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老婆婆的旧黄灯(三)
2021-11-18 10:07:53 来源: 作者:张霖 【 】 浏览:29次 评论:0
12.5K

    “好疼啊!”我躺在医院急诊科的长板凳上,一边枕着爸爸的大腿一边叫喊着。“叫什么叫!疼死你活该!”“看什么看!你也是!”妈妈一反常态地叫骂着。整个急诊科都能听到她的回声。爸爸也是一反常态,吱都不敢吱一声,低着头看着我,不停地用手摸着我的脸。

    事情发生在大半天前,我又到了位于郊区的爸爸单位玩。那是一座村里的“城市”,高高的围墙将其与四周的农地分割开来。这里有办公楼、实验工厂、汽车库、食堂,还有汽油库。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我顽皮的身影。不幸的是,我在原以为最安全的花基上踩中了铁钉。那是一颗穿透了木板、长长的,且浑身上下都是锈的钉子,足足扎入了左脚掌的一半。我硬是把钉子拔了出来。疼啊,那是钻心的疼。

    我独自坐在花基上,用地上的一块烂布死死地按住了伤口止血。我谁也不敢说,因为就在半个月前,我就因为在母亲单位附近的工地上玩,被生锈的铁钉扎伤过一次。意外发生在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爸爸看见脚一瘸一拐的我,焦急地问:“怎么回事?”我撒谎骗他说:“崴了一下脚。”

    他摸了摸我的头,也没说什么。回到家,妈妈发现我浑身颤抖,再三逼问下,妈妈看到了我脚底的伤口,瞬间就爆发了:“你怎么带孩子的啊?娃的脚被铁钉子扎这么深,你居然不知道!”爸爸冲了过来,蹲下身子问我:“说!什么时候扎的?”“上午十点多。”我回答得有气无力。“快去医院!去打破伤风针。”

    爸爸背着我就下楼了。

    啊!又去打啊!我的话闷在心里没敢说出来……

    急诊室里,妈妈不停地奔来走去寻找医生,而我除了记得处理伤口时那剧烈的疼痛之外,一切都是模糊的,只记得那次爸爸一直都守在我身边。二楼很长,特别是对脚伤未愈的我来说更是如此。

    我从李敏家拖着脚,走过那个最喜欢我在他家地上打滚的叔叔家,再从一个从来就没见过有人出入的房门走过,到达独立的厨房和公用的厕所,然后过了楼梯,就到了老婆婆家。

    今天的婆婆什么都没做,就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是在等我。

    “婆婆,晚上好!”“晚上好啊!”“婆婆,我想去看看我爸爸。”“你爸爸不是在这里吗?”“不是,我想去看以前的他。”“为什么?”“就是想去看看,婆婆,你就带我去嘛!”我在婆婆面前撒起娇来。“好好好!拉着我的手,来!”我伸出手,紧紧握住婆婆的手。

    “出发了!”婆婆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向灯泡。

    这里我认得,因为这里是我最讨厌的地方——医院。*姐又准时出现了,她带我来到一个满头缠着绷带的病人的床边。“坐在床边的人,怎么那么像妈妈啊?不对,我妈妈的肚子没有这么大啊!”“你妈妈肚子里的就是你啊!”*姐笑着对我说。“不会吧?”

    妈妈正趴在那病人的身上,哭着说:“你怎么这么倒霉啊!孩子还有一个月就出生了,你怎么能这个时候出事呢?”“那是我爸?”“是的。昨晚他上夜班。下班骑单车回家,可能是因为太累了,结果跟一部装满竹竿的小货车相撞了。好几根竹竿都怼中了他。他也算命大,要害都给他避过去了。我们走吧!”

    “嗯嗯!看来他也没资格说我笨手笨脚的嘛!”

    …………

    还是在医院,只不过这里暖暖的。一对青年男女围着一个透明箱子,男的头上还缠着纱布,女的趴在那透明箱子的上面看。“那不是妈妈吗!怎么一眨眼肚子就没了?”“因为你出生了啊!箱子里面的就是你了。”*姐笑着说。“真的吗?”“是啊,你出生的时候难产,已经在那保温箱里住了一个月了。”*姐向我解释。“这么惨啊!”

    我想我的嘴巴一定嘟得很长。头上还戴着纱布的爸爸离开了房间,正当我在想他去了哪里时,他又回来了。“快快快!医生已经同意了,我们赶快走!”“再快也要等护士来啊!”

    他们正说着,一位护士姐姐进来了,将我从保温箱里抱了出来,交到我妈妈的手上。妈妈立刻给我套上衣服,和爸爸一起抱着我出去了。

    我拉着* 姐说:“我们跟着去吧。”* 姐说:“不用,我们直接过去。”病房,又是病房!爸爸带着妈妈,妈妈抱着我,终于赶到了这间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位枯瘦的老人。三人进来的一瞬间,他本来已经干枯的眼睛突然放出了亮光。妈妈冲上前,将我举起给他看。

    他笑了。

    我没想到,如此干涸的脸庞,还能挤出笑容来。妈妈紧接着将我递了过去。他摸了摸我,眼角流下了泪。然后,他挥一挥手,让我爸带着妈妈和我离开了。

    我的眼睛红了,我知道他是我爷爷。妈妈曾经告诉我一件事。在爷爷见到我的第二天,他就去世了。妈妈说:“他是憋着一口气,一定要见到我。”

    * 姐又拉了拉我的手:“走,我们回去吧!”

    转眼就回来了。

    老婆婆笑着问我:“都清楚了?”“嗯嗯,都清楚了,谢谢婆婆!”我向她深深鞠了一躬。

    “快回去吧,别让爸爸妈妈担心!”老婆婆的声音很温柔。“婆婆,再见!”“再见!”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婆婆的旧黄灯(四) 下一篇老婆婆的旧黄灯(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