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复仇与情种
2017-04-21 10:21:02 来源: 作者:李芳洲 【 】 浏览:207次 评论:0
12.5K

    179 公司这场产品新闻发布会,开得盛况空前。国内外到访媒体有好几十家,还有IT 业、科技创新公司的CEO 们。我作为特邀嘉宾出席,见证了此时此刻。

    新闻发言人向大家通报了这款高科技产品研发的大概过程,又说了这款产品将给人类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便宣布:“下面有请技术总监蓝莓小姐的团队继续对产品进行演示和介绍。”

    蓝莓身着深红色套裙,仪态端庄灵秀。技术男们随着蓝莓总监声情并茂的解说、丰富的肢体语言的指挥,在屏幕上操作着、演示着。艰涩、僵硬、冰冷、乏味、纯数据电子化单调的产品介绍,因为蓝莓而变得妙趣横生,并有了几许文艺情调。就在演示快结束的时候,下面有位男子用粗重的鼻音吼道:“这算什么玩意儿?性能是否稳定还不知道就敢推向市场,安全关把好了没有?所有试验都经得起验证吗?像这种不成熟的产品是会出人命的,你们……你们……”

    我替蓝莓和179 捏了一把汗,知道是碰上了有意搅局的同行冤家,我急得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但见蓝莓前跨两步,轻敲了两下麦,柔声说道:“哦,这位先生说得太对了,你跟我们想的完全一样。等散会以后,我们会专场把研发过程的细节给你展示一遍,相信那时你会彻底放心和安心的。”说完,抛给他一朵鲜艳的微笑,同时也抛给他坚毅的一瞥。会场秩序由骚动复转平静。

    我在剑拔弩张、惊心动魄、狙击手十面埋伏的商战中,不由自主地想到,商战中有了才华横溢、智慧武装头脑、冰雪聪明的现代美女插手切入,四两拨千斤,总算给资本技术博弈的竞技场带去一缕柔软,使黑白里有了几许色彩!

    蓝莓是好友的女儿,我为她今天在猝不及防中的临危不乱,以及思辨应变、控制局面的能力感到欣慰,同时又有些焦虑恐惧。遐想间,浮现出我出席的一场商业酒会,看到的另一个蓝莓的形象。那一天,她穿着紫色的连衣裙,从脖子到乳沟裸露出象牙白的肌肤,脖子上挂着一条蓝宝石的项链,短得得体的裙子下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光滑如玉。宽宽的额头,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锥形脸上,深嵌着一双如梦似幻的眼睛,光彩夺目,像夜明珠。

    然而,就在她与我碰杯、眼光短兵相接的一瞬,竟让我捕捉到深沉的忧郁……我的心不由得一颤,心想:原来高收入、高位置、满身名牌的美女,也会在职场情场遭遇雾霾。我正胡思乱想,有人宣布散会,我同大伙奔向停车场。这时彩铃响起,是蓝莓打的:“阿姨,下午我可以休息半天,能陪我到西岭雪山喝茶不?”我说:“好的,我安排一下,在家等你。”

    大红色的跑车像一团火,路况极佳,在车流中滚滚向前。我们在一处滑草的山坡旁拐了一个大弯,转上一条幽静的柏油马路。约莫一刻钟,车停在“白云深处有人家”的私立小学广场。乍一看,学校房舍美观整洁气派:绿化、泳池、球馆、阅览室、琴房一应俱全。我跟在她身后,见她花遮柳隐地走着,还压了顶漂亮的花草帽。

    这时,由不远处飘来一阵悠扬的琴声,像是给一位稚嫩清脆的男童伴奏。唱的是“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小小少年很少烦恼,但愿永远这样好。一年一年时间飞跑,小小少年转眼高。随着年龄由小变大,他的烦恼增加了……”这清澈透明、洁净无瑕的歌声,引我穿过时空隧道,仿佛回到童年,牵手旧事。不知不觉我已被歌声定在原地,不能动弹。直到蓝莓跟一个老师模样的男人谈完话,拍我肩膀,才使我如梦初醒,跟着她往前走!走到音乐教室窗前,只见那唱歌的金童还在唱,模样长得跟瓷娃娃一样可爱。蓝莓小心翼翼地给那孩子拍了几张照片,便拉着我往校外走去。

    上车后,我问:“你认识那唱歌的孩子吗?”

    她叹了一口气,不知算不算回答。

    我说:“难怪嗓子那么美,瞧他长得多俊啊!”她回头对我笑笑。

    我们又返回度假村的柳荫下喝茶。蓝莓说:“生活工作都太累了,所以我有空就远离红尘,到幽静处小憩或发呆,难得有幸拉上阿姨。不烦我吧?”说完,她俏皮地一挑眉梢。

    我说:“莓莓,你好能干,今天上午你表现得真棒!”

    她打断我道:“这不算什么,拼的就是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闹不好就会被炒的。我每月房贷、车贷等各种开销没两三万打不住,不能干,行吗?”

    “既然压力山大,怎不找个人一起扛呢?”

    “你也来了!我原本以为你比我妈读书多,见解会独特高明,怎么也说这话?为了供房供车为了养老送终,找个男人,生个娃娃,悲哀地凑合着过。莫如换个思维,多赚些钱,以后老了来去无牵挂地到喜欢的各景区换着住。至于病痛、家务,雇个女佣或护士,这些琐事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女佣、护士不随心可以换掉,配偶换起来可就得一场一场打仗喽!我不想也不愿为可视的物质抵押神圣的情感与生命。”她一口气说完,喝了几口桂花茶,又把头歪向一边,斜倚着靠背。就在她关闭眼帘的瞬间,仿佛能征服世界的火焰也暂时熄灭。

    我倒觉得这时候的她很惹人怜爱。女孩因脆弱娇美,胜过咄咄逼人的光彩照人。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五分钟,蓝莓又意气风发地忽闪着长睫毛的大眼睛,摇晃着我的椅子,问:“阿姨,你的职业善于倾听,但会不会也有想找人倾诉的强烈愿望?”我点头。

    她接着说;“我们职场没有朋友,只有明争暗斗拼抢机会的同事,所以任何私房话都不敢流露。常有想找个朋友痛快哭一场说一天的欲望。你信不信我常忙到想哭一场的时间都没有?”

    我说:“如果想一吐为快,我应该是好听众。”

    她扯下几丝柳叶,在手心揉捏着,一副心事重重欲说还休的样子。

    我笑道:“像你这样年轻有为、才貌双全,不到三十就朝人家梦寐以求的光景迈了一大步,难道是我们只见‘白毛浮绿水’,未见‘红掌拨清波’吗?”

    蓝莓讳莫如深地躲避着我的视线,将头扭向一旁,不想被我穿透。我把椅子往她身旁挪了挪,接着说:“你这么小,不该把婚姻家庭看得这么凄冷。即使命运曾经亏待过你,你也要努力生活,追求过程中的精彩,不要让感情坠落或原地踏步!”

    蓝莓伸手握住我的臂膀,说:“阿姨,你别误会,其实我没有什么。只是我一个同学的经历让我的生活态度发生了倾斜。”

    “哦,为别人的故事伤筋动骨,悲秋伤春,使自己受投射之苦,不值吧?”

    蓝莓说:“我讲出来,让你听听,看你会不会从她的遭遇中放演出同我一样,惶恐到没有引力、没有方向,甚至精神情感空白,漂浮无助。我认为,即使宇宙苍茫,海洋辽阔,没有陆地托举,依旧空虚。得不到安慰,反而越聊越寂寞,只好共同“反刍”,也做不到释然坦然……”

    她边说边把被风吹乱的头发往后拢,用蝴蝶卡夹住,定了定神,咬咬嘴唇继续说:“我那个如花似玉的同学,原本才华横溢,自视颇高。谁料高考发挥不利,便只身去了珠海,投奔从小一起玩大的邻家大哥哥林涛,住在林涛租住的另一间屋里。她白天去林涛的制衣厂上班,有时去林涛商场卖卖衣服、玩具。

    日子就这般随意地滴进岁月的河流,不经意就过完一年。原本如火如荼的生产,因受金融海啸的影响,生产订单锐减,库存激增,资金链断裂,还不起高息借贷。林涛焦急万分,面临债主恶狼的催逼,不知如何是好!

    “铁哥们儿梁佣说:‘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由我暂替你顶着。你不在,恶狼能奈我何?我要么把存货盘给他,要么请他接受破产……只要躲过这阵子,找到了贷款你就回来,若找不到,你千万别回来送死。恶狼可不是吃素的!’同学年轻无知,不通世事,除了哭,别无他法。林涛很犹豫,觉得欠债逃避不仗义、不爷们儿。但面临恶狼不停的电话催债、恶语相向……同学和梁佣便不由分说,拦了辆的士,把林涛硬塞进去。梁佣又丢了两张百元叫司机去车站。关门时叮咛道:‘涛哥保重,这儿一切由我顶着,尽管放心走吧……’

    “就在两小时后,开始检票上车,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人,拍着林涛的肩膀低声说:‘你他妈畜生,是不是活腻歪了,欠债想逃?恶狼是什么人你也不访访,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让你死得难看。回去按游戏规则办事……’

    “那时候我那同学正在商店卖衣服,忽然接到林涛的电话,她不顾一切赶忙奔向林涛所在海岛的土坡上。但见神情落寞凄楚的林涛,站在不高的石崖前,翘首盼望……见到了我那同学,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又像是见到救星,猛地抱住她,深情地吻她,不愿松开……轻声说:‘你来了,总算来了!’

    “同学拉住儿时的玩伴,说:‘别……别想不开。你怎么……会回来呢?’

    “‘是恶狼要我回来的。’

    “同学问:‘谁告密了?’

    “‘还用问?’林涛说,‘这,这已不重要。我欠人家的债,是该受罚的,这是游戏规则,还不起,我也愿意去死。我已经恳求缓死半小时,就为等你一句话,现在还剩几分钟……只是我想最后问你一句,你是否爱我?有没有爱过我?可愿答应在此时此刻爱我?如果你愿意,我会拼命努力一搏,相信你涛哥会因你而重振雄风,挽回颓势。有你,我愿立志此生为我心爱的妹妹奋斗……你愿意吗?愿意吗?你,你说话呀……’

    “同学嗫嚅着,太突然,太意外!她茫然空白,手足无措,呆傻僵硬得说不出话来,仿佛思维神经被冻住了。或者因为她还太小,尤其面临这样的特殊情形。望着林涛灯泡一样的眼睛,像炽热的炙烤,又像是绝望的死光。

    因为他们太熟悉,没有想过有没有爱的问题。“正当她还沉浸在羞涩、窘迫、尴尬、局促中走不出来的时候,林涛连问三遍没等到回答,最后一咬牙,跨过石崖飞身坠入大海……同学往前猛扑,想拉他,身子一歪,昏倒在火辣辣的土坡上。等她醒过来,已躺在梁佣的屋里了。

    “梁佣端来一杯水,喂给同学,劝道:‘别哭了,过去的就过去,活着的人日子还得继续。对不对?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就搬来同我住吧。恶狼已叫我接管了涛哥的工厂和商店,我会给你幸福生活的!’说着就要动手解同学的衣服。

    “‘啪’的一耳光,同学狠狠地往梁佣脸上打去。

    “‘女人不能用拳头,只能用眼泪和美色解决问题;拳头匕首复仇是男人的方式。’梁佣嬉皮笑脸地说。

    “‘是你告密的?’同学怒不可遏地问。

    “‘这是男人们的游戏,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什么都有风险嘛,请明星代言,遇上他吸毒,广告商不也得赔?生意败了,还不起钱,以命相抵很正常嘛!这是资本狂欢,优胜劣汰!’梁佣说着又往前凑。

    “同学随手抓起一把西瓜刀舞动着,夺门而出。

    “她歇斯底里地跑着,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不知不觉地冲往海边。在一块大岩石上坐了很久,哭不出,喊不出。等第二天的太阳把自己晒得昏昏沉沉,便毫不犹豫地扑进大海的怀抱,以自己的死来谢罪。

    “这时远处有一家三口幸福地划着小船,嬉笑着,歌唱着,不停地用船头切开平滑的海面。

    “‘跳海了!跳海了!’船上的小孩和女人惊呼着,女儿把头扎向母亲怀里。

    “男子对女人说:‘掌好舵!’便纵身跳下船,游了几百米救起我那同学。

    “医院里,那男人问同学:‘年纪轻轻,有什么想不开,我救你还拼命反抗、拒绝,发生了什么事?你需要哪方面的帮助……’

    “同学只是哭,什么也说不出来。那男人叫太太带着女儿去外面等。然后,他付了医疗费,留下了1000 元,一张名片,轻声说:‘要是需要帮助,就打这个电话找我……’

    “出院后,同学先去找恶狼,问是不是梁佣告的密。恶狼很放荡地笑,不正面回答,只说:‘好漂亮的小妞,想找工作,想找好的住所,我都乐意帮你。’

    “同学说:‘我要你解雇梁佣,不把商店工厂给他经营,行不?’

    “‘那可不行!你是个多情重义的好姑娘,可我们生意人要的是善于替我们赚钱的。这儿有我别墅的钥匙,愿意住就拿去,还有我的信用卡副卡……’

    “同学愤而离开,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这期间,她跟同事们学会了职场的穿着打扮。白天紧张忙碌,她可以忘掉往事;夜深人静,她常被黑洞奔流出的复仇悔恨的磁场纠缠着,撕扯着,无法救赎,无法逃遁,仿佛被一种罪孽撕咬得痛不欲生。她常常从大汗淋漓的梦中醒来,梦里常出现儿时涛哥带着她在公园爬树、在河边摘柳摸虾的情景。尤其是常浮现出岛上土坡问她的那一幕,仿佛巨浪冲

    向礁石被撞碎了,使她不由地从夜晚哭到天明……



(发表于《参花》2017年,3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中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诚局订单 下一篇中篇:夜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