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寻找第一名
2016-01-04 10:12:10 来源: 作者: 冯印伟 【 】 浏览:27920次 评论:5
12.5K
寻找第一名(节选1~2章)
 
作者: 冯印伟

    一

    校长校长校校长,一个脑袋两肩膀。满脑才华闪金光,照得太阳直发慌。双膀较劲拔苗长,拔得幼苗直叫娘。剑眉紧皱谋发展,办学还要傍大款……这个顺口溜是一个物理老师在闲聊时顺嘴“溜”出来的,没想到不翼而飞,很快就在一二三中流传开了。不用提名道姓,大家就知道这首歌“唱”的是祝校长。看看吧,他那因用脑过度而大面积谢顶的亮光光的头顶,特别是看看他发表的一系列“我快乐,我健康,我向上”的教育大论,确实让人觉得他满脑才华闪金光。诚然,想使学校成为品牌校,他要想方设法使办学思路既实际又超前;想当教育专家,他要绞尽脑汁使所撰写的文章既原于书本上的理论又要突破这些理论;特别是当名校校长,他要带领全校教职员工为九年义务教育建功立业,还要挖空心思多收费,让学校的“硬件”、“软件”和教职员工的腰包都达到让人羡慕的程度,更要带领全校教职员工追求卓越,做豪迈的一二三中人……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一个脑袋两个肩膀都不够用了,有的时候他只好“藏”起来撰写教育论文。昨天晚间,他在一家宾馆为《营舶日报》“孩子成才面面观”专栏撰写系列文章。今天早晨,他没回家也没去学校,直接到六中开会。所以,一二三中出了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大事他却全然不知。
    现在,祝校长正在六中参加“教育高质量,办学高水平,发展高速度”现场观摩会。他很闹心,心情很糟糕。并不是学校出了闹心的事他有什么征兆,而是他对区教育局把这个“三高”观摩会安排在六中颇有想法。这不是有意识地炫耀六中吗?在能否继续收择校费的关键时刻,如此这般大张旗鼓地炫耀六中,把一二三中抛到一边,这不是“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吗?一二三中这些年追求卓越就白追求了?祝校长的脸绷得紧紧的,剑眉紧蹙,目光含霜,嘴角还时不时地撇一下。尽管他用微微地点头表示友好,用轻轻地鼓掌对六中的成功展示表示祝贺, 用“嗯”、“哦”、“噢”表示对六中校长左天娇的话正听着,但是,他内心的不满和积怨还是情不自禁地写在脸上。
    六中校长左天娇读初中时是祝校长的学生,对他尊重备至。她让她的副手们陪着市区教育系统的领导、各中小学校长、新闻记者,还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代表,她寸步不落地陪着祝校长参观她打造的品牌学校。红色塑胶跑道和绿色草坪相间的运动场、宽敞明亮水质清澈的游泳馆、三维立体声像演示室,特别是以金色玻璃为楼顶的智能楼,金光闪闪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有一种顶天立地之大气,与日月争辉之豪情。每到一个场所,她都向祝校长介绍该场所用了多少钱,容纳多少人,先进在什么地方,她还不停地请祝校长给指点指点。“还指点什么,都达到国际水平了。”祝校长表面上随声附和,心里却有一种被淘汰、被冷落而又徒唤奈何的痛楚和凄凉。他觉得这操场、这游泳馆、这智能楼、还有那设计别致傲视一切的新教学楼都应该建在一二三中的校园里,都应该是一二三中的。
    唉,大道如青天,我步履维艰。
    望子成龙是华夏子孙代代相传永无止境的企盼,在独生子女占据众多家庭核心位置的时代,实施优质教育就成了这座城市举足轻重的话题。
    要实施优质教育必须要有优厚的投入。营舶市政府对教育的投入每年都递增,可是学校多,学生多,要建新校舍,要更新教学设备,要交过冬采暖费,还要给教师开工资,所以钱分到各个学校就捉襟见肘。在这种情况下,十几年前,营舶市一些名校经市政府审批便开始收择校费,美其名曰“公办民助”。一二三中是名校,连续多年考入重点高中的人数总是全区最多的,吸引了众多择校生,年收入六七百万元,比区属的某些企业年收入还高。满江区政府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公办民助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十年前,满江区政府实施了一个打造品牌学校的工程,让名校发挥品牌效应。当时,祝校长满有把握地认为一二三中是第一个被打造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区政府第一个要打造的不是一二三中,而是一穷二白三无名的六中,原因是六中中考考出了一个区总分第一名的学生。那年,左天娇就任六中校长不到十个月,六中就“鸡窝里飞出个金凤凰”。出状元了,破天荒了,似乎六中的教育水平就是最好的了。凭着这个第一名,六中不仅取得了公办民助的资格,而且摇身一变成品牌了,这使祝校长很不服气。他找到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据理力争:六中凭着一个第一名就被打造?我校出过多少名中考状元?副区长说:左天娇优化教学很有成效。再则,六中面临金融大街,地处市中心,易于造影响,能多招生多收费。你校已经是名校了,政府也会扶持的,像你们这样的学校不是越多越好吗?为了打造六中,区政府帮助从银行贷款1.6亿元人民币,把六中打造得金碧辉煌光彩夺目。而且人家越肥越添膘,连续六年中考出现第一名。看看教学楼、实验楼、智能楼,看看校园,再看看门前的状元榜,谁不愿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市物价局和市教育局给六中定价每生一万五千元,给一二三中定价每生一万二千元。似乎越贵教得就越好,许多小学应届毕业生及其家长都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六中收钱的日子。这几年,六中生源如潮,财源滚滚。生源是有限的,同在一个区,去六中的多,来一二三中的就少,年收入一二三中比六中要少一倍还多,据说六中用不了多少年就能把贷款还上,而且六中教师的奖金和课时费都比一二三中高出二倍,这使祝校长压力特大。现在,上级有精神不准公办的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再收择校费,只有民办学校方可收费。于是,区教育局便举行这个观摩会对六中进行“展销”,请人投资,促使六中转为民办,使之收费合理化。关键之时再一次把一二三中扔到“沙滩”上,身为一二三中的校长能不忌妒、不悲伤、不多想吗?
    祝校长在左天娇的陪同下,来到一个多媒体教室。进了多媒体教室,祝校长看到自己和左天娇的举手投足都出现在迎面的屏幕上,如同演电视剧一样。左天娇说:“老师,我俩正被录像,你笑笑好吗?我要刻个光碟送给你。”祝校长强迫自己笑了笑,可是,他看到自己出现在屏幕上的笑容只是脸皮儿的微微颤动,没有丝毫愉快的意味,大有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笑比不笑还难看,他只好收起笑容。
    “老师,我们每个教室都有摄像镜头,能对所有班级的教学情况进行监控。”“我校也有,但不如你校的屏幕大。”“你要想安装大屏幕,我让我校的微机老师帮助你……”手机的铃声打断俩人的谈话,左天娇从衣兜里拿出手机,礼貌地对祝校长说:“我接个电话。”说着,她走出多媒体教室。转眼之间,她又返回来,把手机递给祝校长:“你手机关机,你的主任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了。”
    祝校长立刻意识到自己手机没电了,要不怎么能从昨天晚间沉默到现在呢。同时他也意识到打电话的人非常着急,否则不会通过左天娇的手机找他。他接过手机,快步走出多媒体教室:“哪位?什么事?”
“校长,咱校有名学生昨天晚间离校出走,刚才,她母亲打来电话说她的尸体在松花江里漂起来了。现在我们正乘车奔占江码头。”一二三中的洪主任急促地说。
    “怎么的?我校学生跳江了?”祝校长脑袋“嗡”地如同被人迎头打了一棍:“哪个学生?”
    “龚超男。”
    “龚超男?”
“龚超男。”
    “不会吧?她怎么能这样?”听说是龚超男,祝校长的心猛地像被人摘掉似的疼痛难忍,“你快给120打电话,无论如何都要把袭超男抢救过来。”
    “我已经打120了,急救中心已经派救护车过去了。”
    “这事要保密,一定要注意影响。”祝校长叮嘱道。
    “除了几名寻找的教师没谁知道。”洪主任回答。
    祝校长让洪主任火速到占江码头,他立刻就到。人命关天,祝校长不敢怠慢。他回到多媒体教室,把手机还给左天娇,并向她告辞:“有节公开课,我得回校,提前走了。”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不幸而又不光彩的事情,所以撒了谎。来到操场上,他上了捷达轿车,开车出了六中校园。他车开得很快,他恨不得插翅飞向占江码头。
   
    二

    能不急吗?一个如旭日东升霞光四射的生命,怎么能说没就没呢。更何况这个龚超男是祝校长花钱“买”来的种子选手,是祝校长为今年中考争夺第一名煞费苦心培养了三年的撒手锏。
    三年前招生的时候,龚超男因为获得市数学和作文竞赛大奖,引起六中和一二三中的青睐。龚超男不是这两所学校学区的学生,到哪所学校都要交择校费。为了得到龚超男,这两所学校都对她有特殊的优惠政策。六中的条件是如果三年后龚超男考上市实验高中,全额退还择校费,如果成为区中考冠军,还奖励三千元。祝校长觉得一二三中太需要制造轰动效应的学生了,他便从基建费里挤出一万二千元给龚超男交了择校费。龚超男家穷,自然选择了给“买单”的学校。龚超男到一二三中后,经过老师们的特殊培养,不仅每次年级通考总是第一名,而且几次参加市、区的数学、英语和作文竞赛均获一等奖,为一二三中争得不少荣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学校正处在 “转轨”的关键时期,今年中考就要投掷的撒手锏怎么能说跳江就跳江呢?她活着就为她自己呀,她怎么这样自私这样没有责任感呢?祝校长感到不仅心被摘掉了,五脏六肺都被切割了。
    车飞快地奔驰着。祝校长给手机换了块电池,不停地跟洪主任通话。他问洪主任龚超男为什么跳江,洪主任说因为中考模拟考试别的同学给她一个错误的答案,她便感到世界太冷酷了,不能成为第一名了,没什么意思了,便离校出走了。车还没到占江码头,洪主任打来电话说江中漂上来的女尸不是龚超男,那女尸也是个中学生,怀有五六个月的身孕。听到这话,祝校长感到特别压抑,现在,不少中学生什么事情都敢干,承受能力却又这么差,教育面临的难题太多了,《面面观》也很难面面俱到。通完电话,他赶紧调转车头,把车开往一二三中。
    回到学校,他直奔政教处。政教处里,洪主任正和龚超男的父亲龚家龙、九年十八班的班主任谭美琪商量寻找龚超男的事。见到祝校长,洪主任说:“校长,你可回来了,急死人了。”洪主任急忙把龚超男出走的事情细致地讲给祝校长。第三次中考模拟考试,昨天是最后一天,最后一科考的是数学。龚超男在答数学卷的时候,被一道题难住了。她不甘心放弃这道12分的大题,如果丢失这12分,第一名的宝座及其所带来的奖励和荣誉都将丢失,更重要的是免试进市实验中学的机会也将化为泡影。她见好朋友景舒迪就坐在前桌,她便偷偷地给景舒迪扔过一张纸条,要第九题的答案。很快,景舒迪悄悄地递给她一个纸条。她接过纸条,见上面写着这道题的答案,便急忙照葫芦画瓢把这个答案写在卷子上。交卷的时候,她顺手翻开讲桌上其他同学的试卷核对答案。这一核对,她发现那道题的做法和几名种子选手的做法不一样。翻到景舒迪的试卷,她发现景舒迪写在自己试卷上的答案和送给她的答案竟然也不一样,却同那几名种子选手的答案如出一辙。看到景舒迪的试卷,她恍然大悟,领悟了这道题的做法。景舒迪和其他几名种子选手做对了,自己做错了,景舒迪竟然故意地给了一个错误的答案!当时,龚超男心里特别难受,她向同学田园说了这事,她沉痛地说最好的朋友都用错误答案落井下石,与她争名夺利,人与人之间太冷漠、太让人心寒了。她说第一名肯定是当不成了,还会成为别人的笑柄,丢死人了。当时,她流着泪走出校园,那时已经是晚间八点多钟。全班同学都回教室了,她没有回教室,同学们都回家了,她也没有回家,洪主任、谭老师和她的家长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
    “接到个错误答案就出走?会不会还有别的原因呀?”祝校长问谭老师。
    “这次模拟考试龚超男压力特别大。”谭老师说,“前二天,市实验的老师找龚超男家长谈话,市实验的老师说连续三次模拟考试都是第一名,市实验中学就免试录取龚超男。多次龚超男总是第一名,只这次不能第一名了,免试的事还泡汤了,她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不是还有中考吗?不用免试她也能考上市实验的。”祝校长感到事情严峻,他紧锁剑眉,立刻布置寻找龚超男的工作。他让洪主任带几名体育教师到各个公共场所去寻找。祝校长给区公安局副局长霍天罡打电话,请公安部门协助寻找。他让谭老师做学生的思想工作,有线索立刻向老师讲,并让她向学生公布他和洪主任的手机号码,便于及时联系。他叮嘱大家这事要保密,不能让新闻单位知道,这事要是被曝光,就把学校的名声搞坏了,影响招生和收费。这时,祝校长腰间的手机震动了——来短信了。他安排就绪,来到校长室,拿出手机,阅读起刚刚收到的短信:我今晚不去打扰,晚餐服务员会准时送到,多吃多喝多写,祝好。季雅姣。祝校长想: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还能静心写作吗?可是不写还不行,这是《营舶日报》特约他撰写的系列文章,也是他为自己评定省级教育专家而准备的文章。再则,他要把这些文章进行丰富、修改,集结成册。这本《我快乐,我健康,我向上》论文集是和市出版社的季雅姣签约的,她用五万元的稿酬买下了这本书的版权,如果二个月不交稿就得交违约金。为了排除干扰,季雅姣在如意宾馆订了套客房,让祝校长每天晚间高效创作。
    祝校长卧薪尝胆地写半个月了,再有一个半月能杀青就算快的。这事,除了他妻子,谁都不知道。上级有令严禁教师有偿办班补课,尽管写书挣钱不违规不犯法,教师们知道了也影响不好。此时此刻,祝校长觉得头特别疼,睡眠太少,过午夜了才上床,再加上龚超男出走,辛劳和焦急转成毒火攻到头上了。他拿起暖瓶,往脸盆里倒热水,他要用热水洗脸洗头,这样不仅舒筋活血,还能清神醒目,疼痛便会减轻。听到“哗哗”的倒水声,祝校长觉得腹内的“水”也急着要出来。他放下暖瓶,走出校长室。
    来到操场上,见许多学生在玩篮球、踢毽子、散步。他看看手表,确实已经午休了。他奔厕所走去。快到厕所了,一名女学生气喘嘘嘘地跑过来,说她去饭店的路上看到龚超男,龚超男进了虎狐网吧。听了这话,祝校长顿时精神振奋,内急也不急了。他立刻给洪主任和值周老师打电话,让他俩立刻到他的车前集合。
    祝校长来到车前,洪主任和值周老师都到了,洪主任嘴里还嚼着饭。祝校长说:“龚超男正在一家网吧,咱们把她找回来。”
虎狐网吧离学校不远,几分钟,车便停在这家网吧门前。网吧的门上挂着“未成年人禁止进入”的牌子。这是市政府做出的决定,网上鱼龙混杂,少儿不宜的东西不少,防止未成年人一失足成千古恨。       
    下了车,他们三个人推门走了进去。网吧不小,比学校的微机室还大,装有六七十台微机,几盏粉色的灯放射着淡淡的光线,显得有些阴暗。他们刚走到收银台,就听有人小声说:“不好,校长、主任来抓咱们了。”话音没落,就见显视器前的许多脑袋迅速低下,纹丝不动了。祝校长立刻意识到这里有一二三中的学生。他让值周老师守着门,他和洪主任一个一个地查看那些被显视器照成五颜六色的面孔,特别查看低下头的那些人的脸。果然,凡是低下头的都是一二三中的学生,有二十多名。有一名一二三中的男学生没有低头,他正全神贯注地玩网络上的脱衣麻将,网上的女子输得衣服都脱光了,他……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15年,12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千年人参 下一篇中篇:误入老城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