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山村旧事之一:翻马尾
2020-07-22 16:16:08 来源: 作者:岱鹰 【 】 浏览:18次 评论:0
12.5K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钟声,打破了小山村雨天的静谧。

    小山村位于松树沟北部三里处的一条沟里,全名叫松树沟北沟,简称松北沟,是松树沟大队的第八生产队,共十九户人家, 一百一十一口人。松北沟原有刘、李、陈、石、孙等九个姓氏,因几年前搬走一家,现在剩有八个姓氏。队部在村子中间的高处, 共十二间房屋,后边六间房东头第一间是会计记账、记工员记工的办公室和饲养员兼更夫宿舍;挨着的三间统屋放着农具,也是社员们集中议事的地方,北山墙上挂着一本日历,上面显示的日期是一九六六年四月十二日;西头两间是存放种子、化肥和重要物件的仓库。前边六间房是牲口圈和草料库。两栋房之间有一棵老枣树,向南伸出的粗枝丫上挂着一截钢轨,那是队长召集社员上工和开会的钟。

    这天,天刚亮就下起了霏霏细雨,老队长没有敲钟——这些天社员们翻地、送粪、备耕挺累的,他让大家过雨休。老队长六十多岁了,他培养三十多岁的石春林做接班人,报请大队任命石春林为第八生产队的副队长。这石春林很负责任,待在家里没事, 想到下透雨就该种地了,就到队部检查铧犁绳套。他来到统屋一撒目,感觉缺了什么。仔细一想,是挂在第三根过梁头的马尾不见了。去年冬天,队里驾辕的枣红马被公社供销社的拖拉机撞成重伤。这匹马个儿头高大,拉车或拉犁头一扬一扬的,特别招人喜欢。马儿被撞,社员们人人心疼,老队长和大车老板还流了泪。老队长找供销社主任打架,高低要供销社赔两千元钱 ,后经公社副社长和大队书记说和,供销社赔了两吨半化肥了事。老队长让人把马杀了,把马肉按户分了,把马皮卖给了县土杂公司收购站。那马尾油光发亮,有碗口粗、二尺半长,收购站说给三块钱,老队长嫌少没卖,拿回来挂在队部统屋过梁头上。石春林问饲养员老李头儿,老李头儿说:我一早起来给牲口添草那会儿还有呢,我回家吃饭忘了锁门,兴许是那工夫没的?给三块钱都没卖的马尾丢了可不是小事儿,石春林就拿起了插在钢轨连接孔的铁棍……

    老队长姓陈,大高个子,长方脸,生气和思考问题时黑眉就拧成两个疙瘩,大眼睛就眯成两条缝儿。社员们哪家失火或小孩儿跑丢了,可以敲钟报警,这是老队长规定的。老队长和社员们听到钟声都这么想:是谁家出事了?不大工夫,大家顶着雨陆续到齐了。

    “大家伙儿说,这事儿该咋办?问明石春林敲钟的原因,老队长皱起眉疙瘩,但眼睛大睁着。

    “是不是应该向孟特儿报告?石春林说。孟特儿是人们对公社公安特派员老孟的惯称。

    “向孟特儿报告有啥用?他能给咱找来呀?小名二愣子的孙登科如今三十多岁了,人们背后仍叫他二愣子,他遇事好表态,翻!孙登科当过兵,在部队是军犬引导员,曾因打伤怀孕的母犬被以故意损害武器罪关过禁闭。

    对于松北沟人来说,就是全体社员集体出动,挨家挨户搜查。马尾被偷,社员们都很气愤,孙登科一提议,立刻有一半人响应:翻! 

    老队长的眼睛眯成两道缝儿。他从心眼儿里不赞成翻。松北沟有两次翻的记录。第一次是队里丢了根绳子,结果没翻着。有人说:那根两丈长的绳子缠到一起不占多大地方,咱能把各家各户妇道人的衣服包儿也翻了吗?第二次是队里丢了一根准备用作盖大车棚的檩木,结果从赵凤林家的秫秸垛里翻出来了。社员们都同意按那根檩木的价值和本生产队上年的分值罚他二百个工分。结果是赵凤林受不了大家的白眼,没过多久搬走了——搬到北边他老丈人那屯去了,是半夜搬走的,从此松北沟少了一户人家,他少了一个姓儿。少顷,老队长睁开眼睛,说:这样吧,你们谁一时爱小儿①拿了马尾,现在承认了不算偷,也不批评也不罚,省得到你家翻出来丢砢碜。他顿了一下又提示说,也许是哪家孩子拿去玩儿了,大人不知道,可以先回去问问孩子,大家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没人吱声,副队长石春林着急了:走,从一头翻! 

    大家出了队部,有的打着伞,有的戴着草帽,有的披块塑料布,老队长只能光着头跟上翻马尾的队伍。

    当翻到只剩几家时,大家都闻到一股烧动物毛的味道。循味儿望去,一家的烟囱冒出一股黑烟。

    “队长,孙登科问老队长,还用往下翻吗? 

    “怎么不往下翻?老队长睁大眼睛说, 剩下几家不翻,不让人家背黑锅吗! 

    接下来,大家例行公事似的翻了翻刘家的秫秸垛,捅了捅李家的墙旮旯。这次翻, 当然毫无结果。

    “大家伙儿都散了吧。老队长的衣服已经淋湿,他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说,有愿意到队部待一会儿的就待一会儿。 

    队部里除了老队长、副队长石春林、饲养员老李头儿,还跟进来五六个人,当然少不了二愣子孙登科。

    “队长,烟囱冒黑烟出味儿那家就是偷马尾那家,他是烧马尾毁赃!孙登科愤愤地说,不信把孟特儿找来,一审他就招! 

    “你咋那么肯定?不兴是人家老娘们儿烧火把掺猪毛的破烂柴火划拉灶坑里啦! 那年头儿家家都养年猪,杀完猪把猪毛扫到烂柴堆里是很正常的事。老队长瞪着孙登科说,不怪大家背地里叫你二愣子,你就是愣。 

    “……孙登科没词儿了。

    “大家伙儿记住,今天的事儿就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兴再提马尾的事儿。我可不愿意看到咱小松北沟再少一户人家,再少一个姓儿!老队长说着激动起来。

    “除非他惹我,孙登科嘟囔着,以后他若惹着我,我就拿烧马尾诌动②他。 

    “咱松北沟人少姓儿多,大家从山南地北搬到一起,容易吗?老队长动情地说, 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大家伙儿互相帮衬着、谦让着,像一家人那样过日子,那该有多好! 都回去歇着吧,下透雨好种地。 

    大家离开了队部,饲养员老李头对着老队长的背影直点头儿。

    老队长的话很快传遍了整个松北沟。打那以后,第八生产队再也没发生过集体和社员家丢东西的事儿。

注:

①爱小儿:贪小便宜。

②诌动:抢白,揭短,揶揄。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山村旧事之一:老队长 下一篇山村旧事之一:卖山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