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山村旧事之一:请客
2020-07-08 13:13:47 来源: 作者:岱鹰 【 】 浏览:22次 评论:0
12.5K
    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在县林业派出所所长职位上退休的赵忠武因病去世了。赵忠武在临终时给儿女留下遗嘱:死后把他送回松树沟老家,把他的骨灰安葬在他老爹坟的下边,他要在地下为爹妈尽孝。

    赵忠武的灵柩下葬那天早晨,村里十几个帮忙的人从坟地回来没有着急离开,坐在一起唠起赵忠武是怎么参加志愿军作战的。赵忠武的弟弟叫赵忠林,今年八十一岁,他向大家讲起当年他家请客的事儿。

    松树沟所在地区一九四七年解放,赵忠武的父亲赵连成一九四六年秋在高粱地里入党后,一直是松树沟村的村长。一九五〇年冬天的一天下午,赵连成从区里开会回来, 一进家就跟媳妇说:“把那只公鸡杀喽,我后晌要请客。”

    “待待的请哪门子客呀?”媳妇说,“那只大公鸡还想留着过年呢!”

    “村上还有事儿,我没工夫跟你细说。” 赵连成临出门时又叮嘱一句,“杀完褪完就炖上,整烂乎儿的。”

    “秃儿,”日头压山的时候,赵连成回来了。那年他的老儿子赵忠林十三岁,他喊着老儿子的小名儿,“请客去。”

    “都请谁呀?”赵忠林问。

    “南沟张文友你大爷,东山刘金贵你二叔。”

    大约半个钟头工夫,两个被请的都到了。

    “炖鸡啦?好香。”张文友进屋就说,“遇到好吃的就想起不好吃的。四六年秋跟连成兄弟到杨家杖子抬担架两天没吃着饭,在山洼里啃了几根生苞米棒子,那个难吃啊!” 他是个会联想的人。

    “那还是部队首长给人家打的欠条,” 赵连成说,“要不生苞米棒子还啃不着呢。”

    “四五年冬当秘密民兵等着打花子队, 大伙儿在二砬沟啃冻饽饽,冰得肚子疼。” 刘金贵说,“那几年跟着连成大哥挨些好累, 受点儿好罪!”他是个直性子人。

    “别抱屈了。”赵连成说,“共产党给咱老百姓打天下,咱不挨点儿累,还䞍着呀! 四七年我坚决要求参加武工队,区长不同意, 说地方缺干部,你当村长比当战士责任重, 你一个村长领导好几百人,那可相当于部队的营级干部啊!哈哈!我若参加武工队, 说不定这家门楣上早就挂上烈属牌子啦!哈哈!鸡炖好了,上炕吧。”

    女主人很会做菜,还另外做了一盘芝麻盐子拌咸萝卜和一盘炒黄豆。

    三人上了炕,盘腿坐下。赵连成招呼老儿子从板柜里拿出两瓶酒,他接过来旋开瓶盖儿,顿时酒香扑鼻。

    “哪来的这好酒呢?”刘金贵说。

    “这是四七年春第一武工队截车缴获的, 张队长给了我两瓶,一直没舍得喝。”主人说着倒了三碗酒,“来,开喝。”

    “真是好酒!”两个被请的同时夸奖。

    “我问你俩一个问题,”三人碗里的酒下去一半时,主人说,“咱哥儿仨有一个相同的地方,你俩说说是啥地方?”

    “咱哥儿仨同岁,都属马。”张文友想了想,说。

    “还有。”主人点了点头。

    “咱哥儿仨是光屁股娃娃。”刘金贵不假思索地说。

    “这个不算。”主人摇了摇头。

    这时女主人进来添菜。刘金贵眼睛一眨, 调皮地说:“咱哥儿仨媳妇一样——都是女的。”

    “放屁!”女主人用菜勺在刘金贵面前划了一下,“你娶媳妇不娶女的还娶男的?”

    “哈……”大家都笑起来。

    “噢,我想起来了,”刘金贵一拍大腿, “咱哥儿仨都有三个儿子!”

    “对喽!”主人端起酒碗,“为咱哥儿仨都有三个儿子碰一下。”三只碗碰到一起, 数刘金贵碰得响。

    “连成兄弟,你今儿个找我们哥儿俩来,” 张文友止住笑,“是不是你或者村上有什么为难事儿要我们出力呀?”

    “是有事儿,但不是我个人和村上的事儿。”赵连成严肃起来,“是国家有事儿要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出力。”他把“我们”两字咬得很重,“今儿个头晌我到区上开会, 是征兵会。现在志愿军急需补充兵员,上头要求咱全区二十五个村每村最少去七个兵。回来的路上我就思谋着,咱哥儿仨都有三个儿子,咱们要带头送子参军,就是孩子光荣了还有两个哩!”

    张文友和刘金贵都沉默了。

    “咱中国人跟着共产党赶跑了小日本儿, 打败了蒋介石,成立了新中国,才过上好日子。现在美国“鬼子”欺负到咱家门口儿了,咱刚成立的国家能安稳吗?咱们和子孙后代能过太平日子吗?”赵连成说着说着激动起来。

    “话是这么说,可是——”刘金贵喝了口酒,“孩子到朝鲜去,毕竟不是住老丈人家去了——好吃好喝好待着,是要上战场! 战场上枪子儿可不长眼睛!漫说我有三个儿子,我就是有八个儿子,也不愿他光荣在外国呀!”

    “大哥,你的心思呢?”赵连成皱了下眉头,问还在沉默的张文友。

    “连成兄弟,你说得对!”张文友也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咱有三个儿子不送出一个参军,还要人家有一两个儿子的送啊?刚才我在思谋,想让你大侄儿凤山参军。”

    三位长辈在屋里的谈话,正在窗外削镐把儿的十七岁的赵忠武听得清清楚楚。想到能参加志愿军,他心里又激动又兴奋,听张大爷说要送凤山大哥参军,急忙跑进屋来对赵连成说:“爹,咱家我去参军!我哥已经娶了媳妇,让他帮您照顾家;三弟还小,让他好好念书。”

    “好小子,我还没跟你说呢,我也是这么想的。”赵连成笑着喝了一大口酒。

    “我舍不得送孩子参军,但我知道哪头大哪头小。”刘金贵叫过赵忠武,“二侄子, 你现在就去找我家你二哥,明天一起去区里报名!”

    “好嘞!”赵忠武连蹦带跳地跑出院子。

    听说二儿子坚决要参军,女主人偷偷在灶台上抹眼泪。

    那年,松树沟村在全区率先超额完成征兵任务,赵连成获得全区“征兵工作模范” 称号。

    赵忠林还讲起二哥在战场的一段经历。

    赵忠武参军后被分配到志愿军原总后勤部二分部第八兵站(团级单位)当战士。一九五一年冬的一天夜里,赵忠武和战友们反穿白里大衣带着五辆装满压缩饼干的军车开往前沿阵地。午夜时敌机突然飞临,战士们按命令紧急跳车隐蔽,赵忠武嘴部撞上一块巨石,被撞掉半颗门牙。但他不顾疼痛, 不怕牺牲,继续坚持为军车带路。时隔二十多天后,他被调任兵站政委警卫员。

    “小鬼,今年多大了?”一天夜里,政委问他。

    “报告首长,我今年刚满十八岁。”他用童音一样的声音回答。

    “想家吗?”

    “想。”

    “想回家吗?”

    “不想!”

    “想家却不想回家,这不是有点怪吗?” 政委笑着说。

    “报告首长,”他大声回答,“想家是因为家中有父母兄弟,不想回家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赶走野心狼!”

    “好!今夜去前线!”

    军车行进途中,敌机像一群老鸦一样飞抵上空。他们刚跳下车,敌机就投下炸弹。早有准备的赵忠武迅速将政委推倒在地压在身下。炸弹在距他们二十米的地方爆炸,首长安然无恙,他的小腿却被炸伤了。回驻地做手术没有麻药,嵌进他小腿的炮弹皮是被卫生所的同志们摁住身子取出来的。

    “小鬼,这里医疗条件不好,”赵忠武接受手术的第二天,兵站政委来到卫生所,“送你回国住院治疗吧。”

    “不!”赵忠武坚决地说,“我要在这里为战友们加油鼓劲儿,每天听到前方胜利的消息!过几天伤好了,我还要跟首长上前线!”

    “真是好样的!”首长深情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头。

    赵忠武直到战争结束才回国。

    听完赵忠林讲述的往事,在场的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都深深地点头。他们心里知道谁是最可爱的人,谁是最可敬的人。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山村旧事之一:卖山草 下一篇标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