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建生驼子
2019-04-30 08:52:23 来源: 作者:肖尊烨 【 】 浏览:33次 评论:0
12.5K

    建生驼子的背是先天性驼的,二十多岁时,他的背就驼得差不多九十度了,劳动起来非常吃力。但是,建生驼子生来就吃得苦、耐得劳,田里的活儿、山里的活儿、家里的活儿他都干得很利索,种田种菜是一把好手。但他在生活上非常节俭,一条洗脸毛巾用了十多年,搓洗得成了纱布,薄得像层纸,他还舍不得丢掉,村里人都劝他买条新的,他振振有词地说:旧的好用些,旧的好用些, 习惯了,我用习惯了。一九六四年搞社教的时候,工作队员都分派到典型的贫下中农家里搭餐,有个社教工作队员分配在他家搭餐,他根本不考虑有干部在家吃饭,在伙食上要尽量改善一点,反而变本加厉,在本来就很差的伙食上又降低了一个档次,早晨吃红薯,中午吃南瓜,晚上又吃红薯丝拌米饭。他自己吃得津津有味,可实在是苦了那个在县城长大的工作队员。工作队员开始还不觉得怎么样,几天后就难以下咽,只能忍饥挨饿, 半个月后得了肠胃病,只得向领导打报告离开了他家,到别的贫下中农家搭餐去了。

    七十年代的六月的一天,烈日炎炎,生产队的人都在山上锄包谷草。中午了,大家都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红薯饭,折两根小树枝当筷子,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建生驼子却在旁边生火烤糍粑,那种臭味被风一刮,送到了大家的鼻子里,都觉得难受,有两个人还当场呕吐起来。有人对他说:建生爷, 你那种糍粑就不要吃了,大家都被你臭得吃不下饭了,那个臭气比厕所的气味还难闻, 六月天的糍粑有什么好吃?建生驼子的眉毛一皱,什么? 你说我的糍粑臭?我告诉你, 六月天的糍粑只有我家里有,你想吃还没有这个福气!你想吃吗?我偏不给!建生驼子的家门口有棵好大的柿子树,是他家的祖业,这棵树也不知长了多少年了,树干皮斑斑驳驳,树叶却郁郁葱葱。说来也怪,这棵柿子树年年都结很多柿子,每年都摘好几担。总之,不管摘多少担柿子,别人休想吃到他一个,他是拿来卖钱的,攒下钱用来娶老婆。有一年,他那棵柿子树上的柿子又成熟了, 村里的呐叭和阿刚两位年轻人吃过晚饭来到建生驼子的家门口。他们事先想好了一个办法,阿刚进里面去同建生驼子抽烟、聊天, 请建生驼子讲故事,缠住他,呐叭像猴子似的爬到树上摘柿子。半个小时后,呐叭 背了一麻袋柿子在门口学了几声狗叫,阿刚听到后,起身告辞,对建生驼子说:建生爷, 外面狗叫,我去看看是谁来了,今晚就只聊这么久了,下次再来,天黑,您老人家眼睛看不见,就不要送我了,对不起,今晚耽误您时间了!建生驼子也起身说:哪里, 哪里,刚娃,你的草烟真好,有冲头,你下次多带点来!第二天早晨,建生驼子一起床,就发现柿子被摘去了不少,还折断了几根树枝。他顿时气得破口大骂:哪个野崽子偷了我的柿子,吃了要拉痢疾!要断肠子! 全家人都拉痢疾死!说完,他转身跑到厕所里,舀了一桶大粪,泼到柿子树的树干上。白天又去山上砍了一大捆荆棘,堆放到树底下,这才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满意地走开了。

    建生驼子一生无儿无女,他认了个干儿子叫阿球,阿球是大队干部。阿球有一次从公社开会回来,天色已晚,路过建生驼子的家门口。建生驼子看到他便说:球娃,是你啊,到公社开会刚回来吧?肚子饿了吗? 快进屋吃了饭再回去!阿球的家在山上, 从建生驼子的家门前上坡还有两里路。阿球到公社开了一天会,又走了十多里山路,此时此刻,确实有点饿了,如果干爹真的有心留下自己吃了晚饭再回去,那是求之不得的事。于是,阿球便对建生驼子说:干爹, 那我就谢谢您了!吃了饭再回家。建生驼子见阿球真的要进屋吃他的饭,就不答话了, 转身进了家门。阿球见建生驼子不再答话, 就不好意思进他的门,转身要走。此时,建生驼子转过身来,对阿球说:你这孩子, 怎么了?吃了饭再走吗,还拿不定主意? 阿球见建生驼子答话了,又走了回来。这时, 建生驼子见阿球回来了,砰的一声,将大门关上了一边,转身进屋去了。阿球见建生驼子进了屋,表现不是很热情,又只好回家。阿球刚走十多米远,建生驼子从屋里走了出来,大声喊道:球娃——,你看,你这孩子, 怎么不听话!叫你吃了饭再回去,你硬是不肯吃,难道你嫌我的饭菜不干净,还是怕我在饭菜里放药? 我只有你一个干儿子,我舍得放药吗?你硬是急着要回去,要去就去吧, 反正我也没什么好菜招待你,球娃,慢走! 

    建生驼子出生在二十世纪初,家里很穷, 年轻时父母就去世了。他为了谋生,养成了非常勤奋,又非常吝啬的性格。他除了种田、种菜之外,还经常给别人说媒,以此弄些烟酒钱,弄些饭菜吃。他给别人做成了不少的媒, 就是自己找不到老婆。为此,他也请过不少人帮忙做媒,别人都无能为力,只要女方一知道他是个驼子就不愿意了。听长辈说,建生驼子三十岁时拜托一个做媒很厉害的叫二舅公的人给他介绍老婆。不久,二舅公 来到他家,建生驼子非常高兴,杀了一只老母鸡,拿出了最好的米酒招待二舅公。吃饭时,二舅公慢吞吞地对他说:建生啊,我给你介绍的这个对象肯定是个女的, 年龄十八,身高四尺八,是平山的一朵花, 只是有一只眼睛看不见,要紧吗?”“冒要紧, 冒要紧,一只眼睛看不见冒要紧!来,您老人家吃菜,吃菜,您老人家喝酒,喝酒!”“二舅公酒足饭饱之后,建生驼子又挽着他的胳膊送到大门外,再次对二舅公说:请您老为我多费点心啊!下次我再好好地感谢您!这时,二舅公回过头来对建生驼子说:建生啊!我又一次告诉你,那个女的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你冒见怪吧?冒要紧吧?”“冒要紧,冒要紧,一只眼睛看不见冒要紧!建生驼子连连回答。一个月后, 建生驼子用花轿将那个女人娶进了屋,迎进洞房掀开头巾一看,建生驼子一下子惊呆了! 那个女的双目失明!于是,建生驼子就气呼呼地去找做媒的二舅公。此时的二舅公正在喝酒,他慢条斯理地说:建生啊,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她两只眼睛都看不见的!”“不!你不是这么说的,你撒谎!你当时告诉我说,她只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二舅公喝了一口酒,接着说:建生啊,你仔细想想,那天你请我吃饭时,我不是告诉你那个女人有一只眼睛看不见吗?后来,你送我到大门口时,我不是又告诉你了吗,她还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一共不是两只眼睛看不见吗?你怎么能怪我呢? 是你自己听不清楚!

    建生驼子知道自己上了当,吃了哑巴亏, 只好咬碎牙齿往肚里咽。因为那个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天到晚就在家里摸来摸去, 连吃饭都要建生驼子送到嘴边。一个月后, 建生驼子服侍得不耐烦了,便将她休了,送回了娘家。从此,建生驼子再也不提娶老婆的事,一直到死,再也没有娶过老婆。

    建生驼子在弥留之际,断断续续地说: 老婆的事,这辈子……我……是不再想了, 没有……没有儿女,我走得利索……利索, 没有牵挂,唯有牵挂的是……是那棵……那棵柿子树,我怕……怕有人来……来偷…… 来偷我的柿子…… 



(发表于《参花》2019年,2期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走出迷茫 下一篇风雨树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