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老虎和疯女人(节选)
2018-10-11 09:38:53 来源: 作者:李秋雨 【 】 浏览:106次 评论:0
12.5K
    下雪了,大雪仿佛要把一切都掩埋,那些干净的,不干净的,令人珍惜的却无可奈何的粮食口袋,还散着热气的牛粪,人们的笑声,小孩的哭声,在大雪中都会被禁止。站在雪中的人,会被堵住嘴,蒙住眼,冻住血液,最终和白色融为一体。
    若不是为了口吃的,皮毛还能够换些钱,怎么会有人挣着命,在大雪中连滚带爬地把身旁的雪踩在脚下变为黑色,踩着乌拉草做成的鞋子,拔出这只脚,又挪那只脚,像是在白色的泥潭中步履维艰,呼出大口热气,棉手闷子是不敢碰脸的,若是碰了,柔软的棉花也能把脸剐个口子。
    找了很久,才从一棵大红松下面找到雪稍微浅的地方落脚,振了振身上的积雪,安贵银才用棉手闷子扒地上的积雪。露出来的被雪水打湿的黑色土壤,反而是温热的。老红松下出人参的道理,别说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就是东北还在炕上的光腚娃娃嘴里都经常念着,所以来到树下的人总想碰碰运气。找到一棵年数多的人参,这可是能当传家宝的东西。可是东北的红松比这天上下来的雪片还多,身高快一米九的汉子安贵银不一会儿就把树下扒出一片空地。
    扒了很久,安贵银终于有了发现,绿色的五片小叶子,像是还没睡醒的小孩子,被大人从被窝里拎了出来,满脸的不情愿。安贵银深吸了一口气,把棉手闷子摘了下来挎在脖子上,用手小心翼翼地沿着叶片快速地挖着,又挖了一会儿,反而挖出了一块黑色狰狞的植物根茎出来。
    “跑了。”安贵银无奈地用旁边的雪搓了搓手,还不肯放弃似的用脚又往地下踢了踢,才让目光离开了被挖出来扔在了一旁的五片小绿叶。
    人参娃娃是会跑的,挖得慢了,就会让淘气的人参娃娃逃掉。人参娃娃用刺谷夹做替身被人挖出来。其实刺谷夹也是一种药用植物,只是和人参长得太像了,无奈药效和人参比又是天上地下,所以人们才更愿意相信自己开始发现的是真的人参,只是让它跑了。可怜的刺谷夹被扔在一旁,运气不好的还要被人尿过一回才放过。
    安贵银的眼睛在这片银白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他的耳朵比狗还灵,他下的兽夹从来都是在猎物的必经之路上。五个纯钢兽夹,最多的时候中了四个。他很清楚自己兽夹的威力,有个大家伙中了三个还没有倒下,怕不是黑熊就是老虎,最次也是头狼。安贵银觉得老天简直是跟自己过不去,本来很好寻找的血迹和脚印,这大雪一下,什么都没了。
    可是这味道还是骗不过他的鼻子。装着三颗子弹的老式猎枪静静地靠在松树下,像是一截找到了归宿枯死的树枝,画面无比和谐。
    “有动静!”
    安贵银赶忙三下两下爬上红松。摇晃使红松窸窸窣窣地开始落雪,等了半晌,果然一抹黄色从旁边现身。
    “是他娘的老虎!”
    在树上的安贵银艰难地动了动喉头,放在扳机上的手开始颤抖,连带着整条枪、整个人就和松树一起颤抖起来。他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管都被冷气呛得有些疼痛。
    安贵银强稳心神告诉自己,这老虎已经中了三个兽夹,跑不快走不动,自己在树上是安全的,只要三颗子弹都打在虎肚子上,这只老虎一定会被自己拿下。
    老虎显然是发现了树上的安贵银,它龇牙咧嘴地看着树上的猎物,后腿上的兽夹被树剐掉了,还带走了一大块皮肉,前腿上的两个兽夹却还在固执地夹着,前爪已经被夹烂了。
    安贵银好想喝一口酒,可是他没有时间,他必须把老虎打死,不然天黑下来,死的是自己。他知道自己耗不过这只哪怕是受了重伤的老虎。
    树下的老虎已经开始想要发起进攻了,可是前腿用不上力。尽管这样,松树还是被老虎强烈地撞击着。安贵银一只手紧紧抱住树干,一只手拿着枪向树下的黄色大兽开了一枪。
    枪子儿没在雪里。老虎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果然不敢贸然进攻了,只是试探性地围着老松树绕圈。
    一枪过后,安贵银一颗心有了谱儿,落了地。他照着老虎肚子就是一枪,老虎一下子被撂倒了,只剩大尾巴还扑腾着,挣扎着想起来,却无能为力了。又是一枪中了肚子,老虎看着树上的猎物,这回连尾巴也不动了。安贵银在树上静止了有一个小时,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听到远处被风吹落的雪块“哗啦”的声音。
    安贵银像泄了气的皮球从树上掉了下来,手已经被冻得没有了知觉,还是固执地往怀里摸去,他摸到一个酒壶,手嘴并用才打开壶盖。小小的壶盖掉在雪里,安贵银连看都没看,眼睛仍然盯着老虎。咕咚一口烧酒下去,安贵银感觉自己像是吞了一口火下肚,终于把自己五脏六腑的冰给融化了。
    看着离自己不是很远的老虎没了生机,又是一大口酒下肚,终于向着那老虎走过去。他蹲下,拿出小刀开始扎老虎脖子,终于扎到安心才靠着老虎坐下,心想着果然老虎皮贵,就是暖和。一刀豁开虎肚子,谁知这老虎肚里还有个没出生的小老虎。惭愧只是一瞬间,还是因为安贵银有了儿子,不然连这瞬间的惭愧都不会有的。安贵银还是停了手,身体和精神的消耗使他累得想要睡过去。
    安贵银挣扎着想要蹲着歇会儿,却没留意身后多出了一个疯女人,手里拿着冰溜子向着安贵银的头扎来,“噗嗤”一声,是插进肉里的声音。
    安贵银在意识朦胧间,听见那个疯女人嘀咕道:“不怕不怕,娘把老虎打死了。”之后又是冰溜子落下来的画面。
    雪被染红了,像一张白纸上被洒了点点红墨水。疯女人没有欣赏自己的作品,虽然应该挺好看的。
    生产队里有几头牛,每天早晨要牵到河边的冰窟窿去喂水。这天还是一样,到了冰面上,却发现冰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薄薄的雪覆盖着。走近了一看,是已经冻死在河面上的疯女人。
    疯女人是哪个村的?叫什么?谁都不知道,只知道她脑袋有问题,整天自己跟自己说话,神神叨叨地怪瘆人。后来冬天也不穿棉衣,一身打着补丁的花单衣让她成为雪天里的异类。疯女人被冻死在冰面上本不是什么新闻,毕竟冻死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可
    是这疯女人身旁还有一只死老虎!
    是疯女人打死的?
    不可能?
    那是怎么回事?
    河神收了这疯女人和老虎的命,还是老虎被兽夹夹了下村来把疯女人给咬死了?
    故事越传越神,后来竟然有人听说这疯女人早就夭折的儿子变成了老虎,知道自己的妈要死了就下山来陪着一起死,最后竟是没有人敢剥这老虎皮。被人嫌弃了一辈子的疯女人到死竟然有了个坟墓,虽然和“老虎儿子”埋在一起,对她来说绝对算是个善终了。没人祭奠的坟墓落了雪,像个大白面馒头。躺在山上的安贵银却连个馒头都没有。村里的老人都说他被山吃了,找不见了。家里的媳妇哭红着眼睛直到春天,再到冬天,最后也是一手忙着干地里的活儿,一手忙着喂还在哭着的娃,再没有空闲的手去抹眼泪了。





(发表于《参花》2018年,7期上)
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杞人之忧 下一篇剧本:孙二娘嬗变记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