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我心中的白裙子
2019-05-15 10:04:36 来源: 作者:孙秀立 【 】 浏览:16次 评论:0
12.5K

    题记:这是我听来的一个故事。

 

    翩翩少年、窈窕淑女,于花前月下、虫鸣啁啾中,两个人手牵着手,漫步在花海里。我俯下身亲一下她的额头,拥她入怀,能听见她和自己的心跳,我的脸却已涨红。

    这是我做了二十几年的梦,每每梦到她, 总是同样的情景。

    她是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里只有我一人,也就是我的单相思,一场二十多年依旧不愿醒来的梦。

    与她的第一次邂逅是在通往我们家乡的一辆公共汽车上。那正是我心里憋气、焦急的一段时间,因为我中考的愿望是中专,结果超了录取分数线二十六分,按当时的录取政策被划入县重点高中。这意味着我还要继续拼搏三年,而三年后能不能考上大学,是一个未知数。可我那时拼命读书的初衷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不想和那二亩盐碱地打交道,不想像我的父辈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都被定格在那片土窝窝。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爬出农门,成为工薪,成为领工资、吃国粮的白领。

    我偏偏考超了。我懊恼,我焦躁,我幼稚地一趟趟去找教育局。可谁会在乎一个十六七岁毛孩子的请求,谁又敢轻易把我的高中名额调成中专呢!屡屡碰壁后,我的情绪低落到极点。

    我又一次找教育局领导而再次碰壁后, 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遇到了她。

    披肩黑发似一溪流淌着的瀑布,粉嫩的脸蛋泛着红晕,深邃的双眸闪烁着灵动的神采,婀娜的身材配一身得体的白色连衣裙, 一举一动间透露出少女的美丽与清纯。

    我看呆了,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孩,简直就是影视剧中的仙女下凡啊!我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又一眼,心中的忧愁和不快早已抛向到九霄云外。

    她坐在前排靠窗的一个座位,静静地望着窗外,像一尊女神。我就坐在她的身后, 我能闻到她头上洗发水的香味和她淡淡的体香;能看到她脖颈上那颗小小的黑痣。我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生怕被她发现我心中的秘密。

    漫长的路程,因为她而缩短了。很快, 她下车了。

    来接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她笑着向他走去。她轻盈地坐上了他的自行车,伸出一只手揽住他的腰,还笑嘻嘻地把脸侧贴在他的后背上。

   我呆立在路边,望着自行车后座上的白色身影,望着她一甩一甩的长发,直到她的影子消失在流光溢彩的晚霞中。我在心里默默地想:要是我能骑着自行车带着她,要是她也搂着我的腰该有多好。

    自此,一位少年的心里住下了一位白裙子的少女。

    酷暑中的一天下午,在题海里鏖战的我准备去同学家一趟,想换换脑子,排解一下心中的烦恼。

    莫非真的鬼使神差,还是上苍有意安排? 进门却看到了她。

    短暂的发蒙后,我心里一阵狂喜。带她消失在晚霞中的那位中年男子热情地招呼我道:坐下坐下,喝杯水吧!

    随着那中年男子的话音,一杯淡淡的清茶已放在我面前。

    我呓语着:谢……谢。额头渗出了汗珠。

    同学介绍道:这是我爸。那是我姐,梅朵。

    梅——朵,噢,噢。我频频点头,心头涌起一阵如释重负的惬意。

    她正微笑着看我,她接着道:弟弟常夸起你,说你学习很棒,对他帮助很大。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我觉得脸红到了耳根。

    本打算待一会儿就回的,可那天我却没有丝毫的去意,原因只有我自己心知肚明。

    寡言的我厚着脸皮在她家吃了晚饭。那是我生来第一次喝那么多酒。

    她在一旁不说话,我偷偷看她一眼,她抿着嘴笑。她那秋波盈盈的眼神中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我心慌,意迷。

    几瓶啤酒下肚,我感觉头晕,眼花,胸中似翻江倒海,眼看就要吐酒。可不能丢人现眼,不能让她看见我酒后失态的样子。我暗自警告着自己。

    他爸劝我住下,我执意推起自行车,告别后走出大门。我吃力地抬起不听话的腿蹁上车子,进入了黑黢黢的夜幕中。晃晃悠悠骑出几百米,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并呕吐不止。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发现,我又回到了她家。原来是同学和他爸看我喝多了,一直在后边跟着我,发现我摔倒后,遂把我抬了回去。

    她也守候在我的旁边,眉眼间流露着关切之情。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醉酒,说不清是贪了杯还是醉了心。

    最终我选择了复读。一年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中专。毕业后分配在省城上班。后娶妻生子,在家庭与单位的往返穿梭中,不知不觉已到不惑之年,也打拼出了一片小小的天地。

    但我心中却一直难以忘记她,每当看到与她相似的面孔,看到与她名字相近的字眼, 她的音容笑貌立刻就充满我的脑海,暖流也涌遍我的身心。

    春节期间我得了一场大病,躺在病床上的我做了一个美丽的梦,我们相拥在花前月下、虫鸣啁啾中,我牵着她的手,漫步在花海中。我俯下身,亲一下她的额头,拥她入怀……

    梦醒后我想,这辈子是不是就见不到她了。

    这梦已经折磨了我二十几年,出院后, 我决定去看看她,看看夜夜缠绕着我的梦。

    从我同窗那儿得知她的联系电话后,我驱车前往她所在的小城。想着就要见到她了, 心里咚咚直跳,努力做着深呼吸让自己平静。

    我把车开得飞快。

    路上我给她打电话,她拒接,接连打了几次依然是不接听。无奈,我停车发了个短信, 她回复说在县宾馆会议厅开会。她问我是谁, 我说见面就知道了。她说她没有省城的朋友。

    我的天,她已彻底把我忘了,可怜我想了她这么多年。

    也难怪,谁让我单相思呢!谁让我当年没有勇气说出口呢!如果……如果当年…… 然而,世间没有如果。

    我把车停在她开会的宾馆门口等候,我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望眼欲穿。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会议室门口,一小时后会议结束, 我似熬过了一年。

    人流从会议室门口恣意而出,在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白衣白裙,长发飘飘, 俊俏的脸庞多了几分成熟与自信。她脸上洋溢的微笑依然如故,还是我梦中的样子。

    谢天谢地,她还记得我,还记得我是她弟弟的同学。我满肚子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结结巴巴。

    她倒是很健谈,一点也没有我梦中年轻女孩的羞涩,一副成熟女人的样子。谈话中我得知她在一局机关上班,有丈夫、女儿及美满的家庭。

    我知道我不能告诉她我暗恋的心,我暗恋的梦。我请求加了她的微信。

    我默默关注,看她微信里的每一条信息, 看照片上的她那熟悉的发自内心的微笑,看她长发飘飘穿着白裙子的照片,看她一家三口亲密的合影,她的老公温文尔雅,她的女儿跟她一样飘逸、秀丽。

    我还是常常想起她,想着她在做什么, 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心情。白天,我羡慕太阳,因为它能看见她灿烂的笑容;晚上, 我羡慕月亮,因为它能注视她安详的睡姿。

    而我只能把她放在心中,放在梦境。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去她所在的小城办事,不知不觉间把车开到了她的单位附近。在她单位门口看见了正下班回家的她,一袭白色长裙,长发飘飘。风吹起她的长裙,吹起她的长发……

    车里正播放庞龙的歌曲:记得你最爱穿白裙子…… 



(发表于《参花》2019年,3期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老太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走出迷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