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山村旧事之一:老队长
2020-07-29 09:10:38 来源: 作者:岱鹰 【 】 浏览:14次 评论:0
12.5K

    吃过早饭,小名二丫的杨素清对丈夫杜大国说:走,咱俩给老队长上坟去。 

    “平白无故的上什么坟哪?杜大国不解。

    “今天是咱俩结婚三周年。若是没有老队长费心,我能嫁给你呀?说不定你现在还打光棍儿呢!咱可不能忘恩!杨素清用手指冲丈夫的脸点了一下。

    “对!走!杜大国答应着,带上铁锹和扫帚跟着媳妇出了院子。

    这是一个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因四面山上布满裸露的黄色岩石,所以村名黄砬沟。黄砬沟是松树沟大队的第七生产队, 老队长的坟就在 村北的大黄砬山下。

    老队长姓张名祥,浓眉细眼,半脸胡须, 当年六十多岁,大家称他老队长大胡子队长。老队长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到队里姑娘小伙搞不着对象儿就犯寻思:我当队长不能只管生产,也得为这些年轻人搞对象儿想辙呀!为了方便男女青年处感情,他安排社员们种地间苗铲地都是拉大帮儿,拿他的话说是男女混杂,干活不乏。黄砬沟的耕地分散在九沟十八岔里,到蹚地时他安排两个人一副牛具,小伙扶犁、姑娘拉牲口,再把每副牛具单独派到一条沟岔里,并保持每组人员相对稳定。老队长的这一手儿果然有效,时间一长,大多数一副牛具上的二人都配了对儿。其中的一组小伙儿性急, 在姑娘还没最后定砣儿就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但婚后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为此,这些已婚男青年的家长逢年过节都要给老队长买烟或送酒。

    本生产队就剩下杜大国一个大龄光棍儿了。杜大国二十八岁了,虽然长得不是很帅, 但看着顺眼,还很会说话,他搞不上对象儿是因为兄弟多,家里困难。本队还有一个到龄没出嫁的姑娘就是二丫,她左腮帮儿和耳根之间有一块茶杯口大的紫色胎记,有人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对方都没相中。老队长就让他俩一组,从种地到蹚地、封垄始终负责一副牛具。大国明白老队长的意思,心里美滋滋儿的。二丫当然也知道老队长的用意, 她从心里不想嫁给家里兄弟多又是大头顶儿、过门儿后负担重的大国,但她心眼儿好,不想伤害大国的自尊,所以服从了老队长的安排。

    种地时人多,大国没机会试探二丫的心思。一天上午在离村很远的三坝沟蹚地,二人坐在地头歇崩儿时大国红着脸对二丫说: 杨素清,咱俩搞对象儿得了呗! 

    “你不叫我二姑,叫什么大名啊!二丫早有思想准备,笑着说,咱俩搞对象儿不对辈儿。 

    “我管你叫二姑,是因为你爹是我姨父爷的表弟的干兄弟,大国早想到二丫会用这个托词儿,说,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不影响咱俩搞对象儿啊。 

    “那也不中,你比我大五岁,比我哥还大呢。二丫平静地说。

    “大五岁还算大呀,大国的脸不红了, 过去的皇妃都比皇上小很多呢。 

    “那你就做你的皇帝梦吧,我不想做娘娘。二丫站起来,不想往下说了。

    大国也就此打住,他不敢直接把生米煮成熟饭——因为时机不成熟,他不想留下那个不好听的罪名。

    时隔半个月的一天下午,大国和二丫到大坝沟给高粱地封垄。当蹚到大坝头上时, 坝下突然飞起一只野鸡,拉犁的骡子受惊了, 猛然往旁一蹿,二丫被带倒了,拉骡子的缰绳也脱手了,眼看就要滚下三四米高的大坝! 大国见状,瞬间推开犁梢,飞身上前,从后面抓住二丫的裤腰带,把二丫扶了起来。二丫站稳后向坝下看去,只见坝根处是一片割柴人割柴留下的半尺高、手指粗、顶端尖利的荆条和榆梢茬子,顿觉后怕:我若是摔下去, 那荆条茬子戳进胸口或太阳穴,我今天就没命了!她回头看大国,眼睛里充满了感激。

    当天晚上,二丫久久不能入睡:老队长安排我和大国搭伙是美意,野鸡飞惊牲口让大国救我是天意,看来,我已没理由拒绝大国再向我求婚……

    大国和二丫结婚的新房,是租借黄砬沟口老苑家的东偏房。新婚之夜,大国调皮地对妻子说:二姑娘娘,我虽然不能让你过上杨贵妃的生活,但我能让你过得舒心、快乐!

    “听你嘴说不行,那得看你行动。二丫依偎在丈夫怀里说。

    以后,大国和二丫上工仍然负责一副牛具,下工后洗衣做饭也是两个人干。二丫生下女儿后,给孩子洗褯子换尿布的活儿也被大国承包了。三年来,两口子没红过脸、拌过嘴。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二丫感到极大的满足。越是这样,二丫越是想念死去的老队长。

    那是大国和二丫结婚一年后的伏天,老队长按照公社党委赶在雨季前完成大田追肥封垄的指示,组织全体社员起早贪黑地干,他亲自赶大车往各条沟里送化肥。队部附近有一座建在河沟边上的方塘,方塘里的水满满的,人坐在塘沿儿就可以把大腿伸到水里。中午大家收工回来,有人突然看到老队长漂在方塘水面上!大家急忙把老队长救上来,但老队长已停止了呼吸。有人分析说, 老队长这么大岁数了,天天比社员们起得早、睡得晚,白天还和壮劳力一样干活儿,今天往地里送化肥身上热了,想在方塘洗洗大腿, 由于连困带乏,眼前一黑就栽下去了……

    杨素清在老队长的坟前插上三炷香,摆上一瓶白酒、一只烧鸡和几样瓜果,又点着一摞大纸,口中念诵着:老队长,好大叔, 感谢你老成全我和大国……这些东西,本来应该是我们两口子逢年过节孝敬您老的…… 

    杨素清回头看丈夫,大国已是涕泪交流。

    这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靠山屯儿轶事(续二) 下一篇山村旧事之一:翻马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