种店铺。有卖烟酒的小商店,有卖土特产的小店,有服装店、理发店,还有小餐馆、旅店。这个地方,真的是满足了人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真正像半边的街道了。

    半边街上,除了那些开店的,还有船上做生意的,村庄里做生意的,依着小路过往的人。到了半边街就歇歇脚,想买什么了,吃什么了,喝什么了,半边街的店铺里都有。歇好了,吃饱了,喝足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赶路也就有了劲头。

    有了半边街,也方便了附近村庄里的人,有了什么要卖的,想卖高价的,就直接扛到半边街卖给船上的人。而想要什么东西了,半边街的店铺里都有。

    半边街生意的兴盛,让这个地方热闹了起来。

    夜来了,群山在寂静中,一点点地坠入黑暗里去。而半边街店铺的灯却亮着,那昏黄的灯,虽然不能完全驱散黑暗,却让半边街在黑暗中,有了光亮。许多店铺关了门,但是,那餐馆和旅店的门,一直是开着的。在灯下,酒馆里就坐着吃菜、喝酒的人;旅店的门也开着,等待过夜的人。

    小路上,虽然没有什么人来往了,但是,河面上,却时常有船从城里上来,或者从上边下来,到了半边街歇歇气,去街上吃杯 酒,又继续赶路。有的喝醉了,走不了了,就在半边街住宿了;也有人知道了那旅店里的秘密后,就贪恋半边街的好玩儿,不走了的。

    那旅店里,有像阿凤一样有风韵的女人,也有像秀儿一样年轻的女子。但是,他们却不是阿凤和秀儿。

    女人有阿凤一样的热情和风韵,对人火热,那眼睛能勾人的魂儿。女子有秀儿一样的漂亮,但是,却没有秀儿那样的清纯,而是十分热情、大胆,没有一点羞涩的感觉。到了旅店里,店主会问,要人陪不?不懂的就要问,谁陪,怎样陪?店主就努努嘴,说,她们陪,给了钱,想要怎样陪,就怎样陪。于是,那一直漂泊在这河面上的船上的人,在城里见识得多了,自然也就懂得了店主的话。而随着店主的暗示看去,就看到了昏黄的灯光下,那幽暗处的女人和女子。被女人火热的眼睛,富有风韵的身子吸引去了,被女子的漂亮吸引去了,心就怦怦乱跳,一股热流在身上乱窜,脚下就往上腾起了力量,就忙对店主说,要人陪,要人陪。于是,就去了那幽静的小木屋里放浪去了。虽然心疼钱,但是,相比女人的风韵、柔情,相比那女子的漂亮,让人忘却了船上奔波的劳累,也觉得这钱花得值得。

    而有多情的人,在一夜之后,就和那女人或女子之间有了感情,说了许多体己话。女人操心着男人在河面上的奔波,操心他们的生意。于是,男人劳累的心里,就像孩子受到了母亲的抚慰,受了感动,于是,就和女人或女子约定,等去做了这趟生意后,就到半边街再来找她们,寻找那销魂的夜晚。

    这事儿在船上的生意人间,很快就传开了。人们都知道了半边街旅店里的女人和女子。

    而这女人和女子的话也是对所有找她们销魂的人说的。于是,这些人的心里,也都默默地守了那感动,心里想着她们,一心想着把这趟生意做了,又赶快到半边街来。

 

8

    听人说,半边街那热闹、繁华,很是持续了一段时间。再后来最繁华热闹的时候,夜里的灯不灭。那挂在屋檐下的灯,就像过年一样,照亮了半边街这个地方。而半边街在最后,最兴盛的是酒馆,是旅店。旅店里,不再是那女人和女子,而是涌来了许多的女人和女子。船上的人在奔波的间隙,在半边街歇息时,就去旅店里放浪,有的就把女人和女子领到了船上,在行驶间,就在那群山和河面之上放浪。看见他们的,是天空的星星、月亮,是那梦一样、形状各异的山。它们都羞涩地看着,不言语。

    村庄里的人,开始嘲笑。后来,也有人来半边街喝酒,寻欢作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河面上做生意的船一下就没有了。有说是衙门禁止做这生意了。半边街就冷清了下来。酒馆里没有人去吃饭喝酒,旅店里没有人去住宿,也没有人去找那女子寻欢作乐了。许多人耐不住半边街的寂静,离开了。在一个夜晚,下了很大的雨,发了山洪,就把半边街的屋子都冲走了,幸亏人都逃了出来。

    许多天后,雨停了,水退了,半边街就成了乱石滩了。再找不到半边街的影子,也找不到当时的人和当时热闹的情景。

    河水长流,河面上也不见了那做生意来往的船只。

    小路上,依旧有村庄里的人过往。但是,半边街成了乱石滩了,再也没有人愿意在这里歇脚了。人们的脑子里,记得半边街最初的幽静,记得河面上做生意的船只,记得最初在半边街开店的阿凤和秀儿,也记得后来半边街的热闹。但是,却再没有人提起那过去的事情。似乎那就是一个传说,是一个梦。许是这个地方,原本就是这样幽静,并没有半边街,也没有那曾经的热闹,只不过是人的梦境而已

    虽然没有半边街,但是,人们却依旧把这个地方叫半边街。

    而说到半边街的名字时,人们绕不开的是那对母女,母亲叫阿凤,女儿叫秀儿。遗憾的是她们被那个有钱的生意人给弄走了,再没有回来。

    有人说,那对母女被弄走了后,就共同伺候这个生意人。也有的说,那有钱人只要了秀儿,阿凤就回到村庄里跟男人过日子去了。具体怎样,谁也说不清楚。有人说得更邪乎,说那有钱的生意人把那母女玩够了,就不要了,那母女就去做了容。后来,来半边街旅店里和人放浪的,就是那母女。那母女的生意好了,城里的青楼女子就知道了,也跟了来抢生意,直到河面上没有了船只,直到半边街被水冲走,各自散开。

    不过,到底是怎样,谁也说不清。虽然那船上的人,村庄里的人,许多都和那女人和女子放浪过,但是,他们最初也只记得那母女的模样,而没有身体里最明显的记号,所以也无法区分,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他们希望这是假的。他们的内心记得半边街最初的幽静,记得最初叫半边街的餐馆,那餐馆是茅屋,屋檐下挂着菱形的牌子,半边街餐馆。记得那对人热情、有风韵的母亲,记得那清纯、漂亮、害羞的女儿。人们和半边街那地方融合在一块儿,他们的 身上,才有半边街的韵致。因为她们,人们才觉得半边街这个地方美丽,也愿意向人提起半边街。后来,那有钱人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虽然带来了热闹,也让人放松过,获得片刻销魂的感觉,但是,却总感到与半边 街的韵致不相容,与半边街的洁净清纯不容,显得污秽,而让人羞于提起,只默默地忘却。




(发表于《参花》2018年,5期上)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电话 下一篇一扇关不上的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