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老婆婆的旧黄灯(二)
2021-11-11 15:54:26 来源: 作者:张霖 【 】 浏览:27次 评论:0
12.5K

    天空黑压压的一片,房间里也同样是黑乎乎的。

    这天妈妈不舒服,整天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原来以为这一个下午就会这样安安静静地度过,没想到突然窗台上方的铁皮遮雨棚“咚咚咚”地响起来,像密密麻麻放炮一样,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把头从窗外扭到床的方向,妈妈还是一动也不动。我轻轻地推开窗户把手伸出去。“咝!”好凉啊!我差点叫出声来。我赶紧把手收缩回来一看,掌心间竟是如同花生米大小的冰雹,似透非透,将化未化。

    第一次见到、摸到冰雹的我,赶紧用吃饭的碗把冰雹装了起来,放在床边,然后又跑到院子里接更多的冰雹。不到一会,我就收获满满。虽然冰雹砸在头上有点疼,但是我突然冒出了一个鬼点子。

    我双手捧着满满的冰雹去找二楼卖粽子的老婆婆。老婆婆正在灯前包粽子。“好凉啊!”老婆婆接过冰雹之后笑了。“你见过下雪吗?”老婆婆问。“没有。”这句不假,我自打出生就没有离开广州。广州是南国的大都市,这里几乎不下雪。“想见吗?”“想!”

    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摸灯泡。我已经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了。突然,眼前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山是白的,树是白的,连不远处冒着烟气的小院子也是白的。好厚的积雪!一脚踩下去,雪已经过了我的脚踝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兴奋,因为好冷啊!身旁的*姐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件大棉袄给我穿上。

    北风又刮起来了,吹散了刚刚才罩起来的些许热气。我们俩弓着身子,慢慢向院子走去。起码有房子可以避避风啊,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讨一口热水喝。此时此刻,我从未想过比可乐更能引诱我的竟然是一杯开水。

    院子的门半开半闭着。地是白的,墙是白的,屋顶也是白的。这里窗户是透明的,院子分成东西两边。我趴在西边房间的窗户上往里看,泛着火光,床上有一个少女睡得特别沉。“那叫炕,下面很热的,很舒服的!”*姐说道。“这*姐好好看啊!脸好红啊!”我指了指炕上沉睡着的少女。

    身旁的*姐看了一眼,突然很着急地大叫了起来:“她的脸色不对,是桃花似的艳红,她一氧化碳中毒了!”她边叫边拼命撞那扇大门。大门关得紧紧的,*姐撞不开。屋顶上的雪被震下来了不少,我赶紧后退到院子的中间。

    东边房间的人被惊动了,只见三个大人冲了出来,拉住*姐,用听不懂的话问她。*姐挣扎着反复就叫着“中毒”两个字,并往房间里的炕上指。终于有一个大人半信半疑地来到了窗前,结果他一看就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召集其他人一起撞击大门。门终于撞开了,一股沉闷的味道窜了出来。他们冲进去抱起炕上的少女就往外跑。其中一个人还向*姐深深鞠了一躬。“他们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啊?”我问*姐。

    “这里是吉林省的汪清县,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朝鲜族的,他们说的是朝鲜话。”*姐回答了我的问题。

    “那个女孩会死吗?”

    “不会,幸亏发现及时,应该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就好了。”

    “那太好了!好冷啊!姐姐,我们回去吧!”

    “好啊!”

    白茫茫的天地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我们穿了过去,又回来了。再见到老婆婆时,她正在忙着做粽子馅。

    回到家里,妈妈还是一动也不动,我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她,别是也要送去医院吧?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妈妈终于睁开眼睛了。我松了一口气,然后拿起装了冰雹的碗说:“妈妈!妈妈!刚刚外面下冰雹,我还接了一点给你呢……”可是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我看见碗里的冰雹都化成水了。

    妈妈笑了,说:“你真幸运啊!妈妈一辈子都还没有见过冰雹呢!”她边说边收下了那一小碗水。我不甘心,说:“不止下冰雹呢!外面还下了好大的雪啊!”

    “傻孩子,这里是广州啊,不会下雪的啊!妈妈很谢谢你的礼物!”说完她把我拉了过去,两颗脑袋靠在一起。

    小黑屋里打开了折叠台。妈妈正在往台上摆鲜花和水果,正中还有一个人的照片,感觉和记忆中那位我帮他拍照的摄影师很像。

    “饺子来喽!”爸爸的声音从走廊另一侧尽头的厨房,由远及近地传来。“辛苦了!”妈妈接过热气腾腾的一大盘饺子,放在了折叠台上。而我则坐在长木凳子上,吃着爸爸昨天买回来的糖冬瓜。妈妈收拾好了桌面,捧着一本巨大相册坐到了我的身边。

    相册是崭新的,但里面照片是陈旧的,几乎都泛黄了。我突然指着一张发黄最严重的照片说:“这张是我拍的。”妈妈笑了,说:“小孩子,别乱说话!”

    “我哪里有乱说话,明明就是那个摄影师帅叔叔嘛!我跟他一起把照片冲洗出来的啊!”

    “别瞎说!那是你外公。这照片距离现在几十年了,那时他还在国外,继承家业打理照相馆呢!”

    “外公是外国人?”我仰着头问妈妈。“不是,外公是中国人,是华侨。后来抗战爆发了,外公就回国参军了,这样才有机会认识你外婆啊!不然啊,我们都不知道在哪里呢!”妈妈边说边翻着相册。

    我突然指着一张照片说:“这女孩长得真好看!”妈妈说:“你这小子嘴真甜,姥姥听见了一定很高兴!”那照片里的女孩怎么和我雪天里看到的被人救出来的少女长得一模一样啊!

    “说来也怪,有一年最冷的时候,她在家里的炕上睡着了,她爸爸妈妈忙着照顾刚刚出生的妹妹,顾不上她。时间长了,屋里没通风,结果就一氧化碳中毒了。幸好有两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不停地撞门,才引起了注意,及时将她救了出来,真是命大啊!”

    “那后来呢?”

    “听说姥姥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就立志做医务工作者了。后来到了朝鲜进修,回来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再后来去了延安,在延安跟你外公遇上了。”

    “妈妈,你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吗?”“傻孩子,那时妈妈都还没有出生,怎么能够参加他们的婚礼啊?”“婚礼上肯定有很多好吃的!”我吃着糖冬瓜,眼睛放着光。前不久我刚和爸爸妈妈一起参加完小姑的婚礼。婚礼还没开始,我就用手去拿菜吃,结果被妈妈狠狠地用筷子敲了一下脑袋。当我再一次来到老婆婆家时,她不在家。楼道里飘着粽叶的清香,她在煮粽子。

    我在电灯泡前犹豫着,到底是摸还是不摸?真是让人拿不定主意。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咬咬牙,心中默默喊了一遍:“我想要参加外公外婆的婚礼!”

    手一伸,就摸到了昏黄微热的灯泡。刹那间,天与地又变了。那是一片透蓝的天空,还有没有尽头的黄土,大街上清一色灰色的衣服。一对青年男女出现在一间土屋前,一棵挂满尘土的大树下,女生半侧身站立着,阳光照在她的眼睛上略微有点睁不开眼,显得十分羞涩。男生蹲在地上,笑得很灿烂。他们面前的那人带着皮箱子,原来正在给他们拍照。

    “笑一笑嘛!结婚照,喜庆一点嘛!”原来他们在拍结婚照呢!接下来就要开吃了吧!看来我是来对了。“嘟……嘟……嘟嘟嘟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号声。姥爷突然跳了起来,冲进屋内拿起背包就往外跑。姥姥一路伴随着他,匆匆忙忙地赶到一大片黄土地开阔处。听身边的人说,这叫延安机场。姥爷抱了抱姥姥,在她身边嘀咕了一句,就转身走到机场中央的人群里了。姥姥踮着脚尖,朝着姥爷的背影不停地挥手。队伍出发了。

    到处都挤满了人,他们挥舞着各种颜色的彩旗,站在道路的两旁,高呼着口号:“热烈欢送南征的同志们!”“打到南方去!”“中国人民抗战胜利万岁!”姥姥一路跟着部队前进,寻找着姥爷。刹那间似乎看到了,姥姥激动地跳了起来。然而对方似乎没看见,只是跟着大部队继续向前走。

    终于,送行的人群都散去了,但是姥姥的双眼还是湿湿的。大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天降下了小雪花,顿时让人觉得冷了不少。我不禁缩成一团。忽然,有人拍我肩膀。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前几次都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姐。

    “你下次再敢一个人来,我就不带你回去!”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敲我的头。“嗯嗯,下次不敢了!”我嗲声嗲气地说。“知道就好!好吧,我们回去吧!”她刚刚说完,黑色隧道再次出现在眼前。

    回到家的时候,爸爸正在上第二盘饺子。我跑到妈妈身边,依偎着她问道:“姥爷结婚之后是外出打仗了吗?”妈妈愣了:“你怎么知道的?”“那姥爷去了哪里?去了多久啊?”“具体的不知道,听说是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有三年多。”“那姥姥岂不是很可怜?”“是啊,姥爷能回来就不容易了。”“姥姥还会说朝鲜话吗?”

    “你怎么东一句西一句的?姥姥的朝鲜话已经基本忘光了。她说的最好的是客家话,就是你姥爷说的那种话,而且她说的话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正宗。”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婆婆的旧黄灯(三) 下一篇老婆婆的旧黄灯(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