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蓝色
2021-06-10 14:41:34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101次 评论:0
12.5K

(一)

    方华槿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经济独立,她最初的时候通过写一些零碎的稿子赚取生活费。在她大二这一年眼睛有点不舒服,医生告诉她眼压比较高,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做任何费眼的事情,晚上要早点上床休息。

    方华槿想到她大一一整年都在熬夜写稿子,灵感枯竭的时候甚至熬到三四点,只睡两三个钟头,六点多就要化妆上课去。对于医生所嘱咐的事情,她必须放在心上,为此她度过了极为清闲的一个月。方华槿的爱好是看书,但是每当她想拿起书的时候,想起自己的眼疾,于是又默默地放下了。

    同寝室的楚楚是一个钢琴十级的艺术生,她平日里和方华槿关系最好。看到整日宅在宿舍的方华槿,她嘿嘿一笑。她们琴行老板的一个熟人正在找家教,楚楚想没有比方华槿更合适的人选,于是推荐她去试试。

(二)

    应则树就是这样闯入方华槿的生活中的。方华槿第一眼看到应则树的感觉就是纯真,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少年。黑黑的眼睛里藏着一抹忧郁的蓝,软进方华槿的心里。这时应爸爸将方华槿喊出去,交代一些事情。

    原来应则树小的时候妈妈带着他去公园玩,过马路时看到一个小孩子走到了马路中央,应妈妈让应则树待着别动。当应妈妈去拉小孩子的时候,路口忽然冲出一辆车,撞倒了应妈妈。六岁的应则树见到妈妈的最后一面就是她倒在血泊中的样子,从那以后,应则树患上了自闭症。应爸爸带着应则树四处求医,应则树渐渐开口说话了,但是小小的应则

    树心里留下了不可抚平的创伤。应爸爸对方华槿说:“他的功课特别好,我请你来是希望你能让他开心一点就行,毕竟我不能每时每刻都陪着他。则树他缺乏和同龄人的沟通。”

    方华槿听到应则树的身世不禁有些心疼,她拍拍胸膛,对应爸爸说:“我会尽力的!”方华槿走进应则树的房间,看到应则树在拼魔方的最后一块。她听应爸爸说,这个魔方是今天才送给他的,她心里暗暗吃惊应则树这种惊人的学习速度,她望了望认真的应则树:“需要我帮忙吗?”

    应则树没有任何回应。方华槿直接拿过应则树的魔方,温柔地对他说:“你看着。”

    她熟练地用慢动作搞定了最后一块,打乱后再重新递给应则树,应则树只用了半分钟就拼好了整个魔方。方华槿用手摸摸应则树的头:“你也太聪明了。”

    应则树一把推掉了她的手。方华槿看着应则树房间一面书架上满满的都是书,就问应则树:“我可以看看吗?”

    应则树看着方华槿,哼出一个字“嗯。”

    方华槿没有再打扰应则树,而是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自己翻看一本书。等到家教的时间结束以后,方华槿就打个招呼离开了。回到寝室的方华槿翻开了好多针对如何治疗自闭症的书籍,她想到了应则树那张白净没有表情的脸。

(三)

    第二次过去的时候方华槿带了一个九连环,递给应则树:“你要不要玩?”应则树看了方华槿一眼,接过九连环:“谢谢。”

    方华槿却被应则树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吸引,大脑不受控制地感慨一句:“你的手好好看啊。”

    应则树没有回应,脸上浮起一片红晕。应则树在解九连环的时候,方华槿就抱着一本《摆渡人》窝在沙发里看。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照在方华槿的脸上,应则树默默地看着她。他喜欢这种安静美好的氛围。

    应则树解九连环到最后的时候,遇到了难关。方华槿放下手中的书,走过去,默默地接过来,一分钟搞定。等她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应则树正在看着她,被发现以后应则树迅速移开了目光。方华槿收拾好自己的包,离开了。

    “明天见,则树。”

    “嗯。”

(四)

    方华槿发现应则树虽不喜欢与人交流,却很喜欢玩这些益智小游戏。在方华槿眼中,则树活脱脱就是一个沉默可爱的大孩子。她下次再过去的时候故意带上高等难度的数独给应则树玩,自己则换了一本《飘》。她喜欢郝思嘉的勇敢,甚至爱她身上的自私。

    “这个怎么填?我没有思绪。”

    方华槿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应则树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方华槿开心地挪过去,开始为他讲解。应爸爸敲门后,端了两杯果汁进去,看到方华槿和自己儿子正在交流,脸上笑出了褶子。

    “谢谢叔叔。”方华槿礼貌地道谢。

    “没事,叔叔不打扰你们了。”方华槿继续和应则树聊数独的事情,应则树偶尔会插一句自己的见解。那天方华槿离开的时候,应则树回应了方华槿的“明天见。”

(五)

    方华槿那段日子里着迷于寻找高难度的数独游戏,打印两份,等她到应家以后就和应则树比赛。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有一天方华槿没有过去,应则树记得方华槿有留给他联系方式,只是当时他没有添加。他按照方华槿的微信号拨通了她的电话,握着手机的手因过于用力而微微泛白。

    “喂,你好。”方华槿嘶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听到她的声音,应则树另一只紧张地握成拳的手慢慢地伸展开来。

    对面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好?”

    过了半分钟的时间。

    “是则树吗?”

    “嗯。”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过去。我发高烧了,我今天早上给应叔叔打电话,他好像在外面,应该是忘记和你说了。”

    “嗯。”

    “没事,姐姐身体好着呢。等到明天就可以给你带新的惊喜。”

    “明天?明天带什么?”

    “明天啊……明天我还没有想好呢,但是我一定会过去。”方华槿吐了下舌头,她想到对方又看不到自己的动作,把自己逗笑了。

    “明天见。”应则树说完这句话,安心地挂掉了电话。

    方华槿想到应则树主动给她打电话,心里开始冒起开心的泡泡。只是她不知道这种感情不只是怜惜,还有另外一层含义。

(六)

    方华槿起床以后,测量体温38 度5,还是有一点点发烧。她穿着羽绒服打车去了应家,在她按门铃的时候,是应则树给她开的门。应叔叔在沙发上坐着说:“则树他非要亲自过来给你开门。”

    应则树的脸又红了,拉着方华槿去了他的房间。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看书啊?这么大一面墙上的书你都看过吗?”

    “嗯,书籍是我的避难所。”

    “你不要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什么都要讲出来。书……它虽然可以让你回避现实,但是它不会开口和你说话啊。”

    方华槿看到应则树泛红的眼圈,叹息地摸摸他的头。

    “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啊,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应则树缓缓地抬起胳膊,轻轻地回抱了方华槿。他这一个小举动竟惹得方华槿湿了眼眶。

    方华槿今天没有带任何东西,只是坐着陪应则树聊天。由于高烧的缘故,她在沙发上睡着了。应则树将她扶到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七)

    方华槿睡醒的时候,有一丝迷糊,不知晓自己身在何处。这时应则树端着一碗姜汤走进房间,方华槿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我昨天在这里睡着了?你干吗不叫醒我。”

    “昨天我看你在发烧,就没有叫你。你放心,我睡的是沙发。”

    方华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内心想着应叔叔会怎么想。

    “我爸他昨天出差了,你不用担心,先把姜汤喝掉吧。”

    方华槿红着脸,接过了应则树熬制的姜汤。味道非常好,她不知道则树还会熬汤。

    “你昨天说的要陪我一辈子是认真的吗?”应则树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方华槿的眼睛。

    方华槿的脑子蒙了,等她意识到应则树对她的感情时,她的内心有着难以抑制的开心。她看着这个一点一点向她敞开心扉、第一眼见到就走进她心里的少年说:“我会陪你一辈子。”


(发表于《参花》2021年4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四伯 下一篇赖脸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