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令人遐思的恒星
2018-11-29 12:22:54 来源: 作者:左皓珂 【 】 浏览:78次 评论:0
12.5K
    昨天,宁点好不容易才说服了秋叶,她答应今晚八点在西华公园与他见面。
    此刻,宁点走在路上,既兴奋又忐忑,他拿不定主意,公园里见面,虽说可以混进傍晚散步的人群里,具有远距离观察对方、又不易让对方觉察的优点,可是,如果一旦决定与她面对面,难免会碰到熟人,要是被张扬出去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他左顾右盼,走走停停,大脑里始终盘旋着一个个问号。最让他费解的是,几个月来他的微信常被不明身份的人登录,妻子的眉眼唇角不时露出蒙娜丽莎似的微笑,这背后究竟暗藏着什么深意?他与莲心的事,跟秋叶说过,秋叶可不可靠?
    老实说,他承认他不可饶恕地爱上了莲心;尽管秋叶发来的微信,字里行间也流露出对他浓浓的爱意,可他对她只是感激罢了。
    四年来,与莲心交往的点点滴滴已深深镌刻在他心里最隐秘的地方。他清楚地记得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他在微信里搜到了莲心。那晚,他被她的头像摄去了魂魄,她实在漂亮!用古人的话说,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纤腰袅娜,檀口轻盈,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她的个性签名“做一个安静的女子,如莲”,紧紧扣动着他的心弦。在浮躁的当下,如此淡雅的女孩,怎能不令他心动,他盛赞这个签名——清雅。万没想到他发出的这声赞叹,能得到莲心的迅速回复:“谢谢你读懂了我!”从此,他们分享文字,真诚交流。她对他的爱意,初如蜻蜓点水,泛起涟漪;到了二〇一四年一月四日,就如狂涛巨浪了。那天,她向他发起总攻,她说她爱他,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他。
    但他认为,因时光错乱,他的双手托不住这份沉甸甸的爱。如果被人爱是一种幸福,不敢爱是一种痛苦,那么,对宁点而言,是既幸福又痛苦的了。他知道网络虚拟,而莲心仿佛参透了他的心思,以视频聊天的方式,使他逐步深信:她是一个真诚、美丽、温柔、善良、富有才华的姑娘。后来,时间的风暴将他一步步推向爱河,不幸的是,他想抓住岸边的一条弱柳挣扎着不想坠入里面也不可能了。
    接连几个月,来自莲心的一阵比一阵更为猛烈的风暴,终于将他扑通一声推下了爱河。理想是娇艳的玫瑰,现实是带刺的荆条,他无法跨越已经成家的现实,背上违背婚姻道德的沉重十字架。
    宁点迷茫着,彷徨着,甜蜜着,痛苦着。就在这时,朋友圈又出现了个秋叶。这个秋叶每早七点必发信息给他,温言软语、情意绵绵,慢慢地取得了他的信任。有一天,他把他的烦恼向她一股脑儿地道了出来。秋叶不厌其烦地为他解疑释惑,一再强调,网络是假的,叫他不要相信网上的人,还叫他发莲心的照片给她看看,但他坚决拒绝了这种要求。最后,秋叶再次劝他,“家是你休憩的港湾,别忘了你的家和深爱你的妻子。”
    说到妻子,宁点说不上是爱还是恨。有一次,在餐桌上朋友们跟他开玩笑说:“她人是漂亮,但你们的文化差距也太大了,你是大学生,她只读过初中,你们在一起咋会有共同语言呢?你处处被限制,我们约你吃饭,她不让你来;约你去玩,她也不让你去。像这样下去,你的路会越走越窄的。你咋那么怕她,就没有一点男人的气魄……”
    他听着这些夹枪带棒的话, 那张苦涩的脸,虽然尽力挂着微笑,可还是被心头的怒火烧得红一阵白一阵的。他回到家里,面若冰霜,一想到朋友们的话,再想到付账时翻遍口袋一块钱也找不到的尴尬——就连藏到鞋垫下面的钱都不见了,更是怒不可遏,对着妻子就是一顿怒骂。怀抱孩子的妻子起初分辩,接着回骂,最后,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嚎啕大哭,连孩子也吓得哇哇地哭了起来。他看着哭泣的母子,一方面心如刀绞,一方面担心让人家听见了笑话,鼻子一酸,心一软,就不由自主地上去扶妻子,一手搂着她,一手捂着她的嘴巴,低声下气地说:
    “好啦……好啦……你不要哭啦,让邻居听见了就不好啦……算我错啦还不行吗?……你别哭啦……啊……你瞧,儿子也被吓哭了……我们还要做人呢,让人家听见了多不好。我也是一时冲动,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买房子,为了这个家……”
    那次吵架过后,将近两年的时间,他们虽有小吵,却无大闹,而心却渐行渐远,他不时感到屈辱、孤独、寂寞。装在口袋里的钱最多不超过十元,说出来的话,往往被妻子敏感的神经所扭曲,她又不听他解释,他认为跟一个不可理喻的人解释清楚一件事,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后来,他懒得跟她解释,也想过离婚,但又舍不得她的姿色和年幼的孩子,他并不认为他可以找得到比妻子更漂亮更忠诚于他的女子了,正如秋叶说的,有钱,她跟你;没钱,她走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宁点才玩上了QQ、微信,偷偷地交上了网友。
    这次去跟秋叶约会,他提心吊胆,心里一直嘀咕,这个秋叶长得怎么样?见了面后,会发生什么呢?人家会不会不理他?究竟该不该见呢?让妻子知道了该咋办?
    突然,嘭的一声,宁点本能地抬手捂着额头,噔噔噔倒退了几步,他撞上了一根电线杆,这一撞,脑袋嗡嗡地响过一阵后,他回到了现实。来来往往的人们诧异地看着他,一个穿破洞牛仔裤的女孩扑哧笑出声来,在他们眼中,他也许就是一个衣着整洁的疯子。
    他红着脸,低着头,揉着额头,一阵风似的逃离那个地方。跑出很远,他才放缓脚步,看看周围,在一家商店外的墙角处蹲下,大口地喘气,猛地,他想起了莲心写给他的话来,“勇敢者,才配拥有未来。”是啊,就眼前而言,难道不正是这样吗?想当初,莲心约自己见面,就因为自己想得太多,没有答应,才失去了与她见面的机会。这次,虽是见秋叶,但毕竟是个从网络走向现实的机会,应该抓住才是。想到这里,宁点毅然站起,走向公园。
    这时,华灯初上,凉风潜入,暑热一层层消退。宁点如一枚叶子在人潮里很快地飘到了西华公园。
    公园里面都是热爱生活的人,弯弯曲曲的石径上,步行健身者或疾行,或缓步,浩浩荡荡。圆形广场上,规模宏大的舞蹈队伍,随着强劲的乐曲舞动着生命的旋律。宁点无心于眼前的狂歌劲舞,也无意于绿荫丛中私语着的对对情侣,只留心于浓妆艳抹单身独行的年轻女人。他蹑手蹑脚,左躲右闪,走向公园深处一个较为偏僻的亭子——约会的地点走去。
    走到离亭子十米左右的地方,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转入一条岔道,钻进一蓬长青藤下。在银白的灯光下,在微风的吹拂下,长青藤浓密的枝叶窸窣地筛下斑驳的光点,一条长约一米悬在头顶蠕动的弯曲的东西上,仿佛长着两只诡谲的窥视着他的眼睛。他瞥了一眼,霎时毛发倒竖,惊出一身冷汗,心咚咚直跳;他仗胆揉揉眼睛,再次细看,那东西不是蛇,是一截枯藤,这才心神甫定。擦了擦汗,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五十,还有十分钟。
    时针像被无力的风推着一般,艰难地画着圈儿,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他警觉地扫视着四周。这时,迎面一条路的拐弯处闪出两个身穿白裙的女人,一会儿猫下腰,一会儿直起身,悄无声息地,像猎人搜寻猎物一般逼向亭子,离他越来越近。忽地,他像装上了弹簧似的弹进密林,接着,在草地上爬出十多米,翻身跃起,如一只受惊的羚羊跨过修剪过的树丛,顺石径一路狂奔,逃出公园。
    难道她就是秋叶?我的妈呀!幸好没有被她发现。他煞白的脸上滴下豆大的汗珠……
    十点钟后,宁点若无其事地回到家里,妻子没在;卧室里,五岁的儿子发出甜蜜轻微的鼾声。看着孩子水蜜桃般的睡容,他心里发酸,如果让孩子生活在一个不健全的家里,将是多么不幸啊!想到这儿,他掏出手机在日志里写道:感情是自私的,也是无私的;为了孩子,我愿意放弃一切,让孤独的心承受痛苦,努力做一个大家眼中的好人。
    又过了一会儿,他听到钥匙开锁的咔嚓声,就赶忙跑到客厅,随手从茶几上拿起一本书来,坐在沙发上。很快,门口出现了一袭白裙的妻子,像一只白鸽。
    “老公!你回来啦。”
    “回来啦,你去哪儿啦?”他赔着笑脸,稳住神,小心翼翼地问。
    “去郭英家玩儿。”果然如此,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问道:“好玩儿吗?”
    “你猜猜!”
    他又试探了一句:“你没去跳舞?”
    “没去!”她笑盈盈地盯着宁点,边答边向他走来,侧身坐到他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颈。
    这会儿,一切都明白了,如果她不是秋叶,那跟她一起“捕猎”的曾经是他的学生的那个郭英就是秋叶了,幸好没有见面!
    从那以后,宁点的妻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人打扮得愈发漂亮,还写一些东西缠着宁点帮她修改后,发在她的微信、QQ 空间里,也不轻易干涉他的社交活动了,还不时在他口袋里装上一两百块钱。而宁点呢,从妻子写的文字中看出,她确实聪明,有思想,于是,他也尽量带妻子外出。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后,莲心与秋叶如两颗流星从宁点虚拟的心空上滑落,消失在生活的地平线上。而妻子却实实在在地成了他生活中一颗令人遐思的恒星……




(发表于《参花》2018年,10期下)
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优雅的补丁 下一篇愚公移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