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难沙坝的寻路灯
2018-06-22 09:04:22 来源: 作者:罗睿轲 【 】 浏览:55次 评论:0
12.5K
    难沙坝是我的家乡,坐落在川西高原大凉山深处,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
    提起难沙坝,就想到老张。知青下乡的时候,他还是小张,是从省城来的高材生。有一次村里开会的时候,他提出先修路,大伙儿都笑了。小张的犟脾气就来了,“我一定要看着难沙坝的路修起来。路修不好,我就不走。”结果三十几年过去了,小张变成了胡子拉碴的老张,路还是没有修好。
    十多年前,村子里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在村主任家里热火朝天地讨论了一下午。
    第二天,村主任召集了村里的人说:“镇里要求普及义务教育,我们这里没有学校,必须把娃娃送到镇上去上学,政府免除学费。你们怎么看呢? ”
    “读什么书哦!我家里就我和娃娃两个可以下地了!”
    “这你就不懂了,镇里要完成任务。”
    “上学?”老张站了起来,“上学好啊,要读书!”
    “老张,你少凑热闹!你还不是上过大学,结果呢?”
    “哈哈哈哈……”村民们都笑了起来。老张脸红了,但他依旧不甘示弱:“哪个去上学?我义务送娃娃去! ”
    一番争论后,村里还是决定让适龄的十九个孩子去上学,其中就有我。
    到了秋天真要去上学时,大伙儿才发现问题:那悬崖边上唯一一条通往村外的土路,别说小孩,就是大人经过也是胆战心惊的。如果再下点儿雨,那一般人是绝对不敢走的。而且以前还有人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下去过。
    “走吧!”父亲长出了一口气。我们一人背着一个口袋,一大早就小心翼翼地行进在山路上。天黑的时候,我们才走到那一处峭壁之上。那几乎九十度垂直的石梯,只有一尺多宽。旁边就是悬崖,一眼望不到底。天上没有一丝亮光,我害怕起来,常请求父亲停下休息。但渐渐地,我发现手电筒的光越来越暗,不一会儿,光熄灭了……
    四周一片死寂,我死死握住父亲的手。父亲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没事儿,我们就在这里歇一会儿,等天放亮了再走吧!”“嗯嗯……”我颤抖着说。
    我们找到一小块平地,小心翼翼地卸下东西,准备坐下。忽然,我看见远方有一处光点,越来越近,朝我们过来了。
    “老张,你怎么来了!”父亲很激动。
    “张叔……”我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
    “嘿呀!我听说你送娃娃读书,害怕天黑了你们过不去,我就打起灯来找你们了。这是我做的寻路灯,跟我走吧!这里不安全!”张叔径直走到我们前面,我和父亲连忙起身,紧跟着他。
    一路上,他不说话,一步步往前挪动着,不时回头看我们是否跟上了。那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的路。跟着他,我心里踏实多了。就这样,我离开山村去镇里的学校读书,后来上了大学,但村里一直没有修路。每次回去,老张都会热情地来接送,提着一闪一闪的寻路灯为我们照亮,年复一年,从不改变。但今年我回家的时候,老张没有来接我。
    他们说:老张走了。
    老张在悬崖上为二狗打灯时,在暴风雨中,二狗跌倒了,老张赶紧去拉,结果把二狗拉上来了,自己却掉了下去……
    在难沙坝几十年,老张没有结婚,也没有亲人。办丧事的时候,我们十九个娃披麻戴孝,二狗哭得不省人事。终究,老张念了一辈子的路没有修好,就走了。
    这件事后,政府终于下定决心,花了三年时间把路修好了,还建了学校。大家把老张的寻路灯挂在悬崖边的榕树下,无论谁从那里路过,都会站上好一会儿。




(发表于《参花》2018年,6期上)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评:时代大背景下励志与爱情的.. 下一篇蟋蟀弄口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