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清浪滩
2019-08-21 09:09:52 来源: 作者:余继泽 【 】 浏览:33次 评论:0
12.5K

    四周是高高的山,山上长满了密密的树木,尤以青冈木、松、桦最多, 在一年中最鼎盛的时候,满山是绿绿的一片,夹杂着桦的白色,似在绿色的海洋里闪着白色的浪花。

    林中长着密密的野竹,每到野竹长得茂盛的日子,就会来一帮采竹的人。

    在山下,有一条河。河面比较开阔,河水极清澈,水中有各种鱼游来游去的;大热的天,跳进河里洗个痛快,洗去一身的酷热,带来的是夏的清凉。河上,不时有竹筏游过,那是打鱼的,或从山上采了野竹, 从这运走的。这里不通车,来往的人,或运输的货物都从水路走。

    两山间较狭,河就从两岸的山沿儿往下流,没有田地,为此,就没有人生存的条件,但有了人来人往和货物的运行,就有了商贸。在水的下游不远处,和另一条小河交汇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坪,大概有人早就发现了这里的商机,在这个地方修了一排房屋,开了旅店、饭店…… 来往的人,除了时来时走的一些浓妆艳抹的女子,就是或在山上打野竹, 或做水上运输的累了的男人,在天黑时,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必得到这旅店里住宿、吃饭的。吃饱喝足了,打打牌,再想做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以打发夜里的寂寞,获得一些刺激和新鲜感。去找老板娘,她会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在这地方,上没有玉皇,下没有龙王,只要有了钱,想怎么玩,尽你开心。

    这店的名字叫:清浪滩旅店。

    开店的王二嫂叫王二嫂,人们就这么喊,她乐呵呵地应着,至于她真实的名字倒没有人知道。王二嫂一个人过,听说她有一个娃儿, 送到百里外的城里去上寄宿学校了,她定时送钱去,或托人给带钱去,那孩子一般不回来, 听说王二嫂也不让他回来;还听说王二嫂的男人在几年前,和一个叫黑子的小伙子一块儿弄野竹,有一次那野竹运得太多,他男人就和野竹一块儿沉到水底了,黑子逃了出来。

    知道的人就议论,当听说男人沉水里淹死了,王二嫂连一滴泪都没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也好似她原本就知道这事会发生一样。她的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该笑的时候笑,该做生意、做买卖就照做她的生意和买卖。她的男人,是叫了几个弄野竹的人给埋的,她给了一些钱。一开始,这些人还以为这只是一个外人,后来才知道这是王二嫂的男人,就不知道王二嫂对她的男人咋这么冷漠。

    不久以后,人们就发现了那个叫黑子的弄竹人,经常在王二嫂那出没,每次弄了竹回来后,到了旅店里,王二嫂就笑开了颜, 给他弄好吃的,夜里他们就睡在一块儿。人们就明白了为什么王二嫂的男人死了,她连一滴泪都没流。

    黑子和王二嫂好上,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只是在王二嫂的男人死了以后,他们才敢大胆地在一块儿的。这里都是来来往往的人, 只图能吃好,住好,玩好,哪管别人的事。

    夜里和王二嫂纠结在一块儿时,王二嫂喘着粗气说:可想死我了,担心死我了, 我有的是钱,又不缺钱,就别去弄竹了吧! 多危险,回来帮我做些啥,我养活你就行了。 

    相比王二嫂的热情,黑子当初的热情却在一点一点地退却。自己还年轻,看着这个能给自己当妈的女人,她那油光光的脸,那肚皮上堆起的肉,看了真让人恶心,想着一辈子就和她联结在一块儿,黑子不敢想象。当初能和她滚到一块儿,那是没有钱到她的店里和那些女子过夜,但男人的本能使他找到一个机会,趁她的男人不在,找到了她。王二嫂的男人极度猥琐,对王二嫂来说,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王二嫂平素对他,就如对一个下人或差役一般,叫过来,使过去, 那男人都默不作声。他怕王二嫂。所以对于黑子这样一个剽悍的年轻人来说,得手是轻而易举的事。生意上虽然兴隆,可这地方的寂寞,使她早就盼望有一个剽悍的、能让她销魂的男人。黑子大着胆子,黑子得到了她。在初次的销魂之后,王二嫂喘息着对黑子说: 黑子,不要去弄竹了吧!那危险,就在我这店里做啥,我养着你,我有的是钱。但黑子没有那么做,黑子怕人说他没有用,靠王二嫂养活,尤其是这样一个老王二嫂。

    王二嫂对黑子很好,每次事毕,都给黑子一些钱,每次黑子又去弄野竹时,她就在店前看着黑子乘着竹筏离去,一声声地叮嘱上山小心,弄不下来的竹就不要弄,危险的地方不要去,眼里满含着深情,目送黑子一直到水的转弯处慢慢地缩小、消失。她的男人看出了这一切,他的男人似乎也知道这一切,但是,他怕王二嫂,他啥也不敢说,甚至在最后,王二嫂就让他陪黑子一块儿去弄竹,他也乐意地去了。他怕王二嫂发怒,王二嫂发怒了,不但会骂他,还会打他的,他不敢还手,因为这一切都是王二嫂一手弄起来,才从家乡喊了他一道来的,他在这都是吃白饭的。

    王二嫂对自己的好,黑子一开始是感激的,他也在心里存了王二嫂的那份感情。弄了竹回到王二嫂身边时,就对王二嫂多了几分热情,夜里在一块儿做那事就分外地卖力,让王二嫂一次又一次地搂紧了他,呻吟着。王二嫂给了他一些钱,他卖竹也挣了些钱,顺水下去, 到卖竹的集上去,认识了茶社的一个女子以后, 黑子的心就不在王二嫂身上了。和王二嫂在一块儿,只图来往在她那白吃白住,图王二嫂给他钱。这些事王二嫂不知道,尤其在王二嫂的男人死了以后,她就对黑子更加真心,甚至全身心都在黑子身上了。

    黑子也不知道为什么王二嫂的男人会淹死。

    那次竹运得特别多,顺水下了十几里地, 到了一处叫死水湾的地方,那地方水流急, 还打着漩涡;那水又深,在那漩涡下全是深不见底的滩。听说这地方以前淹死过好几个弄竹的人,人们就把这地方叫死水湾。竹筏到了这地方以后,在一个漩涡里就不走了, 随着漩涡转,接着就下沉了。黑子年轻,发现问题不对就跳到水里,极麻利地游到了岸边。回头看时,那运竹的竹筏已经沉下去了, 王二嫂的丈夫在喊救命,但很快那水就没过了他的头顶,他跟着一块儿沉了下去,看到他挣扎了几下,就被那漩涡旋了下去。

    黑子也不知道当时跳水时,怎么没有拉上王二嫂的丈夫,那是他唯一的获救机会, 但黑子只顾自己逃了命,也没有一点儿负疚的感觉。

    黑子在王二嫂的男人死了以后,就比以前更大方地出现在清浪滩旅店里,毕竟她男人死了,他和她在一块儿没有人管,这来来往往的人,只是面熟,谁也不认识谁,就是认识也不知道底细。和王二嫂住在一块儿也不会影响什么的。黑子想,他主要是想从王二嫂手上弄到钱。他知道,顺这清浪滩往下四十里地那茶社的女子虽然勾着他的心,但凭他这个样子,尽管心里再喜欢,终究是得不到那女子的。

    王二嫂要他不要去弄竹了,留下来在店里做些啥,但黑子还是没有留下来。他不需要王二嫂,他怕陷入王二嫂的心里去;没有名分,如果天天留在店里,他受不了别人的目光,更主要的是黑子受不了夜里那些弄竹人,在小屋子里和那些风尘女子放浪的声音, 他怕自己受不了。那么,不要说攒钱去那四十里外的茶社里找那个叫烟花的女子,甚至会从此变成一个放浪之人。黑子因此而辛苦多年,可一无所有。黑子也怕天天和王二嫂在一块儿,王二嫂会看穿他的心。

    于是,黑子依旧去弄野竹,够一竹筏了, 就回到清浪滩的店里,和王二嫂住一晚。王二嫂给他一些钱,他又带着王二嫂的体温, 下几十里的地方去卖竹,卖了竹后,就买些东西去茶社看烟花。那烟花也是个柔情的女子,对黑子的好,渐渐地有了感觉,每次在黑子来时,就给黑子倒水喝,给他做好吃的。

    不久以后,黑子就约了烟花到集上去玩, 黑子带着好多钱,尽烟花喜欢的给她买,想吃什么就带烟花进那店里去吃,很是让烟花开心。一直玩到夜来了,烟花要回茶社去, 黑子就说好不容易出来,就多玩一会儿,就到了集镇外的河边。河边是一片开阔的地方, 在这大热天的,集镇上的人都来这河边乘凉。黑子就拉了烟花的手到河边一处离人群较远的僻静处,在一片小树林子里和烟花坐了下来。坐下后,黑子就抱住了烟花,喘着粗气对烟花说:烟花,我好喜欢你,好想你呀! 和我好吧,我会有好多好多的钱,你想要啥我都会给你。黑子对烟花好,烟花是羞涩的,但烟花没有拒绝黑子的热情,由黑子去, 黑子就更大了胆子,把手伸进烟花的身子里乱摸起来,仿佛他是第一次接触王二嫂一样, 和烟花就倒在了林子里柔软的地上。

    待从热情中醒过来后,烟花对黑子说: 黑子,你好坏。 

    黑子说:黑子不坏,黑子喜欢你,是真心的,可以有老天作证,黑子有半句假话, 遭天打雷劈。 

    烟花说:但愿黑子不负心,我等你的好消息。 

    黑子和烟花直到夜深了才从小树林子里出来,林子里的草上,有一汪血。

    不久的日子里,黑子再到集镇上去卖了竹,到茶社里去见烟花时,又和烟花到了集镇上。吃东西时,黑子见烟花边吃边呕吐, 忙问烟花怎么了。烟花告诉黑子,她的肚子里已怀上了他的孩子。在乘竹筏送烟花回茶社时,烟花对黑子说:黑子,你要是真心的, 就要像你说的一样做,黑子你不要做负心的人。这事你要快,我父母还不知道,一知道就完了,你要在他们知道前,做到你说的。 

    黑子望着烟花没有说什么,他的心里却有打算。

    黑子再到清浪滩见到王二嫂时,就表现出对她特别地好。他从烟花那茶社走了以后, 又到了集上,去给王二嫂买了一些王二嫂喜欢的东西,买了一身衣服,还有丝绢,带回去给了王二嫂,把王二嫂高兴得仿佛又回到了初恋一般。夜里安排好了采竹的,或来往运货物的人之后,王二嫂给黑子弄了好吃的, 和黑子一块儿喝了酒。上床时,黑子表现出少有的卖力,就如第一次和王二嫂睡觉时一样,让王二嫂一次次地抱紧了黑子。

    结束之后,黑子对王二嫂说:我准备弄一竹筏竹子到集镇上去,你和我一块儿去吧!我们好了这么久了,啥都没有给你买过, 这竹子挣了钱就给你买几身衣服吧!王二嫂从黑子的话里受了感动,尤其是在丈夫死了以后,她对黑子死心踏地地好,她的心在黑子的身上,就依紧了黑子,对黑子说:其实有你这份心就够了,我又不缺钱,要你买啥。可是,你买的毕竟是你买的,哪天我就和你去吧!黑子见王二嫂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搂紧了王二嫂,其实他的心里,有另外的打算。

    几天后,黑子弄够了一竹筏的竹子,就要往集镇上运,王二嫂这天就没有做生意, 关了门,和黑子一块儿坐上了那竹筏,顺水往下而去。一路上,王二嫂的兴致很高,一脸的笑,足以见出她内心的快乐,就如刚出嫁的女子一般兴奋。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清浪滩两岸的山,一会儿看看一边的她一心爱着的黑子。与她相反,黑子虽然脸上挂着笑,但却在那笑里藏着一丝她看不出的犀利的、冷峻的目光。

    渐渐地,船到了死水湾时,黑子脸上的笑就隐藏了起来,那犀利的目光就充分表露出来。王二嫂再看他时,那张脸就冷冷的, 充满了阴冷和杀机。王二嫂有些怕了,感到事情有些不对,这黑子意外地对自己这么热情,邀自己和他一块儿到集镇上去,多么反常。可是王二嫂还没有考虑出来结果,黑子已经跳了船,往岸边游去。王二嫂坐的竹筏就已经下沉,王二嫂就喊:黑子,黑子等等我, 等等我。黑子没有理她,尽管这一刻,心里被王二嫂的喊声震颤着,但黑子的脑子里只有茶社的烟花,他没有理会王二嫂的哭喊。黑子上岸回头看时,王二嫂已经沉了下去, 只在死水湾水面的漩涡里留下了一连串往上冒的水泡。这时黑子流泪了,他的心里感到疼, 但他还是狠心地大踏步离开了死水湾,往清浪滩走去。

    不久,在王二嫂丈夫的坟旁,又添了一座坟,那是王二嫂的坟。

    清浪滩旅店的主人换成了黑子,一位美貌的女子,陪伴着他,那就是烟花,他心爱的女子,和他终成眷属。

    来往的人,听说王二嫂淹死的消息,只是叹息,但依然都是来往的人,除了叹息以外, 没有人去关心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人们依然采竹,运货物,依然在清浪滩旅店里吃饭、住宿、放浪。



(发表于《参花》2019年,5期上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彩模 下一篇琴师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