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文评:时代大背景下励志与爱情的书写
2018-06-29 10:21:00 来源: 作者:李平秀 【 】 浏览:69次 评论:0
12.5K
——读丁志峰的三部中篇小说


    少时嗜读,如饥似渴。奈何书籍奇缺,终不得解其饥渴。而今书山文海,浩渺无际;网络微信,铺天盖地。良莠真伪,怪异惊艳,混杂其间,时有无所适从之感,加之年逾“知天命”,视力下降,激情消退。于是,除了诵读点国学经典外,就只热心于本土名家笔下散发着本土气息的文字了。每每打探搜寻,先睹为快。
    近日,读到了丁志峰连发的三部中篇小说——在《参花》头题刊发的《最爱的人》《金桥恋歌》以及发在《鲁北文学》上的《送你个惊喜》。一遍下来,真善纯美,励志爱情,满满的正能量。喜悦钦佩之情油然而升,激荡胸怀。不由地又联想起他发在《山东文学》上的那些充满乡土气息的诗歌、散文和发在《中国作家》上的几个影视文学剧本,情不自禁诌出几句打油诗:“禹城有一丁,志在攀高峰。鲁北出硬汉,琴瑟和剑鸣。真善著美文,妙笔绘松青。”

丰腴的乡土 纯真的爱情
——读《最爱的人》

    “记不起从哪天开始,她和我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了。”一开头,就抖了个包袱。接着用散文语言、戏剧笔法素描了三个镜头:小学、初中,高中……朦胧纯真青涩的美好初恋跃然眼前。语言干净凝练,清新俊雅,像春雨沐浴着花草……俨然婉约言情的调子,顺着读下去,你会发现,豪放励志才是通篇的韵脚。
    ——这是一篇时代大背景下励志与爱情的书写。
    爱情是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作者的笔触也正是沿着爱情这个线索运行的。在这条“爱情”明线下,作者又巧妙地铺设了“励志”这条暗线。“一阴一阳之谓道”。明暗两线交织融合在一起,互相支持互相配合互为依托,在时代大背景下,奏出爱情与励志的交响曲。
    剧情进一步展开。徒骇河静静地流淌着,在鲁北平原与苇河交汇了。丁春生、韦冬青也双双在苇河滩登场了。走出高中校门,“遵照指示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到广阔天地炼红心。”他们的爱情也在劳动中萌芽了。作者笔下,爱情始终是与艰苦的劳动、顽强的命运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那个贫瘠与动荡的年代,辍学逃荒挨饿的经历,让春生热爱庄稼,牵挂农活儿。当好吃懒做的二流子韦大功纠集“那几块料头子”造**、夺权,糊高帽子批斗老支书韦天祥时,两人心忧不已,想办法阻止,用釜底抽薪之计,成立了“苇河青年突击队”。春生、冬青白天带领着青年突击队,追肥、除杂草、灭害虫。
    晚上,在大队部汽灯下,春生和冬青领着学《毛主席著作》。艰苦的劳动压抑不了他们对知识的追求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他们劳累着,充实着,恋爱着,快乐着。矛盾和波折原本就是生活的本色。正当他们期盼着干出成绩、过了劳动关、推荐上大学时,一场激烈的风暴降临到苇河滩。“苇河青年突击队”成了反对社会主义的黑典型,遭受了当头一棒。连劳动的权利和机会都失去了,在老书记的舍身掩护下,他们离开了苇河滩,闯关东去了。他们哪里知道,关东也不是世外桃源。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命运多舛。春生继续自己的逃荒之路,他们劳燕分飞各东西,一封封情书都被“好心的姐姐”压下。冬青在父亲、姐姐的软硬兼施下,嫁给了权势熏天的“造**司令”。春生闻听后,“若五雷轰顶,瘫坐在篱笆墙外的雪地上”。生活的艰难,命运的折磨没有把春生击垮,他在荒凉、偏僻的大山里,在郁闷压抑中苦干了几年,带着盖房娶媳妇的钱回到了苇河滩。修水库,栽果树,建养殖场,办编织场……
    在广阔天地里反复历练的丁春生,在党组织的培养下,担任了党支部副书记兼大队长,带领大家办企业,开公司……韦冬青也冲破了羁绊,复习功课,“参加了迟来十年的高考,上了大学,”当了记者。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凭着对爱情的忠贞和对事业的不懈追求,他们冲破重重阻挠,战胜一个又一个的苦难与波折,千回百转后,汇集在幸福的海洋——事业有成,爱情有果,励志与爱情交集。
    丰富的生活积淀,敏锐细致的观察,多年的潜心雕琢打磨,作者的文字功夫老道精妙。细节描写得逼真,动词运用得灵动,对话贴切生动:“娘拿出为我纳的鞋底,想赶几针活儿。她抢过去,说,我来纳。”同是赶羊的鞭子,就有三种拿法:“我扛着大鞭,提着小鞭,走向羊栏。”“她头戴圆草帽,手中悠着赶羊鞭。”在健壮的青年手里是“扛”着、“提”着,在纯情少女手里则是欢快地“悠”着。作者巧妙地运用了方言土语,一读就能感受到在村头巷尾田间河边拉呱说笑的情形。鲜活、真实、亲切,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如“谁在外面狼嚎?”“别跟他胡啰啰!”“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你娘跟前也用人呀!”……
    作者深深地爱着这片热土,这里的一切都寄托着作者深深的眷恋:河沟树林,花草野菜,方言乳名,乃至儿时的游戏,在作者笔下都充满了深情,寄托了厚意。作品的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鲜明的地域特色。让人读来感觉真实可亲,感觉故事就发生在眼前,就发生在身边。这些都为主题的表现提供了厚实有力的支撑。
    作品时空广,跨度大。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历时半个世纪;从鲁西北平原到东北林场,地跨四千里。为励志与爱情布设了广阔的大时代、大背景。给春生、冬青那一代人提供了立体的展现平台,给读者预留了丰富的想象思维空间。
    《最爱的人》是一篇值得品味、鉴赏的好作品。

钢铁与爱情的熔炼
——读《送你个惊喜》

    《送你个惊喜》依然是时代大背景下励志与爱情的书写,但与《最爱的人》相较,作者的谋篇布局、角度取舍、行文笔法却是截然不同的格调,这也充分说明作者表现手法的丰富多样与老练精道。与《最爱的人》相反,《送你个惊喜》是以励志创业为明线展开,而爱情则是作为暗线伴随着劳动萌芽、生根、开花、结果的。叙述风格从容、淡定、朴实、纯洁,不弄玄虚,不追求猎奇手法,简约平实之中蕴含深厚的文字功力。
    金桥自高中毕业回乡后,出河工,拼大力:“一辆小推车装三四百斤的泥块,驾起车子来往前拱,腰背躬成虾米;牙关咬紧,双目圆睁,脑门儿青筋暴露;心脏怦怦跳,两腿弹弦子,双脚打旋风。吃起饭来狼吞虎咽,玉米粗面大窝头我每顿能撮五六个。”没有身临其境的苦干,没有汗水泪水的浸泡,纵然是生花妙笔,也很难有如此文字如此细节如此描写,分明是“保尔”在冷风刺骨的鲁北平原“筑路”。
    从农村到城市,似乎成了一个规律。作者的笔触也正是从乡村田野进而运行到城镇工厂的。寒风刺骨,烈日炎炎。耕种施肥除草灭虫,脱坯盖房挖河修渠。一应农活儿干下来,滚几身泥,掉几层皮后,“我被公社团委任命为村团支部书记”。劳累的农活儿之余,“扛着板凳去写去画”——出黑板报。
    自助者天助。顽强的意志,不懈的追求,使金桥遇上了伯乐。院中在拖拉机厂当厂长的大哥了解金桥的品行和特长,把他推荐到拖拉机厂当“临时工”。金桥得以离开坷垃地,来到他向往的城市工厂,当上了一名翻砂工。“叫翻砂就回家”,翻砂工是非农业户口的子女所不屑的脏累工种。“金桥在露天的炉前炉后,冬冷暑热,风吹日晒,平日里修炉修包,搬铁运炭,开炉时烟熏火烤。”工作虽然脏累,但他能每月领到30 元可用来养家的工资,能穿上“从未穿过的工作服、翻毛牛皮鞋”,还能领到“毛巾肥皂皮手套,平镜墨镜柳条帽”等劳保用品。金桥很知足,他上班时间炼铁,下班时间练笔。一早一晚的时间出出黑板报,紧张而充实。在劳动中,他的“冬妮娅”带着甜蜜的爱情降临了。
    在做大专栏的政治任务中,金桥与出生于上海的清华才女芦雪结缘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金桥的大字潇洒、图画鲜亮。”才女说话干脆,举止大方,“小字工整流畅俊逸”,两人相得益彰,相互欣赏钦佩,构思愈发新颖,设计愈发巧妙了。初次合作大获成功,在众人频频的点头赞许中,“我不由地看了下才女,她也正在看我,我们相视一笑。”真可谓是“心有灵犀一笑通”。
    在劳动创造中,爱情的火花似乎是擦着了。是的,他们的爱情之火将在冶炼熔炉中越烧越旺。
    常听人们提起早先禹城的球铁厂,我总是无端地认为是生产圆球、滚珠一类的什么东西。《送你个惊喜》补上了我认知的残缺——生产大减速器齿轮,需要一种特殊型号的硬钢,这种硬钢曾经是靠苏联支援的,后来,我国研制出了可替代硬钢的铸铁,这种铸铁“截面抛光后,用显微镜看上去呈现出一个个的球状结构,球挨球,球套球……”故称作球墨铸铁。作者对熔炉的构造、冶炼、浇铸的流程原理也都交代得简洁明了,俨然理工科出身的专业技师。其广博的知识储备,深刻的工作积累可见一斑。
    金桥、芦雪就是在熔炼这种可以替代硬钢的“球墨铸铁”的过程中恋爱的。作者不动声色地把我们带到“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去了。他们在劳动中,不停地技术攻关,产品升级,“大减速器齿轮生产列入国家产品计划后,一机部又把圆盘耙片的实验任务交给了我们。”为了找到“硬度与韧性相结合的制高点”,“硬度”的金桥与“韧性”的
芦雪组成了攻关小组。“高锰标号的生铁”又铺垫出了甜蜜浪漫的济南之旅。列车上,两人讨论“保尔和冬妮娅的第一次见面”,趵突泉前抒情对诗。金桥题:“ 三滴清泉哗
啦啦,一池碧水绿汪汪。清照妹妹好泡茶,恭候夫君早还乡。”芦雪对:“柳眉亮眼鼻梁挺,樱桃小嘴一点红。凝眸钦满离愁苦,寒胸洋溢家国情。”两首美妙的情诗无疑给作品和爱情提高了品位。
    爱情暗线缠绕着创业励志的明线继续向着幸福美好的彼岸进发。
    “惊喜”与其说是芦雪送给的,倒不如说是劳动创业给予的。老旧冶炼炉的温度已经不能熔炼硬钢了。为完成制作新大炉的重任,他们二人下济南,才降下一个大大的惊喜:“一只红色的‘小鹿儿’欢快地跳跃到跟前……我两手抱起……雪白的肌肤……我黄铜般的躯体……雪白的衬单上,我看到那几朵火红的‘梅花’。”爱情的火焰熊熊燃烧,达到了熔炼硬钢的温度。
    在作者笔下,励志与爱情就是一枚硬币的反正面,没有须臾分离:崭新的冲天大炉在他们的“蜜月”中诞生了。“全国球墨铸铁经验交流会”“北方十六省市耙片鉴定会”“山东球墨铸铁标准会”;献演了文艺节目《铸造工人心向党》《冲天大炉志冲天》《球墨铸铁造出新产品》。作者最后不吝笔墨,罗列了一系列的“励志”成果,恰与二人“爱情蜜果”相映成景。仅这些烙印着时代痕迹的会议、节目名字,就能把读者带进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除了重笔泼墨于励志爱情外,作为必要的衬托,作者白描的几个小片段,如“借飞鸽车子送工资回家”“遇才女成子生醋意”“备酒菜赴宴会曹真”“拉李东约架小成子”“抓盗贼‘孙二娘’助战”“斗三凶成子仗义”等,像林间花草、长河浪花,点缀、渲染着主题。对道具人物的素描也很到位:志愿军功臣姑父“一阵风般卷进屋,他披着一件足有二十个补丁的土黄色军大衣……抢先抓起个窝头,夹起一筷子咸菜,就着吃起来,将几粒米扒拉进嘴里,最先放下碗筷,仍保持着军人那风卷残云的作风”;“坏小子刁大成噌噌跑到我前头来个空翻,双脚落回原地,不挪半指。翻过之后还朝我挑衅地眨巴眨巴眼,嘴里嘟哝着:临时工,临时干,不需要了就滚蛋。”还有民间高人周师傅,活泼单纯的高跃跃,都是寥寥几笔,便形神兼备,跃然眼前。——“硬度与韧性相结合的制高点”找到了,两条线融合了,钢铁炼成了,爱情也瓜熟蒂落。

链接美与爱情励志的金桥
——读《金桥恋歌》

    《最爱的人》描写的是农村、土地、庄稼;《送你个惊喜》写的是城市、工厂、钢铁;作者笔锋一转,链接着美与爱情励志的《金桥恋歌》又描绘出教育的春天。展开画卷,醉人的美就迎面次第而来:景美—诗美—人美—雨美—劳动美—爱情美—夯歌乡曲美—文学创作美—遗憾缺失美—淡淡的忧伤美—深情的追忆美……爱情励志,明线暗线,在作者的笔下,都融化到美里去了。美,贯穿始终,让读者在美中阅读,在阅读中品美。
    巧借健谈的老校长高梧桐之口,先给芦苇河畔的金桥联中涂抹上厚重辉煌的历史底色,接着就是乡村校园美景的绘画了:“整个校园和操场笼罩在一片绿色之中。校园紧挨着苇河大堤,茂密的芦苇钻过院墙,沿东墙根长出一层碧绿的嫩苇,成了校园一景。站在白杨绿柳覆盖下的苇河大堤上,茂密的两滩芦苇间夹一带碧水,缓缓流淌。南风吹来,芦苇起伏,碧波浩荡。”纯美的田园风光把鲁勇这个爱文学、富情感的小伙子陶醉了,他赋诗一首:“藏于泥水过寒冬,春风来时力拼争。破土切莫沾沾喜,腐烂亦无怨言声。”一首芦苇赋,触动了老校长的神经,更触动了主人公爱情的神经。梧桐树上栖凤凰,美景自有佳人赏。“高”大的“梧桐”树下,灵芝在仲夏的良辰美景里出现了。
    大雨是夏天特有的风景,在乡下村野更是别有意境和情趣。作者不惜笔墨,写了个酣畅淋漓:“不知谁一竿子把老天捅漏了……大雨一直哗哗啦啦下个不停——刚住了点儿,乌云裂开道缝儿,太阳眨眨眼,大人孩子跑到大街上欢呼雀跃……一会儿老天又闭上了眼,哗哗地下了起来”“大街小巷,校里院外,满地流水……芦苇河中,水漫两涯,河堤上民兵搭起哨棚,日夜轮岗,查水守堤。”这些描写一下子就把读者带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乡下的雨景里去了。
    连日大雨的冲涮浸泡,金桥联中这所老校已不堪重负了。镇教办主任、总支书记、老校长察看危情,现场办公,当即决定:趁暑假期间,进行危房改造,全体村民捐款建校,校长教工慷慨解囊。一场热火朝天的大会战开始了。起承转合,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巧妙、真实美好。
    作者把浩繁的劳动场面描写得立体真实,有点有面,有全景有特写。一首“夯歌”更是给劳动注入了诗意,劳累枯燥的劳动一下子鲜活起来,快乐起来了。“夯歌此起彼伏,声声洪亮,夯夯有力。四盘夯,起起落落,震得整个校园在颤抖。”夯歌在工地上回荡:“打起来呀干起来,一夯一夯向前排;建学校咱为后代,花钱出力都应该;建起新房换新貌,金桥总支出人才;咱们的力量用不败,灵芝姑娘送水来……夯起夯落,一片欢笑声。”教工吃住在校,烧水做饭,夜间执勤,看守材料。这是一群多么朴实、纯真、可爱的人哪,天灾困苦在他们的积极向上乐观顽强面前都变成了欢笑,变成了快乐!在作者妙笔下,一切都是纯真美好的:景物、心灵、天灾、困苦、拼搏……就连一百元的捐资借债,都变成了拴系美好爱情的红线。
    偏僻闭塞的乡下,原本是枯燥乏味的。高梧桐聚拢着这群凤凰,给贫乏的乡村带来了精神、文化、生机和快乐。让人想起了抗战时期延安窑洞的学校:“吃罢晚饭,……老校长端一杯茶,提一把二胡,坐在了他办公室门前,调调弦儿道:兰芝唱一曲。我们都提着椅子围过去,形成了一个半圆圈。一场乡村露天文艺晚会就开始了……村民提着马扎子、小板凳儿,呼打着扇子聚拢过来。
    一会儿,围了上百人……”“金兰芝喝口水,润润嗓,唱一曲《月亮走我也走》,白晓梅手风琴独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金灵芝唱到‘我在寻找一颗星’时,斜眼望了我一下。我演唱了《沙家浜》的‘朝霞’。一曲下来,掌声雷鸣。金灵芝两眼含情……”鲁勇、金灵芝在简朴、纯洁、和美的环境里拼搏着、恋爱着、激情燃烧着。从杨柳姐领着鲁勇到灵芝家还礼做客的青涩拘谨,到灵芝单约,鲁勇独会,良宵美酒,同欢共饮,爱情的蜜果已然成熟了。
    作者驾驭情节能力强,表现手法丰富。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洒落美文之中,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深得锦上添花之妙。《芦苇赋》触动爱的神经赢得芳心;《夯歌》渲染劳动气氛;《史地歌诀》则丰富了鲁勇的教师形象。游子李登水幽怨的《思乡曲》触动了鲁勇的心。他以这支洞箫为主线,穿起两岸情牵的故事,创作一部剧本,表现大陆和台湾骨肉相连、血脉相通的关系。他构思着,搜集着,写作着,一遍一遍地修改誊抄着——同事李登山的经历,连同他那“不着调”的段子也成了素材。
    《心曲》在央视播出了……
    循常规,事业有成了,是采摘爱情蜜果的时候了。作者妙转笔锋做了别样的安排,小博士和白晓梅结婚了,鲁勇的爱情风筝却断了线。他捧着复旦大学转来的“查无此人”的退信,“遥望南天,声声慨叹”“低头望着桥下——碧水悠悠。”
    情萌发于金桥,情崩断于金桥。留下了淡淡的憾意,淡淡的美,令人久久回味和追忆。有爱情“围城”说,有爱情“坟墓”说。
    柳泉居士也曾判言:色授魂与,尤胜于颠倒衣矣。作者是否有鉴于此,亦未可知。
    丁志峰作为当代本土作家,用简单而厚重、平实而不平凡的文笔,以励志和爱情为线索,通过这三个中篇小说,对二十世纪中后期鲁西北农村与城镇的社会生态进行描写、概括与升华,对了解和研究当时的工业、农业、教育及人文习俗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在作者笔下,励志是爱情的基础,爱情因励志而庄重;爱情是励志的升华,励志因爱情而壮美。作者对爱情与励志的奇巧铺排与相辅相成的描述是很耐人寻味的。




(发表于《参花》2018年,4期下)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相声:懒汉新歌 下一篇难沙坝的寻路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