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丽人泪
2019-09-11 15:42:31 来源: 作者:牛涛 【 】 浏览:15次 评论:0
12.5K

    这位曾经风光一时的富婆名叫高春燕,二十八岁,是二○○七年毕业于华北某大学机电系的校花,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她的美很难让人挑出瑕疵来。一米七二的个头,苗条而又丰满;洁白细腻的皮肤光泽如玉,标准的鸭蛋脸白皙而滑润,灵动的眸子明媚如秋水;高高的鼻梁, 不薄不厚的红唇,笑时眼似弯月,唇角弯弯,未笑时亦似笑;加之纤巧婀娜的身姿,淡雅高洁的气质,温柔大方的举止,像一颗熠熠闪烁的明珠,走到哪里亮到哪里,引得不少行人都想多看她一眼。无论她在学校还是在单位上班,都招来一些风流倜傥和地位显赫的男士们竞相追逐。

    大学毕业后,她找到一个十分满意的工作,在济南一家机电公司上班,工作不累且工薪不菲。在一次同学聚会时,她开怀畅饮,如沐春风。当谈到如何择偶时,高春燕娓娓而谈:我就抱着这么一个信条—— 有人生来就有的,就是众多的人一生所追求的。一番话引得同学们为之诧异。

    出身贫寒的高春燕,目睹不少富裕家庭的生活,她最初是惊诧, 继而羡慕万分。她内心开始了痛苦的改变。她感到生活对自己太不公平了。为此,她发誓:要嫁,就一定要嫁豪门郎君。

    果然,她找到了一个如意的白马王子。此人名叫杜士杰,铁塔一般的中年男子,黝黑的脸膛,魁梧的身材,曾经离异,长她十二岁。杜士杰创办了一家服装公司,自任公司总经理。近几年,其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如日中天,积蓄颇丰。

    那天晚上,在一家豪华歌厅里,杜士杰发现在人群中有一双美丽乌黑的大眼睛,像高原上的两汪深潭,宁静而清澈。她身材苗条,举止典雅,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让他怦然心动。于是,他主动凑过去, 邀她跳舞,她欣然答应了。在光怪陆离的灯光和悠扬婉转的旋律中,他们配合得很默契。此后,便如约会面,吃饭,进出歌舞厅,交往频繁。

    杜士杰刚一露面,高春燕就怦然心动了。她觉得他与众不同,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能看透每个人的内心。

    更让这个彪形大汉动心的是,高春燕说话总爱低着头,温柔地一笑,让人顿生怜香惜玉之情。

    在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里,杜士杰跪在春燕面前,正式向她求婚。她微笑着点点头, 爽快地答应了。杜士杰发誓,今生今世只爱她一个,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他答应春燕送给她三十万元一个巨额存折和一辆豪华轿车。他们相拥着,缠绵悱恻,倾诉衷肠,一整夜都泡在一起。

    没过多少日子,杜士杰驱车一百多公里赶往春燕家里,亲手将巨额存折送往准岳父的手里。六十多岁的退休职工高老汉,平生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眼睛都直了。他嘿嘿地傻笑着盯着老伴,老两口乐得合不拢嘴。

    结婚那天,高春燕得到新郎官交给她的价值四十余万元的宝马轿车以及一套豪华别墅,她高兴得一阵眩晕。

    他们的新婚之夜尽是幸福的呓语和滚烫的爱抚。

    每天下班,杜士杰总是早早地回家,陪伴娇妻。温顺的高春燕也总是小鸟依人,千般风情,把他服侍得眉开眼笑,两个人卿卿我我,形影不离……

    在毕业后第二次同学聚会上,高春燕酒过三巡,犹如一朵盛开的桃花。她再一次慷慨陈词,口若悬河,表明自己如何如何高瞻远瞩,如何如何与众不同。最后,她十分得意地说:西方一位哲学家叫什么名字,我记不清了,他说过一句至理名言——有的人因选择而贫困,有的人因选择而辉煌!这一次,她出手十分阔绰,为三千多元的餐费买了单不说,还开着她得以炫耀的宝马,载着同学们到青岛海滩兜风。

    一年之后,她为杜士杰生了一个女孩。然而,在重男轻女的杜家,她的这一杰作并没有为她带来什么好运。公婆瞧不起她,常常指桑骂槐地嘲讽她的贫寒身世,也不让小孙女倩倩到外婆家去,嫌他们家脏。她的丈夫也常常以在外边业务繁忙为由,十天半月不回家一次,有意疏远她。有时在外边喝醉了酒,回到家里冲着她发起酒疯来,动辄拳脚相加,两个人很少有肌肤相亲的时候。

    对于杜家的举动和丈夫的冷漠,高春燕常常委屈得暗自垂泪。她不明白丈夫为什么改变了初衷。他答应伺奉她一辈子,可时间才过了一年多一点,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夫妻形同陌路。为了维护这个家庭不至破裂, 她还是强忍泪水,尽力发挥女性的柔媚和性感,给他以激情。

    杜士杰非但不给她激情,还时常在做爱时故意折磨她,并且拿她取乐。

    细心的高春燕在这段忍受着莫大屈辱和委屈的日子里,曾经从一些好友那里打听到, 杜士杰在另一个城市里已有新欢,并且为那个不知名的女孩买了一套豪华住宅,他们同居已达半年之久。

    听到这个消息,她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 她怔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不住地摇着头, 只是深感上苍捉弄人的无情。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情窦初开,便碰上了这样的事情,这样的郁闷最终化成了怨恨。

    她的生活陷入一种难堪的尴尬之中。没有了当初苦苦相恋时的激情,也没有了困难时的相互依赖与寄托。每每想到这些,高春燕的眼眶里总是带着湿润,泪光中噙着些许无奈和心酸。

    思前想后,高春燕痛下决心,跟杜士杰离了婚。

    高春燕独自一人又回到了原本属于她自己的那间闺房里。她感到心中的大火已经燃尽,剩下的只有绝望、寒冷和渴望一了百了的懒散。和珍贵的生命比起来,爱情的转瞬离去,突然变得那么让人肝胆欲碎。

    她独自熬过一个个孤寂的黑夜,真不知该如何实现她的心愿。这么痛苦的遭遇负载在她的身上,压得她神情憔悴。我该向何处去?她常常这样自言自语地发问。

    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高春燕决定冷静下来,过上一段清静的日子。她的心情比铅还沉重,她不知道她的生命之舟驶过了今天, 明天又会遭遇怎样的暗礁险滩,她越想越觉得后怕!

    时光荏苒,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高春燕的心态得到了调整。她觉得一个人过日子, 独往独来,毫无牵挂倒也宁静。为打发寂寞的时间,喜欢跳舞的她常常进出当地几家比较知名的歌舞厅。她穿着时髦,刚满二十六岁的她,风韵不减。她身穿一件浅绿色旗袍, 脖颈挺拔,一头秀发披肩,一缕刘海儿垂在前额,把面庞衬托得更加白皙娇嫩。特别是她说话的声音异常委婉动听,她的性感把大厅内所有的人都给镇住了。

    尤其是那个经常接近她的男舞伴,几乎每一次都与她跳上一个多小时。那神态、那动作,配合得天衣无缝。有时候,光怪陆离的舞池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翩翩起舞,周围全是羡慕的目光,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男的叫尚君义,四十八岁。经营一家外资企业。在当地是一位龙吟虎啸、揽星摘月的人物。此人是舞场老手,喜欢与各种女孩交往。他像一位极具创造力的调酒师,对喜欢撒娇调皮的女孩,他成熟宽容而不失典雅; 对成熟世故的女孩,他又能变换出一副国际幽默大师般的风度学识。一句话,他的热情他的分寸在任何时候都把握得恰到好处。

    一个星期天,尚君义特地到高春燕家里登门造访。

    一见面,他就握着春燕的手,笑容可掬地说:“我是不请自来,不欢迎吗?”

    “啊?”高春燕为之一惊,随即又敬茶又上点心,忙得不亦乐乎。

    尚君义在卧室、客厅里随便转了一下, 表现出十分关切的样子说:“哎呀呀,原来你就住在这样一个窄小的房子里,还有这么简朴的家具,太清苦了!”

    三天之后,尚君义打电话约高春燕说是有要事商谈。两个人一见面,他就把她推进自己的宝马轿车里,然后说:“春燕呀,我今天带你到一个地方看看!”

    高春燕迷惑不解地问:“什么地方?”

    尚君义笑而不答。

    宝马驶进处于黄金地带的一栋豪华别墅旁边的草坪上停下来。

    尚君义仍然温和地说:“这是我刚花一千一百余万元专门给你买下的。从今以后, 你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了!”

    “我?”高春燕惊异地看着他。

    “你的那位负心郎不是送给你一处别墅吗?我一定要超过他!要让他好好瞧一瞧, 此处不留女,更有留女处!”

    这一番甜言蜜语,再一次把高春燕灌得芳心萌动。她觉得眼前这个尚君义不同于杜士杰,他举止儒雅,成熟而稳重。最终她还是没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和他疯狂的攻势。一种附骥权威、攀附显贵的欲望驱使着她, 她终于倒在年长她二十岁的男人怀里。

    在朦胧的灯光下,看着高春燕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尚君义血脉偾张,两个人不顾一切地像藤缠树似的纠缠在一起……

    在高春燕第二次走进新婚殿堂之际,尚君义送给她一辆价值一百多万元的豪华宝马轿车和一张五十万元的支票。

    他们的婚礼是在青岛海港一艘邮轮上举行的,亲朋宾客纷至沓来。高春燕还故意登门邀请她的前夫杜士杰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杜士杰当然明白这个满脑子尽是花花点子的女人的心计,本想予以拒绝,但考虑到毕竟曾经夫妻一场,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

    婚礼上,身披婚纱的高春燕特地来到杜士杰面前,为他敬了一杯酒,并且指着窗外那辆披着红丝绸花球的宝马说:你有何感想?

    杜士杰张了张嘴,没有回答她。可在她离开后,杜士杰破口大骂:好一个贪财的女人! 

    婚后,这对老夫少妻的生活过得多姿多彩。高春燕陶醉于那种被人们崇拜和景仰的感觉,沉浸在浪漫与梦想成真的喜悦里。

    尚君义带着她到美国、加拿大和斯里兰卡旅游一圈之后,她更有些飘飘然、昏昏然了!在多次与人交谈的场合中,她骄傲地肯定自己的选择:我还是那句话,有人因选择而贫困,也有人因选择而辉煌! 

    时光像一个振翅的鸽子,扑棱棱地一下子就飞出了两年的光阴。在这两年中,高春燕渐渐发现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尚君义并不是真正爱她,他们的关系只是建立在性的基础之上。他把她当成一块擦桌布,用时捞起来,不用时就抛在一边去了。特别是尚君义想要一个男孩,可高春燕用尽全身解数,或四处求医问药,就是不生育,这使他大为不满, 便渐渐疏远了她。有一次,尚君义说要在深圳筹建分公司,一去大半年没有回来。

    对此,高春燕的心如下着骤雨的荷塘, 起落不定。她的眼前曾经多次闪过一阵苍凉, 脑子里一片空白,精神恍惚。她真的不敢去想, 唯恐再次被这个男人抛弃。

    让高春燕顿生疑窦的是,大半年才回家一次的尚君义,身上还带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气味,衣服上还粘着长头发。俗话说,久别胜新婚,可尚君义却没有了以往的激情,一直处于疲软状态。尽管高春燕百般调情,可他借故实在太累了,倒头便睡。

    她强装镇定地按着跳动如鼓的心脏,想和他静下心来谈谈,极力想追回那些缱绻缠绵的时光。

    她责问他:这是为什么?你在外边是不是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她将目光锁定在他的脸上,定定地看着他,像是看穿了他似的。

    他神情自若地点点头。

    她欲悲欲切,欲说无语,独怆然而涕下。那一夜,她没有入寐,独自望着窗外那条浊水翻腾的河,她的心思就像那翻腾的河水一样喧嚣不息。

    尚君义在家待了几天,又匆匆飞回深圳, 临走时对她异常冷漠。

    高春燕在窒息郁闷的心境中度过了半年, 整个人像散了架似的,憔悴不堪。她依旧靠进出舞场来消磨时光。

    人在最糟的心境中,苍天往往毫不留情地在背后给予重重的一击,使你无法承受。那天晚上高春燕很晚才离开舞场,当她到门口去开宝马时,宝马却不翼而飞。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把她的脑袋给炸蒙了,险些栽倒在地。整个晚上,她哭得像雨打梨花。

    不几天,尚君义闻讯从深圳飞回济南。见到高春燕,他勃然大怒,不容分说,乘机逼着她办理了离婚手续。

    百口莫辩的高春燕被赶出尚家豪宅,如同五雷轰顶,靓丽的世界刹那在她的面前变得灰暗起来,多日的幽怨最终化成了懊恼。她索性到烟酒门市里买了一瓶高度白酒,瓶口对着嘴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下去。

    已进入冬季的腊月,天气寒冷异常,北风夹着毛毛细雨,让人瑟瑟发抖。

    高春燕喝得烂醉如泥,借着寒冷的灯光,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东倒西歪地走着。她来到一家商店的走廊下一屁股坐在那里,不大一会儿,便睡着了……

    高春燕被两次逐出豪门,她的心被割成一块一块的,再也无法组成原装。一道永恒存在的伤痕再也无法弥合。她觉得像经历了一场突然而至的热带风暴,当肆虐的风暴终于消失于一片苍茫的地平线时,她原本开满鲜花的内心也成了一片瓦砾和荒原。

    在第三次同学聚会上,高春燕在灿烂的阳光下,泪雨滂沱,被伤害与被欺骗的痛苦, 使她的内心在流血。

    她当着要好的同学的面,如泣如诉地说: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那句话,有的人因选择而贫困,有的人因选择而辉煌……我选择了什么?到头来一无所获。我爱得太年轻, 太轻率了!而太年轻的爱是没有根基的,像一缕青烟,微风一吹,就无影无踪。像春梦, 醒来无处可寻!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执迷不悟,一味地执着追求,苦苦寻觅,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 你们说,我得到了什么? ! 我渴望做一个柔情缠绵的女子,让自己清纯的感情一点一滴地渗透进别人的心灵,用自己的一颗心去换取别人的一份真诚。但是,我美好的愿望最终化为乌有,我败得这么惨……我梦想得到幸福,你们说,我得到了吗?…… 



(发表于《参花》2019年,5期下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弧线 下一篇局长的偏方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