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相声:懒汉新歌
2018-07-06 13:04:30 来源: 作者:陈斌  孙秀利 【 】 浏览:22次 评论:0
12.5K
甲:观众朋友们!
乙:我们哥儿俩在这儿给大伙拜年了!
合:过年好!
乙:咱也别光说过年好,再来两句吉祥话儿。
甲:好啊,我祝大家——狗年旺福旺财旺健康,旺春旺节旺旺旺!
乙:光听叫唤,狗绳呢?你英文名叫Teddy 吧?
甲:你小名儿叫吉娃娃!大过年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乙:过年嘛,不说不笑不热闹。
甲:甭光热闹,您也给大伙儿来两句吉祥话儿呀。
乙:好,我祝大家——今年更比去年好,年高年高年年高!
甲:哎呀(作头疼状)。
乙:怎么了?我这一说“年高”你怎么像喝高了似的呢?
甲:哎呀,别提年糕,提年糕我过敏。
乙:听过头孢过敏,还真没听过年糕过敏,您这病是怎么坐下的啊?
甲:年前咱这些搞艺术的响应号召深入生活接地气儿,我报名参加了市里的扶贫攻坚工作队,回到了老家大路乡临江村。
乙:老家?对,您那有亲戚啊,光我认识的就有你大表哥,大年哥。
甲:哎呀(作头疼状)。
乙:年哥,我没说年糕。
甲:哎呀(作头疼状)。
乙:这怎么回事儿啊?
甲:我大年哥,自打因懒致贫,现在就是块“大年糕”,逮谁跟谁伸手,逮谁管谁要救济。
乙:敢情病根儿在这儿呢啊!
甲:咱们扶贫攻坚工作队刚进村就听说了这位著名的懒汉。
乙:敢情江湖上一直有你大表哥的传说呀。
甲:我一想这是我大表哥,我得先去看看啊。
乙:应该。
甲:那天上午十点来钟我到的。进屋一看,大年糕还黏炕上呢。
乙:太阳都照腚了还黏炕上呢。
甲:躺炕上用早膳呢。
乙:早膳?对,还没起呢嘛,懒汉不得睡个懒觉嘛。
甲:我一看这早膳还是西(稀)餐。
乙:西餐?
甲:喝粥呢。
乙:这么个稀餐哪!
甲:那可不,老稀了。歪炕上正吸溜着呢,看我进屋,手一抖,粥洒身上了。
乙:快起来擦擦吧。
甲:起来?不能够!就看大年糕一抬腿,把脚上的袜子薅下来一只,一抹嘴……
乙:嗨,这恶心!
甲:我也说呀,大年哥你这黑袜子……哎呀,哪怕是双白袜子呢?
乙:白袜子也不行啊!这跟色儿有什么关系呀?
甲:我一说他这是黑袜子,大年糕还不乐意了。(学大年糕说话,可以考虑声音放缓,表现懒)黑袜子?(抖抖手里的袜子)本命年的红袜子。
乙:咳,红袜子都穿黑了,真懒。合着大年糕鸡年本命年就穿这一双红袜子来着?
甲:鸡年?
乙:头年儿不是鸡年吗?
甲:是鸡年没错,但是大年糕可不属鸡。
乙:人家说了,本命年的红袜子嘛。
甲:本命年的红袜子没错,但人家可没说今年是他本命年。
乙:啊?
甲:给你出道应用题,听好啊,大年糕在鸡年说,他脚上穿的这双是本命年的红袜子,那么,属猪的大年糕把这双红袜子穿成黑袜子用了几年?
乙:鸡……属猪……十年!
甲:答对了!
乙:敢情这袜子穿了快一轮了啊?太懒了!这大年糕,日上三竿不起,躺炕上喝粥,十年不洗的袜子擦嘴,这种种行为都懒出天际了啊!
甲:这才哪儿到哪儿,我的大表哥,人懒话不多。
乙:那对,懒得张嘴说话嘛。
甲:不光是懒得张嘴,还因为少说话,别人就不容易发现他懒得刷牙了。
乙:好嘛。
甲: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把大年糕犯懒的种种行为都悉数记录下来,那他的人生就是一套“辞海”。
乙:嚯!
甲:也别说,大年糕在要救济的时候可从来不懒得说话。
乙:也分时候。
甲:而且不光能说,还能唱。
乙:要不说是你家亲戚呢,身上也有很多文艺“细菌”哪。
甲:大年糕平时最爱唱的就是《济公传》主题歌。
乙:你别说,鞋儿破,帽儿破,符合他的人物特点。
甲:大年糕说了,他的理想就是成为当代济公。
乙:哎哟,别看人懒,境界还挺高,还总想着除暴安良、惩恶扬善。
甲:不是,他总想着公家救济,就想当被公家救济的济公。
乙:公家救济,这么个济公啊。
甲:这天大年糕看见队长了。(学大年糕袖手、扬脖、觍着脸,用胳膊肘轻轻碰碰乙,低声下气地)嘿嘿,队长。
乙:什么事儿?
甲:( 唱《济公传》主题歌)鞋儿破,帽儿破,家里等米下锅,你帮我,他帮我,大家都帮我,帮个忙啵?
乙:帮。
甲:于是买种子化肥的钱就领到手了。大年糕说了:扶贫政策好啊,兜儿里有钱,天天过年。
乙:有种子化肥钱了,那就赶紧忙春耕吧?
甲:不能够!人家转身就到村经销店里买酒买菜造了。大年糕说了,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身体不年轻,春耕哪能行?!
乙:嘁,真有这道号儿的。
甲:这天他看见村主任了。(学大年糕袖手、扬脖、觍着脸,用胳膊肘轻轻碰碰乙,低声下气地)嘿嘿,村主任。(唱《济公传》主题歌)鞋儿破,帽儿破,家里揭不开锅,你帮我,他帮我,大家都帮我,帮个忙啵?
乙:又来了。
甲:帮,这回发放了一批鸡雏、鸭雏,养大了下蛋再繁殖,滚雪球似的,养殖业就发展起来了。
乙:好事啊,这回不至于把小鸡、小鸭也卖了换酒了吧?
甲:还真没有。鸡鸭眼瞅着就长大了。
乙:下了不少蛋吧?
甲:下了不少酒。
乙:敢情都宰了做下酒菜了!
甲:可不是,喝美了又唱上了。(唱《回娘家》)今天一只鸡,明天一只鸭,有点儿没炖烂还挺塞牙啊,咿呀咿嘚儿喂。喝完又感慨了:扶贫政策好啊,鸡肉鸭肉,天天管够!
乙:是让你炖肉的啊,这真是无可救药了。
甲:这天看见乡长了。(学大年糕袖手、扬脖、觍着脸,用胳膊肘轻轻碰碰乙,低声下气地)嘿嘿,乡长。(唱《济公传》主题歌)鞋儿破,帽儿破,家里的房子破,你
帮我,他帮我,大家都帮我,帮个忙啵?
乙:脸皮真厚。
甲:要不怎么叫“大年糕”呢。
乙:烂泥巴扶不上墙,这次还怎么帮扶啊?
甲:帮贫扶贫,不落一个人。还是乡长胸襟宽,力度大,一协调,六十平的房子盖起来了。
乙:乔迁新居,这回高兴了。
甲:一高兴,又出事儿了。
乙:不是又把房子卖了换酒喝了吧?
甲:就是想卖也没人买啊。乔迁之喜燎锅底,大年糕把自己喝高了,而且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吐下泻,整整趴了三天窝儿,眼睛都拉绿了。就这样还哼哼着唱呢。
乙:怎么唱的?
甲(: 有气无力)鞋儿……破,帽儿……破,家里……帮……个……忙……
乙:这个忙还真得帮,要不人没了。
甲: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驻村干部小郝关键时刻显身手,例行的走访,救了大年糕,连夜联系车,拉进了市医院,亲自陪护了三四天,大年糕才缓了过来。
乙:懒人有懒福啊。
甲:刚缓过劲儿来,又发感慨了。
乙:怎么讲?
甲:扶贫政策好啊,打针吃药,有依有靠。
乙:还算说了句有良心的话。
甲:这三四天,驻村干部小郝可不光是陪护,还做了不少思想教育工作呢。下一步对大年糕就是一边扶贫,一边治懒。
乙:这就对了。
甲:这天,小郝给大年糕带来了新衣服,准备接他出院了。
乙:康复了。
甲:大年哥换上新衣服,要出院了,高兴啊,又唱上了。(唱)鞋……
乙:怎么又来了?
甲:这回词儿可不一样了。
乙:怎么唱的?
甲:( 唱) 鞋不破, 帽不破,家里的房不破。你帮我,他帮我,终于我知道错。彻底改掉懒惰,再不浑浑噩噩,配合扶贫工作,迎接美好生活。哎……哎哎哎哎,无烦
无恼无忧愁,想想我就心里乐,走哇走,快点儿走。 
乙:着什么急啊?
甲:(唱)把我那黑袜子搓一搓。
乙:嗨!
甲:(唱)再找个人儿暖被窝。
乙:着急找对象了!

——完——




(发表于《参花》2018年,6期上)
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评:论《海滨故人》中新青年的.. 下一篇文评:时代大背景下励志与爱情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