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命犯桃花(一)
2012-08-09 10:06:45 来源: 作者:【吉林通化】富廷顺(满族) 【 】 浏览:4849次 评论:0
12.5K

拿下。车长李刚把大檐帽往茶桌上一拍,往椅背一靠,志得意满地说。检车员老霍把短粗胖的大拇指伸到李刚的眼皮底下,诡秘而又谄媚地笑着。拿下,这个流行语的所指,富荣再明白不过了。不知又是哪个女人被李刚玩到手了。富荣记得这句话是赵本山小品里的,非常讨厌。

富荣端起暖壶,给李刚倒水。富荣是办公车的列车员,不用看车门,既没有责任又活儿轻松。在车班里属于特权阶层。相应的义务,就是给车长端个茶倒个水,跑个腿学个舌。编外勤务员。

你他妈的要烫死我!李刚一高跳起来骂道。

对不起!富荣赶紧用手给李刚扑搂身上的水。

烫坏没?烫坏车长的命根子,你赔得起吗?老霍脑袋大脖子粗,应了赵本山的小品台词,说起话来和李刚一样,满嘴喷粪。难怪他们是什么拜把子兄弟,臭味相投。

烫坏没?烫坏我赔。安个鹿鞭怎样?富荣针尖对麦芒地说。

你别得瑟!看我怎么收拾你。李刚照富荣的屁股踹了一脚。

富荣笑着跑去拿墩布擦地上的水。

李刚和老霍交头接耳嘀咕什么,不时地发出暧昧的笑声。富荣不听,没什么好话。

男乘务员都是这样。旅客面前,一个个道貌岸然,关起门来,头顶生疮脚底下冒脓,损透腔了。这些臭男人,就是欠收拾。一个男列车员,总占姊妹们的便宜。不管姑娘媳妇,什么砢碜的话都说。一天把富荣惹急了,富荣和几个姊妹合伙,把他裤子扒了,往里塞了一锹炉灰。车长又把哪个拿下了?几个没结婚的小姑娘刨除,除了自己和陆程程,其余都是庙上的猪头——有主了。也不一定,杨段长说过李刚的一个笑话。说是他到李刚跑过的一个班组听说李刚不近女色,到另一个班组打听,却说李刚不忌女色。原来,前一个班组都老弱病残,后一个班组都如花似玉。

这次拿下的是谁呢?小姑娘他敢吗?也难说。现在的女孩子,上床就像抽颗烟握个手一样轻巧儿。再说了,现在在外面混的女孩子有几个还是处女?

富荣你过来一趟。你们都过去干活,给我利利整整地。说不定到站就有检查组。

啥事?车长。

考核成绩出来了。李刚低头瞅着茶杯说。

怎样?车长。

考试那都是程序,你还不知道?关键是领导这一关。李刚注视着富荣的眼睛说。

那不就是车长一句话。车长你可得多关照呀!

都要我关照,关照得过来吗?李刚吹了吹茶水表面漂浮的茶叶,摇着头说。

那不还有远近吗?富荣套着近乎说。

谁远谁近?李刚色迷迷的目光从上至下地游弋在富荣的身上。

那就看车长和谁近了。

你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一个平头百姓,听天由命呗。

我对班组所有的人都一视同仁,一碗水端平。不过好几个人都盯上你的活了。

富荣心里暗笑,打上我的主意了。那你可做错梦了。知道你背后放过臭屁,小样。李刚心想别看富荣是什么狗屁的带刺儿玫瑰,我偏要摘她的花儿,吃她的果儿。富荣是客运段有名的野玫瑰。全段数一数二的美女。高挑的身段,一套标准的铁路制服,内穿雪白的衬衫,端端正正的领带,眉清目秀的相貌,笔挺的鼻梁上面正中一个红色美人痣,长长弯弯的睫毛,忽闪两下,男人就魂飞魄散了。宣传板、报纸杂志、纪念画册、电视台,到处都是富荣的照片。富荣漂亮是毫无疑问的,可富荣是个正经人,虽然算命的算出富荣命犯桃花,可富荣没有乱七八糟的事儿。多少大官,多少富豪,千方百计,想方设法,都没摘到她这朵桃花,没尝过这朵桃花的滋味。富荣最喜欢桃花,春光明媚的桃园,漫山遍野的粉黛,沁入肺腑的清香。可是富荣的外表却有点冷峻,性格内敛,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印象。男人们都说富荣是个冰美人,白雪公主,铁石心肠。其实,富荣是装出来的。富荣的温柔,只有家里人和知心朋友知道。从小,奶奶就经常在富荣的耳边念叨,自古红颜多祸水,红颜命薄,一骑红尘妃子笑,烽火戏诸侯。富荣从小就把自己封闭在一层厚厚的无形无色甲壳里面。如今,富荣不说是曾经沧海,阅尽天下男色,也是耳闻目睹,看透身边豺狼。富荣太理解身边这些男人了。

那我就全仗车长了。富荣淡淡地说。

你先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一定会为你考虑。

那我得好好谢谢车长。

怎么谢?李刚把耳朵凑近富荣问。

你要怎么谢?富荣故作糊涂。

我问你怎么谢。李刚步步紧逼。

车长要多少钱?说个数。富荣半真半假地问。

我那么贪财吗!把我看成什么了?李刚剑拔弩张地反问。

那你要什么?富荣针锋相对。

我要你给我当二奶。李刚鸣锣收兵了,用玩笑的口吻说。

我给你当妈还差不多。富荣也不软不硬地给李刚一拳,挂出免战牌。

快到站的时候,富荣的好友陆程程跑过来,偷偷告诉富荣,有人在打富荣的主意了。真的?绝对。

收拾好背包和备品,富荣坐下来喝口水。呛了。人不走点,喝口凉水都塞牙。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满山的桃花。醒来正好零点。不知什么兆头。如果说做的都是反梦。那是什么意思呢?富荣犯愁了。两个孩子,闺女高三,儿子初三,都是较劲的时候。领导为了讨好富荣,让她随便挑工作。为了把精力集中到孩子身上。她左挑右选,到了这个慢车当办公车厢的列车员。为了孩子,她放弃了多少进取的机会。要不是婆家一再催促,说啥也不要第二胎了。公公和丈夫都是单传。为了传宗接代吗。婆家是满族,享受这个待遇。

这条潜伏很久的野狼,终于守候到进攻的机会了。他能轻易放过梦寐以求的食物和千载难逢的时机吗!咋办呢?如果让这条色狼得逞,自己势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富荣真的左右为难。富荣不是考虑什么女人的贞洁呀妇德呀!如果才子佳人情投意合,不到一起才怪呢!富荣顾虑的是,如果自己成了被李刚拿下的下一个,也就成了李刚们耍笑的下一个。成了人们的谈资和笑柄。富荣是一个要强的人,要脸面的人。从来没掉过价。拿下,多难听的字眼。拿下者,骄傲,自豪,故意炫耀;被拿下者,屈辱、悲哀,遭人耻笑。如果让李刚再次碰一鼻子灰。他一定会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报复。

富荣跑了二十多年的车,老列。当过列车员、售货员、服务员,就连行李员、广播员、业务员都干过,车长的绿色臂章也戴过。富荣获得过段的岗位标兵,分局的劳动模范,局的先进生产者,春风得意过,无限风光过。不是老王婆自卖自夸。富荣咱要个头有个头,要相貌有相貌。手上一套,嘴上一套。写个通讯报道,演讲报告,不在话下。要是送点钞票,投个怀抱,早就不是今天的老列一个了。都说客运段的人情散;都说十个客运段的九个骚,一个不骚起大包。富荣不是那样的人。

退了乘,富荣和好朋友陆程程把李刚邀到全市最豪华的饭店。富荣第一方案就是用好吃好喝的摆平李刚。主菜点了蛤蟆,十只母的,十只公的。富荣听说,蛤蟆必须公母一块炖才香。其余两荤两素,一个蛎蝗萝卜汤。酒是金瓷大泉源,一百多元一瓶。

李刚上桌一看,哈,不惜血本了,太破费了。

请车长,父母官,不花本钱,不成敬意。富荣说。

来来,车长,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了?车长什么阵势没见过?陆程程溜缝说。

是呀!咱什么没见过?就是鸿门宴,咱也敢单刀赴会。

车长有什么怕的?来。富荣给李刚斟满一大杯。感谢车长平日对我的关心照顾。

知道就好。看来富姐还是有情有义的人。

那是,富荣就是死也是讲究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liu194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梦 魇 下一篇土豆烤地瓜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