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那年的夏天与秋天(五)
2022-09-14 14:23:36 来源: 作者:方佳林 【 】 浏览:28次 评论:0
12.5K
十七

    刘健终于见到了徐杰魂牵梦萦的女人。

    那是八月十二的上午,他在办公室整理新生名单,正低头思考着如何调整招生的奖励措施时,耳边响起了一声请问您是刘校长吗。声音含羞带怯,有音乐的质感,十分动听。他抬起头时,发现门旁站着一女子, 楚楚动人。刘健很快醒悟过来:是她来了。这个紧攥着徐杰灵魂的人来了!

    “哦,来啦。刘健忘了让座。那边辞了吗? 

    “递了辞职报告,同意不同意是他的事了。

    “不会纠缠你吧? 

    “那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知道了会有麻烦的。 

    “看来,你的手机号也不能用了,我们学校还有顺序号,你就换上我校的吧。 

    “谢谢。我下午就去办。 

    “我这就通知总务科给你安排住处。哦对了,徐杰是单人单房,还蛮大的。你愿意和他住一个房间吗?刘健见她脸色绯红起来,又立即改了口:当然,你如果……我可以安排。 

    “那就不麻烦校长安排了。 

    这的确是一个风韵别致的女人。娇美的身躯玲珑乖巧,又给人无处不丰满之感,且丰满得匀称、恰到好处。白皙的颈脖,俏丽的脸,小巧挺直的鼻梁,简直就是件精美的艺术品,是闪着乳白色润泽的玉块雕琢而成的艺术品。然而,当刘健被那双眼睛吸引时, 又摇头了,世界上没一个艺术家雕琢得了这双眼睛。刘健早存疑惑,徐杰不是唯美主义者,那份刻骨铭心的感情,绝不会单纯来自一个女人的长相。那么又是什么呢?刘健从对方绵柔的语调、轻移的莲步、小鸟依人的模样中很快又觉察出,她身上有一种比美貌更令男人迷醉的东西——温柔!是的,温柔! 既是女人美丽的源头,又是美丽的极致。而女人这种特有的韵味在她身上随处可见,刘健始悟柔情似水这个词无与伦比的魅力。就是啊,天下风情万种,以水的姿色最为动人; 自然界伟力遍布,同样以滴石可穿的水最难抵挡。别看似风中杨柳轻轻飏飏,女人的力量恰恰来自她的没有力量,在楚楚让人怜的柔弱面前,男人的刚强不堪一击。面对这个把温柔演绎到极致的女人,难怪徐杰的迷恋会如此之深,如此之重!刘健不禁想,如果换了自己,也割舍不了,也会穷追不舍。

    刘健在审美上的见解是新颖的,但对情感的认识仍然流于俗气。这也难怪,他的家庭出身,他一帆风顺的事业,也注定了他在感情的获取上得心应手。他不了解情感在历经波折中会渐趋丰富,会得到升华。

    刘健驾车去火车站接徐杰时,特地去宿舍区看了周小娟。他非常惊讶,三天时间—— 不,是两天,这个平日里角角落落都充斥着荒凉的房间,此刻成了注满温馨的洞房:宽大的席梦思床,龙凤呈祥的印花被单,橘黄色牛皮大沙发,质地考究的米色窗帘,竟然还铺了地毯。空调也装了,房里凉爽宜人。一阵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空气中流淌。床头上方虽无结婚彩照,但那块喜匾却使房中溢满了喜庆气氛。

    “我去教育学院接徐杰,晚饭就在外面吃。你一起去吗?”

    周小娟心怦怦跳了起来,又害怕见到徐杰那一刻把持不住,会情绪失控。刘校长又在旁边,多难堪呀。

    “我……就不去了吧。”周小娟低着头。“你们是校领导,我去了不方便。”

    刘健微笑着,接触不多,但对这位女性充满着好感:“那好吧,我们就吃个便饭, 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转身下楼时,刘健又听她轻呼一声“刘校长”。刘健问:“有事吗?”周小娟仍低着头,两手捏搓着衣角,支吾着:“徐杰他…… 不善饮酒的。”刘健又笑了,笑得很诡谲: “放心吧,我不会坏了你们相逢的兴致的。” 周小娟羞得赶紧回房关了门。

    其实,说徐杰不善饮酒是托词。周小娟的心还是在去与不去上纠结着。刘健的话让她脸红耳热,到底还是克制住了。是啊,多少岁月都过去了,相逢就在今夜,急啥哩! 再说,自己还有许多需要准备的。下午,她又匆匆上了趟街,买回了大红衣裙和绣花软布鞋,还买了一条红丝巾做盖头用。尽管对于这些,现在不太讲究了,可她不能少。至于热闹的婚礼,就不去奢求了吧,不能同人家比的,自己本就不是生活的宠儿、生活的幸运者。可今晚是她和徐杰的大喜日子,应该有喜庆的气氛。就在刚才,自己还又一次赶到街上去,买了一对大红喜烛,一斤重哩! 没伴娘就没伴娘吧,没闹房的就不闹房了吧, 有红烛照耀着,有满屋的红光陪伴着,就已经足够了。唉,要是蔡妈在身边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徐杰照顾得好些,现在一切只能靠自己,既是新娘又是家庭主妇。刘校长说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么自己也该着手做些准备。她把茶泡上,把糖果装在盘中,摆好。点喜烛时,她的手颤得厉害,多少年过去了,终于盼到了能把喜烛点燃的这一天。喜烛的泪花也带出了她的泪花,呆愣了一会, 她又赶紧抹去眼泪忙了起来。大致铺排就绪后,她便开始装扮自己,红的衣,红的裙, 红的绣花鞋,像个新娘子了……她在照镜子时,冷不丁又回忆起五年前的农历十二月二十八,自己一大早就起来打扮,那天的心情也同今天的一样,那天憧憬的一点也不比今天的少……她于是又发了呆,心里翻江倒海一般,酸楚泪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哽咽了几声,又忽然意识到今晚是不能流泪的, 自己怎么也要控制住!像现在这样满脸泪痕,多不好呀!迫不及待地,她又手忙脚乱地化妆一番,之后试着上床盘腿而坐,古时新娘子是要坐床的,是洞房里最亮丽的一道景。刘校长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徐杰。而徐杰呢, 也一定不会拖延,会在饭后第一时间赶来。只要走廊里响起脚步声,自己就上床而坐, 然后罩上红盖头……之后呢?之后的事她也想过了,有的还在想。拥抱是少不了的,自己会像在庐州逍遥津那株古柏下那样,偎在他的怀里,然后说:杰,我是你的娟……再之后呢?再之后……呵呵,她捂住了自己的脸,呼吸急促起来。

    爱情与时间发生关系时,会爆出耀眼的火花。她与徐杰的爱,虽经岁月洗礼显得厚重、悲悯,但骨子里仍是青春无悔的酣畅淋漓。

十八

    还是在金马潮州城的二楼,一个雅座包厢里。徐杰向刘健汇报了学习情况,又出示了优秀学员证书。刘健说,你这家伙,做啥事都比别人收获大,美事好事都让你一人占了。徐杰说,一个打工的,有什么美事好事。刘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何必过早地去挑明,冲淡相逢的气氛呢?还是让他回房去又惊又喜,成就一段人间佳话吧。这对有情人历经磨难,现在终于走到了一起,应该有一个浓墨重彩的惊叹号做结尾,才不至于虎头蛇尾留下遗憾。酒菜上来时,徐杰提意见了:咋回事,菜点的这么多,酒只有半斤装一小瓶?刘健正色道:酒上意思一下就行了, 别到时昏天黑地摸不着家门犯浑;菜要多吃点,都是些吃了长精神的。徐杰疑惑了:今晚学校里有活动吗?刘健张了张嘴,却是夹了菜送入,咀嚼了一会,道:学校里没有活动, 可你的任务重大——三个月没住人了,房间里的灰该有一铜板厚了吧,今晚够你忙活的。

    由于刘健催促,饭局很快结束。刘健又要徐杰去洗浴间洗洗头、刷刷牙,把自己搞得清爽利落些,免得丢人现眼。徐杰说回房间睡觉丢啥人现啥眼。刘健话到嘴边又变了词:老师们不少已到校。执行校长就是新人, 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徐杰说不是还没就职呢。刘健呵呵笑了起来:只争朝夕,今晚就上任!徐杰也笑了起来:别以为我这头驴好使唤,逼急了也会尥蹶子的。刘健大笑起来:今晚,你就在自己的床上尥你的蹶子吧。说笑归说笑,徐杰也觉得身子有些污糟,还是进了洗浴间。

    两人到了校门口,徐杰提着小网兜—— 刚换下的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具——下车进了校园。刘健没有打火启动,而是看着那背影发了呆。回想徐杰叙述的那些细节,第一次通话出丑啦、劫道啦、桂花坛的相互守望啦, 阅览室的以目传情啦,等等。这对璧人的相恋可谓浪漫甜蜜。而后来,婚变、出走、一方离异后苦苦寻找、一方受裹挟误婚,双方将爱情、婚姻上升得如此凝重、坚贞!看来, 爱情这个王国也并不就是伊甸园,也有天灾人祸、高山峻岭。受不了灾祸的侵袭,没有攀爬的耐力勇气,就只能从这个王国里退出来,维系着俗世里的婚姻。但如果在这个王国里坚韧不拔、矢志不渝,经得住失望乃至绝望的考验,那就可以成就一桩高贵的婚姻。刘健叹息一阵,又觉得徐杰和周小娟的付出是值得的,岁月倥偬,生命匆忙,财富过眼烟云,俗事俗情让人生形同浮云浮萍,而男女间有了这样的爱情,就会留下生命的刻度。

    刘健有些恍惚,徐杰此时应该回到房间了,当他们为这段坎坷的爱画上一个高贵的句号时,情感世界会掀起怎样的波涛呢?刘健想象不出,只长长地按了一声喇叭,以这种方式向这对终成眷属的有情人表达着祝福。

十九

    刘健臆想中的句号并没有画成。

    徐杰进校园后,就后悔刚才没有请假。三个月总算熬过去了,今天回校汇报后也算了结了。小娟此刻是在外带旅客还是回房间了?在学习班时,他曾以颤抖的手指拨过那组号码,然而回他的是嘟嘟的鸣声。过了会儿再拨,这次手指不再打颤而是急促, 不料对方竟关机了。他又打电话到蔡妈处探口风,结果挨了训。蔡妈说:你不是去学习了吗?学习就静下心来好好学习!小娟说了,一切等学习结束后再说!再要胡来,真一辈子不睬你了……就在今天动身返校前, 他憋不住又一次拨了那组号码,不是关机而是停机,心里咯噔一下。愣了一会,又释然一笑,打什么电话呢?家乡习俗,新人是要上门迎娶的,要接受五年前失之交臂的教训, 去徽州跑一趟,接小娟来广州。徐杰没有去宿舍区,而是直接去了办公室,扭亮台灯, 写了起来—— 

    刘校长:

    刚才忘了向你当面请假,我要赶回徽州去。也许你又要批评我迂腐了,可是我没办法。就我现在的心情而言,一分钟也不愿耽搁。可北去的列车还有两个多小时出发,我这才安得下心来写这些文字。

    老同学,爱情不单单是男女间的情爱, 我现在感受最强烈的,是爱情中蕴含的责任和义务!

    当我和周小娟在庐州相识相爱时,那是青年男女间纯情的爱。后来我们就要成婚时, 却被一场痛心的误解分开了。在大脑一片空白时,成年人的智商还不如一个稚童。在误解中——当然还有来自各方的压力,我草率地与吴小芳成了亲。然而,在婚后的生活里, 我才发觉别的可以迁就,感情无法勉强,我给不了她一个丈夫应给的那种爱。小芳的确是一位贤惠的女性。试想,这一切对一位憧憬着恩爱美满的新婚妻子是怎样的一场心灵虐杀!我猜她会吵,会闹,但没有。她把这一切都默默地承受下来。面对吴小芳,我的愧疚难以言叙。吴小芳是那样同情我,更同情周小娟,鼓励我去承担起这份责任。我们是在相互拥抱中分手的。从此,我踏上了苦苦寻找的艰难之路。我到过很多地方,干过许多临时性工作。我干得最多的是码头的装卸工。那活儿虽累,但挣的是现钱,又来去自由。有了钱,我就去跑媒体请求他们帮忙。可是,我一次次失望,始终得不到她的音讯。面对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车辆,望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人群,我心中千遍万遍地呼唤: 小娟啊,你到底在哪?记得英国作家哈代说过:呼唤人的和被呼唤的很少能互相答应。可是我不信。我和她的心早就相通了。她肯定是听到了,正从遥远的地方匆匆赶来,只是相逢无期罢了。等人比找人更煎熬人,绝望的情绪如影相随。一次,在码头抬大件时, 正遇上下船的人群,我在左顾右盼中,不慎掉入水中。当浑浊的江水淹没我时,我没有挣扎,反而闭上了眼睛。心想,找不到小娟, 这笔沉重的感情债,也会折磨得我难以生存。常听人们说,梦中的世界就是天国的情景。我在梦中是可以为所欲为的,那么,就到天国去,那时,我能遍视人间,也就能发现和找回她了。

    刘校长,现在她就在徽州,等着我去接她。你说我还能耽搁吗?少则三五天,多则一星期,我就会回来的。请你放心,我会同她一道回来。

    因要赶车,不能一一说明理由,尚望鉴谅。

徐杰草于八月十五日夜。

    徐杰把信装入信封,写上刘校长收后, 就搁在桌上。他知道,明天小董会交给校长的。他拿出手机,不免感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两次的事情都坏在你身上,这次可不能再让你给搅黄了,便关了机,丢进了抽屉里。他眨眨眼,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 这次他要发动一场突然袭击,偷偷前往,将她堵在房中,生擒活捉!

    徐杰匆匆出了校门。街上一片灯火,广州的夜生活繁华而迷离。霓虹灯闪烁着,颜色如玫瑰般艳丽。徐杰左手提着网兜,步履匆匆,来到宽展展的马路边,抬手轻挥一下, 姿势那样潇洒,心情那样轻松。一辆的车在身旁停下。徐杰坐进,把手一拉,啪的一声关了个严丝合缝。徐杰身子往后一靠,火车站三字说得惬意又响亮。

    的车很快汇入车流,在车河里流淌开来。


(发表于《参花》2022年7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柳絮(上) 下一篇那年的夏天与秋天(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