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哦,借钱还钱理应当
2019-09-26 09:39:50 来源: 作者:刘家朋 【 】 浏览:41次 评论:0
12.5K

    王美叶在市里开服装店已有七八年了,店面有一百多平方米,高、中、低档次的服装都经营,衣服的样式、颜色也很全,基本能满足不同年龄层次顾客的需求。只要顾客进到店里,就能被整齐的货架上各式各样的衣服所吸引,一些新款、爆款也都摆放得既显眼又不失规矩。

    起初,服装店刚起步那几年,王美叶因缺乏经验和人脉关系导致经营惨淡,能回本就不错了,赔钱更是家常便饭。近几年,她时来运转, 经验也丰富了,业务量逐渐变大,人脉关系也稳定,所以服装店的生意特别好。这生意一好,自然就忙,王美叶觉得自己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便从朋友圈里细心掂量,想招聘一名店员。最后,她把原来娘家村里的好朋友李春兰雇到了店里,商定每月两千元工资。经过简单的培训, 春兰就正式上岗了,她的主要工作是接待进店买衣服的顾客,从打招呼到推荐款式,挑选颜色、尺寸,再到取货、售后。这些工作都不难,春兰又是个很实心眼儿的人。所以,自从她来到美叶的店里后,便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把这个店当作自己的店一样用心,她的服务也受到了新老顾客的好评。美叶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到了月底便如数给春兰开工资,从不拖欠、克扣。

    平日里,除了工作以外,美叶和春兰不但说话说得来,而且还能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情分更胜当年,在外人眼里,俨然是一对闺中密友。

    不过,牙齿和舌头也有打架的时候。最近发生一件烦心事让二人闹得有些不愉快。事情是由借钱引起的波澜。

    原来,春兰家在本市有两套房,一套是她和丈夫贷款买下的新房; 另一套则是公婆相继去世后给他们留下的一套老房子。当时,新房买的时候总价为五十多万元。爱人在一家超市组装电脑,月工资三千元,再加她那两千元的工资,一年下来,去了大事小情以及日常花销,剩下的就不多了。因新楼的房贷压力实在是大,两口子商量好,便把老房子卖了,总共卖了二十万元,想用这笔钱还房贷。

    清明时节,碧绿的麦苗有两三寸高了, 杨柳冒出嫩芽,杏花开了,桃花虽没开, 却有那满枝条的鲜红的花骨朵儿与春色献媚……

    这天中午,午饭刚过,店里一时没有顾客。美叶把春兰叫到身边,先是亲切地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悄悄话,然后,脸上显现出很忧虑的神色,春兰,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好吗?”“好啊!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尽力帮你。”“听说你把老房子卖了,我想跟你借钱用,你看可以吗?”“借多少?”“我要借的这个数目实在是不少,不过,不管借多借少你都不用担心,很快我就会把钱还给你。”“哎,咱姐妹俩还有啥可担心的?你不用不好意思张口,说说数目便是,我拿得出就借给你,拿不出也可以帮你想办法。 

    美叶沉吟了一下,紧接着便说,十万。 春兰一听美叶说出这个数,不禁一怔,心里有些为难起来。她的那处老房子虽然卖了二十万,可是,那是用来还房贷的呀!要是如此一下子借给美叶十万元,她要是真能及时还账倒也没什么,可店里的收入她心里也有点数,一旦不能及时还账,自己与爱人过日子的负担一大,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美叶见春兰脸上带着为难的神色,寻思片刻,你不用担心,春兰,我这次借钱是要进一批高档的尼龙套装,另外还有一批高档风衣。听人家说,这些衣服都很好卖,用不了一个月,我把衣服一卖就还你了。一边说,一边左右转动眼珠,观察春兰的表情, 思考着下面的说辞。

    美叶这个人,平日能说会道,在日常生活中与朋友交往也是很讲信用的。可是,她的这种能说会道、拐弯抹角,一直离不开个人私欲这个圈子,用来做买卖赚钱,有时还顶用。平日她凡事讲信用,能与朋友和睦相处也不假,但只局限于生活小事。当遇上大事的时候,便顾不得为朋友着想了。细分析, 她也不是有意伤害别人,只是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感到特别舒心。为小事让一让他人, 是为了久后更好地为己。为大事,就不用管什么三七二十一。

    春兰见美叶那急切想把钱借到手的样子, 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不舒服,非得一下子借十万?你看看,先借两三万行不行?”“不, 必须得借十万,少了不解决问题。向人借钱这样的事,一是考虑对方有钱借,二是考虑对方和自己关系到了一定程度,才会开这个口,要不谁愿张这个口? 

    春兰一听美叶这般说法,想起两年来自己与她的友谊,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不觉有些心动。她是一个感情极为丰富的人,每当看电影、电视,看到情节悲伤处,屏幕上的人流泪,她便也跟着流泪;屏幕上的人高兴, 她便也跟着欢欣鼓舞起来。并且,在感情丰富的基础上,她又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与人交往,凡朋友求她办事,只要她力所能及就会帮忙。一旦力所不及,只要在她面前说上几句温暖的话,她也会尽自己一切力量去帮助对方。

    “……一个月后,你肯定能把钱还我?春兰考虑了半晌,这样问着。

    美叶毫不犹豫地承诺,肯定还你,放心好了!但她心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设一切办法能把钱借到手就行了,至于一个月后,这钱能还还是不能还,到时候再说。春兰想想她平日办事一直都是很讲信用的, 又见她表示还钱的话语这样痛快,便说,好吧,你既然能这么讲信用,我就借给你十万块。

    回家后,春兰把自己同意借钱给美叶的事跟爱人说了说,爱人见她和美叶以往交往密切,表示支持。于是,十万块钱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借给了美叶。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人们脱去棉衣,换上了单衣,燕子们也都从南方飞回来了。随着气温的回升,冬季和初春留下的寒冷迹象渐渐消失,然而,印刻在人们记忆里的心头事,却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美叶没有及时还钱给春兰,春兰便琢磨着如何张口向她要钱的事了。因要这十万块钱事关重大,春兰不愿随随便便在店里以闲聊的形式向美叶张口,便在电话里约定要和美叶在家中见面,只说是有点事要商量,没好意思直接提起钱的事。

    这天上午,天空有些阴暗。美叶按电话里的约定在自己家中等着春兰,一会儿工夫, 春兰便来了。早饭刚过,再加上阴天,屋子里显得有些暗。二人在写字台前坐下后,简单几句闲话说过,春兰心事重重地说,美叶,实在不好意思,我家经济压力太大,这个你早已知道。一个多月过去了,你看看, 那十万块钱……话没说完,她便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其实,美叶在接电话时,便估摸到春兰跟她在家中约见是为了要钱。却故意装糊涂地说:哦,你这拐弯抹角地约我在家中相见, 原来是为了要钱啊!”“真不好意思,家中经济压力实在是大!”“你这人可倒是认真, 说借给我一个月用,恰恰一个月的时间刚过, 你便来要钱了。 

    “怎么,你没把钱准备好?春兰嘴里说着,心里暗暗吃惊。你整天在店里负责卖货,这一个月来进了多少钱,难道心里没有个数?你让我怎么准备?美叶反倒埋怨起她来。听了这话,春兰心有不快,买卖进钱多少,这个应由你做老板的掌握,借钱还钱,这事是天经地义的。既然借钱期限已到, 你想办法便是。 

    “呵呵!美叶像任何事都没发生似的, 把头向旁边一歪,我可没有办法。春兰一听她这般说法,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了, 只觉得眼睛里直冒火星,好歹还没有流下泪来。半晌工夫,她才说出话来,你看看你, 当时借钱时把话说得好好的,说用不了多少日子便还钱,现在你又说话不算话了。美叶见她那难以忍受的表情,怕把事闹大引起官司,只得换了口气搪塞,这样,春兰, 老话说得好,要得有,要不得无,我也不是不想还你钱,可是我手头没有,你光着急也没有用,我看你还是把时间往后拖拖吧。咱姐妹感情这么深,你总不能让我卖房、卖血, 还你钱吧? 

    “……春兰心想,她虽失信,倒是说了句实话,反正她眼下没有钱还,要是动官司硬逼着她变卖家产还这个债,反而是自己不够朋友了,想罢便说,好吧,那我就再让你一个月,你可得抓紧时间凑钱啊!别再过一段时间,你还说没钱还。美叶毫不犹豫地说:你放心,再过一个月,这钱我准还你。 

    很快,一个多月的时间又过去了,春兰再次张口向美叶要钱。谁想,美叶随便找个借口,又说没有钱还。春兰气得再也不去美叶店里上班了,每隔一段时间便去向美叶要钱,美叶则每次都找借口说没有钱。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春兰向美叶要了四五次钱,美叶都能找到借口搪塞过去。春兰被气得死去活来,她饭吃不下,晚上觉也睡不好,魂不守舍,觉得连日月都无光了,没了法,便想起诉美叶。可是,当打官司的念头刚一在心中萌生,她很快又否定了自己:起诉又有什么用呢?官司一起,对方必定会找律师辩护, 世上赢了官司,照样要不回钱的情况多着呢! 一旦打官司不利,落得个人财两空,就更不合算了……想到这里,春兰心灰意冷,只得听天由命了,也不知等到猴年马月,这十万块钱才能重新归到她自己的账户。

    天木着脸,地默默无声……

    而此时的美叶,心境却是另一番天地: 她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天进进出出,喜笑颜开。其实,她也不是一直没有钱还债,服装店源源不断地进钱,即便短期内服装店所赚的钱不够还春兰十万块钱的数, 一次次积攒起来也足够了。但她就是不还。她想着:我利用借的钱做买卖,赚了钱便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当自己家用钱时,就暂时少进点货,腾出钱来用。当别人向我借钱或是债主登门向我讨债时,我就多进货,搞得手头没有钱,他们可没有招儿!如此,美叶用着别人的钱,只顾考虑自己如何赚钱, 却半点都不思考如何早早还债的事儿。她心里清楚得很,自己业务量发展越大,赚钱就会越多,而赚钱多了,自己一家人会吃得更好, 穿得更美,住得更阔。至于在扩展业务的同时, 更需要搞好朋友之间的关系,否则长此以往便会没有朋友,而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没有朋友这件事,她却很少考虑过。对于欠春兰钱这回事,嘴里说等有了钱便还,而实际上,每当想起自己欠春兰钱的事儿,心里只考虑着以后春兰向她要钱时自己所要对答的话语,早已把人的良知抛到了九霄云外……

    自打春兰不在美叶的服装店上班了,美叶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便又要雇佣店员。不想,她借春兰钱却不还的消息很快传开, 人们见她不讲信用,一时间没有一个人肯与她联系。她没了法儿,忽然心生一计,扬言要找人合资开这个服装店,有不了解她为人的便与她合资了。她做法人代表,钱自然是进了她的账户。可是,到了年底该结账分红的时候,她舍不得给人家钱,再次失信,为此, 竟然与合资人闹出官司来。后来,两件事被绑在一起,结果一传十,十传百,行内人都瞧不起她的为人,不管她花钱雇店员,或是想找人合资经营,都没有人肯相信她了。

    雇不上店员帮忙,又没有人肯合伙经营, 美叶只有一个人在店里忙,一天忙得焦头烂额,仍然忙不过来。有时候她正在招待某一个顾客,而另一个顾客要买衣服,便急着喊她,哎!老板,过来给挑件衣服!她只顾招待第一个顾客,嘴里应着,哎,好的。 却好长一会儿脱不了身。顾客见她这样,觉得不是个滋味儿,扭头便走了。如此,她一个人劳累过度,生意又时常受到损失,心里一乱,她便觉得事事都烦心,有时她在屋子里正忙得不可开交,忽然外面有车鸣喇叭的声音,她便朝外面狠狠地瞪一眼骂道,破车, 吵死人!有时偶尔有喜鹊落在路边树上叫, 她便骂,丧门鸟,穷叫唤!总之,不管有什么声音传来,她都受不了,心里乱得竟如无头的苍蝇一样,无所适从。

    人有了病,必须对症下药。美叶既有心理疾患,最好的救治方式还是从她心理上去治。

    在美叶家中的一个书柜里,存有一箱连环画,有一百多本。这些连环画是她父亲在世时,为了谋生,在集市上摆书摊留下的。父亲临终时曾给她留下话,让她不管到什么时候,千万别把这些书当废品卖了,说是当她心绪烦乱的时候,只要看看这些书,便会得到清净。美叶心里乱极了,忽然她想起了父亲的遗言。为了心里有个寄托,也顾不得买卖了,一有时间她便看这些连环画。今天看, 明天看,看得时间久了,她竟看上了瘾,便又到书店里买些书看。后来,她看了《弟子规》《春秋》《中庸》《三国演义》等书,获益匪浅。由此,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缺点。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又是杏花盛开的春天。这天晚饭后,白天的噪音渐渐少起来,整个小区内外都是静静的,爱人和孩子都睡着了,她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脑子里浮想联翩,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她的心头:自己一心只想着挣钱, 这钱究竟挣多少算是个多呢?赚钱是为了吃好、穿好、住好,那么吃得再好,穿得再美, 住得再阔,又能如何呢?有时候不是反而乐极生悲么?为此,她细心琢磨,赚钱多与少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有个标准。可是,就因为赚钱没有个多与少的标准,人就不去奋斗了吗?针对这个问题,她又不得不苦思冥想给自己寻找答案了。身边传来丈夫和孩子此起彼伏的鼾声,看灯光,时有闪动,好像在给她什么启示……很快,答案就如屋顶上开了天窗一样显现出来:人不奋斗是不对的,那样, 人就没有了精神寄托。既无精神寄托,人生在世就会活得没有趣味。要是人人都无所事事地活着,整个人类就会变成一个行尸走肉的世界。那么,人是要为创造财富而奋斗, 还是为谁去奋斗呢?思来想去,她终于想明白了:人生所谓的幸福,无非是一种感觉而已, 有了表层吃穿花销的这种美好感觉,还需要有更高的精神享受。

    有道是:花儿开得好,还需叶助扶。人, 离开社会这个大的群体,即便钱再多,也会成为一堆废纸,而亲情、友情,是社会这个大群体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无疑,这种更高要求的精神享受不是别的,就是一人为大家, 大家为一人的崇高的处世准则……

    美叶想了好久好久,大脑实在是累了, 便起身打开了电灯。洁白的灯光下,她从床头取过《三国演义》,开始用心看起来。当她看到关羽无奈投降曹操,随同曹操的军队回许都那一章时,一边看一边思量,看着看着,深受关羽忠义性格的感染。想想关羽交友是那样的义气深重,对主人又是那样的忠贞不渝,处理君臣、兄弟、朋友之间的关系又是那样的泾渭分明。再想想自己平日的为人处世,言行举止除了为己还是为己,不觉生出羞惭之感。特别是当她想起自家富富有余, 向春兰借的钱,明明还得起,却一再找借口迟迟不还,而春兰为她的不讲信用竟能忍了再忍,不跟她翻脸,她便羞惭得无地自容, 手里拿着书,两眼不知不觉便湿润了,泪水如两条小河一样从她洁白的脸上流下来……

    早上,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光芒就像夏季里的彩虹那样明媚,小区内绿化带里各种各样的树上,时而传来杜鹃们如音乐般的报春声,这些音乐拨动着辛勤的人们的心弦,大家迎着太阳的笑脸,陆续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

    春兰最近办了一所幼儿园,她在小区内散了会儿步,刚要到幼儿园去照看孩子们, 美叶忽然来到她的小区找她了。春兰因瞧不起美叶的为人,二人相隔二十余米远,在往来行走的人群遮掩下,她装作没有见到美叶, 只顾低头走自己的路。就在这个时候,美叶却主动亲切地大声喊起她来,春兰!春兰! 你等一下再走,你等一下再走,我来看你来了, 我来看你来了!春兰听她的喊声是那样亲切,只得站住脚步等着她。

    美叶迅速来到春兰的眼前,一边急促地喘着气,一边说,春兰……春兰……我已把十万块钱打到你的账户上去了,你收…… 你收到了吗? 

    春兰一听她这样说,万分惊喜。但春兰从昨晚到今早还没有查阅过手机信息,不知她什么时候打的钱,急忙高兴地说:是吗?我还不知道呢!我看看。说着,她急忙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细心查询了一下,果然十万块钱已到了自己的账户。春兰的心突然扑通扑通地加速跳起来,她向美叶要这十万块钱已好多次,都被美叶找借口回绝, 突然见美叶把钱还给了她,又是这样和气地跟她说话,心里激动得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她抬头看了看美叶,……你现在手头不紧张吗?要是手头紧张,我就给你打过去五万,你留着继续用,我这次不会急着向你要的,你放心……说着,她的眼睛里便湿润起来。

    美叶急忙说:不,不不,春兰,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向你借这么多钱,又欠了这么长时间,这可真是欠下了你天大的人情啊! 想想以前我为这事失约,恨不得负荆请罪, 让你打一顿解解恨,怎么可以再给你添麻烦呢?说着,她的眼睛也不觉湿润起来。

    春兰心想:卖服装这个行业,如果一直扩展业务面,是不可能攒下钱的,美叶肯定是卖了衣服后,暂时不扩大业务面特意留钱还债的。于是便说,美叶,你这次是不是卖了衣服没留着增加业务面,立即把钱还给我了?美叶默认地点了点头。

    春兰接着说,其实,我家里虽然欠房贷多,平日过日子节省着花,凑着慢慢还便是。你既然把事情想明白了,我情愿用这笔钱支持你扩展店面,这钱你看是不是…… 

    “春兰,快别多说了。把生意越做越大固然重要,但千重要、万重要,不如友情重要。我有了钱能创业,你有了钱同样能创业, 借钱还钱理应当!说罢,美叶看着春兰, 春兰也看着美叶,往日相交的画面一一浮现, 目光相碰,心领神会,双双都流下激动的泪水, 一会儿,又突然亲切地抱在一起,破涕为笑起来。



(发表于《参花》2019年,6期上

想看更多短篇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考题风波 下一篇弧线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