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秀儿(二)
2019-04-10 16:04:21 来源: 作者:余继泽 【 】 浏览:28次 评论:0
12.5K

    秀儿的脑子里,就想到了刚才的西沉的太阳,是那么地美丽,就像个火球一样漂亮, 阳光很柔和、安详,可是,说不见就不见了。

    秀儿忽然就想到了爷爷。想到了,秀儿的心里控制不住地悲凉,难受。

    秀儿立刻打住了她的思绪,她在心里骂自己,不该这么胡思乱想的,爷爷对她那么好, 难道自己还在心里诅咒爷爷。

    秀儿就不想了。其实,秀儿也不敢去想, 如果爷爷真的就像那西沉的太阳一样,说不见就不见了,那么,她也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地难过。

    秀儿就不想了,爷爷忽然又唱开了,秀儿也跟着唱。爷爷刚唱了几句,就咳嗽喘息得像风箱了。

    夜色,很快吞没了群山,江水,爷爷,秀儿, 小船,一切在夜色里就像幻影。夜色一道吞没的还有爷爷和秀儿的歌声,只有无边的寂静那么强大地降落下来,一些鸟儿,唧唧地叫着,拍打着翅膀,扑棱棱地归林了。

    那个礼拜,从家走,爷爷依旧撑着小木船送秀儿。

    天很蓝,下午的阳光很好,温暖、平静地洒下来,两岸的山就显得秀丽。江水,就像白色的带子,在群山之间缠绕。

    爷爷在前边撑船,秀儿坐在船中间,时而抬头看天,天蓝得那么地可爱,太阳就像个火球一样;时而看山,山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形状,仿佛脑子里想什么,就会出现什么。秀儿感到,从村子里去镇子上江水两边的山, 她看过许多次了,可是,每一次看,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时而看江水,江水似乎看不出在流动,平静得就像镜子,船经过后,划开的水痕,留下的波纹,才使江水动荡起来。

    两岸的山,静静地矗立着,像母亲抱着孩子一样,把江水抱在怀里。只有江上时常来往的船只,打破了江水的平静。人们相互打招呼的说话声,机械船的马达声,在江上传得很悠远,富有韵味。

    秀儿也看撑船的爷爷,那身影,时而印在了蓝天上,背景是太阳蓝天,时而印在了山间,背景就是那秀丽的山。时而印在江水上,背景就是平静的江水。爷爷划船的动作, 不停地随着船只变换,似乎看不出与以往的什么区别来。只是,秀儿隐隐能感觉到,爷爷的呼吸急促,时不时地咳嗽。

    秀儿没有问爷爷,爷爷就冲着秀儿苦笑着说,不打紧,不打紧,爷爷感冒了,小事儿, 小事儿,过几天就好了。说毕,爷爷就专心地撑船。

    秀儿也没有把爷爷的身体、爷爷说的话放在心上,她的心里也认为,爷爷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她的心里,想着的是蓝天,群山, 江水,是这美丽的图画一样的景色。她的心里, 想的是去学校后的事情,想的是学习上的事情。想离开了村子,去镇子里上学了,好几天不能回家,见不到爷爷,心里就空落落的。可是,毕竟离开了好些日子了,在镇子上也渐渐地认识了许多同学、老师,那种初到镇子上的孤单、寂寞、空落落的感觉渐渐地不见了。秀儿的心,就用在学习上,她没有忘记内心里美好的梦想,要一步步地顺江而下, 走到那些大城市里去,带爷爷去,给爷爷买好吃的,买好酒喝。学习之余,秀儿就和同学们在一块儿玩,她已经有了许多好伙伴, 在一块儿玩得很快乐,这让她渐渐地能忘却家乡,忘却离开了爷爷的孤独。

    爷爷把秀儿送到了镇子上,领着秀儿去吃了面条。他依旧像以往一样,要了花生米, 一小碟子凉菜,二两酒。爷爷吃得很香,喝得也特别地香,与以往也没有什么区别。

    吃好了,喝好了,爷爷的脸就非常地红, 就像飞上了彩霞,爷爷就在幸福里,身子就轻飘起来,像能飞翔起来一样。

    然后,爷爷把秀儿送到学校的门口,叮嘱着秀儿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和同学在一块儿好好的,他有空了随时就下镇子来看她。秀儿应着,爷爷就飘飘荡荡地离开了, 秀儿一直站着看着爷爷离开后,她才离开。心里就想着爷爷一边划船,一边唱歌的美好景象,她的心就跑了,好想能跟着爷爷一块儿回去。

    秀儿边紧张地学习,边在心里等待爷爷来镇子上。爷爷来到镇子上,就会来学校找她,然后,领着她去镇子上的商店里给她买水果糖、扎头发的皮筋,给她买作业本和笔, 还会领着她去餐馆里吃面条,吃爷爷下酒的花生米、凉菜,她边吃边看爷爷喝酒那幸福的样子。

    想着,秀儿的心都醉了,在学习之余, 边和同学们玩,边在内心里盼望着。

    然而,这礼拜到了中间了,没有见爷爷来。

    接着,到了后边的一天了,也没有见爷爷来,秀儿就着急了,心里越发感到孤独, 空落得慌了。

    虽然说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爷爷,在镇子上的学校里认识了人,她能控制住刚来时的孤独,寂寞,可是,这么久没有见爷爷来, 秀儿的心里突然就感到寂寞空落得慌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的一天,秀儿心里想,爷爷怕是忙什么事情去了,所以一个礼拜都没有来镇子上看她。秀儿的心里就想着, 回去一定要和爷爷生生气,噘起小嘴,说什么都不理爷爷,要让爷爷懂得这个礼拜她一直都在想他,等他来镇子上呢!然后,爷爷就会哄自己,把她抱在怀里,用胡茬儿扎她的脸,答应以后每个礼拜,都要去镇子上看她, 她才给爷爷笑,和爷爷说话。

    秀儿就这么想着,走出了学校,她以为会像以往一样,爷爷会在学校的门口等她, 秀儿就做好了耷拉着脸,给爷爷生气的准备了。秀儿想,不搭理爷爷,爷爷就会在她的身后跟上来的。

    但是,秀儿一直都没有发现爷爷的身影, 倒是,一个十分熟悉可又那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冲秀儿喊,秀儿,秀儿。

    秀儿睁大眼睛看了一会儿,吃了一惊, 竟然是父亲回来了,到镇子上来接她了。

    秀儿以为自己是做梦,是在梦里,不是真的,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掐了掐自己,才知道,这不是梦,是真的。

    秀儿就在心里怀疑起来,平时不回来, 往往到年底才回来的父亲,怎么突然间回来了呢!

    没等秀儿想明白,父亲就拉着秀儿的手, 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什么也没有说,就拉着秀儿往回走了。

    父亲没有划船,而是坐的机械船。船上人很多,很拥挤,看不清父亲的脸色,也不能和父亲说话。

    秀儿就被人挤着,可是,她的脑子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为什么爷爷一个礼拜没有来镇子上看她,为什么父亲突然回来,为什么爷爷没有划船来接她。这么想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涌上了秀儿的心头。这一感觉, 让秀儿的心里特别地凉,忍不住就落泪了。秀儿立刻又责骂自己,不该这么胡思乱想, 爷爷送自己去学校的时候,还撑船,身体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离开的时候,还喝了酒, 吃了花生米和凉菜呢!爷爷不会有事的,爷爷许是忙别的什么事情了,爷爷依旧好好的, 会像以往一样,时常去镇子上看她,撑船接她回家,送她去学校,给她买水果糖、扎头发的皮筋,还等着她给他买花生米,凉菜和酒呢!许是,父亲有事回来了,就不让爷爷来, 他亲自来接她吧!

    这么想,秀儿的心里就宽慰些了,忍住了眼泪。

    只是,下船后,当和父亲单独走在一块儿时,父亲的话,彻底验证了秀儿的预感, 打破了秀儿内心宽慰自己的想法。

    父亲告诉秀儿,爷爷死了,死了两天了, 怕耽误她的学习,就没有告诉她。以后爷爷不能来接她了。

    秀儿停住,心里特别凉,特别难受,眼前仿佛突然变得黑暗了一样,让她看不到阳光。泪水,就像雨一样地落。

    回去后,秀儿就见到了停在自家堂屋里的爷爷的棺材。棺材前,放着爷爷的照片, 照片上,爷爷的眼睛很有神,脸上虽然满是皱纹,可是,就像盛开的最美丽的花儿。看着爷爷的照片,脑子里就想着爷爷的音容笑貌,一切都那么鲜活,仿佛昨天,爷爷还在撑着船,还在吃着油炸花生米,喝着酒,脸红得像飞上了彩霞,身子飘忽起来,那么地幸福,满足。可是,现在爷爷死了,这让秀儿无论如何想不到,也不敢相信,不相信棺材里躺着的就是原本那么鲜活、精神的爷爷, 那对她还有期许,期许她给他买花生米和酒的爷爷。然而,屋子里停放的棺材,忙碌的人群,戴着孝的父母亲和其他的一些亲戚, 包括她自己,秀儿就不得不信,爷爷的确去了, 永远地离去了,再也不能给她撑船,送她去学校,从镇子上接她回家了。她不能悠然地坐在船上,看天,看山,看江水,也看爷爷划船,听爷爷高兴地歌唱,做一脑子的梦了; 也永远都不能让爷爷给她买水果糖、扎头发的皮筋了;也不能让爷爷抱自己,抚摸自己的脑袋了。一切回忆起来,都是那么地温暖、亲昵,而恍然间,爷爷就永远地离开了,让一切都成为回忆。

    秀儿无论如何不相信,这个礼拜,是爷爷最后一次撑船送自己去镇子上,是他最后一次去镇子的餐馆里吃花生米,喝酒。

    秀儿就想到了,爷爷从镇子上接她回家时,看着西沉的太阳,忽然地落山了后,在心里莫名涌上了对爷爷的不祥的预感。

    秀儿就自责,爷爷原本好好的,是不是她的胡思乱想,诅咒了爷爷,才让爷爷这么匆匆地离去的。

    想着,秀儿满心里是自责,泪水偷偷地落。

    秀儿的脑子里满是爷爷,爷爷在她的脑子里是鲜活的,秀儿的心里很难过,不停地偷偷流泪。可是,她一个小孩子家,除了偷偷地流泪外,做不出别的举动来表达她内心的痛苦。而忙碌的人们,也不会在意一个小孩子的举动和泪水。

    秀儿给爷爷戴了白色的孝布。

    到了夜里,那些歌手围绕着爷爷的棺材, 给爷爷唱最后一夜的孝歌了,秀儿就跟在唱歌打鼓的歌手身后,给爷爷举着灵牌,围绕着爷爷的棺材转。每转一圈,到了爷爷的棺材前,看到爷爷的照片,秀儿的心里就难过。她也在心里默默地向爷爷呼喊,爷爷,我来给您守灵了,送您最后一段路。

    秀儿看着爷爷满是笑容的照片,就在心里对爷爷说,爷爷,您耍赖,不是说好等我一步步地顺着江水,走出家乡的村子,到镇子里去,到县城里去,一直到下边您没有去过的大城市里去,等我给您买酒喝,买下酒的菜么?我正在努力,可是,您却永远地离开我了,不管我了,不要我了啊!

    然而,无论如何,爷爷留给秀儿的都是长久的沉默,只有照片上的笑容那么地灿烂, 留给秀儿内心的是温暖。秀儿的心里,爷爷就开始鲜活起来,秀儿就想,也许,爷爷没有去,只不过他太累,太累了,要躺下好好休息一下,或许,是她去了镇子上读书了, 时常就他一个人在家,他太孤单,寂寞,就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找奶奶去了。也许, 爷爷这阵正和奶奶幸福地在一块儿呢!他不再寂寞,不再孤独。秀儿想着,心里竟然也宽慰了。

    爷爷下葬后,回来料理完爷爷丧事的父母,就带着秀儿一块儿离开了,说是要带着秀儿顺江而下,去他们打工的那个城市,让秀儿在那里上学。

    临行,秀儿去看了那在家乡一个山沟儿里的爷爷的坟,内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带给她曾经的希望。

    秀儿想,也许只有永远离开她的爷爷懂得,别人,谁也不知道,也不懂得她内心里曾经多么美好的梦。

    秀儿想,无论以后,她在什么地方,会做什么,她总会时常回到家乡,去那个山沟儿爷爷的坟前,给爷爷敬上花生米,凉菜,酒。




(发表于《参花》2019年,2期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小喇叭花 下一篇秀儿(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