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往事如烟(一)
2022-01-06 11:12:55 来源: 作者:向立成 【 】 浏览:25次 评论:0
12.5K

    丁念安一夜无眠,脑海里久久不能忘记“陈进安”这个名字。昨天从墓园回来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生命似乎升华了,已入不惑之年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仿佛一个出生婴儿般,一些难以名状的信念正悄悄发芽……

    这种感觉是在父亲,哦,不,养父丁昌荣告诉自己的身世之后,在看到亲生父亲的照片之后,在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舍身救人之后而产生的,那么自己骨子流淌的是英雄的血脉?有些事现在想起来真是难以启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儿子的惆怅和沉默,丁昌荣看在眼里,有些欣慰,这才感觉自己做了一件极为正确的事情。时隔多年,再一次看到老朋友的照片后,丁昌荣的心又何尝不是久久难以平静?仿佛又回到了四十五年前,那一幕幕本已模糊却又突然历历在目的场景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四十五年前,二十六岁的丁昌荣与好友陈进安都处在人生风华正茂的年纪,一个是国营药材公司职员,一个是县医院最年轻的主治医师。

    虽然,二人行业上有交集,但是丁昌荣从来没有走过陈进安的后门,一切合作都是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上,这让两个人的友谊也更加深厚。七月的一天,两人同去T 市出差,因为是临时出差,事情紧急,所以只能买到夜车票,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心情。火车上,为了打发时间,陈进安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着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妻子刘甜,脸上尽显即将为人父的喜悦之色。丁昌荣在他的感染下,也不时地幻想着与女友吴敏婚礼的场景。

    但是,谁也想不到,这次出差,将是一场永远的离别……

    火车缓缓前行,后半夜三点多,终于抵达T 市火车站。丁昌荣与好友陈进安好不容易坐上去市内的大巴车,在坐下的一瞬间,疲惫感顿时袭来,不知不觉昏昏欲睡。正当大巴车摇摇晃晃前行之际,一个突然的急刹车让车内的人几乎摔了个趔趄。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车子突然被什么外力推翻,路边的树木,平房几乎瞬间倒塌,丁昌荣只觉大地剧烈晃动……车上所有人都被压在了下面。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一个小时,或者一天,或者更久,一些人陆续清醒过来。丁昌荣与陈进安也清醒过来,开始用身体感觉自己的伤情,经过交流,他们可以断定,自己都还能动,应该可以尝试爬出来。

    经过一番挣扎,陈进安率先爬出来,他不顾自己正在流血的头和腿,开始努力想要把丁昌荣拉出来,正在这时,大地又是一阵晃动,一颗摇摇欲坠的树桩受不住摇晃掉了下来。在那一瞬间,陈进安没有多想,下意识地用身体护住了丁昌荣……

    又不知过了多久,世界似乎又恢复了平静,丁昌荣用力地呼唤着陈进安的名字,可是再也没有了回应……

    等到救援队来到时,陈进安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丁昌荣养好伤回到家里。他不敢面对刘甜哭泣的脸和日益隆起的小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照顾好她们。

    半年后,刘甜生下了一个六斤八两的男孩,取名“念安”。孩子十分健康,丁昌荣的心里也略有了一丝安慰。三个月后,丁昌荣与女友吴敏没有举行婚礼,只是低调地领了证,双方家人吃了一顿饭。

    这天,丁昌荣再一次来到了陈进安的墓前。这一次,他带了一瓶酒两个酒杯。“进安,小念安长得特别可爱,我一定把他当成亲生的照顾,你放心!咱们喝两杯吧。”丁昌荣说着给放在陈进安墓碑前的酒杯满满地倒了一杯,然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说道,“来,我先干为敬。”说完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把墓碑前的那杯酒倒在碑前,很快就渗了进去。

    丁昌荣看到很快就渗了进去,马上又把两个酒杯倒满,说道:“进安,来,再喝!”就这样,丁昌荣坐在陈进安的墓碑前,一杯一杯地把一瓶高度白酒喝完了。

    丁昌荣扶着陈进安的墓碑站起来的时候,已经站立不稳了。他抱着陈进安的墓碑,噙着泪水坚定地说道:“进安,你放心,我会带着念安来看你的!”说完,丁昌荣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墓园。

    一阵风袭来,周围的树木青草都在摇曳,似在与丁昌荣依依作别……

    街边一角,一男一女相对而立,旁边还站着一个两岁的小男孩。男的是丁昌荣,女的是刘甜。

    “嫂子,你找我什么事?”丁昌荣说道。刘甜欲言又止,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没事,嫂子你说吧,能做的我一定做。”丁昌荣直视着刘甜的眼睛说道。刘甜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昌荣,我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你也知道的,进安的父母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两年,接二连三地离开了,我现在一个人拉扯着念安,小姑子和妯娌都不怎么待见我,我们娘儿俩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去找他们理论去,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对你们!”丁昌荣义愤填膺道。

    刘甜幽幽地说道:“昌荣,前些天,我娘家帮我说合了一个人,我想着离开现在这个家,但是对方要求我单身过去,不能带着念安。我就想……想……念安能不能跟着你们生活,这样会对他更好一些。”

    “这样啊,我回去跟吴敏商量一下,我明天给你答复可以吗?”丁昌荣犹豫了一下说道。

    刘甜“扑通”一下跪到了丁昌荣的面前。丁昌荣赶紧上前把刘甜搀了起来,说道:“嫂子,别这样,我今晚就跟我媳妇商量,明早一定给您答复。放心吧,我很愿意收养念安。”

    刘甜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两行热泪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丁昌荣赶紧安慰道:“嫂子,别这样,我先答应你,我回去做我媳妇工作。”刘甜看丁昌荣答应了下来,便拉着陈念安千恩万谢地走了。

    当天晚上,丁昌荣睡不着,摇醒了妻子吴敏。

    “小敏,跟你商量个事,咱们把念安认领过来当儿子吧?”丁昌荣硬着头皮说道。

    “那怎么行,嫂子怎么会同意?”吴敏第一时间反对道。

    “我白天跟嫂子见过一面,说进安的父母这两年先后都走了,嫂子的娘家给嫂子介绍了对象,但是人家有个条件,就是不能带着念安改嫁。”

    “是啊,嫂子这两年连着送走了三位亲人,如果这个时候再把念安从她身边带走,她会不会崩溃啊。”吴敏叹息道。

    “嫂子的状态很难带好念安,她家的小姑子和妯娌都有点容不下她,一起排挤她。与其这样,不如让嫂子换个环境,趁念安还小不太记事,跟着我们也好。”

    吴敏犹豫了一会儿,轻声说道:“嗯,既然嫂子愿意,那你就做主吧。”丁昌荣轻轻吻了一下吴敏的头发,说道:“小敏,你真好。不早了,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去接念安。”

    时光荏苒,已到古稀之年的丁昌荣每当看到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孙子就会陷入沉思,因为他长得太像进安了。

    而这些年,他严格要求念安,让他继承了进安的理想——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念安也确实做到了,他现在就职的医院正好就是进安当年所在的医院。虽然,丁昌荣没有告诉念安他的身世,但是他和吴敏也没有再要孩子,就只有念安这一个儿子。年初,儿媳妇李雨晴生了二胎,是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小名阿毛,这让一家人又欢喜了好久。“进安,咱们哥俩也算儿孙满堂喽!”每次看见阿毛,丁昌荣总会在心里默默念叨这句话。

    这天晚饭后,丁昌荣一家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闲看着电视。“爸,你能不能找下你的朋友王叔帮帮忙,我今年竞聘科室主任还是有希望的,看能不能请他给我们院长打个招呼?我知道他和我们院长熟。”丁念安小心翼翼地对父亲说。

    “念安啊,去求人家办这事,我开不了口啊。我们凭自己本事竞聘上不是更好吗?”

    “好是好,但是我也就是想求个稳妥。”丁念安不甘地继续说道。

    “念安啊,爸爸真的是开不了口啊,你王叔是很正直的一个人,咱们不能给人家添麻烦啊。”丁昌荣毫不让步。

    “添麻烦?爸,从我考上医学院,每年拿奖学金,靠自己找了实习医院,又靠自己考上县人民医院,请问有哪一样,是靠您的关系?我就拜托您这一次,不行吗?”丁念安大声说道。

    “你!”丁昌荣生气地想训斥儿子一番。没等他说话,丁念安打断他的话继续吼道:“这么多年我靠的是我自己的努力!我才有今天的成就!今天这事也是没办法了,才求您的,我现在凭实力想当个副主任都难。”

    听到这里,丁昌荣惭愧地低下了头。母亲吴敏想说儿子几句,被丁昌荣摆摆手止住了。

    丁念安继续吼道:“你天天就知道问我吃了没有,饿不饿,冷不冷,你就不能在工作上事业上帮帮我吗?!”

    母亲吴敏再也忍不住了,指着丁念安说道:“你本事了,这么快就忘本了!你上学那会儿,你爸为了让你读好书,省吃俭用,有一段时间还出去打零工你知道吗?”说到这,吴敏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了,呜咽着说:“为了不让你受委屈,我和你爸没有生孩子,就要了你一个孩子。”丁念安不服气顶了一句:“啥叫没有生孩子?我不是你们孩子吗?再说了,独生子女多的是,没生又咋地!”

    吴敏刚想再说啥,被丁昌荣坚决地制止了,他走到儿子面前,微微弯了下腰:“爸爸没本事,对不起你,念安。”说完,踟蹰着踱回了卧室。吴敏颤抖着手指,指着丁念安说道:“你呀你,看把你爸气成什么样了,你要把你爸气出个好歹怎么办。”说完,也回卧室陪老伴儿去了。

    丁念安站在客厅里沉默了很久,父亲深深的一躬,让他内心感到有些愧疚,有些无奈。

    县人民医院的大会议室里,年终总结表彰大会正热火朝天地开着。

    丁念安忐忑不安地坐在台下,因为今天将决定他能不能聘上科室主任,他已经连续两年先进工作者了,按说今年的职务晋升应该是十拿九稳的。经过漫长的颁奖环节,终于等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开始宣布人事变动的通知。丁念安的两只耳朵竖了起来,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漏下地听完了,但是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

    “没有了吗?我的名字呢?”丁念安喃喃道。

    “全体起立!”副院长在主席台上大声说道。

    “念安,快站起来。”旁边同事小郑看丁念安还在那里坐着,赶紧拉了他一把。丁念安不知道总结表彰大会是怎么结束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整个人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

    正当丁念安在街头徘徊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丁念安掏出手机一看,是前两天到医院找自己谈事情的王经理,自己当时有事情要忙,就回绝了他。犹豫了一下,丁念安还是接通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了王经理招牌式的笑声:“哈,丁医生,下班了吧?”

    “嗯,下班了。”丁念安有气无力地说道。

    “丁医生好像挺累啊,这样吧,晚上我做东,咱们坐坐,您看成不?”王经理说道。

    “那,那行吧,到哪里?”丁念安有些意动地说道。

    “您在哪里,我过去接您吧。”王经理一听丁念安答应了下来,更加热情地说道。

    “我在医院门口不远。”丁念安说道。

    “好嘞,马上就来,稍等一会儿。”王经理高兴地说道。

    不大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丁念安的旁边。车的后门打开了,夹着黑色皮包的王经理钻了出来,满脸堆笑地对着丁念安说道:“丁医生久等了,上车上车,今天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丁念安稀里糊涂地就被王经理塞进了车里,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来,丁医生,我敬你一杯。我看你今天心情不太好,有啥烦心事没?”王经理很善于察言观色,况且丁念安的心情都写在脸上,想看不出来都难。

    “唉,跟你说了也没啥意思,你又帮不上我。”丁念安叹口气说道。

    “丁医生,你这就有点看不起我王某人了啊,我虽然是做生意的,但是在你们医疗系统还是有点人脉的。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点忙。”王经理不服气地说道。

    “我今年当科室主任的事又没成,我这都连续好几年先进了,按说轮也轮到我了,唉!跟我差不多进医院的同事,去年就有当上科室主任的了,我还比他优秀。”丁念安带着怨气说道。

    王经理哈哈一笑,说道:“我当是什么事,这事包在我身上。下次一定有你。我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我很看好你。”

    丁念安眼睛一亮,他没想到王经理居然有这么广的人脉,自己的事情居然还有戏,瞬间感觉郁闷的心情烟消云散了,于是端起酒杯说道:“王经理,我先感谢了,你这么肝胆,那我先干为敬了。”

    “丁医生客气了,小事情,小事情。”王经理谦虚道。

    丁念安暗暗心惊,自己感觉难如登天的事情,在王经理这里居然只是小事情,心里暗下决心要好好结交一下这个王经理,于是开始频繁地与王经理推杯换盏起来。

    “丁医生,就咱们两个喝,也没啥意思,我叫我们公司的邵副经理过来跟我们一起喝吧。”王经理热情地说道。

    “王哥,你叫我小丁吧,王哥你说了算,叫吧。”丁念安开始和王经理称兄道弟起来。

    王经理笑了笑,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风姿绰约的妙龄女郎飘了进来:“王哥,你叫我来,你看我马上就来了。”

    “来,邵副经理,坐这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人民医院的丁医生,你今晚好好认识一下,以后业务上,还需要丁医生多指导。”王经理笑着把邵副经理引到了丁念安的旁边。一股香风袭来,丁念安忍不住多闻了两下。邵副经理也觉察到了丁念安鼻翼的抽动,就很体贴地把椅子往丁念安旁边靠了靠。丁念安和邵副经理都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邵副这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好酒量。来,我们继续喝!”丁念安看邵副经理很是豪爽,很想和她比一比酒量。


(发表于《参花》2021年9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往事如烟(二) 下一篇天台故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