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幸好没有错过你
2018-08-23 10:11:30 来源: 作者:牛世建 【 】 浏览:59次 评论:0
12.5K

    晓晓,你是我深爱过的女人。可一开始,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猎艳的“猎物”而已。不出意外,单纯的你自然很容易地掉进了我布下的感情陷阱。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放荡不羁的我却狠不下心来伤害你。与你交往得越深,我对你的情感就越浓烈。我知道,这次我真的动了心。但是,我没有拥有你的资格。我一步步地向前,对你的伤害只会一点点地加深。看着你幸福的样子和傻傻的笑容,我心里那颗愧疚的种子迅速长成参天大树。这种痛苦的情愫时时刻刻纠缠着我,让我意识到,离开你已是必然。晓晓,再见,请不要找我,也不要为我的消失而哭泣,因为不值得。希望你以后可以过得快乐、幸福,再也不要轻易地交出自己的心,好吗?

许宁远

 

    米色的沙发黯然地置于墙角,灰色的墙壁与它交融的无比和谐,蜷缩在沙发一角的男子似乎睡着了但手心里亮着的屏幕却昭示着他不久前的操作,那个白色对话框里的文字依旧停留在原处。屏幕倏地暗了,男子仍然一动不动。

    华灯初上,路灯“啪”的闪亮,灯光通过玻璃将漆黑的卧室照得明灿灿的。清晰可见,男子的双眸紧闭着,脸上的泪痕总难以被彻底吹干。空旷的房间听不到他的心跳,死寂一般沉默于黑暗中

    许宁远后悔了!他后悔对自己的猎物动了心,却又为自己选择做爱情的浪子而自责。这是他第一次在坚持与放弃中自我折磨,最终又逃不过命运。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心动

    当拇指轻轻地敲击着发送键,手机屏幕也跟着再次亮起,成为黑暗的房间中唯一的光亮。这光点将许宁远的脸照得如同幽灵一般。刚刚,他右手拇指在对话框发送键的游离和内心的犹豫最终还是转化成了冰冷的提示:已发送。突然,他的心有种坠落悬崖的感觉,无比沉重,种获取自由的畅快却又怀念被束缚的矛盾。他勾起了嘴角,自嘲道,“终于可以做名副其实的坏人了。酒杯里暗红的液体像催化剂,许宁远很快就闭上了眼睛,比整个城市的人们更早的入梦。

    手机另一端的人根本做不到这样的释然,孙梦晓长亮的手机屏终于发来了一条让她期盼已久的回复,可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段绝情的话语。砰手机掉落在地,顿了几秒,女孩放声大哭起来室友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哭泣吓了一跳,本想问问原因再给予安慰,却不曾想孙梦晓拎起床边的包冲出了宿舍门,留给大家的只是一个发疯似的影。

    看着她悲伤抑郁的样子很快有人要起身追去,可微信的声响在此刻传来。“不用担心我,明天会按时回学校上课,有事我会给你们发微信。”室友们创建的群里传来孙梦晓的信息。大家讨论后决定,还是不要惊动导员比较好,毕竟晓晓平常做事还是比较稳妥的,从来不会做丧失理智的事情,今天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出现,多半就是她的个人问题。于是,正要起身的室友再次坐下,打消了追上去的念头。大家相信她可以自己解决好事情。

    还有半个小时寝室大门就要关闭了,衣着单薄的孙梦晓并没有回去的意思,依旧在四月冷风笼罩的大街游荡泪水一滴滴掉落在被灰尘覆盖的地面上,激起的灰尘难以被人发觉,就像她的心痛没人能看到一样。路旁的灯朦朦胧胧,就像心中并不明确的去向。

    “你在哪儿,我要去找你。我已经出门了,你不告诉我,我就找遍所有我们去过的地方”路灯拉长了孙梦晓瘦弱的身影,冷风似乎要将她吹倒。还好风吹不倒地上人影儿倒映出来的坚定。

    夜,越来越黑,寥寥无几的行人也是匆匆而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女孩。孙梦晓平时是很怕黑的,可就在今天,就在此刻,一个哀莫大于心死的人,还会惧怕黑暗吗?她流着泪却呵呵笑了起来,摇摇晃晃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孤独地游荡

    消息没有被回复,她一条又一条的质问许宁远,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怎么可能不爱我!有本事当着我的面说啊,躲着我算什么男人。 “许宁远,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就算你不爱我了,也要好好分手吧。你不敢面对我,一定是有事情瞒着我!你有苦衷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你在哪儿? “许宁远,你难道忘记曾经给我的承诺吗?你说你会治好我的心病再离开!可是我现在病入膏肓了,你要眼看我病死吗?你真的忍心吗?”

    ……

    一条条的质问,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哭泣划破天际。孙梦晓蹲在街道上,紧紧抱住自己颤抖的肩膀。即便是在午夜,来往的车辆依然不少,却没有人停留,一如大城市的冷漠和不近人情。作为异乡人真可怜啊,没有家这个避风港,连哭泣和发泄都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孙梦晓停止啜泣,又尝试拨打了许宁远的电话,可依然是无人接听。

    许宁远睡得很沉,响亮的手机铃声并不唤醒睡梦中的他屋子漆黑一片,安静中散发着孤寂的味道。他好像陷入了无尽的噩梦中,眉头拧成结。此刻他并不知晓,原本只有悲伤和质疑的晓晓,在一通通无人接听的电话、一条条无人回复的消息中一点点绝望起来。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他里舍得看我悲伤或委屈?难道他真的不爱我了?女孩倚着身旁的电线杆,默默在心底询问自己。

    凌晨一点半,路上来往的车辆愈渐稀少,疲惫的孙梦晓想找一个地方坐坐。她去了那家熟悉的电影院,可大门早已紧紧关闭;她又去了留下两人爱情寄语的咖啡厅,大门依旧紧闭;她想起上次去过的餐厅,带着一丝希望走去,但看见的依旧是紧闭的大门。就如同她已经死去的爱情,毫无生机。流浪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依偎在女孩身边,可能想要取暖。“你也没有人要了吗?”女孩轻轻开口。孙梦晓真的绝望了,第一次有被抛弃的感觉,而且是被全世界抛弃。她在店门口蜷缩成一团,被泪水覆盖的脸埋在双膝上。

    “晓晓,晓晓”许宁远被梦惊醒,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不断闪烁的手机屏幕让他的心骤然一紧,打开是十二个未接来电和三十多条信息。一条比一条哀怨,一条比一条让人心疼。他似乎看到了晓晓哀怨、委屈、痛苦地发着信息的样子。抬头看看表:凌晨两点半。看着最后一通未接来电的时间,许宁远瞬间想到什么,立刻起身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像风一样冲出房门。

    他真的慌了,晓晓骨子是极端的,并不表面那样安静,自己太了解晓晓了,甚至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好像看到另外一个自己,这也是为什么晓晓能那么快走进自己心里的原因。

    在凄凉的大街上,一辆白色的车在飞驰着。许宁远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停冒着冷汗他在记忆中搜寻着两个人曾经去过的地方,电影院咖啡厅……熟悉的地方勾起了这个男人的许多记忆,每一段故事里都有晓晓的身影。原来,不知何时,这个女孩早已深扎内心。

    四月的风吹许宁远的脸生疼,却也让他清醒起来。没有,没有!为什么都没有!他像一个疯子一样,不停地深踩油门。突然,晓晓大口大口吃鱼香肉丝那可爱的样子跳进脑海。许宁远又想到了一个地方,是那家餐厅!

    刚刚拐过街角,餐厅为了吸引顾客的醒目招牌便映入眼帘,即使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招牌下,那个蜷缩着瑟瑟发抖的小小身影让许宁远暗自松了一口气。女孩看上去那么弱小无助让人心疼。他停下车,快步跑上前,一把将晓晓冰冷的身体拥入怀中。

    “宁远哥,我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你舍不得离开我的,我知道你还爱我。”孙梦晓闻着那抹熟悉的味道,眼眸都没有睁开便确定了他的到来,低声的呢喃。许宁远的心瞬间就如刀割一样疼痛,他顿时体会到了自己的残忍!亲了亲那张满布泪痕的脸,咸咸的真是个傻女人!此刻,许宁远动摇了,看到无比脆弱的晓晓,他再也不愿有离开她的想法,因为一想起晓晓这般泪眼斑驳的模样,真的心疼死了。

    许宁远带孙梦晓回到自己的家,客厅的那盏灯终于被点亮。整齐且一尘不染的家具使人无比舒适,欧式的装修风格显示出房间主人的品味。一张大床的另一半被一个柔弱的女人占据,而他本该被自己亲手埋葬的心,又重新破土而出。

    他看着静静躺在儿的女孩,没有了平常的活泼也没有了和他斗嘴时的跋扈。他一点点的靠近,在那朵粉嫩的唇上多多逗留了几秒,又生怕吵醒睡着的晓晓,偷香完便迅速抬起脸来,早已把自己狠心带给她的伤害忘烟消云散。他决定了,排除万难都要和晓晓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下定决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可真正做起来并不简单。倘若晓晓知道自己不了她幸福的婚姻,还能继续爱自己吗?如果一直瞒着晓晓,对她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欺骗,到底该怎么办?许宁远在心里问自己,没有答案。看着女孩的睡颜,男人谈了一口气,并给她轻轻压实了被角,拿起一支烟来到阳台。离开晓晓他狠不下心,难道要离婚吗?那样的话,“抛妻”的名头他到不在乎,可“小三”的恶名呢?晓晓能承受吗?

    阳台很快就烟雾缭绕,男人一夜未眠。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温暖的味道慢慢将屋子里的阴郁驱逐开来,女孩恬静的脸庞逐渐升温并变得火热,红扑扑的脸颊上的星眸缓缓睁开,身旁没有人,而身上盖着的被子却传来熟悉的味道,晓晓的心中升起阵阵甜蜜,脸越发红了。环顾四周都没有发现许宁远的身影。直到出了卧室才看见紫色垂灯下的沙发上躺着一个异常颓废的男人,男人的一只手搭在胸前,另外一只手则耷拉在半空,两指间还有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她忍不住向前走,一直走到他身旁,蹲下来用双臂撑着脸,看着他高耸的眉头便控制不住地伸手,想去抚平他的惆怅,却在刚刚触碰到之时被抓住了手腕,顺势一拉,晓晓落入了他的怀里,许宁远紧紧环着她,就像环住了全世界。

    男人睁开了眼,喉结动了动却没有说出只字半语,却在女孩准备张口询问之时凑了上去,因为他在看到她犹豫不决的神情时就知道这个顽固的小女人准备问什么了,现在他只想把她所有的怀疑、所有的质询和所有的抱怨通通都吞入自己的肚子里,其实他更想把她吞入腹中。阳光布满了整个屋子,暧昧的气息缠绕着紧紧相拥的两人,最终男人的理性还是崩塌在柔情蜜意的攻势下,满怀抱起环着自己脖子的小女人进了卧室。晓晓的头深深埋在那个火热的胸膛中,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既然爱,为什么要拒绝呢?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许宁远要离开她,但她能感受到许宁远依旧深爱着自己。怕最后依旧是没有结果,但她不会后悔。她真的害怕失去这个男人,也再也不想尝试昨夜的无助和恐惧了……

    “一直看着我不累呀,傻丫头。”许宁远抚摸着她的黑发,“后悔了吗?”看着入迷的晓晓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现实“我不后悔,你呢?”回过神的晓晓依旧盯着这个男人。许宁远沉默了,他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更害怕坦诚后的失去。晓晓看着眼前这个沉默的男人,本来十分愉悦的心情仿佛从千丈高空坠落,顿时眼泪便一滴滴掉落在许宁远赤裸的臂膀上。

    那一滴滴的冰凉让许宁远的心一刀刀地宛如刀割,他更加用力抱住她,右手抚摸着晓晓的黑发,“晓晓,对不起,我结婚了,我有妻子,有家庭。许宁远不想再欺骗下去了,哪怕结果是失去她。

    孙梦晓想过无数个原因,且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时间有些惊愕。

    “我不想让你把大好的青春年华浪费在我身上,我原本想用距离和时间,让我们彼此忘记,可我却发现太难了,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狠心,至少对你真的狠不下心来。”许宁远痛苦地捂住脸,我想,既然离不开,那就不分开了,虽然我不能永远陪着你,但是我可以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立刻出现。我可以做你的亲人,你的哥哥,可我没想到昨天会情不自禁……”许宁远后来的话孙梦晓没有听清楚。“我结婚了!”几个字一直在她脑海中跳跃。

    “亲人?哥哥?呵呵!”孙梦晓笑了,有些凄美的味道,“也就是说,你一直在骗我?包括……昨天。所以,你真的是不爱我的对吗?”再一句低沉传来

    “不是的!”许宁远有些急促,他害怕晓晓误会他,“刚开始我的确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开始这段感情,但没想到我真的爱上了你。晓晓,我很爱你但不能给你一辈子的幸福。因为爱你,所以我不能继续这样伤害你,我必须离开你,必须做那个狠心断绝关系的人!可看着你的无助、悲伤,我真的很心痛!我舍不得你!”许宁远的心此刻如同悬挂在半空中的风筝,留恋踏实却在半空飞着。

    孙梦晓不再言语,他其实相信许宁远的话。但又能怎样呢?自己绝不会做那个令人鄙夷的第三者,与生俱来的骄傲决不允许她当小三!即便是再爱一个人爱的有底线,绝不会因爱去践踏自己的尊严。她起身收拾,而许宁远没有动静,那一瞬间,孙梦晓感觉心再一次死掉了许宁远不是不想阻拦,可一切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即使他再去挽留,也改变不了欺骗晓晓的事实,不是吗?他闭上了双眼,只听见门砰的一声,他的心也随之被关在了黑暗里……

    “妈妈,等等我”机场里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喊。一个娇小靓丽的女人拉着银色的行李箱毫不拖拉走着,身后紧跟着一个粉嫩的小不点。这个小孩跑气喘吁吁,而前方的女人不似中国女人那样宠溺孩子,而是自顾自的走,没有一点停留的意思。

    时间给孙梦晓的脸庞添上了几分韵味,这五年她过并不容易。当初决绝地离开并不能彻底脱离关系。眼前这个小不点长得和许宁远如出一辙,谁能想到,自己回学校不到三个月就查出了他的存在?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对于孙梦晓来说,既是一种慰藉也是一种折磨

    不过,孙梦晓运气不错,大三参加了学校的交换活动去了国外,因受到导师的喜爱和重视便申请了国奖留在了英国,开始和导师一起做项目,直到获取了硕士学位并得到中国的国际知名外企聘请通知后才下定决心回国毕竟这个小屁孩成为了她做任何事不得不考虑的因素,他需要一个稳定的成长环境,虽然他更需要一个可以保护他的父亲。

    而许宁远在这五年里除了忙碌就是思念,思念那个自己伤害过,却也狠心离开自己的女人。

    孙梦晓给这个小不点起名叫圆圆,真的只是随口一叫。圆圆每次问他爸爸呢,孙梦晓就会想起那个令自己百感交集的男人,然后咬牙切齿地回答说“你爸去世好几年了。”孩子很早熟,不仅没有哭泣,反而抱着说:“妈妈,不要伤心,我会快快长大然后保护你。孙梦晓真的很纳闷,那么差劲的男人是怎么能这孩子这么好的基因?孩子从小就被夸长得精致,最令她感动的就是圆圆的孝顺和懂事。

    出了机场的大门,孙梦晓就看到了自己大学的闺蜜赵曦圆圆朝着赵曦扑了过去,而赵曦也是亲热的一把抱住了圆圆。赵曦大学毕业后就成功通过了国企的面试,然后一直顺风顺水的工作,直到遇见她现在的先生便踏入了婚姻的殿堂因为赵曦是本地人,所以孙梦晓在大学怀圆圆到生下圆圆,都给了自己极大的帮助。她还记得当时赵曦就像孩子第二个妈,下了课就冲回家帮她孩子换尿布、喂奶粉。所以圆圆也一直很喜欢赵曦,叫赵曦干妈。

    “圆圆越来越帅了呢,以后当干妈的女婿好不好。”赵曦点了点小不点的鼻子问道。

    “干妈,你还不知道生男孩还是女孩呢!如果我在小妹妹出生前动了心,那就不作数了。还有还有,如果小妹妹太丑,也做不得数。”小不点一本正经强调,生怕自己当了赵曦家的女婿。

赵曦听完后哈哈大笑,便开车接这母子回自己家。赵曦的先生是个富二代,对赵曦也是极好的,从诺大的别墅装修风格里就看得出来,这满满的粉色气息,一点都不像成年人会住的地方。自从进了家门,圆圆就一直赖在赵曦的怀里,而赵曦也乐像朵花儿。

    “晓晓,我听你说你被ESG国际免面试聘取了?这可是多少人梦味以求、挤破头都进不去的外企耶,你太厉害了。”谈到工作的事情,赵曦满脸敬佩说道。

    “没有啦,就是跟着导师做项目期间结识了ESG国际的总裁,我们的科研成果正好是他们需要的,所以人家才破格录取了我。”孙梦晓微微笑了笑回答道。

    这三人在嬉嬉闹闹中唠家常时,许宁远和妻子走进了民政局。

    十年前企业危机,公司董事会最大的股东特别欣赏他,私下找他谈与自己女儿的婚事,表示如果愿意和他女儿结婚便额外投入个亿的资金支持。为了保住他长久付出的心血,他妥协了,娶了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虽然他的妻子很爱他,但他并没有对这个女人动过心,也从来没有和她亲近过。后来,公司的危机成功渡过,个亿也还给了岳父,可是他依旧不敢离婚,因为岳父占有公司53%的股份,对企业的生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离婚不得,他只能游走在情场,做一个感情的浪子。有钱人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美女和名媛,一直把感情作为游戏的他竟栽进了一个小姑娘手里。她和自己经历过的所有女人都不同,没有复杂的心思,也没有贪婪的算计,只有一个爱上就全力付出的真心,令不禁着了迷。

    这五年他没有一刻是快乐的,自从晓晓离开,他再也没有进过妻子一起生活的家门,反而夜夜独自留在那栋存留晓晓气味的屋子里。他一直都在思念晓晓,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每当疯狂的思念来袭时,他都选择投入工作,在忙的昏天黑地后倒头大睡日复一日,他甚至忘记了正常的生活是什么。而许宁远的公司也从众多小型企业晋升为全国五十强。

    其实,许宁远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晓晓的动态,听说她要回国了,还聘入了ESG。

    四年前的米色沙发依旧未变,他坐在儿看着窗外,车来车往永无归所,就像他的心一样。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他第一次感觉这阳光是暖的。他打开了电脑,看着邮箱里的那份合作方案,勾起了嘴角。

    第二天清晨,孙梦晓圆圆交给赵曦照顾后就前往公司上班。公司把她安排在策划部做经理,入职第一天就交给她个大Case。她随手翻了翻公司准备的策划案,发现有很多不太合理的地方,便着手修改,所有员工都下了班她还没有回去。毕竟刚上班,得用实力证明自己的能力,要不然大家不会服气的。一般从新入职的员工到经理最少得五年的时间,而她却直接被任命到这个位置,所以自己得努力些。

    一直到凌晨快一点,一份完善后策划案发到了对方公司负责人邮箱里,这边打印机也停止了工作。孙梦晓下了楼准备回家时,却发现了一辆银色的宝马朝她不停地鸣着喇叭她停了下来,看着走出来的男人,惊的撒腿就跑。可许宁远哪里她逃跑的机会,追上前去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霸道的一吻落下,熟悉的味道,这是彼此都思念已久的味道。橘色路灯倒映下的影子那么和谐,沉迷进去的晓晓突然惊醒,立刻推开了许宁远。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孙梦晓像只兔子一样警惕着。

    “不亏是被破格录取的人,经你完善的策划比原先好多了,我都等不及和你们签约了。”许宁远勾起嘴角,一字一句不慌不慢说,看着晓晓十分意外的表情很是满意。

    “走吧,大半夜的不安全,我送你回去。你现在住哪儿?”许宁远拉起呆滞在原地的孙梦晓往车的方向走去。而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这只大手的束缚,怒斥道“你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不回去陪老婆,大半夜接个女人算什么事?你以为我还会和原来一样傻吗?放手!

    许宁远没有立刻回复,直到把她塞到车里才说:“我离婚了”。

    空气顿时安静的诡异,孙梦晓为他难过的同时竟然有那么一丝窃喜,圆圆终于可以有父亲了但是一想到自己曾经受的苦,就又纠结起来。该不该让他知道圆圆的存在呢?如果他要和自己抢孩子怎么办不可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见到圆圆。

    “你把我送到庆元小区门口就好,我自己可以走着回去”晓晓打破了凝固起来的尴尬。男人没有说话,开车的速度慢像只蜗牛。

    “你这样开车,我今晚不用睡觉了。”孙梦晓戳了戳他的肩膀道。

    “不回去也可以,咱们好久没见了,正好找个地方聊聊天。”许宁远不知道圆圆的存在,而孙梦晓则是万分牵挂着自己的小不点,便不停催促着许宁远快点。

    “这是有男朋友了?男朋友在家等着?”许宁远不悦询问,生怕自己的猜想被证实。“是呀,我男朋友刚刚还给我发短信来着,所以以后你就别这样了,被我男朋友知道咱们都不好。假装的一本正经,而许宁远的脸色已经完全阴郁了。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看看晓晓的男友到底是何方神圣!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凸显,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我走了,再见,再也不见!既然策划案已经没问题了,我明天会安排相关的人来和你们对接,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车停在了庆元小区门口,晓晓说罢便下了车,像逃离监狱一样从车里跑出去。而许宁远没有离开多远而是在转弯处远远看着落荒而逃的晓晓又笑了起来。是的,她没有急于进入小区,而是随手拦下一个出租车,许宁远紧跟其后,而孙梦晓并没有发觉任何异常。

    终于到了赵曦家,她敲开了门,却看到给她开门的赵曦立在门口一动不动,一副万分惊讶的表情看着她身后。她转过身去才知道赵曦在惊讶什么。

    “天呐,这不是许宁远吗?他怎么跟你一起你已经告诉他圆圆是他儿子了?”赵曦指着许宁远惊讶的喊出

    “圆圆是我儿子?圆圆是谁?我……儿子!”许宁远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但很快也就明白了,“晓晓,你竟然有了我的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一直瞒着我!孙梦晓千算万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闺蜜了自己,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一头的男人,顿时无言。

    赵曦把呆若木鸡的孙梦晓莫名兴奋许宁远带进了家门,在门砰的关上后,二楼想起了一声稚嫩的声音:“干妈,妈咪是不是回家了?

    孙梦晓从呆滞中惊醒,拍了拍自己的头,心中默默的喊老天,而这个男人则像疯了一样冲上了二楼,看到这个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男孩,许宁远又惊又喜,怕直接冲上去吓到孩子,便客套起来:“嗨,小朋友,你叫圆圆吧?这么晚了怎么不休息呢?

    圆圆和许宁远一样的惊讶,只不过他装的十分淡定,回答道:“等妈妈,妈妈不回家,我睡不着觉。”听着孩子的话,许宁远不由的心酸,想起这么多年母子相依为命,没有可以依靠的人,眼眸中不由的泛起星光点点。

    “圆圆,我是你父亲,你信吗?”许宁远不强求孩子一定要认自己,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职责。可是孩子紧跟其来的这句话让他从愧疚的心情转化为气氛和无奈

    “叔叔,妈妈说我爸爸去世好多年了,你怎么会是我爸比?

    “晓,你不要跑,看我怎么收拾你孙梦晓听到圆圆对许宁远的回答后吓得立马逃窜赵曦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屋子圆圆则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盯着这人的互动,心里无比快乐,因为自己要有爸爸了,妈妈要有丈夫了。





(发表于《参花》2018年,8期上)
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选举 下一篇爱的迷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