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的新装
2018-12-20 09:18:31 来源: 作者:至秦 【 】 浏览:29次 评论:0
12.5K
    “路琳啊,我自从在深圳创业以来,至今整整十六年了,现在好不容易才办起自己的厂子,你可要帮我啊!”身材魁梧、财大气粗的吴能老板,竟然在娇小清瘦的大学生面前诉苦。
    “吴厂长,我怎么帮你呢?”路琳想起刚到广州市,吴厂长就要求给她买衣服,说是和客商谈生意不能显得我们太寒酸。这就奇怪了——谈生意怎么能和人的穿着挂钩呢?路琳想不明白。
    “你要把我的工厂当成你的工厂,把我的生意当成你的生意,也可把我当成你的家人嘛,这样处处为我着想,你就有许多好主意能为我出了。”
    路琳实在搞不明白,你的工厂怎么能是我的工厂,你的生意怎么能是我的生意,你大老板怎么能是我的家人呢,就是打比方也不妥吧。我只是一名小小的技术员,有关质量技术方面的问题可以问我,生意上的事我凭什么给你出主意?哼,要我为你出主意,要看本姑娘愿不愿意。主意也是智力投资啊,是值钱的东西。
    “厂长,我只是一名技术员,有关质量技术方面的问题我全权解答,其他的真是爱莫能助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和女人打交道的要点就是不要惹女人生气。今天给你买的衣服还合身吧,要不你试试看,我回避一下。”吴厂长见路琳面有难色,连连道歉,然后转身要走,又突然进了卫生间。
    “你换好衣服通知我一声,让我出来瞧瞧。”
    你就在卫生间等着吧。过了好一会儿,路琳才慢慢地脱掉原来的衣服。她心想,这还是我最好的连衣裙呢,我只是一名贫困大学生,要不谁跑到西部民营企业来工作?好多同学都去广东、上海了。爸爸妈妈是修理地球的老农,远在黄土高原的沟壑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全靠我打工赚的钱支持弟弟上学哩。一身衣服价值八千多元,我想都不敢想。吴厂长果然财大气粗,说是为了谈生意,这么贵重的衣服,也只配在谈生意的时候穿。我现在就试试。
    吴能在卫生间里心痒痒的,外面偶尔传来衣服摩擦或拉链摩擦的声音,让他心旌摇荡,于是他点了一根香烟看手机。几分钟过去了,眼看要吸完了,路琳还是没有吱声。他问:“路琳,你换好了没有?我可以出去吗?”
    呀,果然是名牌。这身白色的连衣裙配我的白皮肤,亮堂堂、清凉凉的。正当路琳对着镜子左眺右看、自我陶醉的时候,卫生间传出吴能的声音。噢,差点忘了厂长还在卫生间里呢,路琳吐了吐舌头,“吴厂长,你可以出来了。”
    吴能从卫生间出来的那一刻,眼睛都直了。呀,眼前站着一位漂亮的天仙似的姑娘,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如出水芙蓉,她就是那个娇小细嫩的路琳吗?没有想到路琳只要一打扮,就会由一只鸽子变成一只白天鹅。
    “你是天上下凡的仙女,还是我们的路琳?真美!”
    “这衣服真合身啊。”
    “只要你感觉好,我就给你买。”
    “真的?你怕是为了谈生意才买的,以后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只要为了你,只要你喜欢,我就给你买。”
    路琳连一丝犹豫也没有,拿着旧衣服立即去了洗手间,将这件新衣服脱了下来,穿上了旧衣服。“给你,拿去吧。”我喜欢的东西多啦,我喜欢名牌衣服,喜欢别墅,喜欢豪车,喜欢像你一样的帅哥,你能给我吗?咱是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了,要是让嫂子知道了,怕是被炒了鱿鱼,连个水草都捞不到。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的是真的,我真心和你交朋友。”吴能看到路琳脱下他买的新衣服,知道他的话激怒了她,急忙道起歉来。他想起去年三月份的那次西安人才招聘会,一连五个女孩都被自己拒之门外,原因是有的长得漂亮,却没有学识,有的有知识却一点也不漂亮。就在这时,第六个应聘者——一个清纯、靓丽,皮肤白皙略带腼腆的女孩出现了,她就是路琳。她自我介绍时露出的微笑,简直能把吴能的魂勾去。可咱不想招一个“花瓶”,得才貌双全。于是吴能不动声色,按照技术人员准备的问题,先后问了五个问题,路琳都不慌不忙地答了上来。“就是她了,她被录取了。”吴能对办公室主任吴小熊说。路琳果然不错,上班不到三个月就提出了质量管理的方案,得到吴能的鼎力支持,企业生产的太阳能管材质量比过去好,受到了用户的青睐,这次来广州就要和杨厂长签订一笔大单。企业有关业务方面的问题,可全靠路琳了。
    “我可不敢要你的东西,要是你花一大笔钱给我买衣服,嫂子知道了,可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你嫂子只管家里的事,企业的事全权归我管,我现在管不过来,希望你帮我。”
    “我怎么帮你呢?”
    “你就把企业当成你的家,你当家长,我当副家长,你有什么命令就直接指挥我。”
    “那怎么行呢?我怎么敢指挥大老板?你说错了,应该罚你。”
    “好。我接受惩罚,罚什么呢?”
    “罚你坦白和嫂子的恋爱经过!”
    “这个嘛,说起来话就长了。我从十六岁在深圳打工,当过保安、装卸工,搞过电焊、钳工、水暖,什么都干过,虽然赚了一些钱,可南方的姑娘一个也看不上我,因为穷啊。在深圳,一百万就是穷人,上千万的很普通,上亿元的老板多的是。南方的姑娘大都瞅着大老板的公子哥,咱打工仔永远是打工仔。后来我已经是一家机电公司的副厂长了,还没有个姑娘能瞧得上我。有一次,我去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谈生意,为了生意上的成功,我大杯大杯喝酒,后来喝高了,被这家酒店的女招待员扶着进了房间休息。这个女招待员就是你嫂子惠芸。我吐了一地,她帮我刷地板,洗床罩。第二天我脑子清醒了,她给我倒茶喝,和我聊她的家庭。原来她是贵州山区的一个姑娘,家里贫穷,母亲有病,她初中毕业就到上海打工。我对她的情况表示深深的同情,听说她母亲动手术急需用钱,我就去了她家,将她母亲送往医院治病,我缴了五万元医疗费。她母亲做了手术,又要化疗,我又给她五万元。惠芸是个善良的女孩,她说要报答我,一定要嫁给我。她从小跟母亲学做饭,做的饭很好吃,她还给我生了个女儿。我俩就是这样走到一起的。”
    “噢,嫂子是个农村姑娘,她很善良,你好有福气啊。”
    “我办个企业实在不容易,你是技术员,在质量上全靠你啦,我说让你把企业当成你的家,你当家长,我当副家长。这是我的真心话。只要你为企业着想,我全听你的话,企业办好了,你的功劳比我大,我决不会亏待你的。说句实在话,我愿意把你当成红颜知己呢。”
   “老板和员工之间真的能成为朋友吗?”
    “我想把你当作我的知心朋友,什么事都能说的朋友。”吴能语气真诚。
    “吴厂长,我也是一个来自山区的姑娘,家住甘肃省通渭县,爸爸妈妈都是刨地的农民,他们希望我不要走他们的老路。我从小学习好,妈妈很高兴;考上了大学,妈妈认为我给全家人争了光,逢人便说,我女儿跳出了农门,要挣大钱吃轻省饭哩。他们把我的未来看作他们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要我挣了钱支持弟弟上学。可他们并不晓得工作的艰辛,我现在只是一个挣钱糊口的技术员,爸爸妈妈能指望沾我什么光呢?”
    “我也是出身农家,父母亲也是农民,没啥背景的。咱们还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这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奋斗。这个企业的发展要靠你我,企业实在离不开你啊!”
    “我一个技术员,能帮你什么呢?”
    “你提出的质量管理方案很好,现在管材的质量能上去,全靠你的方案。这次订单签订后,我准备提拔你担任技术总监,你的薪水也会提高。你知道技术总监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企业的一半命脉就掌握在你的手里。路琳啊,我说的你当家长,我当副家长,这是我的真心话。只要你为我着想,为企业着想,我全听你的。”
    “好吧,我能想到的主意,全说给你。吴厂长,今天我也累了。咱们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会客商呢。”
    “叔,我和娟娟都不是考大学的料,听说深圳特区发展很快,那里遍地黄金,到处有招工的呢。我和娟娟想去深圳打工,我会照顾好她的。叔,您就放心吧。”娟娟一直不敢跟父亲开口,她把吴能拉到父亲面前,推了推他,吴能就鼓起勇气说了一通话,不知说得对不对。
    “吴能,把娟娟交给你,我是放心的。可南方不比咱这儿,听说那南方人嘴甜得很,把你哄得团团转,把你们卖了,你们也不知道,还得给人家数钱呢。”
    “叔,你说得对,我得多长个心眼儿,看南方人敢不敢把我卖了。我们想后天就走。叔,我保证回家时将娟娟完好无损地还给您。”一九八六年八月十八日,十六岁的吴能带着女朋友王娟娟坐上了南下广东的火车。长途火车上无所事事,好多人围在一起打扑克,有的在聊天。王娟娟靠在吴能的身上打起了瞌睡,吴能也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他梦到小时候,他和娟娟一块儿上学,过了村口的一段路就是云城河了,河水清澈见底,潺潺地流。河上没有桥,但有几块大石头,踩着石头可以过河。娟娟说她看见水就害怕,于是他背着她,一步,一步,一步,蹒跚地迈上石头,稳稳地过了河。一会儿,又梦到他早上去叫娟娟上学,她还未起床;快上早读了,他拉着她,她嘴里吃着饼,向学校跑去,他将妈妈给的鸡蛋塞进她的书包;到了班上,她坐在自己座位前,从书包里突然发现一只鸡蛋,她望了吴能一眼,就取出鸡蛋,开始剥皮,吃了起来。有一次,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娟娟不会写,星期日吴能带她去云城河边,吴能一边走一边口述,娟娟在后边拿着笔记本记着,把他们看到的、听到的、想
到的全写了进去。结果作文课上,娟娟的作文还受到老师的表扬,她脸红了,向他望了几次,他点了点头,示意她别紧张。暑假期间,娟娟拿着数学作业让吴能帮她,为了辅导她,吴能将车轮珠子蘸上墨水从两边高中间凹的纸上滚了下去,划出抛物线形状,然后用尺子测量数据,求出抛物线的方程式。吴能把数学题进行推广,想象出一个大型工厂,出了一个问题,要寻求解决方案。娟娟每次都说,你会是一个工程师,长大了准是一个工程师的。吴能听了心里甜丝丝的。他就装作工程师的模样,把笔咬在嘴里,望着房顶出神。一会儿,他拿着笔在纸上演习起来,给娟娟讲演算的过程,第一步怎么想,第二步怎么办,第三步怎么推算。娟娟听得很认真,问她听懂了没有,她直摇头。唉,娟娟就不是学习的料,可是她非常漂亮,而且很温柔。娟娟叫吴能哥哥,吴能叫娟娟妹妹,吴能早已把娟娟当作女朋友,他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她,
这是他十六年的心愿。特别是近几年,他的第二性征快速发育,长了喉结,出现了胡须,对男女之事从懵懂无知到心知肚明,他觉得娟娟就是他的所爱,他未来的妻子。每当想到这里他就伸出舌头,脸红了起来。深圳火车站到了,吴能和娟娟背上铺盖,徜徉在城市街头。呀,这里的楼和山一样高,一座连着一座。这里的车真多啊,一个比一个靓丽,都排着队争先恐后、你追我赶。街上行人匆匆忙忙,像被狗追着似的。五颜六色的广告牌刺你的眼,七匹狼、波司登、美特斯邦威,肯德基、王老吉、百事可乐、麦当劳……这都是什么?公关部招小姐、刻制印章、代办证件、出售二手车、美少妇重金求子、包小姐,这些广告乱七八糟。直到天黑,吴能没有找到理想的打工地点,不是饭馆就是招待所,他想找一家工厂打工。到了晚上,吴能和娟娟不得不找一家私人旅馆入住。吴能主动和房东老板娘聊了起来,说了找工作的事,老板娘说:“深圳的企业大都在西边,宝安、南山区那边多。”吴能恍然大悟,第二天就带着娟娟去了宝安区。他们刚下汽车,就看到江氏集团机电厂招工的广告牌。吴能拦住一个出租车,问司机江氏集团机电厂怎么走,司机让他俩坐车去。
    他们终于来到机电厂,这是一家大型企业,有一千多名员工,年产值上千万,很有经济实力。吴能和娟娟来到企业办公室,顺利地通过了招聘,成了企业职工。吴能很高兴,带着娟娟去商店购买了碗筷、牙刷牙膏和雪花膏,当晚住进了工厂里。他俩第二天早上七点就起了床,去餐厅吃了早饭,八点钟开始上工。吴能去了加工车间,王娟娟去了包装车间,一直干到晚上八点钟,中间午饭、晚饭各占一个小时。一天下来,吴能感觉腰酸腿痛,晚上一挨枕头就睡着了。第二天午饭时,他碰到娟娟,问她累不累,娟娟说,累得要死了,要是早知道打工这么累,就待在家里不出来了。吴能想,娟娟从小娇生惯养,碰到吃苦受累的事就爱发牢骚,过去什么重活儿也没干过,要是他能代她就好了。他安慰她说,咱们出门在外不容易,凡事要先忍着点,以后有什么好的去处再想法跳槽。
    好不容易挨到周日,吴能带着娟娟跑了一上午,参加了两个企业的招聘,两个企业都招上了,就是工资太低。娟娟说,太低了,一个月才一百五十元,不够我们的开销呢。吴能说,好歹江氏集团一个月两百元,咱们先凑合凑合吧,今天太累了,以后再寻吧。后来他俩还跑出去找了两次,到更远的地方参加了招聘,结果没一家企业工资比江氏集团高,于是他俩放弃了寻找。时间一长,他俩都适应了企业的工作,就放弃了跳槽的想法。吴能下定决心干好本职工作,默默地勤学苦练,熟悉工作流程,工作效率得到提高。
    几个月后,吴能听说企业办公室、财务室、质检室等科室要招聘一批打字员,就买了两条云烟,偷偷送给办公室两位大哥,说了让娟娟应聘打字员的事。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娟娟,要她明天上午八点参加办公室打字员招聘活动。当然,送烟的事他没告诉她,怕她分心。第二天午饭时,娟娟说,她已经顺利通过了招聘,吴能就说了送烟的事,娟娟要谢他,说周日庆祝庆祝。春节到了,吴能征求了娟娟的想法,他俩都不愿回家,想在深圳市过一个年。吴能给父母亲和娟娟父亲各写了一封信,说明他们不能回家的想法。春节期间,他俩在厂里值班,领着加倍的工资,看着春晚电视节目,为爸爸妈妈祝福,为他们自己祝福。娟娟哭了,吴能安慰她说,“我要用我的爱来证明一切,我爱你。”他俩还徜徉在深圳街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听着周围的喧嚣,吴能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他说,
    “深圳是我的第二故乡,我要用我的双手去创造,给你创造一个幸福的未来。”他俩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拥抱在一起,他感觉自己好幸福。
    不久,公司文件通知,在全厂所有职工中开展一年的岗位练兵活动,通过劳动竞赛,凡岗位成绩优异者发给一、二、三等奖。吴能默默地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在岗位练兵活动中争取优异成绩,来报答娟娟对他的爱。他每天在笔记本上将自己完成任务的情况做了记录。看着它,他暗暗地增添了勇气和力量,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一定要争取更好的成绩,加油,加油,再加油!娟娟给他的安慰也是加油,加油,再加油!干好工作成了爱情的润滑剂,成了他奋斗的动力和希望。
    晚上躺在男工宿舍里,他梦到自己在加班,娟娟就在另一头等着他,他只有完成任务才能接近她。吴能努力地干呀,干呀,累得腰酸腿疼,满头大汗,快要接近目标了,突然有一个男人迅速超过了他。娟娟大喊:快追呀!吴能脚蹬着地猛地一挣扎,醒了过来,被子被他蹬在床下。
    年终竞赛结果出来了,吴能获得了一等奖,公司奖给他五百元,他还顺利地当上了副班长。周日,他带着娟娟去吃海鲜,要了啤酒,他俩高兴地碰了杯,饱咥了一顿。娟娟鼓励他好好干,以后会有更好的前程。他听了娟娟的话,心里热乎乎的,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幸福生活和晋升的希望。
    第二年春节快到了,吴能带着娟娟高兴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他买了一件毛皮大衣、一条烟、一瓶酒,割了十斤猪肉,首先来看娟娟的父母亲。娟娟把自己一年多来积蓄的一千元交给了父亲。娟娟的父亲很高兴,说等他们明年回来就订婚,后年春节给他俩办婚事。过完春节,吴能和娟娟又踏上了南下的列车。这一年四月十八日吃午饭时,吴能去找娟娟,娟娟说最近一个多月办公室忙,单位安排午饭送到办公室,不能在一起吃饭了。五月一日,加工车间将吴能由副班长晋升为班长。挨到周六,吴能又去找娟娟,要明天去外边吃海鲜,庆贺庆贺。娟娟说,这个周日她忙着加班,下一个周日吧。又到了一个周六,他又去找娟娟,她说,办公室的事走不开,要不就不吃饭了。吴能说,必须庆贺庆贺,要不再等一周吧。吴能心烦意乱,感到他和娟娟之间越来越疏远了,他想,自己必须有所行动,来弥补对娟娟的亏欠。又一个周六午饭时,吴能再次找娟娟,娟娟说,让他以后少去找她。他问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吴能顿时心凉了半截,感觉事情有点不妙,他大声说,“那明天你必须和我去吃饭。”她说,行。吴能晚上连做噩梦,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天不亮就起了床,点上烟来到街道,五颜六色的彩灯直耀他的眼,一辆又一辆的车在身边飞驰,数不清的星星在天上飞。“嗨罗嗨罗嗨,嗨罗嗨罗嗨”,偶尔传来流行歌曲的声音,还有人在跳舞呢,深圳的后半夜比咱家乡的县城还热闹啊,必须让娟娟高高兴兴,天天快乐,幸福生活。
    没想到这个周日竟然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日子,娟娟的变化如此之快,吴能没有想到。他感觉自己是被绑在命运碾盘上的驴子,命运竟是如此地不公,他连争辩的权利也没有。这一天上午十点,娟娟如约来到预定的海鲜餐馆,吴能早已等候在那儿,点了很多娟娟爱吃的海鲜,他高兴地请她吃,她却冷若冰霜地说:“吴能哥,我对不起你,今天我再也不能瞒下去了,我们分手吧。”一场暴风雨瞬间浇在了吴能的头上,仿佛一个炸雷将他击倒。
    “什么?娟娟,我没听错吧,为什么要分手?”
    “一个比你有钱得多的人夺走了我的心,已经快半年了,我已经怀孕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不可能!我要你,谁也改变不了我。谁,你说是谁?我要和他拼命!”吴能握紧的拳头举了起来,似乎拳头有千万斤重。
    “吴能哥,你别傻了,我告诉你也无妨,是江宏伟,江经理。你还要拼命吗?”
    “我去找他……”
    “你别去!你听我说。”
    “春节上班后的一天,江经理来到办公室检查工作时,突然看到了我,问我叫什么名字。下午五点,办公室张主任告诉我,江经理让我去坐他的车取一份文件。我没想到,江经理已经看中了我,他约我去吃饭,来到一家高档餐馆,吃了价值上千元一桌的海鲜,还带我去公园里聊天、看电影。我想反抗,我说我有男朋友。江经理说,不介意,我要和他平等竞争。你说你能和他平等吗?此后,我办公室的主要工作就是陪江经理,其他打字的工作也让别人取代了。这几个月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一开始没有想清楚,到底是拒绝还是接纳江经理。一开始我的许多行为都是和江经理保持一定距离的。后来,我觉得,你和江经理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江经理为人比你成熟、稳重得多,你只是一个心里有我的人,除了爱,你一无所有,江经理也是心里有我的人,他能给予我的更多。我穷怕了,江经理有钱、有车、有房、有文化内涵,我感觉我更应该答应江经理。当我想清楚之后,就想如何对你说,我不敢把真相告诉你。只想暗暗地帮助你,等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你。你以为,晋
升班长是靠你自己的努力?是的,主要是你的努力,另外还有我的功劳,那就是我给江经理说的,决不能让你吃亏,提拔你在江经理的权力之内。你损失了青春岁月来陪我,我无法报答你,这是五万元,算作是我对你亏欠的补偿,请你忘了我吧……”
    “我忘不了你,忘不了,我不要你的臭钱……”吴能突然冲出饭馆,看见江经理的车停在外边,江经理抬起头来看见了他,吴能大声喊道:“娟娟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吴能奋力跑到街道的另一边,向海边跑去,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娟娟的变化竟然这么快。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难道因为没有钱就分道扬镳吗?在这儿,我们的海誓山盟就这么不堪一击吗?金钱是丑陋的,这个世道就是金钱在支配着人吗?穷人就不配娶妻子吗?只要有钱,就能买来爱情吗?只要有钱,就能买来人心吗?他妈的……吴能的心里有堆火在燃烧,火要烧掉他,毁灭他。
    “哈哈,就让我毁灭了我自己,让娟娟和江经理快乐地生活吧。”看着愤怒的大海,他真想一头跳进去,葬送自己,从地球消失。过了一会儿,吴能想,我为什么要便宜了江经理呢?我应该夺回我的爱情,可我怎么和江经理竞争呢?一会儿,他幻想着自己几年之后,也办起了企业,成了吴总,“你他妈的有什么盛气凌人的,不就是有钱吗?我也有钱了。”可这时他看到娟娟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孩子已经考上了大学,而他也老了,仍然孤身一人,他一直在等娟娟。“我为什么要等娟娟呢?娟娟已经变心了……”
    “路琳,起床了吧。十一点钟,杨厂长一行到三楼聚贤厅。咱们要先到,十点半吧。现在咱们该去二楼吃早餐。”早上起床洗漱完毕,吴能厂长就把昨晚和杨厂长约好的情况通知了路琳。
    吃早餐的时候,吴能谈起,要路琳为企业尽智出力,必须由企业把她全新包装起来,仅一身衣服还不够,还要有化妆品之类的,路琳推脱不要。吴能说,时间紧迫,我不多说,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这是签订合同的必要内容之一。吃过早饭,迎着朝阳,吴能拉着路琳去了商场,为路琳采购了一套化妆品、一串珍珠项链、一双弹力女鞋。
    十点半,他俩来到三楼聚贤厅。吴能对服务员说,酒要茅台中最贵的,酒杯要大的,四杯酒一两的大杯。路琳准备好签字用的笔和合同书,联系好照相事宜。
    随后,他俩下了楼来到酒店门口等候。阳光照在路琳白色的连衣裙上,给路琳增添了一圈金辉,显得她分外漂亮。
    “杨厂长,老朋友,欢迎,欢迎。”吴能看见杨厂长从奥迪车里走出来,正要走进酒店,立即下了台阶去握手。
    “欢迎杨厂长,这边请。”路琳伸手向酒店指示着。
    吴能带着杨厂长一行坐电梯向三楼聚贤厅走去。
    “杨厂长,请上座。蔡助理、路师傅,请上座。”路琳主动邀请客人上座。杨厂长被吴能拉到上座首席,蔡助理被安排到杨厂长旁边,另一边是吴能厂长、司机路师傅,路琳主动坐在下位。服务员为客人上茶,吴能为三位客人分别敬了烟。杨厂长要求先看一看合同书,路琳将两份合同书分别递给杨厂长和蔡助理。
    “吴厂长,合同书基本上是咱们电话里说的意思,可是价格呢,咱们是第一次合作,能不能再降一降?”杨厂长看着合同书说道。
    “杨厂长,咱是老朋友了,你说降,咱
就降,你看降1% 行不行?”
    “降2%,用后三个月内付款。”
    “行!让咱们友谊长存,来日方长嘛。路琳,你去把合同书改一下,价格再降2%,货到付款改为用后三个月内付清货款。杨厂长,你看行吗?”
    “好,就这意思。”吴能通知服务员立即上菜,他和杨厂长拉起了家常。
    一会儿,菜上齐后,路琳修改完合同已经回来,她给杨厂长、蔡助理倒满了酒,给路师傅添了饮料,然后给吴厂长和自己倒满酒。吴能端起酒杯说:“杨厂长,我企业的长远发展,全靠您的大力支持,祝咱们合作愉快,共同发财。我提议大家共饮此杯。”路琳分别给每个人添了酒和饮料,吴能提出让杨厂长提一杯,杨厂长端起酒杯说:“吴厂长、路小姐,我代表广东杨氏集团公司感谢吴氏太阳能厂,特别是感谢吴厂长的深情厚谊,祝咱们合作之路越走越宽广!”吴能接过分酒器开始敬酒,他首先给杨厂长和自己添了酒,说:“杨厂长,以后还要您老哥多多帮助,我敬您三杯酒。”吴能又给蔡助理添了酒,说:“蔡助理,您年轻有为,前途远大,吴氏太阳能厂的发展还要您鼎力支持,我敬您三杯酒。”吴能又给路师傅敬了三杯饮料,自己喝的是酒。路琳接过分酒器要求敬酒,吴能给杨厂长介绍说:“杨厂长,路琳是吴氏太阳能厂技术总监,她带病工作,身体不舒服,不宜喝酒,可是今天咱们的顺利合作让她激动不已,她坚持要给各位敬三杯,她的酒我替她喝两杯,她喝一杯吧。”得到杨厂长的谅解,路琳分别给杨厂长、蔡助理、吴厂长敬了三杯酒,给路师傅敬了饮料。
    杨厂长要求敬酒,他首先给吴厂长和自己添了酒,端起酒杯说:“吴厂长,咱们认识七八年了,老朋友的情谊有多深,都在此杯中。”杨厂长又给各位敬了三杯酒。当然,路琳的两杯酒全让吴能代喝了。蔡助理接过分酒器,分别给大家敬了三杯酒。路师傅要敬酒,吴厂长提出,敬酒可以,你不喝酒让别人代喝。于是,由蔡助理代酒,路师傅分别给大家敬了三杯酒。吴能看到大家吃得非常愉快,就亲自给每个人添了酒和饮料,他端起酒向杨厂长提议说:“杨厂长,咱们所有人同饮此杯,祝咱们合同顺利签约,来日方长,后会有期!”饭后,杨厂长、吴厂长的签约仪式全让路琳、路师傅拍了照,所有人员又在一起让服务员拍了照。
    送走了杨厂长一行,吴能只觉得头重脚轻,就由路琳扶着回到房间,他一下子栽倒在床上,向路琳要水喝。
    “路琳啊,你看看今天的场面,咱们如愿签了合同。我很高兴,提拔你为技术总监的事,回厂后就宣布,薪水翻一倍。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我太满意了,谢谢吴厂长的提拔。您喝高了,应该休息一会儿。”
    “我没喝高,你别走,我还有话给你讲。我的酒量你不知道,喝一斤半没啥问题,今天只喝了一斤酒。我的心里有个结,你是大学生,给我这初中文化的解一解。”
    “吴厂长,您说吧。”
    “我和你嫂子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走到一块儿的,她家穷,她母亲患了病,我得知后,送她母亲去医院做了手术,后来又给钱让她母亲化疗,她就赖上我了,非要嫁给我。我当时没有多想,因为没有哪个南方姑娘肯嫁给我,我一个打工仔,在南方是一个穷人。我对你嫂子印象最深的是她炒的菜好吃,心地善良,对我唯命是从,所以就答应了她,现在也有了女儿。可是说起办企业,我和她没有共同语言。我想我以后和她的话只会越来越少,两个人默默地在一起生活,你说悲哀不悲哀?以后的日子,真的不敢想象,请大学生给我指导指导。”吴能说了一大堆话,起了床,一边喝水,一边聆听路琳的指教。
    “吴厂长,看来您不懂爱情,就只知道赚钱。两个相爱的人应该心心相印,心灵的沟通是最重要的。您和嫂子,属于契约型婚姻,嫂子家需要钱,您给了钱,嫂子觉得欠您一笔钱无法偿还,就拿整个人生作为代价,这个代价可太大了。您和嫂子只知道生儿育女,不知道心灵沟通,所以结婚以后,越来越觉得没有共同语言,越老越没有共同语言,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路琳啊,这可怎么办呀?你说对了,我不懂爱情,只会赚钱,那我们今后就得像两个陌生人一样一起生活吗?那真可怕。”
    “婚姻是一种选择,应该以心灵沟通为
首要标准。男人没有说话,但女人知道男人
想说什么。男人在奋斗,女人知道男人为什
么奋斗、能帮男人什么。有时候不需要更多
的交流,两个人心里十分清楚。”
    “路琳啊,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发现你与众不同,你的眼光里有一种大智慧,有一种扫视全场胸有成竹的气质,我从西安那个招聘会上就看中了你,发现了你,以后我都在观察你。连同这次来广州,一路上我都在观察你,看着你从容的样子,我已经陶醉了。我发现,我所有的小聪明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是吗?”
    “吴厂长,您说得有点邪乎。但有一点是对的,我早就知道,您在一直观察我。其实您在观察我的同时,我也在暗自观察您,我去过您家,见过嫂子,你们之间的问题我看在眼里,所以我刚才斗胆与你说了一通话,我断定,您和嫂子……吴厂长,我可以说错话吗?如果我说了什么越矩的话,您不介意吧?”
    “路琳,你以后不要叫我厂长,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叫我老吴就行了,当然在企业是例外,有啥建议你就直说,咱俩之间应该无话不谈,没有秘密。”
    “行!老吴,如果您和嫂子不能找到各自的原因,你们的婚姻……很可能……走不到最后。您需要和嫂子坐下来好好谈谈,找到你们之间的问题,尽快解决,这样不管对
谁都是有好处的。”吴能听见路琳的话,心里豁然开朗。他以前总有一种预感,就是走不出这个误区,他感觉和惠芸之间,话越来越少,心里的隔膜越来越深,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与惠芸之间的生活,就像喝白开水,虽然没有味道,但是不能不要。他饱饱地喝了一杯茶,感动地说:“路琳啊,你就是我肚里的蛔虫,那个知根知底的红颜知己。为什么咱们不能早于惠芸见面?为什么咱们不能走到一起呢?我不会放过你,我一辈子也不会放过你……”吴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将路琳揽在怀里,亲吻起来。
    路琳用力推开了他,说:“老吴,你要冷静点,是不是喝多了说的疯话?我只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初出茅庐的技术员。您和嫂子相守在前,咱们见面在后,我怎么敢取代嫂子的位置呢?”
    “路琳,我不能放过你,我不能没有你。我和惠芸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离婚是迟早的事。我自有办法和她离婚,相信她能明白我的用意。一旦离婚,我也不会亏待她,会让她衣食无忧地好好生活。路琳,我比你大十二岁,我怕一旦错过你,就再也遇不到知己啦……”吴能一把拉过路琳,再次疯狂地吻了起来。路琳像一只小白兔,在吴能宽大的怀中蹦蹦跳跳,她像大海里随风漂泊的一叶扁舟,终于遇到了救她的大船。
    等吴能头脑冷静下来,首先想到一点,他要离开江氏集团机电厂。草草地吃了一顿饭,他开始沿街寻找招工的企业。跑了半个下午,终于在刘氏集团公司找到了工作,要他明天来报到。晚上他去了江氏集团机电厂职工宿舍,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他去财务科领了最近的工资,财务人员还给他一张五万元的存折,说是江经理的指示,请他签字。吴能说,不要。财务人员说:“小子,你不要白不要,要不送给我?”吴能一把抢了过来,装进兜里,在财务人员指定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回到宿舍,背上铺盖,离开了江氏集团。
    吴能在刘氏集团公司当了保安。这一年春节,公司人手紧张,他没有回家。春节过后,他进了车间,当了一名机电工人。吴能努力学习,敢于吃苦,经常加班,认真地完成好每一个操作程序,生产的零件质量最佳,受到了车间领导的好评。这一年年底,车间将吴能提拔为副班长。春节前夕,吴能踏上了回家的归途。他坐在火车上很无奈,遥想前年春节回家,娟娟的爸爸妈妈很高兴,想在今年给他俩置办婚事,本来他将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呢,谁想世事难料,娟娟为了钱,跟了南方老板,把他抛弃了。女人的心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谁管你男人的痛苦呢。去年春节他没有回家,给父母亲写了一封信,把他和娟娟分手的事说给了父母。他的隐痛,就像身体得了炎症,使他的心受到熬煎,一直生着脓疮,没有治愈的希望。
    吴能看见村口的大皂荚树了,看见街道的磨盘了,场角的碌碡上蹲着父亲,正在端着大老碗吃面。“爸,我回来了,您身体可好?”吴能喊了一声。吴能的爸爸抬起头,看见吴能背着包正向他走来,“能儿,我好着哩,快回家,你妈想你了。”
    父子俩高兴地向家里走,母亲正在厨房里忙活。
    “妈,妈,我回来了。”
    “能儿,我的能儿回来喽。”吴能的母亲从厨房里出来,在门口碰到儿子,抬起她那枯干的手,一点一点摩挲着儿子的头发,颤抖地抚摸着儿子的耳朵、眼睛、鼻子、嘴巴、喉结、脖子,母亲的眼睛噙满了幸福的泪水,上上下下打量着儿子,好像认不出来似的。
    “先吃饭吧。”吴能父亲的一声提醒了吴能的母亲,她立即转身,去给吴能盛饭。吴能把包放在炕角。端起母亲递过来的面搅了起来。
    “妈,您身体可好?我不在,农活儿多,你们就悠着点,慢慢干吧。”
    “妈好着哩,就是想你了,两年见不到面。妈想在咱这儿给你说门亲事。”
    “妈,我听您的,我挣了点钱,想今年把房子盖起来。”
    “好啊,咱这土坯房是二十多年前盖的,别人都拆了,盖了全瓷砖砌面的新瓦房。”
    “咱要盖二层楼。”
    当晚,吴能把这几年打工赚的和娟娟给的共六万五千元给了父亲,让父亲给他盖新房。第二天,母亲带着吴能来到二十里外的一个村庄,和一个农家姑娘相亲,她的名字叫李秀丽,是一个非常漂亮、温柔、能干的女孩,大眼睛,双眼皮,有波浪形的披肩发,身穿红色的连衣裙,个子比吴能低十公分,两个人走在一起非常般配,吴能和李秀丽都对彼此非常满意。两个家庭都同意,于是吴能就带着李秀丽去了县城,买了两身衣服、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正月初二,吴能割了猪肉、牛肉,带着西凤酒、红塔山烟等四色礼品,拜访了李秀丽的父母亲。正月十二,媒人和两家父母亲坐在一起,为吴能和李秀丽订了婚。双方敲定,等新房盖起来,明年春节就结婚。李秀丽说,在家没事,不如跟着吴能去南方打工。于是,正月十五刚过,吴能和李秀丽就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吴能和李秀丽都进了刘氏集团公司,吴能继续在机电车间当副班长,李秀丽被安排到了公司办公室。每天吃饭时,吴能和未婚妻在一起聊车间的工作、厂里的逸闻趣事。吴能每次都把脏衣服交给李秀丽去洗,星期天常带着她买洗漱用品、化妆品和新衣服,偶尔去公园的一角隐蔽之处,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诉说情话。后来星期天和国庆、中秋、元旦,吴能带着李秀丽去看电影,到私人旅馆亲热。
   一晃元旦已过,新年快到了。吴能和李秀丽早早地向公司请了假,要回家结婚。他俩下了火车、汽车,步行五里路,进了村口,吴能一眼瞅见自家新盖的全瓷砖砌面的二层楼房,高兴地领着李秀丽,跑步去看新房,从一楼到二楼,宽敞明亮。李秀丽很满意,向未来的阿公阿婆问好。吴能的父亲说,婚事定在正月初六,现在要让你俩去领结婚证,置办新家具,购买结婚用品。
    吴能买了四色礼品,送李秀丽回了娘家,和父母亲团聚。第二天,吴能就带着未婚妻去镇上办结婚证。前后忙了半个多月,终于给新房里添了一套高低柜家具、一套沙发、电视机、新屏风、席梦思床。买了洗衣机、摩托车送到李秀丽家作为陪嫁品。正月里,热热闹闹的婚礼闹个没完没了,喜气洋溢在吴能父母亲的脸上,吴能和李秀丽幸福地沉浸在蜜月里。直到蜜月完了,父亲一提醒,吴能才带着李秀丽踏上了南下的征途。
    公司里没有夫妻住房,又不准员工在外边住宿。没办法,每个星期天,吴能就带着李秀丽上街,找个私人旅馆去亲热。可是有的时候,碰到李秀丽生理期,吴能没有办法亲热,气得乱发脾气。
    谁知好景不长,半年之后,吴能感觉李秀丽有意回避自己。现在她常常不在公司餐厅吃饭,经常见不到面,偶尔见了面,不是说生理期,就是说办公室要加班,不再和吴能去上街。有一次周六,吴能去找李秀丽,结果办公室同志说,李秀丽出差了。出差了怎么不跟他说呢?吴能感觉莫名其妙,他必须想尽办法见到她。中秋节快到了,吴能终于在一个多月未能见到妻子的情况下,见到了她,并约好明天上街的事。
    吴能整个晚上失眠了,他是太高兴了,都说小别胜新婚,长时间的等待使他对即将见面的欲望愈来愈高,感觉一分一秒都过得太慢。他等不了这几个小时了,起了床,用凉水冲了冲自己的头,坐在卫生间抽起烟来,一根接一根。后来,又和衣躺在宿舍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
    天明之后,吴能找到了李秀丽,高兴地跑出了厂区,带着她去吃了早点。然后来到一家私人旅馆。进到房间以后,吴能刚要抱住李秀丽,却被她强行制止了。李秀丽给吴能说,她有话要讲。吴能说,先亲热之后再说。吴能疯狂地抱住她,强行亲吻起来。突然,吴能挨了李秀丽一耳光。
    “怎么了?为啥打我?”
    “我们分手吧。”
    “分手?”吴能感觉自己好像听错了,“我们是合法夫妻,夫妻间亲热很正常,怎么分手?”
    “我是说……离婚!”李秀丽咬咬牙,终于把绝情的话说了出来,看着呆若木鸡的吴能,她接着解释道,“吴能,我对不起你,你听我说,三个月前,我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有一次,刘虎啸,就是咱们厂的副经理,来办公室办事,看了我一眼,就通知我跟他一起去出差。他领着我,坐飞机去了上海,领着我去商场,给我买了价值上千元的衣服和首饰,说是见一位重要客人,不能穿得寒酸。来到一个五星级的高档宾馆套房,他对我说,他看中了我,要我无条件接受他的爱。我说,不行,我有丈夫,我的丈夫叫吴能,在机电车间当副班长。刘经理说,‘这没什么,结了婚可以离婚嘛,我会给你带来一生的惊喜和幸福。’我不愿意,他没有强迫我,带我去电影院看电影,去高尔夫球场打球,去高档餐厅吃海鲜。他对我说:‘秀丽,你再考虑考虑,我能给你的一切,吴能能做到吗?’见过外商之后,刘经理送我回到公司,隔三差五带我去外边吃饭,去旅游景点玩。不带我吃饭的时候,就派人把饭给我送来,让我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吃。当然,这饭菜比公司的贵得多。慢慢地,我抵抗不了他的无微不至。我觉得人生就是为钱而奔波,像刘经理这么好的条件,要嫁给她的女人能排一长队,为什么我不珍惜呢?后来我又想,他是不是耍我,而不是真心待我。我偷偷地了解到,
他的前妻得病去世后,他一直未婚,留下一个小女儿,他没有交其他的女朋友,是一个痴心、靠得住的男人。为了我,刘经理和父母亲闹翻了,后来他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并表明了心迹,他的父母亲勉强同意了我们的事。他送我去夜校读书……”李秀丽顿了顿,看着吴能铁青的脸,不再说了,只是拿出一张支票,“吴能,这是二十万元,我对不起你,这是我给你的补偿……”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吴能,你冷静点,我不再爱你,我爱刘虎啸,我想清楚了,我真的爱他。你还是面对现实吧!”
    “我不离婚,秀丽,我永远不离婚……”李秀丽把二十万元支票放在桌子上,推开门要走,吴能一把拉住她,把支票塞进她的手里。李秀丽强行推开他,两人撕扯起来。门口两个青年扯开吴能,把他推进房间。一个青年拿出一把砍刀,威胁他说:
    “吴能,请你识相点,拿着二十万从深圳消失。”另一个人接着说:“我们是奉刘经理的命令来的,从现在开始,你再不能和李秀丽见面,否则,看你能不能活着回到老家去!”两个青年说罢把支票摔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吴能想起前几天在一个公园里看到的事。三个凶手追杀一个中年人,周围围了一圈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阻。吴能向跟前冲去,一个歹徒抓住他,用刀指着他说,你不要命,就上来。吴能退了出来,跑到一个商店里拨打了110。当他回到现场时,三个歹徒离开了,中年人脸上流满了鲜血,趴在地上起不来。一会儿,两个警察来到现场,询问被打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爬了起来,说他姓马,是一个塑料加工厂老板,他爱上了厂里办公室的年轻女孩林佳美,可是他妻子不离婚,后来他给林佳美十万元。这次遭到报复,就是林佳美的男朋友和同学干的。
    吴能想,女人的心像天上的云,说变就变;女人的心像流水,无情无义。李秀丽和我结婚不到一年就背叛了我。难道李秀丽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为什么在老家,她对我就非常满意呢?有钱的老板多得是,他们是漂亮女人追逐的目标。有的女人愿意做有钱人的二奶、三奶,不愿意当穷小子的妻子。我能和刘虎啸闹事吗?我揣上一排炸药包,只身闯进刘虎啸办公室,可能没等我和他同归于尽,就会被保安送到公安局。如果我不拿二十万,继续寻找李秀丽的话,肯定和马老板的下场一样,会遭到某些人的暗算。这样,不仅找不回妻子,而且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想清楚之后,吴能拿上支票,离开了刘氏集团公司……




(发表于《参花》2018年,8期上)
阅读全文或看更多中长篇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路和希望(一) 下一篇中篇:深夜纵火案(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