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狗娃
2017-11-09 14:22:48 来源: 作者:云朝清 【 】 浏览:217次 评论:0
12.5K
    狗,哺乳动物,种类很多,听觉嗅觉都很敏锐,善于看守门户,有的可以训练成导盲犬、警犬。但和狗有关的词却都不怎么样,如狗屁、狗盗、狗腿子、狗仗人势。
    狗,也称“犬”,系由早期人类从灰狼驯化而来,驯养时间在四万年前至一万五千年前,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通常被称作“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但在中国文化中,狗属“十二生肖之一”,排名十一位,靠后。

第一章
第一节 含辛茹苦

    邛崃山是中国四川省西部的一座山脉,为南北走向,长约二百五十公里,是岷江与大渡河的分水岭,也是四川盆地和青藏高原的地理界线和农业界线。主峰为位于小金县与汶川县交界的四姑娘山幺妹峰,海拔六千五百五十米。主要山峰有霸主山、巴朗山、夹金山、二郎山等。邛崃山主要由花岗岩、玄武岩、石灰岩构成。有现代冰川分布,山脉东侧降水多,比较湿润,西侧比较干燥,有“华西雨屏”之称。山脉密林处有大熊猫、金丝猴等珍稀动物,也有珙桐、水青树、连香树、篦王、三尖杉等珍稀植物。邛崃山脉东经103° 32' 至103° 43';北纬31° 04' 至31° 22' 处,有一海拔近五百米的光光山,山下有一小山村,名叫红原村。
    红原村住着不到百户人家。冬夜的红原村,格外寂静、清冷,偶尔的犬吠,似乎在诉说红原村人的心声。一轮皎洁的明月斜挂在树梢,显得格外清冷孤凉,照着红原村人简陋的住居。七十年代的中国农村,一片贫瘠,红原村更是如此。尽管山林是茂密的,村里的红口小溪叮叮咚咚地向外流去,清澈透明,鱼儿畅游。可红原村人总是饥肠辘辘 ,菜色,长在每个红原村人的脸上。蒋私扬一家五口,住在红原村深溪沟山口处。冬日的山里风,寒冷刺骨,好像要把肌肤侵穿。已是深夜,蒋私扬背着用玉米换回的大米,一步一步向深山靠近,向家走近。临近过年 ,山里人有个习惯,总要想办法弄回一些大米,让一家人改善改善生活,特别是年夜饭,再穷的人家,也会在玉米糊糊里撒上几颗大米,美其名曰“黄金稀饭,吃不完蛋”。
    不管多晚,蒋私扬老婆——胡辛茹总是要等男人回来,尽管公爹、公婆催促几次“辛茹,先睡了吧,私扬是个大男人,不会走丢的”。“就去,我把明天的猪食准备好。”其实胡辛茹这是托词。按说蒋私扬是一表人才,但山里穷,特别是红原村,稍稍有点姿色的姑娘,刚刚成熟,就一个劲儿撺掇媒婆,替她们在山外找一户能“吃白米饭”的人家。小伙子呢,有腼腆的,为了命运的改变,到山外倒插门了,有些心里还暗发誓言,再也不回这穷山恶水红原村。
    蒋私扬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他生性善良,怕离开后,父母无人照顾,让二老冻死或饿死在深山里。
    二十多岁的蒋私扬,不说是美男,也属俊俏的小伙儿,媒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姑娘没意见,但一说要嫁到这里,就都摇头而去,她们都想招赘,让他倒插门。眼看蒋私扬一天比一天大,爹娘着急,对他说:“私扬,你就入赘到山外吧,别管我们,守着我们,我们也是要老的,要死的。况且,守着我们,你会打一辈子的光棍儿,谁叫你投生在我们山里人家。”“不,爸、妈,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哪怕一辈子娶不到婆娘。”蒋私扬非常坚决。也许是蒋私扬的孝道感动了胡辛茹。在蒋私扬三十八岁那年,胡辛茹从更深的山——阿坝州小金县夹金山,嫁给了蒋私扬。
    那时的胡辛茹,虽然脸颊时常高原红,但其轮廓依然端庄,个子高挑,特别是成熟的胸部,无时不显露胡辛茹是个山里美人。可是深山里与山外的世界似乎两个天,消息又闭塞,说过几个山外平坝男人,不是长相猥琐,就是贼眉鼠眼,要么尖嘴猴腮。三十二岁的胡辛茹,终于经媒人撮合,和蒋私扬走在了一起。
    红原村也是山,但这里比夹金山好多了,而这里离平坝才一百多公里,加之蒋私扬对辛茹珍爱有加,胡辛茹满足了。可以说,胡辛茹在这个家里,是一家之主,什么都她说了算。即使晚上,两个人在床上,蒋私扬也有使不完的蛮劲,但只要胡辛茹说,身体有些不舒服,蒋私扬立马停活不干。这不是——胡辛茹嫁到这里不久,就有了身孕,算起来,到现在已快临产了。蒋私扬在路上走着,想到这里,不禁偷乐着,放慢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加快。家不远了,依稀可见煤油灯闪烁。
    这当儿,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一条恶狗,趁着月色,在蒋私扬的脚跟猛咬一口,一阵钻心地疼痛。回过头时,恶狗已消失在月色中。到家了,蒋私扬放下背着的大米,搂起裤脚,一家人仔细看了看,没多大事,只是破了点皮,有几滴血染在了裤脚上。第二天一早,蒋私扬又上山打柴了。

第二节 蒋志强出生

    似乎冥冥之中天注定,蒋私扬一家此刻还不知,他是被一条疯狗咬伤的。
    看着即将临盆的胡辛茹,蒋私扬暗自高兴,没想到快四十岁的他,也有当父亲的机会。每天仍是天刚蒙蒙亮,蒋私扬就上山了,要么打柴,要么割草,要么打野狗,要么采野菜。
    这个家上有年迈的双亲,下有妻子肚子里的孩子,家需要生活费,妻子需要营养。这个家太需要蒋私扬了。
    然而,这样艰苦的劳作,大约持续了一个月左右。
    那天一大早,蒋私扬依旧早早起床,可身子有点不适,头像是要爆了似的痛,一月前被狗咬伤的脚后跟周围,有些麻木、痒痛。蒋私扬用手去挠,即感周身都不舒服,手脚四肢仿佛有蚂蚁在爬。胡辛茹认为,也许男人着凉了。拖着个大肚子说,私扬,不舒服,就不上山了。前些天换回的大米,家里还有呢。两天以后,蒋私扬的狂犬病症状更加明显了。他感到极度恐怖,听见屋后的水声,窗户吹进来的风,都让他焦躁不安,甚至胡辛茹说到“水”字,他也会咽喉痉挛。
    可他此刻非常想喝水,勉强喝了一口,也是含在嘴,无法下咽。
    蒋私扬得了疯狗病,学名叫狂犬病。蒋私扬父母老泪纵横,胡辛茹嘤嘤哭泣,多好的男人哪。蒋私扬更清醒地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就要丢下白发爹娘,结发爱妻,未见面的孩子。这个家,他走了,咋办哪。思虑多了,蒋私扬开始胡言乱语,说他看见他们的孩子,长得英俊,正款款向他们走来,向这个贫穷的家走来。他不断地叫胡辛茹开门,迎接儿子……本来就要临盆的胡辛茹,此刻感觉,这个家的顶梁柱快倒了。
    第二天,蒋私扬不再说胡话了,但全身瘫痪,呼吸困难,半睁着眼晴,无力的手紧抓着胡辛茹,断断续续地说:“辛茹,苦了你了,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家感谢你。若你在这个家待不下去,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吧。”而后,蒋私扬闭上了遗憾的双眼。窗外寒冷的风,一阵阵拍打着窗户,风声、屋后水流声、哭声在这山坳里,混合响着……也许是天意吧,也许太过痛楚吧,胡辛茹突然要生了,破了的羊水顺着腿往下流。蒋私扬父母来不及收殓儿子的尸体,就忙着给媳妇接生。
    公公烧水,婆婆协助胡辛茹生产。不到一刻钟,随着“哇”的一声啼哭,红原村刚走了一条生命,紧跟着又来了一条生命。
    一悲一喜,同时发生在一家人身上,这样的事红原村人从来没到遇见过。私下里,红原村人说,那孩子是蒋私扬转世而来的。
    也有人说,孩子是那疯狗投胎而来的。胡辛茹给孩子取名蒋志强,其意要他长大有志向,要强大,希望他走出这穷山恶水、一贫如洗的红原村,到山外平坝去发展……山里的孩子,都有小名。蒋志强也不例外,山里人封建,算命先生说,应该取小名——狗娃,这样可告慰他爹在天之灵。为了纪念他那被疯狗咬死的爹——蒋私扬,胡辛茹在一个月以后,把儿子蒋志强叫做狗娃。
    蒋志强——狗娃。

第二章
第一节 狗娃读书

    山村宁静,蒋私扬走后的日子,也曾有媒婆上门劝胡辛茹改嫁。
    的确,她面对年迈的公婆,嗷嗷待哺的志强,真想一嫁了之,或者回更深的夹金山老家,也比现在好。
    但一想到私扬的好,辛茹就打消了此念头。
    不知多少次,辛茹来到私扬的坟前哭诉:“私扬啊,我该咋办哪?你咋就这么丢下我们娘儿俩不管了呢?”
    痛哭过几次之后,面对现状,胡辛茹准备做个要强的女人。一抹眼泪,她放出狠话来,再也不嫁,她要支撑起这个贫穷破碎的家,她要把志强养大。
    于是红原村山的深处,时常见到胡辛茹打柴割草的背影,刨地锄草的身影。尽管家不富裕,但辛茹母子俩和公爹公婆,一家子也过得其乐融融。
    只是在夜里,辛茹总爱梦着私扬,像私扬没走似的,老缠绕在她梦里。醒来,辛茹早已泪湿两颊。哎,要是私扬没遇着那条疯狗,他就不会走了,也许这就是命。潜移默化,胡辛茹从灵魂深处痛恨狗,更痛恨那条夺走她男人生命的那条疯狗。从蒋志强有记忆时起,胡辛茹就不允许他碰狗,说那是杀死他爹的元凶。幼小的蒋志强,心灵深处,烙下了永不褪去的仇恨:疯狗,都不是好东西。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叫狗娃。有一件事,更证明了蒋志强幼小的心灵充满了仇恨。
    在蒋志强五岁那年的一天,胡辛茹照例早早上山干活,留下志强一个人在家,自个儿玩着。不知啥时,邻居家小他一岁的花花妹来到他家,说是要和他玩过家家。让他当爸爸,花花当妈妈,也许天真单纯,蒋志强说,那拿什么当孩子呢?花花说,那好办,等我回家抱一个孩子过来。蒋志强心想,花花一定是抱一个新玩具过来当他们的孩子。他高兴极了。
    然而,不多一会儿,花花却将她家才逮回的狗崽抱了过来,说用它当他们的孩子。小志强一看就气,坚决不同意用狗当他们的孩子。花花问为啥,蒋志强说,妈妈说了,爸爸就是被狗咬死的,狗是坏蛋。他见狗就恨,想打死它。谁料花花竟说,那狗是坏蛋,为啥好多大人都叫你狗娃呢。怒不可遏的小志强,此刻完全翻了脸,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花花跟前,用力夺下花花手中的那条狗崽,跑到门前坎边,将狗崽使劲儿往山下甩去。
    狗崽不见了,花花哭了。后来,双方大人一了解,原来是花花说志强是狗娃,这才惹恼了他。
    山里人和谐、纯朴,也没多大事,花花父母说,狗崽死了就算了,以后重新逮一只。只是花花不依、一个劲儿哭着要志强赔她狗。
    从此,蒋志强小名不叫狗娃,叫强强。但山里人心里清楚,强强也叫狗娃。偶尔还认为,蒋志强就是蒋私扬投胎转世而来的。要不,怎么蒋私扬断气的当儿,蒋志强
就出生了呢?

第二节 看杀狗

    平淡的岁月,寡淡的日子,胡辛茹带着儿子支撑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
    胡辛茹尽管来自更深的大山,只上过小学三年,因家穷,就无法再上学了。但她对蒋志强寄予厚望,希望他好好读书,早点长大成才,走出这贫穷的红原村。
    从灵魂深处,胡辛茹憎恨这穷乡僻壤,她希望她的儿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固守在这里。尽管这里是生他养他的故乡。
    穷人的孩子成熟早。蒋志强在母亲的教导下,深知只有读书,才能走出这大山。同时,自他懂事起,记忆深处,就烙下了永恒的印记:狗是坏东西,狗是杀他父亲
的元凶。从小学至高中,蒋志强都很用功,总是班上的第一、第二名。每次蒋志强将奖状拿回来,胡辛茹都要看了又看,而后,来到蒋私扬坟前,将儿子的奖状拿到碑前,哭诉:“私扬,儿子多争气,又考了全班第一,你可要多保佑他,多读书,以后好成为公家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蒋志强在学习上没说的,只是他那个贫穷的家,无法满足他需要的营养。
    蒋志强总是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苦读,满脸菜色。他不时地思索,啥时才能饱餐一顿肉。但对他,那是奢望。
    高二的那年寒假,村长的一次杀狗过程,让他突然梦醒,多杀狗,好吃狗肉,也可改善家里的生活。那次放学,从村长家门口过,看见村长正在将一条狗倒挂在树上剥皮。蒋志强问,狗总是龇牙裂嘴的,要咬人,怎么才能让它就范呢。
    村长说,还不简单,说着,从屋里拿出一根两米多长的套竿给他看。原来这两米多长的竿节处,都被掏了洞,两股结实的绳索通过洞贯穿两头。套狗的那头,有一个狗脖颈大的圆圈,狗被套进圆圈后,就会拼命挣扎,但竿的这头,绳索被人拽着,狗越绷越紧,越牢。狗想咬给它下套的人,却被竿撑着,始终离人两米远,无法靠近。最后,狗只得窒息而亡,任人宰割。村长看蒋志强个头不小了,故作神秘地说:“若遇见正在交配的,只要方法得当,可一下杀死两条狗。”
    从小爱琢磨的蒋志强,深思着村长的这句“只要方法得当,可一下杀死两条狗”。他本想就这事问问母亲,但一想,脸一阵发烧,觉得不妥。
    当天他就赶到县城图书馆,认认真真查阅了狗交配的过程。
    而后,他暗笑:“原来方法这么简单。”在县城学校住一晚上,第二天他又回到了红原村家里。
    他找来一把锋利的割草镰刀,打通一根约三米长的竹竿节,将镰刀用绳绑于一头,另一头通过竹节,使劲儿拽在自己手中。一切做好后,蒋志强漫山遍野寻找着正交配的狗。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屋后约五百米的山弯处,两条肥硕的狗正交织在一起,交配着。蒋志强拿着绑着镰刀的竹竿,慢慢来到两条狗身边,伸出竹竿头的镰刀,对着公狗露出的生殖器,“唰”的一下割断。公狗马上血流如注,痛得在地上“汪汪”直叫。母狗呢,生殖器内装着半截公狗的东西,涨得四处逃窜,结果,跑不多远,就倒在了地上。方法就这么简单,蒋志强一下拥有了两条肥硕的狗。
    可以说,那年寒假,蒋志强母子俩的肉类营养,全部来自狗肉。只是胡辛茹,每次吃着狗肉,总想着那死去的蒋私扬,不免又要泪湿衣衫。

第三节 报考军校上前线

    日子过得很快,高中阶段很快就要结束了,离高考越来越近。蒋志强是校里早就看好的苗子,加之心理素质也比较好,因此只需成绩一出来,填个好学校而已。
    然而,母亲胡辛茹可焦虑了。尽管儿子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校长、班主任在开家长会,和她交换意见时,拍着胸口保证,他儿子一定能上一所理想的大学,但要有个思想准备,上大学还要交一笔不小的费用。
    虽说能上大学,但她怕儿子大学毕业后,尽管是公家的人,最终又被分回来,在这山里干事,到时,一辈子也别想走出这大山。而且,她又非常担心那笔不小数目的学费,怕自己承担不起。
    她把这两个想法分别跟校长、班主任说了,让他们给出出主意。看看有没有不交费的,而且毕业出来又可以走出这贫穷山村的大学。班主任和校长一合计,看着蒋志强身板结实,个子也一米七以上,马上给蒋志强定了个目标:报考军校。
    一切皆在预料中,当年蒋志强以高出名牌军校五十多分的成绩,顺利进入军事指挥学院指挥系。

第四节 军校生活

    蒋志强走进了军事指挥学院的大门,那是一种丰收后的喜悦,红红的肩章映着他年轻的笑脸。站在学校金色的牌子下,他拍下了人生最得意的一张照片,冲洗了许多张,分别寄给了中学的同学、老师、校长。当然,他更仔细选了一张在校门口拍得自认为不错的照片,寄给了故乡深山里的母亲——胡辛茹。事实上,军校生活并没有普通大学的浪漫风雅。有的是直线加方块的齐步、正步。学员似被压进膛的子弹,时时处于待发状态。作息时间以分秒计算。
    在风声、雨声、脚步声、口号声中,蒋志强和其他学员一样疾驰。在打靶场上,一次次瞄准十环,却只打八环九环。
    蒋志强也曾一次次被校长教官骂得狗血喷头,也不敢顶撞一声。那时,中国南边正是炮火连天,学员们好多都想去那里,一试身手。蒋志强更是热血沸腾,在军校即将毕业的头个月,他就递交了去云南老山前线带兵打仗的申请书。那时的蒋志强,心怀天下,决心在前线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彰显出他这个共和国军人的本色。因为他秉承了红原村人坚强的性格……




(发表于《参花》2017年,10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中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P 计划 下一篇中篇:梨花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