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蟋蟀弄口
2018-06-15 13:56:20 来源: 作者:杨海国 【 】 浏览:72次 评论:0
12.5K
    蟋蟀弄南北向,全长三百多米,成弄于宋代年间,是昆城的卒兵区,以群居为主,历史悠长且民风纯朴。有关城改,昆城的方针是外新内古“中间一点红”,有些地方大刀阔斧刷新旧貌,另有一些地方却“小桥流水花街柳巷”依旧,力保原貌。于是,蟋蟀弄成了“中间一点红”,成了昆城的重点控制保护弄巷,不得擅自搭建、拆除。
    蟋蟀弄弄口向丁字大马路上扩散出口处,有两个小方形空场地,常年有几个摆摊的小贩,中年妇女居多,卖些鱼呀肉呀菜蔬什么的,城管虽多次去干预,却始终未能见效。阿二从小在蟋蟀弄长大,从军,部队上复员回来后,当上了城管员,分管这个片区。回归了他热爱的这方土地的同时,他也顺理成章地接收了这个老大难问题。
    刚走上工作岗位,局里大会小会动员,要下力气治理市容市貌,自己该往哪儿下力气呢?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正想着,却感觉脸上一凉,回过神来,是雨点扑面,哦,下雨了!他紧跑几步进了弄口,一眼看见卖肉的胖婶从自家的晴雨伞下钻出,正帮助斜对角出点心摊的大婶收摊,抢着把摊上的物件往自己撑起的晴雨伞下放。这使阿二心里有些感动。
    这情景同时也提醒了阿二,他想,整洁市容当然得从家门口做起,但执法得守法,都是乡里乡亲的,决不能做些踢摊砸秤的出格事儿。于是,他决定先走访,了解情况,再寻找解决难题的办法,他相信办法总是会有的。
    先去走访谁呢?对,出点心摊的大婶吧。第二天早上,他前去大婶摊前想聊聊天,却见大婶摊前围了几个女摊主,正帮着她识别手里拿着的一张假钱。捏着假币,大婶不由扑簌簌掉下了泪花。原来,她刚才被一个路人给骗了。想自己半夜起床准备,黎明推车出摊,一个上午生意好点,才卖个一两百元钱点心,剔除成本,就挣个二十来块钱。这下倒好,路人买两个煎饼才八元钱,自己找给他九十二元真钞票,九十二元钱,紧赶慢赶,白干三天才能挣回来,唉……
    眼前这情形,让阿二好生不忍,自家爷爷奶奶是大婶的常客,清明期间的青团子,端午节来了去预订大婶制的糯米粽,重阳节尝大婶的重阳糕……想着这些,他问自己目前该怎么做呢?如何才能去安慰一下大婶呢?有主意了!他一下做了决定,破了自己不买无证摊贩东西的例,他掏出一张五十元票,这是他昨日刚领的加班费,留交父母后的私房钱,“大婶,给我来个煎饼……”他说。大婶见阿二到她摊上买早点,有些迟疑。
    阿二知道,平日里她们见了他们城管都有点回避,怕他上门寻事,他也挺不自然的。但大婶很快回过神来,麻利地递上煎饼,并接了他递上的钱准备找零,却被阿二伸手拦住,“婶,不要找了,你去买个验钞机吧,以后逢上收大钞,仔细点,别再让人骗了……”说完,阿二转身骑上电动车就走了。哎,他想自己这会儿怎么了,做的又不是坏事,心里怎么会扑楞扑楞地乱跳?细一想,哦,原来都是给身后传来的一阵赞扬声惹的。
    阿二再次遇见小弄口的这些摊主时,他们看他的目光都有点异样,不像平日里的冷漠,都透着亲切和敬意。甚至有人还笑着跟他打招呼:小帅哥,上班啦?卖肉的胖婶也停住了手里切肉的刀,向他打招呼。
    他有些狐疑,但还是走了上去。胖婶笑眯着眼睛,压低了声音说,小伙子,你昨天做的好事,我们都知道了,你是个好心人哪,大婶挣些钱贴补家用不容易……又说,我们打听过了,你从部队上复员回来不久,还没找对象吧?问到对象,阿二脸一下红了,他心中也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不讨街坊邻里嫌,因为他们古道热肠,能相互帮扶,所以人缘极好呀!
    “我还知道你是超生养的,父母以前被罚了款,你父母以前都不是挣大钱的,所以日子也不算富裕吧?现在女青年处对象眼光高,没事儿,也有人家不贪图男家钱的,只图个心眼儿好,怎么样,胖婶帮你介绍一个?”卖肉的胖婶果然信守说出的话,很快给阿二介绍了个对象,并约在茶室里见了面。
    姑娘是本地人,长得端正,眉清目秀,大专毕业后在电子厂里当了技工。临别,他们交换了手机号又加了微信。看过两场电影后,他们又去逛公园,从公园出来肚子饿了,就走进一家老农民土菜馆吃饭。姑娘调皮地说,“我们不搞AA 制哦,今天你买单。”“必须的!”阿二也挺时尚,夸张地来了一句网络流行语。“明天是周末,你上班吗?”姑娘抬头,扑闪着大眼睛问。“明天不上班。”阿二说。“好,那么今天你请了我吃饭,明天我请还你,上我家吃去吧。”说罢,姑娘羞红了脸,偷看了一下阿二脸上的表情。阿二心中一阵喜悦,脸上呈现一片艳阳天。他知道,领他进门见家里人,说明他们的关系大大向前进了一步。
    第二天,在娄东小区,姑娘把阿二领进了一幢五加一的商品房底楼,居室的门开着,姑娘进门就说,“妈,我回来了!”“客人呢?”随着问话,厨房里抬步走出一个人来。阿二尾随在姑娘身后,一见那人,傻眼了,呆呆地驻足在门口。那人正是小弄口摆点心摊的大婶。“怎么,不认识我了?真是一个傻女婿!”她哈哈大笑着,拉着阿二往里走。
    说阿二是傻女婿,阿二才不傻!他很快摆脱了局促,大大方方地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临出门时,他悄悄告诉姑娘,一定要为丈母娘献上一份大礼!
    其实,一个阶段以来,他了解了在蟋蟀弄为什么城管多次治理却总不见效,只因常遭到弄内居民的顶撞,说这条弄六尺宽,又不跑马过车的,我们进出不嫌他们碍事,碍着你们什么啦?再说买他们的菜又方便又放心,多年的熟人,乡里乡亲的,他们也不会弄些伪劣农副产品来坑我们。
    这是实情,他信。但有的人是算盘打得精,自己不是全日出摊的,菜市场里去租摊位,费用太贵,不划算。他思索着如何把这些街坊邻里的切身利益,跟自己的职守挂起勾来,就分门别类地作了调查分析。最终,通过与菜市场领导协商,妥善安置摊位,并分时轮转,这样就为进摊的业主省了钱。卖肉的婶子带了头,乐呵呵地带着几个摊主迁移了进去。另外的摊主,阿二代为与街坊互动,挤出街面小屋出租,也有了因地制宜的安置,既不占街道路面又办理了各类证照,此举皆大喜欢。
    阿二给丈母娘的这份大礼也很快兑现了!阿二找了个好对象,父母乐得合不拢嘴。现在谈婚论嫁,时兴的是两家并一家。阿二跟女友开了个碰头会,呵,真正的两个脑袋碰在一起,应了那句耳鬓厮磨的成语,商讨了两家的资产组合资源共享。阿二家的东墙紧贴着小弄的街道,他在自家的东墙上打出个门,打开院门一并溜儿当了铺面,还给丈母娘去工商部门注册了营业点。店堂里整修一番,明亮洁净。这份大礼闪亮登场,顿时让丈母娘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欣喜之余,父母私下里说,阿二傻人傻福。就是甜蜜时,姑娘常捏着阿二的鼻子说他是骗子,门槛太精,四十六元钱骗了自己这个黄花大闺女。





(发表于《参花》2018年,4期下)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难沙坝的寻路灯 下一篇六一大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