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秦淮女(五)
2018-11-08 13:31:15 来源: 作者:孔德飚 【 】 浏览:55次 评论:0
12.5K

    好一个四面见光、八面逢源的傅恒!乾隆暗道,真让朕拿你没有办法。半时没有插言的莹妃子午妹听了这些话,感到十分有趣,但她似乎觉得这类话题不可引申过多。皇上的身份至高无上,皇上的脸皮却其薄如纸,倘若秦淮女再说出什么直冲皇上肺管子的话来,也难说不生烦恼。若真的刺痛了皇上,生出什么不愉快来,皇上的台阶可不那么好下的,于是有意地想扭转一下话题,就此搭言说:“我家老爷今宵畅游秦淮,与歌家促膝相谈,兴致勃勃,真的是一见如故啊。不过,时候已经不早,不妨书归正传,请歌家弹唱一曲,以助老爷雅兴,不知我家老爷与歌家意下如何?”秦淮女巴不得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弹唱一会子,以便送客收舫。可是,乾隆却谈得兴味正浓,忙说道:“值此良宵,得与颇有见地的秦淮歌手俞真真促膝相叙,而且言语相投,甚是快慰。好则秦淮夜长,叙些时候,再听歌赏曲,也不为迟。但不知歌家是否有收舫的时限?”秦淮女见那富商的兴致有增无减,怎好匆忙谢客,再说,既然迎接了客官入舫,而且这三位听客并不像那些入得舫来便眉飞色舞、言语粗俗的轻薄之徒,近而想到:如果说出什么收舫的时刻,岂不等于下了逐客令?不免要扫却客官的兴致。因此说道:“我们卖歌之人,四海相交,八方结友,历来主随客便,陪谈与唱曲,尽任客官择定。”

    乾隆听了甚是高兴,连连呷了几口茶,接续起适才的话题,侃侃而谈。有时是南朝北国,有时是针对当今,不知怎么便把话题引到秦淮女的身世与处境上来。乾隆直截了当地说起在女弟苏小倩的舫子上所谈的一切,并同情地说:“有闻歌家近来心绪不佳,可是到底不知歌家有什么难言之隐,能否与之倾露一番?”秦淮女听了暗想:他乡过客,萍水相逢,虽谈得投合,但还不是朝来夕去,过往云烟,倾诉几句又有何用?但是,又见那富商三人,并非是出于好奇,对其相怜之意,怎好以冷言对之。她思忖多时,终于说道:“谁人都有难唱曲,况且是一言难尽的。纵然客官有多少怜悯之情,也难以为之分忧。”乾隆道:“今宵与歌家相见,虽说萍水之缘,亦当珍重。此夜,但愿与歌家结个君子之盟,也不枉走秦淮一遭。据那女弟所言,‘歌家卖歌不卖身’高风亮节,亦是令人钦佩的。”  秦淮女道:“贫女出身微贱,涉世不深,哪里敢以高风亮节自诩,只是觉得人不论男女,欲褒贬,别善恶,世上的君子,值得效仿者,在于行素情操。为官的贪赃枉法,挥金如土;追名逐利者,铲除异已,自伤其类;好逸恶劳者,巧取豪夺,男盗女娼;这便是眼下南京城官场上的一大弊端。”乾隆皇帝听了此言,愣怔地看看秦淮女,然后道:“本人对于南京,久有耳闻,但又不详知端底,歌家身处其中,定然深受其害了?”秦淮女沉吟多时,心里暗想,来到秦淮河虽只有三年之久,已是尝够了这里的苦辣酸甜,但是,说给一个陌生的路人,又有何用?何不岔开这一话题,也好免去由此带来的伤感。秦淮女指着舫壁上“莫论国政”四个字说:“还是谈些别的吧。”

    这时,岸上又传来梆子的声响,秦淮女款动金莲,从厅壁下面的柜橱中取出一碟糖果和一盘点心,转身过来放在四仙桌上,然后说道:“已是临近二更更末了,怕是客官晚膳用得过早,腹内有些饥饿了。但舫子上只有这简单的糖果食品,请客官略充饥腹。”说着把碟盘向客官眼下推了推,说道,“这是‘金陵八件’,这是‘南京董糖’,怕是客官早就品尝过的了。”秦淮女的殷勤待客,使乾隆三人倍生敬意,不住地道谢。乾隆的兴致愈发地高涨起来,毫无拘束地邀大家一道品尝这南京的地方特产。顿然间,把这舫内的气氛调节得更加融洽。乾隆边品尝糖果点心,边兴致勃勃地说:“南京已是早有涉足的,只是对这金粉秦淮知晓的不多。但自六朝到明清,许多正籍野史,都有着对于秦淮盛景的记载,今宵一游,倒也大展视野了。”此时,案上的一支蜡烛,结了几粒灯花,秦淮女又站起身来,拿过茶几上的竹签,将那烛花挑了挑,然后坐下来说道:“这六朝金粉的十里秦淮,是几经沧桑变革的,多少个朝代兴衰演变,多少场烽火硝烟烧上南京这古老的城池,而这秦淮杨柳,却是如烟如织,年年地枝繁叶茂。”不难听出,秦淮女之言是说这烟花柳地要比那历代的江山社稷更加长命不衰。秦淮女又生感叹地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诗句是否也是偏颇之见呢?”乾隆听了秦淮女的此番议论,会意地看了看身边的莹妃子午妹与傅恒,想听一听他们的见解。傅恒深知皇上的渊博学识,不敢轻易地乱加评论,便说道:“奴才浅薄,怕是说不到正处的。”乾隆复又将目光投向莹妃子午妹:“子午,你来评论一下……”

    莹妃子午妹虽然年纪轻轻,却也精通诗词歌赋,当即回道:“商女笙歌,无非是生计所迫,何以把亡国之责,乱加其身呢。”乾隆称赞地点了点头,感同身受地说:“亡国之恨,岂只是商女有所不知,怕是那帝王家与公侯将相,也有不知者。那四野烽烟烧上城头,城池之内,岂不还有轻歌曼舞吗?而今太平盛世,秦淮河上买笑之人,怕是也有许多权贵人物吧?”乾隆的这一引发之言,说到秦淮女的心里来,她禁不住向舫外指了指,说道:“看看那岸边的轿子、车辆和马匹,便可以一目了然了。那骑马的,乘车的,坐轿的,来听《后庭花》的,哪个是庶民百姓?此时此地,如果把那小杜的诗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改为‘将相谁识江山重,闲情付与烟柳中’岂不更为贴切?”秦淮女的这一即兴而成的诗句,一针见血地揭露出南京官场的腐败之风。

    乾隆听了暗暗叫绝:好一个秦淮歌女,如此的伶牙俐齿,而又刀刀见血。于是当面夸道:“歌家之言,入木三分,歌家之才,女辈罕见。可惜呀……”说到这里,乾隆欲言又止,但是不言而喻,他是在惋惜这位年轻的女才子,好比一颗珍珠埋在土里,不能闪烁生辉。此时的乾隆皇帝,对于秦淮女的谈吐和见解,亦是钦佩得五体投地了。倏然之间,他又生出一个念头来,便向身旁的莹妃子午妹与傅恒说道:“我三人夜走秦淮,偶遇知音,时机甚是难得,何不邀歌家一道畅饮几杯,即便是通宵达旦,亦不可有负这天赐的良宵美景和歌家的作陪之情,你们意下如何?”傅恒看了看皇上,又看了看莹妃子午妹,心想:这皇上大有恋战之意呀!而且,还要让别人也站出来表态。别说是我傅恒,怕是那皇妃熬红了眼睛也不会说出个“不”字来。不过,此时此刻,除了皇上老大,便是皇妃老二了,还是让莹妃子午妹先说,皇上会更加高兴。莹妃子午妹怎能不识眉眼高低,因说道:“在下听从老爷的意愿,只是怕歌家相陪过晚,有碍了歇息。”傅恒就言道:“这岂不为歌家添麻烦了?”秦淮女听了怎好当面谢绝,忙道:“客官顿生酒兴,贫女怎有不陪之理,那就请客官题个酒菜的单子,让船公快些摇浆,寻个食舫,沽些好酒和新鲜菜肴,为客官助兴。”乾隆说:“那就请歌家代劳,随便置些酒菜好了。”夜半三更,秦淮河上依然喧闹非常,舱外不时传来画舫轻舟上的悦耳笙歌以及猜拳行令、敲打骨牌的声音。

    不多时,船公郑二伯寻了个食舫,按着题写好的酒菜单子,由食舫上的伙计把食盒送了过来。顿时,四仙桌上摆满了各种名酒和山珍海味,主客之间交杯换盏地畅饮起来。秦淮女自小滴酒不沾,自来到秦淮河上,应酬八方听客,情面难却之时,硬着头皮也要陪上三杯两盏。乾隆皇帝也有着几分酒量,莹妃子午妹亦能浅杯奉陪。在座的主客四人要数傅恒是个海量,但是,在皇上面前饮酒,却从来不敢放肆。这时他只能是看着乾隆的眼色行事。

 

第四章

歌伴酒  曲助兴  余音绕梁

秦淮女  子午妹  音配弦合

 

    却说大清乾隆皇帝,夜登秦淮女歌舫,兴致昂然,大有恋战之意。而秦淮女也觉得几位顾曲之人超凡脱俗,是难得一见的听客。大凡风流天子,多半都是很会体贴女性的。尤其乾隆是个多才多艺的皇帝,常常以酒助兴,吟出一些佳句来,笔走龙蛇,字迹苍劲,但从不狂饮。比如在宫中,每当皇后的“千秋节”,或者哪个爱妃的生日,他总是亲临宫宴,陪皇后或爱妃吃酒。

    当年,富察氏的一次“千秋节”,皇上御赐宫宴,高堂满座,他便破例地为后妃臣子斟酒助兴,使得后妃们争相取悦她们的皇帝丈夫。同嫔妃在一起饮酒,乾隆总是好说一句话:“不胜酒力者,量力而为之。”此时,乾隆在秦淮河上,心情如此舒畅,为答谢秦淮女的殷勤款待,他特意点了关东“老龙泉”这一名贵老酒。但是,因为有莹妃子午妹和秦淮女在座,便又想起宫宴上那句话,首先言道:“不胜酒力者,量力而为之。”因此,他先与莹妃子午妹和傅恒邀了秦淮女一杯。这第一杯酒,自然要一饮而尽的。饮罢,秦淮女道:“贫女应是先为客官接风洗尘,此时却倒转过来,先吃了客官的敬酒,甚觉于礼不周,那就只好请客官吃我这盏迟献的洗尘之酒了。”说着,秦淮女将乾隆三人的盏子斟了个绿酒盈樽,共同地敬邀一盏,从而使席面上的气氛更加活跃。酒过三巡,夜到三更,乾隆非但没有倦意,还借助酒力,恋起战来,他说:“今宵本是为了听歌顾曲而贸然追舫的。可是,实乃千里有缘,与歌家一见,顿生他乡遇故之感,叙谈起来,也很是投机,便耽搁了歌家弹唱的时间。

    此时,借这良宵美景,不妨对酒当歌,羽觞醉月,把纵情谈论,转到清弹之境,岂不是其乐无穷啊?”秦淮女听了富商如此乐道地提出听曲的要求,似觉方入正题,急忙站起身来,谦恭地说道:“贫女酒逢知己,愿遵客官之意,弹唱一回,不过,生得拙笨,学曲不工,有赖客官指点,那就烦请客官点曲,并聆听教诲。”乾隆说道:“虽说爱歌爱曲,我却也是门外之人,莫不如由歌家自选一曲,让我们洗耳欣赏便了。”坐在一边的傅恒点头表示赞成:“我家老爷说的是,我们正是为追曲而来的。”傅恒暗自想,这秦淮女也着实有几分魅力,顿然间,使这位平时称孤道寡的皇上爷,变得如此毫无挑剔,真的是拜倒石榴裙下了。秦淮女见富商要自己替他们选曲,自然懂得是出于信任,便不好再推辞了。

    此时,她移步到舱壁处,取下挂在壁上的一把“如意式”琵琶。这把琵琶,面板是用多年干制好了的梧桐木制成,琴背是红木所制,复手是象牙雕刻而成。品相(音柱)位置也都十分精密,因此发音准确,弹拨起来,高音豁亮,低音淳厚,是一把价值昂贵的琵琶。秦淮女怀抱琵琶,按四弦的次序,分别轻拨一指,然后,抬头望望前面,心想:适才在与客官的相谈之中,涉及到《后庭花》引出许多话来。面对此情此景,何不就选这一大家都熟悉的曲牌——元杂剧片段弹唱一回,以供客官品评。于是,启唇弹唱起来:“偏不是上列着星宿名,下临看尘世生。把天上姻缘重,将人间恩爱轻。各办着真诚,天心必应,……”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青春文学》2018年,9期)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可订阅《参花·青春文学》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秦淮女(六) 下一篇长篇:秦淮女(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