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许正宁和莫等闲(中)
2021-12-13 14:20:25 来源: 作者:胡泰然 【 】 浏览:40次 评论:0
12.5K

 五

    听说,亵渎神灵的古城巴比伦,在众人的嘘声中终于倒下了,此后,一切都在不可挽回地走向庸俗。如今,城市的上空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压力,包裹着人们,刺激着人们。

    人们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是来自上天的惩罚,因为他们,巴比伦堕落了,通天塔不复存在。

    人们去耗尽汗水,换取报酬,再去投入消费。似乎购买的商品越多,就越荣耀。一些不需要购买的东西,比如明月清风,丝毫激不起人们的欲望。

    人们看见月亮,就笑,觉得月光很美好,美好的事物是不需要付费的。需要付费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人们最珍贵的是与生俱来的情感、人性、智慧等等,这些不可能用金钱来衡量。许正宁那个时候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不明白金钱可以易主,他畏惧这些,就如同畏惧自己的肌肤一样。

    后来,许多人去那个地方看他们当初吃饭的那个食堂,那个地方蛮接地气的。想当年,他们隔了很远,就那样看,不知道在看什么。他们在看什么?瞳孔聚焦,又分散,聚焦,又分散。不知所以的微笑,也许另有所指。莫等闲和女伴哈哈大笑的时候,许正宁只能悄悄离去,不发出声音,不做任何表情。

    莫等闲后来回忆说:“自己当初是为了给他一点信心, 人生太漫长了。”许正宁猜不透,他以为莫等闲改变了主意,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要去探寻一些新的岛屿。他们的世界需要一点点麻醉才能保持平衡。

    无论如何,始终间隔十二英尺以上,像码头到浅海的距离。这距离是安全的,同样的,他们可以继续缩短距离,这样是不道德的。就是这样的,他们需要用一生去换那些称得上是尊严的东西,比如成功学的书中说的那样,没有煊赫的家世,也要“富可敌国”“权倾朝野”,最起码,也得有“迷人的外表”。说白了,就是更符合消费主义。人们把自己当成了商品。

    这些东西不用别人来教,他们在幼儿园就知道这些东西。排队吃果果、抢板凳,看似很友好,实则里面危机四伏,时刻都可能被淘汰出局, 他们深有体会。

    许正宁在十年后突发奇想,想要重回学校食堂,他身手敏捷地翻墙而过,里面的人不看他,他来到食堂,打了一份羊油饼。吞咽的时候,他发现,食堂里面的人都在吞咽,一股子浓重的油腻味和桌子的金属味扑面而来,没有人抬头,偌大的食堂只有他在四处张望,没有人在意他。之后,人都走光了,像谢幕一样,他无力地蹲下,他失去了一些年代久远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许正宁不止一次地看着黄昏谢幕在赵王河,河水里面有着看不清楚的漩涡,水面上起起伏伏的波纹,如同鳞片一样在水中遨游,不分西东,前后游荡。那水,真是可以让人忘记烦恼。

    他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作家,他为之努力了好久,别人都看着他,以为他是一个异类,是个怪胎,是个神经病,他不这样看,他觉得自己一定能搞出名堂来。

    下班之后,颜小野问他去不去酒吧,他说去吧,酒能让人忘记痛苦,忘记烦恼。他们从曹州路那里漫步过去,迈阿密比花儿胡同要热闹一些。颜小野对许正宁说:“你不要老是想不开,你看,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嘛,你不是没有人在意。”

    许正宁上学的时候,颜小野抽完了烟,就把烟头弹在许的床单上,有时候会把洗过的裤头放在许的床上阴干,或者在发泄的时候,在许的床单上盖上一个脚印。但他觉得自己是许的好朋友,一直都是。他觉得这样做只不过是在和许开玩笑。

    每当放学的钟声敲响,他就让许去帮他买饭,而且还不付清全款,留点尾巴,许只能自己垫付。颜小野在上学的时候不怎么和许说话,等到他们长大之后,进入了同一家广告公司,颜小野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许的好朋友。用颜小野的话说:“咱们是好朋友嘛,谁跟谁啊?”

    这一次,颜小野有些心事,要跟许正宁说。他不知道许正宁会有什么反应,不过,这个好朋友,应该能理解他吧。虽然,他有些窝囊。这是他一贯的性格,颜小野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回味悠长。

    酒喝到一半,颜小野批评许正宁,说他不懂女人。许正宁醉眼蒙眬,说:“你懂,颜总最懂了。”颜小野对着两个陪酒女郎说:“你们说,许哥,啊,人才,才貌双全,哈哈,多好的人,一直单身,你们说,是不是太可惜了。”

    两个女郎也跟着笑,说:“太可惜了,简直是时代悲剧。”颜小野拉着醉了一半的许正宁,说:“我那天看见莫等闲和一个男的去宾馆了,她回莫高你不知道?”许正宁看着他,十分陌生地说:“你跟我说这些,是想干什么?”

    颜小野想了想,说:“那个男的我认得,就是高咱们一级的许微巍。”许正宁叹了一口气,说:“很正常,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颜小野挠挠头,说:“我遇到了她,请她喝了几杯酒。”颜小野一脸醉态,说:“那天我喝多了,可什么也没干,这一点请你相信我。”许正宁看着他,一脸冰霜。

    颜小野慢慢酒醒了,半蹲在地上,说:“对不住,兄弟,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错了……”颜小野说着,挣扎着想起来,被许正宁按下来,说:“我也有句话要对你说。”颜小野说:“看看我猜的,和你说的,是不是同一句话。”许正宁贴过去,对着颜小野的耳朵,说了一句话。第二天,两人头上都有淤青,被人问起,就说是喝酒喝多了,开摩托撞树上了。

    让世人惊艳,让旁人侧目,他们除了这些,没有别的爱好。社交软件上,莫等闲很开心地发现,这上面有好多人来看,有很多人点赞,她希望许正宁来看,又不希望他看。看与不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莫等闲不知道,也不会知道了。

    他始终没有再露面。他是一直没有找到作为钢铁侠的许正宁吗?他会找到钢铁侠,并且化身为他,化身为强大吗? 她期待他找到,也不期待,那样人生太无趣了。你能想象他们二人,许正宁和莫等闲在帆船酒店看落日喝马天尼吗?哈哈哈,那是一种可恶的笑话。

    躺在单人宿舍,许正宁在豆瓣网上刷到《大象席地而坐》这个电影了,很荒诞,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现实。许正宁觉得有必要去满洲里看看大象,顺便随机看一次电影。那几天,满洲里热映《情书》。许正宁想,这主题蛮适合他这样的年轻人,就去看了。莫等闲不喜欢这个电影,不过,满洲里那几天只有《情书》。莫等闲是个理性的人,从团购网上看了看票价和预定人数,决定去看《情书》。

    他们来看这场电影了, 他们并不知道对方就在另一个影厅里面,七号,和八号。许正宁写过一篇小说,叫《地铁十三号线》,里面全是荒诞,他不知道,荒诞此刻就在对面。许正宁想着,说:“我不愿意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就是不是同一个人嘛。”其他人扭头看他,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神经。许正宁吼了一声,说:“看锤子,都给老子看电影。”

    人们把头又扭了回去。莫等闲在另一个影厅,听到了这的声音,茫然地抬头。电影里面,两个恋人天人两隔,再也不会见面了。大家开始抽泣。许正宁无动于衷,他想回家再哭,在这里哭,太丢人了。

    许正宁心想,等看完电影,一定要买一个大个的鸡蛋仔,加豆沙的那种。就在这时,一个眼镜妹认出了他,说:“你是大宁吧?”许正宁倨傲地点点头,说:“正是本少。”眼镜妹笑了,说:“我请你吃冰激凌。”电影散场后,两个人去喜茶,眼镜妹自报家门,说:“我叫马天乐 ,白沙师范学院的学生,我早就看过你的小说,写得真好看,听说那期《草芽》都脱销了,就是因为你的小说。”

    许正宁笑了,说:“我没那么大能量,都是江湖谣传,不足为信。”马天乐急了,说:“喂喂喂,你可是‘小说神手’,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可一直都是我们的偶像。你要是不写小说,对于小说界来说可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你当小说‘神手’,我们做你的‘神兽’支持你!”许正宁笑了,说:“我宁愿做个‘妇科圣手’,‘神手’这个名字担不起。”

    两人说着,莫等闲从窗外经过,想着刚才的电影片段,心疼了许微巍,他现在还在家里生闷气吧。莫等闲跟他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她匆忙赶回家中。

    许正宁心想,也许莫等闲此刻正在和许微巍在一起,每个人的终点都不一样,何必强求呢?他看着对面的马天乐,说:“你今年多大了,有十八了吗?”“大叔,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明明都十九了好吗?”许正宁一笑,说:“我明白,我也曾经十九过,我理解你的心情。”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许正宁和莫等闲(下) 下一篇许正宁和莫等闲(上)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