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仙谭国
2018-09-13 10:36:53 来源: 作者:姚培伟 【 】 浏览:76次 评论:0
12.5K

    很久以前有个仙潭国。仙潭国因水成市,因水成街,又因水被分割成十八块,再由架在河面上充满浓郁水乡情调的七十二座桥梁连成一片,三十六条各具特色的弄堂贯穿于街市之间,构成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画卷。

    店坊、民居临街而建,傍水而居,驳岸商铺林立,前店后坊、厅大院小,封火墙、骑楼、廊棚紧密连接。街与街之间有弄堂相连,宅弄深远,曲径通幽,弄里建有宅第、作坊……

    仙潭国里的一条街——西河口,南始陈家潭,北至朱家桥,由市河将街一劈为二,分朝东朝西街,长约两华里。沿街居民大多从商,临街店铺栈坊林立。两岸船舶川流不息,三尺柜台宾客盈门,一派兴旺景象。缓缓流淌的市河由南向北将数以百计的民居隔在两边,再由数十座精美的小石桥连成一片。咿呀而过的桨声楫影,勾起多少沿河人家的遐思。西河口水街的西边,为临水而建的靠街楼、古朴优雅的石库墙门、精美的砖雕民居、石砌的堤岸河埠。

    仙潭国国王文韬武略,励精图治。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飞扬的长眉微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生俱来的高贵,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风。

    沈铨是这个王国里最爱画画的人。他的画室里有一盆花,绿叶子中已有几个白色的花蕾,圆圆的、胀鼓鼓的像小孩子生气的脸,可爱极了。沈铨的画室里堆满了画,这盆花给整个房间增添了活力。当沈铨画画疲倦时,抬头看着含苞待放的花,顿觉心旷神怡。

    他忍不住用手轻轻碰碰花蕾,突然花蕾像吹气球一样变大了。一片片小小的花瓣像伸懒腰一样缓缓地舒展开,淡淡清雅的香气从花蕾飘到屋里。沈铨惊奇 地发现花瓣中间站着个手指般高的小姑娘。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以前只在童话里听说过拇指姑娘,没想到自己亲眼看到了,他不由自主地揉了揉眼睛。

    “你看起来真邋遢。”姑娘不客气地说话了。她的声音真细,轻柔得像风铃轻轻地摆动。沈铨忍不住挠了挠头。

姑娘穿着白色的裙子,头上戴着黄色的像花环一样的王冠。她站在花瓣上,花瓣轻轻摆动,像荡秋千一样。

沈铨伸过手去让她跳到自己的手上,姑娘站了上去。沈铨小心翼翼地把手拿回自己面前。她真漂亮,精致的五官,大大的眼睛,波浪的长发垂到腿上。

    “你是传说中的拇指姑娘吗?”沈铨问。

    “拇指姑娘?这个名字好听,你就叫我拇指姑娘吧!”

    拇指姑娘便成了沈铨家里的新成员,为了给她布置床,沈铨急忙跑到玩具店去买女孩的小房子。店主笑着说:“你堂堂男子汉居然喜欢玩这种玩具。”沈铨也不争辩,买完小房子就回家了。

    晚上,皎洁的月光洒进屋子。沈铨躺在床上,看着拇指姑娘粉色的小屋,感觉生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他要保护这个小人儿。

    白天,沈铨便带着拇指姑娘站在窗台看日出,给她看自己画的画,给她念自己写的诗。 一开始,拇指姑娘好奇地听着沈铨念。后来,她不耐烦了。

    “你唱歌给我听吧!”

    “我唱得不好。”沈铨说。

    “我让你唱,你就要唱。”拇指姑娘的声音高了八度。

    “好,好!”沈铨搜索着自己会唱的歌,开始唱起来。拇指姑娘听着,他的歌声很动听,她从来没听过这么美妙的声音。

    “唱得真好。”她由衷地赞叹。沈铨的脸涨红得像个苹果。

    沈铨很勤奋,每天认真画画。拇指姑娘一会儿搬书本,一会儿荡秋千,一会儿玩玩具,没过多久就腻了。她让沈铨陪她玩,沈铨总是说,等我画完这幅。她只好无聊地坐在画桌上,困了便躺在沈铨左手心里睡觉,沈铨左手一动不动,只用右手作画。

    有一天,沈铨醒来睁开眼吓了一跳,拇指姑娘坐在他的被子上,他赶紧让她坐在枕头边。要是他一不小心翻个身会把她压扁了。

    “你带我出去玩好吗?你的屋子又脏又乱,我简直待不下去了。”沈铨环顾了下自己的屋子,以前他从没觉得自己的屋子又脏又乱,听拇指姑娘这么一说,他也觉得真的太脏太乱了。他把拇指姑娘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带着她出了门。

拇指姑娘趴在衣服的口袋上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好奇地问个不停:“那边怎么会有猪的雕像?”

    “因为国王喜欢。”

    “这墙上怎么会有画呢?”

    “因为国王喜欢。”沈铨说。

    “你只会说国王喜欢,他是谁啊?”拇指姑娘不满意沈铨的回答。

两个人正说着话,国王一行人从前面走来。沈铨站在一边准备行礼,拇指姑娘好奇国王长得什么样子,从口袋里探出头来,没想到太用力了,差点儿掉了出来。她紧紧地抱着口袋上的纽扣。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脚下,总算安全着陆了。

    沈铨看着拇指姑娘站在国王的手上,责怪自己太大意了,差点令她摔伤。

    国王看着拇指姑娘惊叫起来:“你们看啊,她多有意思啊,才这么点儿大,好漂亮啊!”

    拇指姑娘向国王行礼,国王更高兴了,说:“你愿意随我去王宫玩吗?”

    “王宫好玩吗?比沈铨家里大吗?”拇指姑娘好奇地问。

    “哈哈哈,”国王大笑,“这个么,你去了就知道了。”

    “那我愿意跟你去王宫看看。”拇指姑娘转头对沈铨说,“我去王宫做客,过几天就回来。”

    沈铨心里纵有千万个不愿意,也只有同意。他也认为拇指姑娘应该去开开眼界。

    拇指姑娘到了王宫,多么华丽的地方啊,这才是她梦想中的地方。国王把她放到大厅最豪华的凳子上,上面绣着无数娇艳的花朵,像正在绽放似的。她跳起了最美的舞蹈感谢国王,国王不禁鼓起掌来,“你愿意在这里居住吗?”

    “当然!”拇指姑娘毫不犹豫地回答。

    国王请来最好的裁缝,让他给拇指姑娘做最华丽的衣裳。拇指姑娘照着镜子,穿上新衣裳高兴得手舞足蹈,她的长发像波浪一样散开,就像绽开的莲花。国王看着她简直醉了。

    “我要怎么感谢你呢?”拇指姑娘问。

    “你跳跳舞吧!”国王说。

    蓦然,音乐响起,立即渲染了整个舞台的气氛。悠扬的笛声响起,响亮的鼓声响起,拇指姑娘便跳起了舞蹈,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以及她细腻迷人的舞步,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出她心中的悲欢离合。瞧!千变万化,姿态万千,真像天上的云。国王忘记了自己是观众,完全陶醉在其中。  

    国王带拇指姑娘去吃美食,当然拇指姑娘是不会忘记沈铨的,他们一起去吃仙潭国的茶糕。这茶糕采用糯米粉蒸制,中间嵌一团绞碎的猪肉。刚出锅的茶糕香气四溢,咬一口,油润香糯,滋味悠长,远胜过火腿肉粽。还有羊肉,仙潭国的羊肉制作方式十分考究,原料选自一年生湖羊,用文火加酱油、网油、红糖、饴糖等数十种调料焖煮一整夜。拇指姑娘吃一口,只觉得肥而不腻、酥而不烂。

    “好吃吗?”拇指姑娘问沈铨。

    “好吃,好吃!”沈铨嘴里吃着一大块羊肉,连说话都变得含糊不清。

    仙潭国的人们祈求神为蚕宝宝消灾祛病赐给丰产年,每年的清明节,都涌到古刹觉海寺,参加一年一度的轧蚕花庙会。佛教徒 灵前山拜佛,虔诚祈祷五谷丰登。姑娘、嫂子梳妆打扮,怀里装着蚕种,头上插着蚕花,有的蚕花成蝴蝶形,有的呈美丽花卉形,真是各具姿态,争奇斗艳,引得男女老少来觉海寺观看,你轧我挤,故曰“轧蚕花”,轧得越闹猛蚕花收成越好。

    蚕花庙会也为一见钟情的男女青年提供恋爱的机会。仙潭国民间流传一首轧蚕花民歌:“清明天气暖洋洋,桃红柳绿好风光,姑嫂双双上街去,胭脂花粉俏梳妆,红绿蚕花头上插,香水洒得扑鼻香,觉海寺里真闹猛,男女老少似海洋,邻村阿哥早等待,一见阿妹挤身旁,一把大腿偷偷捏,姑娘脸红薄嗔郎。”

    是日,觉海寺人山人海,杂技、魔术、毛儿戏等精彩表演吸引着观众。众多的南北戏班分别在刘王庙、永灵东庙、永灵西庙、东岳行祠等地连续演戏三天,国王和拇指姑娘,还有他的臣民们大饱眼福。

    看着像绽开的花一样的拇指姑娘,国王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心想:“你要不是拇指姑娘该有多好啊,我一定娶你做我的王后。”而拇指姑娘望着国王俊美的脸庞,黑如墨玉般的瞳仁,心“怦怦”地跳得厉害,她早已爱上这位英俊潇洒的国王。

    他们原本以为就会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邻国悍然发动了侵略战争,敌人丧心病狂、灭绝人性。战场上硝烟弥漫,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卫兵在全城巡逻,他们拿着大刀、长枪和火箭筒,在主要道路上设立了路障,宣传兵不断要求百姓到安全地带躲避。

    面对来势汹汹的侵略者,看着自己的王国被毁于侵略者的铁蹄下,国王决定御驾亲征。

    “我要和你一起上战场!”拇指姑娘坚决地说。

    “不!战场太危险,你不能去!”国王说。

    拇指姑娘说:“正是因为危险,我才要跟你一起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看着拇指姑娘坚毅的表情,国王知道她已经打定主意了。于是他带着拇指姑娘和他的士兵一起上战场杀敌。

    炮火耀眼,阻断了人的视线。天空中,许多巨大的铁块崩裂开来,纷纷落下。天空像暴雨欲来时那样漆黑一片,炮弹向四面八方投射出青灰色的光芒。在那可以看得见的世界里,从这一头到那一头,田野在摇晃、下沉,无限广大的空间跟大海一样在抖动。

    东方,是极其剧烈的爆炸。南方,是血肉横飞,在那无边的大地上,尽是雨和夜色。

    这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斗,打得天昏地暗,打得地动山摇,打得人都红了眼。他们的眼中除了鲜红的血之外还是血。但是邪恶是终究战胜不了正义的,国王和他的士兵们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侵略者。

    当侵略者溃退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国王手心的拇指姑娘,突然跳到了地上,开始长大,亭亭玉立,黑发如瀑,肤如凝脂,眉若轻烟,清新淡雅,挺翘的鼻下是粉色的樱唇。

    国王欣喜若狂:“你一定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我不是上天派来的天使,我是国王解救的天使,正是您的正直善良,感动了上天。”拇指姑娘说,哦,对了,应该是王后说。

    国王班师回朝,臣民们在街上迎接。国王想特别奖赏沈铨,感谢他为自己带来了一个王后。

国王问:“你想要什么,凡是我有的都可以给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回到我的房间去画画!”沈铨说。

    “你不要后悔!”国王说。

    “他一定不会后悔的!”这次是王后替他回答。

    后来沈铨终成一代名留青史的大画家,开创“南苹派”,享誉海内外画坛。





(发表于《参花》2018年,6期上)
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采笋 下一篇馥郁满园,为何你最早凋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