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平凡与新鲜
2016-09-05 12:31:45 来源: 作者:李明葱 【 】 浏览:72385次 评论:0
12.5K
平凡与新鲜(节选)
◎李明葱


    我生于七十年代,我们这代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共同经历了和感受了由淳朴时代到信息时代的各种变化。当前,党和政府正在持续深入地开展反腐败斗争,小说《平凡与新鲜》虚构的正是这代人在社会上经历的一些腐败现象,小说突出一个细字,从细小的角度,细小的人物,细小的事件,集中反映了基层存在的一些腐败事件和人物,在老虎苍蝇一起严打的今天,至今仍有警醒意义。     ——题记

    “终于当主任了,总算可以大展宏图了。”想到未来美好的前程,阿呆禁不住有些洋洋得意,自言自语道。
    因为从乡下调到县城工作,还当了主任,调令下达的当天晚上,阿呆特意叫上好友绍军、生跃、民开等一干人,到馆子里好好地庆祝了一番。虽然平时很少喝酒,但今个儿高兴,所以阿呆也放开喝,凡是敬酒,阿呆来者不拒。几轮推杯换盏下来,阿呆终于“招架不住”,趴在饭桌上,在迷迷糊糊中睡去,最后还是朋友们打“的士”把他送回家。
    此刻,朋友们都已离去,房间里静悄悄的,阿呆虽然觉得头有些胀痛,但心里特清醒。想到自己的人生坎坷路,如今时来运转,不但进了城,还当了“官”,阿呆禁不住握紧拳头,做了一个向前冲的挥拳动作,以庆祝自己的胜利。或许,一夜之间,自信又重新回到了阿呆身上。
    阿呆出生于偏远的农村,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走来,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大学毕业后,几经周折,最后总算凭自己的本事考进了一家名为交管总站的单位,单位职责主要是负责交通规费的征收和客运、货运、维修、驾驶员培训、车站等整个运输市场的管理,单位属行使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职工绝大多数来自城镇退伍兵和一些关系户,整体文化素质不高。
    记得大学刚毕业分配工作那会儿,阿呆曾贸然到交通局咨询接收单位的事宜,却被局长告知单位人太多了,没有编制,要阿呆到其他单位找找,阿呆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交通局。哪知道,当年交通局就接收了三名大中专毕业生,两个分在局机关,一个分在下属的事业单位,都是吃“皇粮”,其中一个还是阿呆高中的同学。阿呆知道后,那种无可奈何的心痛,令阿呆茫然了许久。最终,阿呆被分配进了一家半死不活的集体企业,虽然说按国家政策分了工作,但其实同不分根本没有区别。阿呆在企业上班半年,企业就停产了,阿呆不得已只好到沿海打工去了。打工半年后,有同学来电话说:“县里有几家行政事业单位招考文秘人员,你在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何不回来试试?”想着也是,于是阿呆赶回老家,参加了县里举行的文秘人员招考,录取十人,报考者竟有五百多人,竞争非常激烈。好在阿呆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学习成绩优秀,中文功底深厚,一路过关斩将,总算以总分第二的成绩被录用。
    但在分配工作单位时,又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成绩在阿呆后面的都分在县委、政府、人大、政协等四大机关,唯独阿呆被分在了交通局下属的运管总站。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交通局的领导和运管总站的站长找阿呆谈话时,阿呆又见到了那位“熟悉”的局长,当然局长已不认得他了。局长鼓励阿呆:“运管总站很需要你这样的大学生、能人,好好干,前途无量。”
    “谢谢领导关心,以后一定努力工作,以最大的成绩回报领导。”阿呆尴尬地笑道。从局长办公室出来,阿呆驻足仔细看了交通局的办事公开栏,记住了局长的大名“李本龙”。阿呆进入运管总站后,并没有在机关上班,而是到乡镇的运管站锻炼了两年,第三年,总算总站领导“慧眼识珠”,阿呆被调到总站机关办公室任主任,总算当了一个小小的“官”了……
    想到此,阿呆似乎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先前的醉意也消退了许多。

    清晨,在闹钟的闹铃声中,阿呆早早地起了床。从读初中起,阿呆就习惯了用闹钟,这么多年来,学习、工作从没耽误过。不过,因为昨天晚上多喝了些酒,阿呆还是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痛。
    办公室有一个老员工叫费东,姓黄,平时大家都叫他老黄,阿呆是清楚的。老黄近五十岁了,以前是领导的司机,前些年因为单位新换了领导,加之他年龄也大了,所以被调整到办公室干些杂事。
    当阿呆来到单位的时候,还没有一个人。于是,阿呆拿起扫帚、拖把,搞起办公室和走廊的卫生来。
    同事陆陆续续来到单位,看到阿呆在搞卫生,大家都向阿呆问好,致意。老黄来了,看到阿呆干得正起劲,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来,我来,你当主任的不必这么辛苦。”
    “没事。我今天来得早,顺便扫一下。”阿呆笑道。有了老黄的帮忙,阿呆很快搞完了卫生。之后,阿呆到站长李源、书记杨彩虹那里请示工作。领导说先熟悉一下情况,有事会找他的。
    阿呆办公的桌椅,老黄早就准备好了。老黄这人憨厚、踏实、待人热情,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做事勤快,有个这么好的下属,阿呆不由得感到十分的欣慰。老黄告诉阿呆,他已在办公室六年,算老办公室人员了。阿呆客气地要老黄以后多多照顾,老黄爽朗地笑道:“我是你的手下,照顾谈不上,但我年龄比你大,又给领导开车多年,有事给你参谋一下也许还行,我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不用客气。”为了把办公室工作干好干实,阿呆决定把每天的工作大事记下来,这些都是以后在主任岗位上要经常应对的平凡之事,工作做好,自然是对自己、对领导信任的一种交待。

    上午,接到县委办电话,到秘书组领了两张“电影票”,说是电影票,其实是参加会议的座位票。秘书组的人说,这次召开的作风整治动员大会很重要,县委书记、县长亲自做报告,务必要单位党政一把手参加。回到办公室,阿呆问老黄:“为什么开会要到电影院去开,还要发票?”
    “电影院现在早垮了,也就是开开会或者租给演出团做舞台,挣些租金,发职工生活费。你看,以前电影院是何等的红火,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家家户户都有电视、电脑,哪还有人看电影?再说了,在电影院开会,一个位置一个人,好清点人数。”老黄答道。会议是下午两点半召开的,当阿呆拿着座位票准备去向站长汇报时,老黄插话说:
    “这样的会,领导是不会去开的,开会的不是你,就是我。”
    “为什么?上面吩咐的,领导必须亲自参加。”阿呆颇感疑惑。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这样的大会开得久,难坐。领导是不会去的,也就是派两个人顶替,在签到表上签上领导的名字就行。虽然,每次开会县里都有纪检会的工作人员核查,但只要座位上有人坐着,不缺席就行,这么多人开会,核查人员也认不得,再说他们就是知道有人顶替开会,也不会这么较真的,何必得罪人呢?当然,有时开会,县领导头脑发热,也会对一些缺席的单位和人员点名通报,但他们都是一些缺席的,或者是签了名就离开了会场,座位空着的。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叫黄生根的副局长中途退场,同在门口守着的纪检人员发生了争吵,后面汇报到县领导那里去了,还给了那名副局长停职检查的处分,看起来挺认真的,不过停职了一个月,后来听说又恢复了。”老黄感慨道。
    对老黄的话,阿呆将信将疑。阿呆拿着座位票,进了站长办公室,把开会的事同领导进行了汇报。“我和书记都没空,这样吧,你和老黄代替我们去开,但要记得在签到表上签我们的名,回来把文件和会议精神给我们传达一下就行。”李站长笑着对阿呆说。“可是上面说会议重要,要求领导必须亲自参加,我们去,行吗?”阿呆试探着问李站长。“没事!你只要记得签我们的名就行。”“那好吧。”阿呆起身离开了李站长办公室。想到老黄之前说的话,阿呆不由得对老黄暗自佩服。
    下午,阿呆和老黄代替领导开会,开到五点半下班时间,都没有散会,县领导一个个发言,长篇大论,内容大体上都一样,听久了,阿呆都觉得疲乏和厌烦,而老黄,早在座位上昏昏然睡着了。期间,督查人员来核查参会人员时,阿呆本想把老黄叫醒,但看到核查人员瞟了一眼老黄,没有作声,所以阿呆也就放了心。会议在六点钟总算开完,阿呆叫醒老黄,两人一道出了电影院,各自回家。

    上午,审计局到站里送文件,放到办公室。文件是一份对运管站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阿呆不敢怠慢,立即带审计人员来到站长办公室。
    “高局长,坐……坐!你领导还亲自来送,打个电话,我们去拿就行。”李站长热情地招呼审计局一行。
    “这是我们的工作,再说,多来一次,还可以增进感情嘛!”高局长应道。
    “阿呆,给领导倒茶。”李站长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四包极品芙蓉王香烟,给来人每人一包。
    “不用客气!”高局长应道。
    “这次审计,我们也是例行公事,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这次处罚的两万块钱,希望你们这个星期交到审计局。”高局长笑着对李站长说。
    “行,等会儿吃中饭再走,以后还要你们多多关照。”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个多星期了,也醉了好几次了,身体背不起,今天就免了。”高局长边说边起身准备离去。
    “那下次再聚。”李站长起身同高局长等人一一握手。
    等审计局人员走后,李站长要阿呆把会计冬香、出纳晓群叫来,并对她们说:“这次审计组对我们单位也是特别照顾的,审计出违纪金额五十多万元,按规定完全可以处罚二三十万元以上,但他们只罚了两万元,也算是好的了。这个星期就把这两万元给付了。”
    “好!一切按领导的指示办。”冬香爽朗地应道。到办公室,阿呆向老黄了解有关审计检查的事。
    老黄告诉阿呆:“审计局到单位是每两年来检查一次。只要他们来检查,反正都能查出问题,现在的单位,没有一个不存在问题的。好在李站长同他们局长、副局长都很熟,所以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从轻处罚,特别是他们局长李茂璇,胆子很大,公开在县城开了一个饭店,只要到他店里多去吃几餐,一切好商量。当然,他店里的消费,不是一般饭店可比的。以前几次审计,查出的违纪金额都只有几万元或十几万元,没有这次的多,所以最后都只罚了几千元,最多的一次也就罚了一万元。今年来审计的,带队的高局长在交通部门工作过,所以就更好办了。
    这次审计我们站里,主要存在着三大问题,涉及金额五十多万元。一是招待费严重超标,超标了十多万元,二是偷漏个人所得税八万多元,三是违规收取培训资料费三十多万元。说招待费超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领导来得多,接待得多,接待规格高,酒,稍好一点的就要几百上千元一瓶,烟也是几十元一包,一顿饭上千元几千元是常事。我们站里按规定招待费一年不超过三万元,这次他们审计来检查,喝的酒都是八百多元一瓶的,要是县领导、市领导来,烟酒更高档,这样算下来,能不超标吗?审计组也说了,招待费超标完全可以理解。再说收取车主的培训资料费,本来培训要有省里的正式文件才行,可现在上面查得紧,为了减轻群众负担,很多培训都取消了,交通部门哪还有正式允许培训收费的文件?也就是因为单位经费紧张,想改善一下职工的待遇,最后不得已想了一个培训收钱的主意。当然,要说培训完全没经过允许,那是不符合实际的,我们的培训是县政府领导签字同意的,而且县政府法制办公室都核准了的,因为收培训费要经过县物价局批准,所以县政府法制办给我们
出了一个主意,就是收资料费,不收培训费,而且县政府法制办说了,出了事他们可以帮忙协调。有政府法制办撑腰,当然我们站里就大胆地收取车主的高价资料费了。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切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培训上课的是县法制办的工作人员,上课的工时费很高,而且收到的资料费还要跟县法制办分成,免不了还要给政府领导和法制办人员每人一个红包。但即便有县政府法制办担当,县物价局还是来查了,县法制办虽然出面协调,但还是摆不平,最后请县物价局的领导吃了饭,封了红包,并罚了五千元方才了事。这次审计来查,说物价局虽然已经处罚,但不算数,他们也要处罚,所以就作为一个大问题给指出来了。至于偷漏个人所得税的事,确实存在,但交也是应该交到税务部门,不该审计收,但审计说了,既然他们查出来了,审计就要收。审计局的目的就是要把问题搞严重,把违纪金额尽量放大,到时他们就掌握了处罚的主动权。”
    “审计人员有审计纪律,到审计单位不是不准接受请吃吗?”阿呆不解地问。
    “话是这么说,但是所有的法律、规定都要靠人来执行,审计人员不接受请吃,那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员来审计的目的就是捞油水,捞好处,收钱。再说,完全照章办事,根本做不到。就如同我们执法,运输违规按法律动不动就罚成千上万的,但你罚得到位吗?领导一个电话,上万元的罚款一分不罚就放行了。唉!按规定办,在当今的社会,难啊!”
    “既然存在这么多的问题,最后又是怎么给摆平的,只处罚了两万元了事?”阿呆继续问道。
    “这个你就不懂了,审计把问题搞大,就是要站里去找他们讲好话,拉关系,他们好做人情。审计带队的副局长是交通部门出去的,自然要为我们说话,你不知道,审计到我们站里一个星期,光招待费就花了近万元,当然全是在审计局局长开的饭店吃的。还有,在审计决定书出台之前,审计组专门喊站领导到审计局协调、商讨,听取站里的意见,看能够有多大承受能力。最后,高局长把李站长叫到一旁,悄悄告诉他,审计局开了党委会,初步定是罚款五万元,最低不少于三万。得到处理意见的第二天晚上,李站长就买了五千元的烟酒,分成两份,一份送给高副局长,一份送给局长,他们两人推辞一番后均收下了。今天收到的审计处罚决定,只对站里实施两万元的处罚,想来礼品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年头,对一个单位两年的账目审计,罚款两万元,处罚其实还是挺轻的。”
    听完老黄的陈述,阿呆哑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一切令他感到新奇又迷茫。
    ……






(发表于《参花》2016年,9期上)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小县城 下一篇长篇:工地红尘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