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回报
2020-06-24 10:02:55 来源: 作者:张振玉 【 】 浏览:30次 评论:0
12.5K

    柱子今年已经小三十了,可他仍然是城隍庙门前的旗杆——光棍一条。就因爹娘死得早,没人操持,说媳妇这事就一年年地耽搁下了。

    那日清晨,柱子准备下地窖拿点冬藏的菜蔬做饭。刚来到后院地窖边,只见地窖口一米见方的青石板盖子被人挪开了,也不知是地窖被偷了,还是自己上次下地窖忘了盖盖子,看得他心里惊惊悸悸的。柱子慌里慌张地踩着地窖壁的脚窝下到黑乎乎的地窖里,刚着地就踩上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顿时吓得他腿肚子都抽筋了,心念道:不会是踩到狼了吧。 过了老半天,见那东西一动不动,柱子这才稳一稳心神,往下边扔了几个石块试探,下边依旧没动静。他又拿了根绳子吊着一把铁锹,在下边咕咚咕咚地搞出很大声响,再仄着耳朵对着地窖口仔细听了半袋烟的工夫,仍然没动静,这才又大着胆子下到里边。下去后,他先试着用脚轻轻踢了那东西两脚,还是一动不动,就又稍重点踢了两脚,见对方确实不会动弹,才放下心来。他摸出腰里的火镰打着火,一看,这不是个人嘛!

    柱子从自家地窖背上一个年轻女人。那女子身材窈窕,看起来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她身穿黑缎子紧身裤褂,腰里束一根又宽又厚的牛皮腰带,手里拿着一把黑乎乎的二十响匣子炮。她浑身是血,衣服有些地方都让血浸透了,一根半尺长的发辫被黑紫色的血块黏在脖子上。柱子把她安放到自家炕上,费了老大劲才扒下她手上的匣子炮。

    看见这位柔弱的姑娘伤得不轻,柱子顿升怜悯之意。他慌忙地去灶上烧热水,为她包扎伤口,又将她的血衣脱下来,洗干净了她身上的血迹。

    然后,他仔细地检查了姑娘的身体,见她并没受什么伤,身上血迹都别人的,心里倒有一种意外的惊喜。姑娘面色蜡黄,嘴唇干裂渗出血渍,柱子知道这是饿的,看样子得有几天没吃饭了。他找了件自己的旧衣服给她换上后,就急忙下厨房打算熬些鱼汤给她恢复体力。

    柱子生来就没碰过女人,突然遇上个受了伤的姑娘掉到家里,难免有些怦然心动。他几次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却每次都被他与生俱来的良知给拦住了。

    那位姑娘在柱子家昏迷了两天一夜,醒来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屋子里光线昏暗, 柱子点上油灯,见那姑娘已经恢复了生气, 两腮浮起浅浅的红晕。好俊俏的一位姑娘! 柱子看着油灯前的姑娘,顿时眼睛都直了! 那是一位美貌绝伦的姑娘,只见她杏眼流光, 桃腮生辉,一头松散的秀发如乌云一般,微嘟的小嘴如一枚鲜红的樱桃,让人心痒难耐, 恨不得上去咬一口。柱子见那姑娘不是平常女子,似乎有些来历,不由心跳不止,满怀惧意。

    “你昨天掉俺地窖了,和谁打仗来?还疼不?”柱子笨嘴拉舌地问。

    柱子正捉摸不透对方心思,那姑娘却唰地挺身站起,对着柱子躬身便拜。只见她低眉垂目双手抱拳,用低沉的豪音说道:“多谢大哥救命之恩,日后结草衔环,定当重报。”

    一声“大哥”让柱子原本绷紧的心轻松起来,赶紧端来热乎乎的高粱饼和熬好的鱼汤。柱子家境贫寒,这是他能拿出的家里最好的吃食了。

    “我不饿。”姑娘冷冷地说。

    “别饿坏了身体,这饭食本来就孬,多少吃一点吧?这鱼我捉来后自己都舍不得吃呢!”柱子十分怜惜地对她说。

    “我吃不下,我的兄弟们……唉!”姑娘双腿盘坐在土炕上,举起右拳,重重地捶打在自己的大腿上,满脸凄凉地喃喃自语。

    看姑娘这种状况,柱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傻愣愣地杵在那儿。过了老半天, 那姑娘郁郁地抬起头来,冷笑着说:“大哥, 多谢你救命之恩!我是西边牛头山上的,就是人们所痛恨的那伙土匪,你怕吗?”“我不怕!”柱子脱口而出。姑娘先是愣了一下, 随后冰冷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温暖,柔柔地盯着柱子的眼睛,长长地舒了口气,理了理思绪说道:

    “我们的头领就是你们当地传说的那位菩萨姑姑。一直以来,我们虽然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打家劫舍,可也常年受到官府的通缉。我们救了很多穷人的命,就为了一个有力的旗号。每次我们解救一个穷苦人,就让他们远远地给我们菩萨姑姑磕三个头,这是我们的规矩。三年前,我们抢了一家大户, 杀了当家的李财主,没想到李财主的儿子是军官,他带着人马给我们下黑套子,设埋伏, 让我们全军覆没了。你如果想发财,就去官府举报我吧,通缉令上说用五百大洋买我的人头。这次,我落难了,兄弟们都没了,我也不想一人苟活世上。如今,我身无分文, 无家可归,还被官府追杀,是大哥让我多活了两天,还好吃好喝像贵客一样招待我,我无以为报,就用这种方式报答你吧!只有这样我才能心安!”

    “你是菩萨姑姑的人?菩萨姑姑可是好人啊!她救苦救难,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活菩萨!我一直想着向她求个媳妇儿来。”柱子听了她一番话,突然失口说出了自己之前藏在心底那个不着边际的想法。

    “我就是……”那姑娘突然通红了脸, 别过头去,一句话说了个开头,却戛然止住了。

    “你就是菩萨姑姑吗?”柱子试探性地问道,内心波涛汹涌,没想到菩萨姑姑居然是个年轻的女子。

    见姑娘不语,柱子吓得赶紧跪下咚咚咚给她磕了三个响头,要这姑娘真的是菩萨姑姑,他哪里敢冒犯?!

    见救命恩人跪下,那姑娘惊慌失措地想过来拉他。

    “今天不要这样,我已经不是从前的菩萨姑姑了,我愧见故人啊!说完,姑娘双手捂脸,坐到炕沿上,默默哭泣着……

    菩萨姑姑在柱子家住了十来天,柱子每天出去捞鱼摸虾、打野兔子给她养身子,对她万般殷勤。那姑娘似乎逐渐看透了柱子的歪心思,嘴巴上时不时向他表达感谢之意, 却也经常背过脸去发出轻蔑的冷笑。

    那天深夜,柱子一觉醒来,见屋里站了十几个黑衣男女,个个手持长短枪,把菩萨姑姑围在中间,而那姑娘却正拿着短枪顶在他的脑袋上。他不敢吱声,只觉得身上冷汗已经把内衣打湿了。

    只听姑娘凶狠地说:我要杀了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这个人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 虽救我有功,可心术不正,还敢妄想姑奶奶的好事,真是胆大包天,该死!不杀他,我山寨的威严何存?大家靠后……

    她话音未落,就听外边砰砰砰砰一阵枪声,越来越密,越来越近。菩萨姑姑立刻带着那些黑衣男女慌慌张张地翻窗逃跑。紧接着,闯进来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为首一个拿着盒子炮的警察头儿让四个警察留下把柱子带走,其他警察翻窗去追菩萨姑姑一伙人了。

    柱子被砸上二三十斤重的手铐脚镣,关进了死囚牢。当天,县警察局长亲自审他。三天后,县长开庭审判他,以窝藏土匪重罪判他三天后游街立斩示众。柱子听到判决后, 当场就被吓昏过去。

    那天黄昏,哗啦啦一声牢门被打开了。柱子一惊,从半昏睡状态醒过来,不由自忖道:离死的日子还差两天两夜,莫非他们要提前行刑?这些畜生!柱子感觉死期离自己越来越近,头皮麻煞煞得叭叭乱炸,仿佛自己已经灵魂出窍,好像被两个勾死鬼拿勾命索死拉硬拽着,他浑身无力瘫软在那里, 任凭那鬼东西勾着自己深一脚浅一脚往浑黑处挪。

    柱子躺在死囚牢的破席头子上,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忽然影影绰绰地看见进来俩军官模样的人。昏暗的牢灯下,柱子一眼认出那个身材娇小的小军官,惊诧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这不就是那位漂亮的菩萨姑姑嘛。

    “大哥,多谢那天救命之恩,临走,无以为报,敬你一壶酒一只鸡。菩萨姑姑打开随身皮包,拿出一瓶白酒一只火纸包着的烧鸡,接着说:大哥,我实在救不了你, 我为你的事已经花了很多钱。唉!没办法, 都怪小妹无能,实在惭愧之至!这位就是李财主的儿子李营长,我把山上这些年积攒的所有金银珠宝都给了他,才刚刚赎回自己的命。

    柱子僵在那里,像一根死木头。

    菩萨姑姑和李营长走了,听见那牢门上锁哗哗的声音,柱子才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柱子狠狠地把菩萨姑姑送的烧鸡白酒砸向那两个畜生的背影。烧鸡白酒扔出不到两步就落在地上。

    两天后,柱子以窝藏土匪罪被当地县政府枪决了,县城里大街小巷到处都贴着柱子被处决的布告。


(发表于《参花》2020年,6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标语 下一篇粥尚温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