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那年的夏天与秋天(四)
2022-09-07 11:12:26 来源: 作者:方佳林 【 】 浏览:40次 评论:0
12.5K

十五

    小董进徽州后,想找个旅游服务机构, 看能否插入团队游黄山。真是无巧不成书, 居然找到了彩凤公司门下。小董身材曲线毕现,唇红齿白,靓得炫目。浴后出房时,一头蓬松秀发随意地绾在脑后,两鬓的碎发跌落下来,垂在耳际玉颈,更是妩媚动人。王刚眼睛直了一会,便凑上去聊,又决定今晚请客。陪客是小媛和小娟。王刚拖周小娟出席,表面上看是捐弃前嫌,缓解关系,实际上是要气气她:臭美个啥?天下美人有的是! 两人之间的仇怨,一时半歇是解不开了。

    这几个月来,王刚自己都说不清干了些什么。婚被迫离了,心里憋的气还鼓鼓的, 像个蛤蟆。西安回转后,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周小娟的住处。找时是拿定主意的:分居? 免谈!你住哪我住哪,我们是合法夫妻!可那是一个怎样的鬼地方,人家的一个杂物间, 小不说还没窗子,如何住?他王总不能失这个面子。于是又想,女人终究是女人,服服软、讨讨饶——再说这地方实在住不了人, 过一阵子自然会回去的。他的估计果然没错, 周小娟一脸幽怨,说:你的举报材料我看了, 物管处查案的材料也见识了。你一个堂堂的企业家,妻子这般胡来,也自觉没面孔跟你一道生活下去了。她内疚却拒绝搬回去。好说歹说一番,王刚到底没了耐心,声气强硬起来:那你打算咋办?离婚?想都别想!周小娟说:我没想过离婚,先前也只是一下接受不了你,还以为磨合一阵也能过日子的。可现在造成这影响,叫我有何脸面进小区? 王刚很快软了下来,真是弄巧成拙了!妻子的贞节他岂能不知,当时那样做无非是用点手段“扎扎篱笆”,惩戒一下痴心妄想者, 对不冷不热的妻也算个警示:好好跟我过日子!可就没想到会闹成这样!女人脸皮薄是天生的,咋办呢?看来猫儿拉屎还得自己埋, 得设法挽回影响。又是一段难熬的日子过去了,王刚下了决心,请了一桌酒菜,把与这事有关的人员都请到场。酒宴上,王刚郑重声明:前段时间他的举报,纯然无事生非, 是吃饱了饭给撑的,是自己昏了头犯了错; 以后谁再乱嚼那档子事,就跟谁急,轻者耳光, 重者诉到法院,告他个诬陷诽谤罪。门卫讨好道:当时是猜疑,其实没那事。王刚瞪了一眼:特别是你,嘴里尽是嚼蛆!物管处负责人有些为难:可对游师傅的处理怎么平反? 王刚说:处理没错!他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肯定的,不过是没吃到嘴而已。至于那些材料,你今晚回去就划根火柴烧了,不烧引出后果就是你的责任了。

    还别说,王刚这活儿干得委实漂亮。虽说周小娟听后脸色还是冷冰冰的,但王刚相信,分居的日子接近了尾声,她再也找不出茬儿来闹了。就是,生活原本是一个温顺的小姑娘,想咋打扮就咋打扮,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正要去接回周小娟时,法院的离婚诉状副本传到了他手中,他这才惊呆了。上面的语言冷得他浑身直打战:先陈述了他的威逼与欺骗,又详陈了他的陷害;还说分居已达三月之久,断无和解的可能;尤其在请求部分,除了离婚,要求对婚后一年来公司的利润进行依法分割。对王刚来说,这等于要了他的命!

    法院走访有关人士,原告的成婚,被告确实存在威逼利诱的诸多嫌疑;被告宴请小区有关人士,也坦言对原告有诸多诬陷,是“吃饱了饭给撑的”;原告确实在外赁房单居, 且已达三月之久;原告的态度十分坚决,没有和解余地,诉求合情合法……王刚是彻底蔫了。法官说,要对簿公堂,那一切只能依法行事;倘若协议离婚,有些诉求,法院可以再做做工作。王刚又去哀求周小娟放他一马。最后,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总算达成协议:双方离婚,周小娟放弃分割公司利润。王刚又提出要求:公司与周小娟签的合同是三年,属婚前行为,周小娟要走也得期满再走。王刚的言行,再一次暴露出他重利的嘴脸。

    现在,王刚又瞄上了小董。

    开席时,王刚执意要上白酒,小董坚决不沾。周小娟不由对她另眼相看了:年龄不大,经验老到。原先,小媛就是在一顿白酒后, 被王刚骗了身子还不知道的。听说小美人毕业于财经大学,眼下在一所私立中学工作, 王刚忙邀她来本公司工作,签终身合同也行。小董说旅游业从未涉足,门外汉,干不了什么。王刚说来替他管家,掌管财权。小媛一直绷着脸,一声不吭。周小娟抿嘴窃窃地笑。王刚又问为何单枪匹马来徽州游黄山。小董说受了父亲的蛊惑。父亲前年八月来游过,回去后一直不忘。“你姓董,父亲自然也姓董了, 是不是矮矮胖胖、头发有些谢顶的?”小董说正是,你见过?一桌人热闹起来了。王刚说, 原来是故人,更是热情。小媛也开口了,叹道: 原来董*是位富家千金,失敬失敬。王刚的酒糟鼻子红亮起来了,灯光下渗出了那种黄色的液体。周小娟又嗅到了一股腥腻腻、臊乎乎的味儿。王刚有些忘形,说徽州多美,历史悠久、文化厚重,到这边来找个朋友安个家不好吗?小董羞答答,说已有了男朋友, 就是徽州人。王刚眼珠子转了两转,又回到小董身上,说这连衣裙真美,什么料子的? 说着还用手抓了一把。周小娟嗤了一声,突然又觉得这款式眼熟……对了,想起来了, 是在一张照片上,徐玲穿的。小董一脸幸福道:是男朋友给选的。好看吗?王刚连说好看,眼睛更放肆地在她身上挖着。周小娟愣了一会,忍不住问:你男朋友是干啥工作的? 小董说是他们学校的校长助理,五一后要去省教育学院参加完中校长培训,学时三个月, 回来后就是执行校长了。小董还说和男朋友在一个办公室,待她很好的。周小娟很替她高兴:你真幸福!小董说:他妹妹就在这里工作。这次还想去他老家看看双亲。周小娟忽然感到一阵紧张,夹菜时掉了筷子,不得不再问:他妹妹叫啥名字?要不要帮你找找? 小董说不必了。他给了手机号,一通电话就能联系上的。周小娟已喝不出果汁的味道, 心儿颤颤地,问: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小董柔情如水:他叫徐杰……

    无法叙述周小娟当时的心情。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住处的。在徐杰曾经睡过的那张床上躺下时,脸色是煞白的,身子是僵直的。夜深人静时,杂物间里传出令人恐惧的哽咽声。房东大娘来了。这位大娘一直说游师傅是好人,周小娟闲下时, 就同她扯一些徐杰的往事,关系很融洽。大娘很同情她,心想,一定是游师傅出了什么事, 问及,对方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周小娟没像往常那样起床。她一直坚信徐杰终有一天会来到她身边。尤其是离婚后,她几乎是天天在盼着。可是,正当希望之火熊熊燃烧时,又被一双无形又无情的手摁灭。难道真是命中注定,她与徐杰只有情分没有缘分?痛苦中,她意识到,突然到来的其实也暗合着必然。那个董老板她早领教过了,徐杰落在这个小董手里,想必是没救了。小董身上的连衣裙,徐杰原说要给她买的,现在穿到小董身上了,说明两人已定了终身。可是啊,能怪徐杰吗?自己已结了婚,他也不可能打一辈子光棍。这些年来, 自己不也一直在祈祷着他幸福安康,有个好的归宿吗?

    为什么这坎儿自己就跨不过去呢?

    她跨不过去!是徐杰的出现,她才有了爱的欲望和追求,而这种欲望与追求,又成了她生活中的撑天之柱。一旦撤去这根撑天之柱,她就会落魄成荒漠上的一株枯草,就算还存在阳光雨露、天光云影,但对于苟活的枯草来说,都没了价值,没了意义。可叹的是,这种欲望、追求,无法移植也无法嫁接, 与王刚的那段日子,生不如死……

    一周后,徐玲来看她,进门叫了声嫂嫂便半天无语。闷坐一阵后,徐玲又改了口, 说娟姐你就不要在这里住下去了。从徐玲进门后的窘态到随后的改口,周小娟幻存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十六

    徐玲是送走小董再去看周小娟的,出门后心情也很不好受。她焉能不知周小娟离婚是为了和她哥在一起,住这儿是苦苦等待她哥的到来?但理智告诉她,小董是清头姑, 哥哥的选择无可非议。她按小董提供的号码给哥哥拨了电话。电话中哥的声音怯怯的,说妹妹,小区物业管理那边有什么动向?徐玲说啥动向也没有。听小娟说那材料也销毁了。徐杰那颗心才算归了位。徐玲很高兴, 想起哥说过的巫婆之说,道:哥你真有能耐呀,又找到一个被上天贬到凡间的巫婆。那巫婆真是人见人爱呦……徐杰可没心思与妹妹逗趣,打断她:别乱嚼舌头。小娟的情况咋样,现在还好吗?徐玲说不好,已离了婚,就住在你租的房间里。徐杰惊呆了,又赶紧问小娟的手机号。徐玲说:哥,要我说呀,还是别给人家打电话了。你们曾经是恋人,好过一场……你现在携得美人归,人家呢?却正在经受着不幸,这时候给她打电话, 意味着啥?我也知道哥不是那样的人,可人家也许就会这么想。哥,你就别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了。徐杰大声吼道:一派胡言!你赶紧把手机号给我!

    徐杰立即拨通了周小娟的手机。小娟一看是外地号码,先不吭声。这是她的习惯。对方喂了几声后便说小娟我是徐杰呀……周小娟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一时百感交集、五内俱焚,热泪夺眶而出。她掐了手机呆坐着,让热泪流着。手机很快又响了起来。她在满眼泪花中关了手机。

    她再也无法入睡,上半夜静静坐着流泪, 下半夜静静想着那年的夏天与秋天。

    清晨,她告诉房东,要回西安一趟。

    周小娟坐火车到了南京,又转车西去, 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到了西安。蔡妈见她是孤身一人,便问:离了?她点点头。蔡妈松了一口气说:这就对了!你不能抛了小徐。周小娟被戳到痛处,一时又泪流满面,抱着蔡妈说:可他已经把我给抛了!蔡妈懵了, 半天才说:不会吧,你别瞎说……不会的! 周小娟哭诉了所见所闻。蔡妈这才跺脚道: 这坏小子,又犯老毛病啦!见小娟哭成个泪人,蔡妈也非常难过。小娟问:这命运也会遗传吗?是妈妈的命运遗传给我了吗?蔡妈抱着她:傻孩子,你长得像你妈,可都说体质性格会遗传,没听说命运也会往下传的。然而周小娟认定是传的,而且遗传基因更丰富更厉害。蔡妈说:孩子啊,别怪这怪那了, 是你来世间时没向月老讨得姻缘……

    两人正说着时,电话铃声惊人地响了起来。周小娟神经质般奔到电话前,一看号码, 眼泪又出来了:蔡妈,是徐……徐杰的,我不接。你先问他在哪儿,再告诉他我不愿接他电话。蔡妈说:好,我来教训他!

    徐杰说:哦,是蔡妈啊。蔡妈觉得话筒里有一股暖流汩汩而出,真想回一句是你呀小徐。可一想到这浑小子抛弃了小娟, 便气不打一处来:坏小子,我不认识你! 徐杰愣了一下,蔡妈,我是小徐呀,徐杰, 您忘啦?当然忘不了!神色落魄、脸盘黑瘦的一个小伙子,待她那样亲切,一上街就搀扶着她的手臂,做人得通人情呀!蔡妈正要温存几句,见小娟急着在打手势,又换了腔调,语气冰冷:你现在在哪儿?徐杰说: 我在徽州,就在小娟的房间里。小娟到西安了吗?蔡妈说:到了,就在房间里。 徐杰说:蔡妈,我同她说几句,好吗? 蔡妈看了一眼小娟,见她一个劲摇手,心中又燃起了一顿火,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回事?见一个爱一个,这还叫成家过日子吗? 便道:坏小子,又想诓小娟啦?她不愿接你电话。说完就搁了话筒。周小娟还愣在那儿,又后悔刚才教给蔡妈的话。

    这是在徽州时就想过的。她的电话号码一定是徐玲告知的,那么,自己的情况他也会了解一些。离开徽州是给徐杰出了一道题: 她对徐杰太了解了,倘若两人之间的爱还存在,他一定会不顾一切赶来徽州。周小娟又燃起了希望,软绵绵的身子又有了筋骨。晚上,她逛了街,买回了大包小包的衣物和床上用品,都是纯棉的上档次的。蔡妈问:你一下不去徽州了吗?周小娟只是笑笑。第二天上午,她又买回了大包小包的滋补品和蔬菜瓜果,又打电话让电器商场送来了冰箱。她一一装进,还写了一些必要的说明做标签, 如汤圆必须煮浮,蜂王浆一次两汤匙,须开水冲泡等。她做得认真细致、一丝不苟,把蔡妈看得云里雾里。其实,她又出了一道测试题。

    傍晚时分,门铃响了,竟是一身汗水的徐杰。一阵寒暄后,蔡妈说:瞧这身汗,赶紧冲个澡。徐杰一脸尴尬,说是走得急没带换洗衣服。蔡妈拿出一个手提袋子给他,心里暗暗佩服小娟想得真周到。徐杰洗了澡, 穿上背心又短袖衬衫,下身是三角裤又西装短裤,弄得像个归国华侨。蔡妈打量一通, 白白胖胖,好一个英俊后生,心里又暗暗佩服这丫头片子真是好眼力。蔡妈夸道:瞧你油头粉面的,像是发了?徐杰说蔡妈真会说笑,又问小娟呢?

    蔡妈自顾弄着饭菜,都是些高档菜肴。徐杰东张西望,又不时开开门 。饭上桌时忍不住开了口:小娟咋不来一道吃呢?蔡妈板着脸道:小娟说你在徽州她那个小区时,见着她就躲。现在,她也要躲躲你。徐杰抓耳挠腮、尴尬莫名。蔡妈说,有些事你不讲讲清楚,小娟是不会与你相见的。吃饭吃饭!

    饭后,两人谈话了。

    “听说你找了房比嫦娥还中看的娇妻?”

    “哪有的事。纯粹是误会。”

    “误会?一个大活人,从广州跑来徽州, 还上门认了双亲……哦对了,连裙子都给人家穿上身了,天下有这种误会?”

    徐杰瞪大了眼睛,却又一时不知如何辩解,像个不会说话的孩子,只有委屈。

    蔡妈也于心不忍了:“这样吧,误会误你的。凭你赶回徽州,又赶来西安这份情意, 小娟可以嫁给你。可小娟毕竟在先,你那位‘嫦娥’在后,小娟是要做长房的,她只能做二房,你答应不答应?”

    徐杰一下跳起来:“蔡妈,哪有这事? 您可不能这么说!”

    蔡妈一直在试探、观察,又说:“你与那位‘嫦娥’可以在外撒欢,但不能让小娟知道,这丫头很小气。”

    “蔡妈,你越说越离谱了!”

    蔡妈本就不信他会变心,也不想再难为他了:“今晚你就睡在那房里。小娟这丫头早把被子给你铺好了。”

    徐杰结结巴巴道:“小娟咋还不见人影啊?”

    “她呀,中午就坐火车回徽州了。冰箱里的东西是她给你准备的,你吃完了就回去。”

    尽管又没见着,但徐杰还是相当愉快。第二天去了钟鼓楼,在楼上买了支笛子,冲着天空呜里哇啦吹了个天花乱坠,引得满大街行人抬头行注目礼。第三天又去了临潼华清池。虽说已多次来西安了,这个十三朝的古都,但当时哪有心思玩呢,这次要补补课。夜里接学校电催,才不得不赶了回去。

    徐杰一走,蔡妈就给小娟挂电话:学校催坏小子回去了。这两天,他老跟我嘻嘻哈哈的,那高兴劲甭提啦,像是已经把你娶到了手。你说的那个新交的女友,我明里暗里都试探过,你确实是误解他了。看得出来, 他心里只有你。你就别多心了。小娟心里酸一阵、痛一阵,哽着声道:蔡妈,以后就别叫他坏小子了。蔡妈问:你心疼他啦?小娟说,他匆匆赶来徽州,没喝上一口热水,反被我的房东数落了一番;马不停蹄赶去西安, 又得不到我的安慰。我心里难过得直想哭。蔡妈说,这我就不懂了。你不接他电话,还避着他,心里又这般难受,你是唱得哪出呀? 小娟说,我也巴不得早一点见到他,可他马上要去参加校长培训,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 我不能分了他的心。他太痴情,又固执,当年在庐州,为了让他见一面,我冒雨也得去一趟桂花坛。我吃过他不少苦头。您不知道, 为了我,他会不顾一切,像戴顶草帽隐姓埋名做小区清洁工这样的事,他都做得出来。他一个大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不能老围着我打转转。蔡妈说,可你这么冷落他, 万一他去投了人家怀抱咋办?小娟说,真要那样,我也犯不着这么煎熬自己了。

    徐杰回校后,一反常态,头又昂起来了。他忍不住去向老同学报告喜讯。说是对方离了婚,他又找到了续弦的鸾胶。刘健被他搞懵了,怔怔地半天开不了口。他真是糊涂了。这家伙是犯了哪门子神经,如花美眷不恋, 硬舍不下那瓶二锅头。瞧他,浑身都是压抑不住的亢奋。他于是又提出:既然已离了婚, 就劝她来这里教英语吧。徐杰说没见着,都是后脚到前脚走,有意在避着。刘健道:你不会打电话联系吗?徐杰抓抓头皮,说她不肯接他电话。刘健更惊奇了,说这就怪了, 电话都不肯接,你还这种劲头!徐杰不好意思道:小董五一去游了趟黄山,产生了一点小误会,她要消消气。这话倒提醒了刘健, 说小董的事咋办,你可不能戏弄人家。徐杰发誓道:绝对没有戏弄的言行!拜托老同学和嫂夫人多多善言抚慰。

    去培训班头夜,刘健在金马潮州城二楼的一个雅间给徐杰践行,红烧鲤鱼,清炖甲鱼,燕窝参汤等上等菜肴摆了满满一桌。酒是一斤装的五粮液。酒至酣时,脸红耳赤的徐杰又兴致勃发,大谈与周小娟相识相爱的诸多细节,刘健听得莫名其妙又如痴如醉。之后刘健说,这段时间以来,你老弟的办学能力、智慧令我折服。学校的规模越来越大, 我深感心有余而力不足,打算与你合办,让你占有一定的股份,可好?刘健是在担心, 当初徐杰惶惶来这,是为着避难,如今还会不会继续坚持?这也是今晚这桌酒菜的主题。徐杰说,我就是一个打工仔,不要股份。刘健愣了一会,又说,我有一个小小请求, 让你那位来我校教英语,想必你不会驳愚兄这点薄面吧?刘健想,徐杰如此迷恋那位, 只要拽住了那位,徐杰也就不会离开了。徐杰将杯中酒一口干了,大包大揽:让她来教英语,没问题!忽而想到小董,又气短了: 只是……我得同她商量商量……你说是吧? 刘健是个相当精明的人,哈哈笑着说,你大概是怕你的那位和小董来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吧?今晚我俩来个君子协定,你把你的那位邀来,小董的工作我来做,解铃还须系铃人呀。徐杰说,我就怕她再度受到伤害。刘健说,小董她敢!你放心好了。要不,你现在就跟她通个电话?见徐杰面有难色,又说,想起来了,她对你有气,不愿接你电话。这样吧,你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

    在省厅主办的完中校长学习班,徐杰潜心苦读三个月,一篇《高考制度与素质教育之我见》的论文在教育刊物发了出来。文章条分缕析、说理充分,将对立的矛盾化解为相辅相成、互赖互存的关系,引起了教育界人士的关注。刘健读了叹道:这家伙做啥事都能用心专一。也才想起给周小娟打电话。刘健说:徐杰在学习班弄出了大动静,成了教育界的名人了。俗话说夫唱妇随,请你辞了导游来我校教书吧。周小娟说,感谢校长您对他的栽培。只是,我荒废了学业,怕适应不了。刘健哈哈一笑:徐杰是不会离开这儿了,你适应不了也得适应啊!你们应该在一起了,是不是?周小娟犹豫了一会问,他哪天回校?刘健说:已通了电话,八月十五。


(发表于《参花》2022年7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那年的夏天与秋天(五) 下一篇那年的夏天与秋天(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