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恋爱之路
2019-10-31 12:09:10 来源: 作者:刘家朋 【 】 浏览:107次 评论:0
12.5K

    宋春阳越来越着急早早定亲的事了。

    这天晚上,北京时间二十一时,身为小 学教师的宋智仁给学生们批完了作业,正要 和爱人熄灯休息,忽听得外面“咚咚”敲大 门的声音,他急忙下地到院里开门,看看究 竟是谁将要熄灯了还来敲他的门。宋智仁把 门开开一看,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宋 春阳。宋智仁把春阳领进家中,客套话说过, 春阳就红着脸说有事要找智仁大哥商量,宋 大嫂观其神色,估计他是有秘密的话要说, 便借故走开,一人到东间床上休息去了。

    宋春阳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小伙子,而 宋智仁则四十岁左右,二人是堂叔伯弟兄, 平日交往甚密。宋智仁说:“好吧,兄弟, 你有什么事要找大哥商量,尽管说罢。话出 自你口,进入我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是走不了消息的。”

    春阳心事重重地说:“大哥,不瞒您说, 我是为让您给我撮合婚事而来的。”

    宋大哥说:“撮合婚事好啊!能为兄弟 撮合婚事,大哥高兴万分。那你说说,你看 上的是哪家的姑娘,让我撮合谁呢?”

    春阳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她是张 家庄人,名叫张桂芬,现在乡水利队干活。”

    “什么,张家庄的张桂芬?”宋大哥听 春阳说罢,脸上一瞬间显现出异样的表情。 原来,宋大哥的爱人跟张桂芬有点远亲关系, 按辈分而论,桂芬是宋大嫂的外甥女,还要 称宋智仁为姨父。而春阳只听说宋大哥与张 家庄人有亲戚,想让宋大哥托张家庄人撮合 他和桂芬的事,并不知宋大哥与桂芬的关系。

    宋大哥先不向春阳道明自己是桂芬的姨 父,沉思了一会儿,便说:“兄弟,你让我 给你撮合婚事可以,那你再把你与张桂芬交 往的情况说给我听听,我也好根据实际情况 帮你撮合。”

    春阳听罢,起初不好意思说出口,经宋 大哥反复追问,终于从头至尾把自己和桂芬 的往来情况叙说出来……

    那是在阴历二月中旬,艳阳高照,万象 峥嵘;小麦返青了,杨柳吐出鲜嫩的芽;群 群讯雁在碧蓝的天空中,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从南往北飞来,频频向人们传递着初春的信息。

    吃罢早饭,春阳按父亲吩咐,到西南洼自己家的责任田里平整地面。此时,春阳所在乡的水利队全体员工正在宋家庄一带兴修 水利,又挖渠道,又铸造水泥管子,准备设地下管道引水上山。

    春阳去地面高处用铁锨铲土,装进小推 车,移补到凹处,正忙着,猛然抬头,忽见 往西南大约二百米,离水库较近的河岸边,蓝天白云之下,有位身型苗条的姑娘,前额 留着整齐的菊花瓣的刘海,后脑勺扎一束凤 尾式马尾;上身穿蓝底白花的对襟外衣,下 身穿条黑色的条绒裤子;两手操一把喷壶, 正在那里喷水保养河岸上那一排排刚铸造不 久的水泥管子呢!

    “哦,多美呀!”春阳看罢,不禁赞叹 起来:这大好风光和春色迷人,美妙的姑娘 更为迷人,自己该不是到了仙境了吧!他左 一眼,右一眼,情不自禁地频频往那边看。 看了良久,干脆顾不得干活,装作观看河景 向那位姑娘走去。来到离姑娘七八步远,他 看得真切:这位姑娘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 睛;眉如两道新月,口似一对花瓣;肤色细 而嫩,并且白得就像过年时蒸的枣饽饽那样 好看,真是漂亮极了!

    “妹子,您保养管子啊?”到了近前, 春阳这样问道。

    “嗯,保养这些水泥管子。”姑娘应了 一声,随即便问:“大哥,您干什么呢?”

    “我……”春阳稍加思索,“我这平整 一下地面,累了,随便溜达溜达。”说罢, 竟觉得再也无话可说,脸开始发起烧来。

    姑娘说:“大哥,过来坐下歇一会儿吧。”

    “不,不,稍一溜达还得回去干活呢!” 春阳嘴里说着,脸早已烧得像块红布,他担心自己要是真的凑过去坐在她身边,心里爱 她的美,却又没法直说,定会造成尴尬。只 得忍疼割爱,一边往回走,一边不由自主地 频频回头瞅着姑娘,直到走到自己的地边再 也看不清姑娘的脸蛋,方才为止。

    来到自己地里,他不禁暗暗地想:如此漂亮的姑娘可以说世间少有,我若能娶到这么个媳妇,哪怕一生挨她打受她骂也心甘情 愿!从此,他便对这位姑娘念念不忘,时时 都盼望与这位姑娘再次相见,以便瞅个合适 的时机,和姑娘谈谈心、熟悉一下。

    说来也是缘分所致。

    忽然一天,春阳早饭后在村东头地里修地堰,干得正起劲,偶尔直起身来松松腰, 忽见上次在河边见到的那位漂亮姑娘竟从东 面向这边走来,她的右肩头还扛着半口袋东 西。春阳心想:哦,水利队食堂里做饭都是 员工们自带口粮,她想必是从家中背来了面 粉呢!等到姑娘走近了,春阳见她肩头的口 袋外部沾有面粉,便问道:“妹子,这面粉 您是从家里背来做伙食用?”

    姑娘回答道:“嗯,就是带来做伙食用。”

    “从家中一直背到这里的?”

    “是呀!不背咋办,这面粉自己也飞不来。”

    见姑娘满头大汗,春阳心想,这王家疃离他们宋家庄足有十五里地,看姑娘背这半 袋面粉多了没有,少说也有四十斤。这一路 她肯定是累得够呛!于是,不顾一切地来到 姑娘近前,二话不说,抓住她肩头的袋子口便说:“来,来来,给我,给我,看你累 这样,我帮你把面粉送到你们食堂里去。” 姑娘嘴里说:“不用,不用。”可是,又争不过他,再说,自己确实也是累极了,只好依从了他。

    春阳问姑娘为什么不用自行车把这面粉 载来,姑娘如实告诉了他。

    原来,这位姑娘家中只一辆自行车,大哥因有急事要办,骑着出远门了,本打算借辆自行车用,又考虑到借别人家的车子实在是不便,人家的车子随时都有用的可能,自己借了骑到宋家庄,还要及时给人家送回家,回家后还得自己再步行重返宋家庄,如此麻烦,倒不如自己受点累,把面粉背来也就算了。

    春阳说:“用肩背也不要紧,你可以少 背点嘛!”

    姑娘说:“少背点倒是可以,可是,多背点走这么远的路,少背点也是走这么远的 路,多个十斤八斤的重量倒是压不坏人,主要是路程累人,再说,每背一次就把衣服沾得须另洗,还不如相对的多背点好。”

    春阳说:“是,是是,还是您想得周到。”

    春阳肩扛面袋往食堂那边走,姑娘感激地走在他后面。姑娘问起春阳的名字,春阳 告诉了她。春阳也问起了姑娘的名字,姑娘 也告诉了他。她就是张桂芬。桂芬不由得心 想:哦,这个大哥心眼还不错呢!本来,上次和春阳见面时,桂芬见他跟她说话时那憨厚的神态,又见他对她表现出恋恋不舍的样子,心里就中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次相见, 他帮她背面粉,使她对他的印象更加深了。 于是,桂芬不由地也对春阳产生了爱慕之意。

    春阳一直帮桂芬把面粉送到了食堂里。

    从此,春阳心里越来越思念桂芬了,桂芬呢?也开始思念起春阳来。她有意造成机 遇让他见到她,或让他听到她的话语。

    一天早晨,春阳刚起床,出门要去村东 头那块地里看看,只见桂芬打扮得利利索索, 早已站在去村东头的那条路口,右手掌撑在 路边一棵树上,背向着他,很似在那里等待亲人到来的样子。

    春阳来到桂芬近前,桂芬便转过身来, 含情地问一声:“大哥,下地去呀?”

    “嗯,下地去。”春阳激动地应了一声, 随便也问一句:“妹子,在这干什么呢?”

    桂芬说:“随便出来散散步。”说罢, 便睁大了两颗水葡萄般的大眼睛深情地看着他。

    被桂芬看了这一眼不打紧,刹那间,一 股热流像通电一样,传遍了春阳全身。本是 很想跟姑娘谈谈的,可是,此时他却急忙躲 开了她的目光,道一声:“妹子,你在这玩哈,我下地去看看。”说完,低着头便向前走去。

    原来,春阳虽然很想跟桂芬说说知心话, 却又是一个很腼腆的人,越是心里喜欢她, 越反觉得害羞起来。

    一天中午,春阳按父亲吩咐,要去西南 洼那块地里挖堰下渠,刚从他家通往村外的 那条胡同走出来,忽见水利队的员工们三五 成群,肩扛铁锨从另一胡同口陆续也向着西 南洼这条路走去,春阳仔细打量,只见桂芬 就像一束鲜花一样夹在这些员工当中。水利 队的员工在前,春阳在后,相隔约三十多米, 桂芬早已见到了春阳,便故意干咳一声:“阿 咳——”随后便甩出一句:“春光多美呀!”

    春阳听见后,顿时觉得心里如喝了蜜一 样甜。可是他又觉得有些纳闷:桂芬的干咳, 明显像是故意的,那说话的语气也明显像是 说给他听的。此时,他忽然想起前些日子的 那天早上自己在村头见到桂芬的那情景,一 个念头不觉跃过心头:莫非桂芬她是爱我? 正高兴得热血沸腾,可是,很快地他又否定 了自己的看法:不对,自己要钱没钱,要人 才没人才,实在是配不上人家。潇洒的小伙 和有钱有势的人家多得是,人家长得那么漂亮,爱谁不好?为什么偏偏要爱自己这个光 蛋呢!他想多观察她一段时间,看看桂芬是否真的爱上了他。

    春阳走在街头,忽见桂芬正在逗着街坊 宋老大的儿子小强玩,见他来到近前,在他 们二人还没有接语时,她便提着小强的名字, 反复说:“小强强,我爱你,小强强,我爱你。”嘴里说着,头却歪着,两眼含情地瞅 着他。又一天,春阳去西南洼责任田里,随 便清除一下地里的石头,远远地见水利队的 员工们正在铸水泥管子。他见到了桂芬,桂芬也见到了他,桂芬突然出现在最醒目的制高点,在众多员工中,像一株鲜艳的月季花 在开放。春阳心想:她一次次表现都很似对 我有意的样子,我如果再糊涂下去就属于薄 情了。女孩子嘛!为爱情的事都羞于先开口说话,我作为男子汉,还是主动些为好。可是, 思来想去,他又感到自卑起来,再加害羞, 一直也没有勇气找桂花说出心里话。无奈, 只得暗暗作出决定:既然自己没法开这个口, 还是处处拿出诚心来对她,等待着她先开这 个口吧。

    从此,春阳对桂芬更加关心了。

    有时,春阳见桂芬穿的鞋有些旧了,便 把父亲给他的零花钱省下来,瞅两个人见面 的机会悄悄地塞给桂芬,让她买新鞋,桂芬 也不客气,简单道一声“谢谢”便收下了。 有时,他见她的围巾有些旧,便拿出自己省 下的零花钱,瞅跟前没人的时候,悄悄递给 她,她也毫不客气地羞红着脸蛋收下。 桂芬也更加关心春阳。 有时候,她见春阳的袜子有破损,便给 他买双新袜子,瞅跟前没人的时候悄悄递给 春阳;也有时她把自己亲手纳的鞋垫送给春 阳;还有时,桂芬见春阳爱好看书学习,便 送给他笔记本、钢笔之类的学习用具。春阳 愉快地收下后,心中都是高兴万分。

    然而,尽管二人互相关心,互相帮助, 桂芬却一直没有向春阳公开表达过爱意,或传递情书以示爱。春阳有心公开找到桂芬谈 谈自己的心事,又担心亲事谈不成,自讨无 趣,老是混着置之不理吧,又不是个办法。 思前想后,也不知自己究竟应当怎么办。正 心里没个着落,忽然想起宋大哥博学多智, 极明人情事理,这才抽时间求宋大哥帮他撮 合此事。

    宋大哥说:“如此说来,大哥可要恭喜 你了呀!”

    春阳问:“怎么说,喜从何来?”

    宋大哥分析道:“桂芬常在你面前出现,并非偶然巧合,这只能说明她对你有爱意。 如若无半点爱意,一个姑娘出门在外,大都 是尽量躲开那些场面,不可能这么频繁地让 你见到她。由此可见,她是故意制造机会让 你见到她的,寻机见见你,和你说话而已。 再说,她对你言语表达有些不正常也说明她 对你有意,要不为什么会不正常呢?还有, 作为一个姑娘家,只要思维正常,她是不会 轻易接收一个异性送给她东西的,既然接收, 并且又反过来频频送物品给你,这更足以证 明她对你是有意的。因此,大哥便要恭喜你了。”

    春阳一听宋大哥这样说,不由得心中欢喜非常,便毫不犹豫地说:“大哥,我想娶 到桂芬,按传统习惯,我想找个中间人传通 传通,把亲事早早定下来。”

    不想,宋大哥却立即面部呈现出扫兴的 神情,“这个嘛,兄弟如果现在就有这种想法, 就属于你不懂真情真爱了。”

    “我不懂真情真爱?”春阳很是纳闷: “我的大哥呀!你正好说反了。我一心只想 成就一个有真情真爱的家庭,巧遇桂芬这么 个情深义重的人,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 把感情促到这一步,这可属于地地道道的真情真爱呀!”

    宋大哥微微一笑,“不对呀!兄弟。你 所说的真情真爱根本没有根基,是经不起时 间考验的。”

    “怎么说?”春阳听罢,愈加纳闷起来。

    宋大哥反问道:“你所说的真情真爱是 指男女双方先相互爱上了对方的美貌,然后 都以情义二字为处世准则,通过平日互相关 心,互相帮助加深感情,最后达到难分难隔 的地步,是吧?”

    “对呀!大哥。我认为真情真爱就应当 是这样子的,那您认为的真情真爱又该是什 么样子呢?”春阳的眼神中露出了自信的光芒。

    宋大哥摇了一下头说:“你错了兄弟。 首先说男女双方为喜欢对方的外貌去追求对 方,这种爱的立足点本身就是建立在为了自 己的私欲需求而去向对方献殷勤的,这与真 情真爱根本不挂边;以情义二字为处世准则, 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形成的爱情虽高尚,但 是,你现在一无所有,就凭给了女方一点小 恩小惠便想和人家定亲,爱对方的立足点无 疑还是建立在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向对方 献殷勤的,或许你内心一直想遵循的是真情 真义,但事实却无形中形成伪情义了。再说, 即便你的确拿出了真情真义,到一定的时候, 双方思想爱好或价值观一旦不一致,必然也 会产生矛盾的。矛盾一出,爱情自然也就走 向‘坟墓’了。”

    春阳听罢,低着头思考片刻,然后抬起 头说:“照大哥你这说法,这事也太棘手了吧, 那,咱明知她对我有爱意,还能就这么一直 把时间耗着,置之不理?”

    宋大哥说:“置之不理也不对。”

    “那,我究竟应当怎么办嘛?!”春阳 说着把头歪向了一边。

    宋大哥说:“叫我说,你还是把你和桂 芬的爱情的立足点放得更广阔一些为好,毕 竟婚姻还涉及到父母家人,不仅仅是你二人的事。眼下,你唯一的做法就是先别想着定 亲的事,应该勇敢地常找她谈心,相互交流 思想,多谈一些如何做人,如何创业的问题。 然后结合你们双方的实际情况,再谈一些具 体创什么业合适,以及在创业过程中技术革 新等问题。”

    “哼哼……哼哼……”春阳听罢,从鼻 孔里放出声音,连连苦笑起来,“大哥呀, 你可真会唱高调呀!我俩的爱情跟创业有什么关系呢?”

    宋大哥说:“我并不是唱高调,都是些 大实话。让你们交流思想,寻思创业门路, 往小处看,是为你们自己以后的生活造福。 往大处想,就是为整个社会造福。”接着, 他又说:“别说你现在家庭经济状况那么差, 即便你们家很是富有,作为一个聪明的姑娘, 人家也是宁挑高郎不挑高房。你自身不树立 起上进心,又不能跟她沟通思想,现在不提 亲事倒也罢了,一提亲事,明明她对你有点 爱意,以后也会逐渐不爱你了。”

    春阳听罢,不觉又连连苦笑起来,暗 暗想道:什么上进心啊,又创业啊什么的, 还不都是为了钱?似你这等说法,拐一千个 弯也还是逃脱不了金钱美女画等式的恋爱方 式。再说,桂芬既然爱我,也不可能要求条 件很高啊!他之所以说这些话,说不定就是 不愿当这个中间人呢……也罢,既是这样, 你说你的,我心里有我一定之规便是。为了 不伤害兄弟之间的和气,他收敛起讪笑,寻 借口说:“可是,我不好意思找她谈话,这 怎么办?”宋大哥说:“不用不好意思,都 八十年代了,说话办事要学着大方点。”春阳想了想,违心地说:“是,大哥说的也有 一定道理,待我好好考虑考虑再说吧。”忽 想起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赚钱的好门路,不 觉愁上加愁。就更不把宋大哥的话放在心里 了。一会儿,转变话题,简单闲聊几句,告辞回去。

    原来,春阳家极为贫困。他们家共八 口人,有父母,再加他们兄妹六人。兄妹六 人本是四男二女,年龄最大的是大姐,接下 来就是他们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最小的 是个妹妹。大姐年二十六岁,刚定下亲事。 大哥年二十四岁,虽给他提亲事的不少,却 因未建结婚的新房,很难定下婚事。他今年 二十二岁,结婚的新房更是连影子都不见。 下面的弟弟妹妹们都还在校读书,个个等钱 花。一家人只靠仅有的六亩责任田谋生,别 的进钱门路全无。

    春阳为人善良,也勤劳,吃喝嫖赌等歪 歪毛病他是半点都不挂边。可是,只因平时 看书学习对书中内容未能全面理解,他竟对 大力创造人类的物质财富不感半点兴趣,只 知道好吃的东西吃在嘴里香又甜,好穿的衣 服穿在身上会让人感到美意,一时间的兴致 过去后,却从来不动脑想想如何大量挣钱的 事。他也没有如何搞活经济这方面的胆识。 在安排自己的婚事方面,他很想从简成婚的 老路子,总想在日常生活中男女之间通过小 恩小惠相互感化建立感情,然后省钱来操办 婚事。他也是一个很讲究孝道的人,认为如 此做法便会给父母减轻若干负担。

    桂芬和春阳为人的共同点都是勤劳善良,从不提倡用歪门邪道赚钱。但与春阳相比较,桂芬却是一个很有刚气的人,不管办 什么事都不愿落在别人下游。对未来的物质 生活可以说比春阳要求得高得多。在安排自 己婚事方面,总想着婚后过上要啥有啥的富 裕日子。

    送走了春阳,宋大哥便毫不保留地向爱 人告知了桂芬和春阳相互产生爱意的事,说 春阳是来托他当中间人,撮合自己与桂芬的 婚事,宋大嫂问:“那你怎么回复他的?” 宋大哥说:“我当时教他先别急着定亲,要多找桂芬交流思想,还苦口婆心地督促他, 最好在未定亲前先树立上进心,努力创一番 业绩。”宋大嫂:“对,你说得在理。”宋 大哥说:“不过,在理归在理,但细分析起来, 春阳要是无能为力上得什么项目,咱作为桂 芬的姨和姨父,应当从双方公道劝说才是正 理。作为桂芬这边,既然真心爱春阳,咱应 劝说她在未订婚前伸出友谊的双手拉帮一下 春阳才对。”宋大嫂说:“是,我赞成你的 想法,我让桂芬明天便到咱家来一趟,你劝 劝她便是。”到第二天,他们夫妻便把桂芬 找来劝说了一番,桂芬一口答应愿在未订婚 前设法帮助春阳脱贫致富。接着,宋大哥又 指点桂芬,让她不要只为了个人享受而挣钱, 最好是在未创业之前先树立起造福后代的美 好念想而拼搏的精神,不然的话,钱多了后 也会觉得活得不愉快,也不知钱都应花在何 处合适,最后反因钱多而走向邪路。桂芬表 示赞成他的看法。

    不料,春阳自从那天托宋大哥给他撮合 亲事反被宋大哥批评后,便决定自己亲自跟 桂芬谈亲事了。他觉得见面害羞,便决定写 字条给桂芬。就在他托宋智仁给他与桂芬撮 合亲事的第三天晚上,他把字条写好了,他 把字条放在家中,又酝酿了一天,觉得自己 写得没有什么不妥之处,那天上午,瞅着跟 桂芬单独见面时,把字条递给了桂芬。桂芬 接到字条,仔细观看,上面写着——

    桂芬你好:

    几次相会,我发现你是一个勤劳善良且 又很有见识的人,为此,我在不知不觉中深 深地爱上了你。我天天都在思念你想念你, 您若不嫌弃的话,我想和您结为终身伴侣, 在漫长而曲折的生活之路上,咱们携手前进, 共创人生蓝图。不知你心下如何,望乞佳音。

    桂芬看罢了字条心中感动万分,立即动 笔,也写了一张字条,瞅跟前没有人的时候 递给了春阳。春阳接过字条,高兴万分,急 忙打开字条细细观看。字条上写着——

    春阳你好:

    万分感谢你对我的一片美意。你思念我, 我也每每会思念你。不过,我真诚地提醒你, 作为你和我现有的家境情况,都还不适宜急 着谈论亲事。诚然,恩爱夫妻苦也甜。但咱 们如果把爱的立足点放得更广阔一些,效果 会更好。你我父母及兄弟姐妹们都未脱贫, 整个社会也未脱贫,作为咱们,现在正当青 春妙龄,最最需要的是努力创一番业绩。等 挣得钱多了,一对得起父母,二有利于社会, 到那时,再谈论亲事,那才是咱们真正求之 不得的幸福。实在对不起,大哥一片热心追 求我,我却未能达到大哥的要求,还望见谅。

    春阳看罢字条,不觉气不打一处来,心 想:去你的吧!你张桂芬说什么好听话,你 要是真对我有意思,见了我的字条后,就应 当立即和我公开恋爱关系,相处一段时间后, 便就定亲。既然不是这样,就说明你根本不 爱我。我可不听你唱高调!那如火盆一般的 热心,一下子凉了大半。

    从此,春阳走在街上,只要远远地见桂 芬从对面走来,总是躲着走。有时桂芬有意 创造机会在他出街口的路上等他见面,他远 远地见到后,也不愿靠近了。有时桂芬和员 工们干着活,见他在周围地里干点什么,故 意大声说话让他听见,引他看看她,他也装 作听不见,脖子像中了邪似的硬硬的,不肯 歪向桂芬那边半点。

    桂芬见春阳好多日子对她不理不睬,不 免心中产生了疑虑。正想设法帮他致富呢, 他却连她的面都不愿见,这可如何是好?左 思右想,她没了主意。星期天早饭时间刚过, 她便找姨和姨父去讨法子。宋大哥听桂芬诉 说后,再次提醒桂芬,要设法帮春阳致富。 送走了桂芬,便把春阳叫到家中,说服春阳。

    宋大哥邀春阳坐在茶几边,给春阳倒上 茶,几句闲话聊过后,宋大哥关切地问:“兄 弟,最近和桂芬的关系发展如何呀?”

    春阳的脸顿时像阴了天一样难看:“别提了,大哥。我们的关系算是吹了。”

    宋大哥说:“怎么吹了?说来大哥听听。” 春阳正无处宣泄他心里的苦楚,便一五一十 地向宋智仁述说了他和桂芬相互递字条的事,并且难过地告诉宋智仁,说桂芬辞了他对她的追求。

    宋大哥说:“我的傻兄弟,你可真是不 听话呀!我说让你别提婚事,你偏偏向人家 提婚事,好好的事,你非要把它弄坏不可。” 接着,他便给春阳解释:“恋爱这种事,并 非公开确定了恋爱关系才算真正的恋爱,恰 恰相反,若男女双方感情火候不到,相互因 怕失去对方,急三火四地便确定恋爱关系, 反显得爱情有些不纯了。根据桂芬给你字条 所说的话,其实已是深深地向你表达了内心 对你的爱意。你这样做法,不能说明别的, 只能说明你是很自私的。”

    春阳见宋大哥说桂芬对他有爱意,眼中 顿时又露出了希望的光芒,“既然她心里对 我有意,就应早早确立恋爱关系,争取早日 把亲事定下,为什么还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拖 时间呢?”

    宋大哥微微一笑,“你还是得按我所说 的先树立起努力创业的精神。不然,你们双 方再相爱,没有远大的志向做根基,这个爱 情终归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哦……”春阳一听宋智仁这样说, 顿时又泄了气,“大哥,不用说好听的,拐 一千个弯,她不过还是嫌我家穷罢了。要是 她真对我有爱意,就不应嫌我穷,既然嫌穷, 就是不爱。”

    宋大哥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把事 情换位思考,假设你是个姑娘,难道你不想 婚后过舒舒坦坦的日子?”又说:“兄弟, 一家人共同受穷绝不是我们理想的路,咱做 人一定要有上进心啊,你如若不树立上进心, 恐怕任何姑娘都不会喜欢你。”

    春阳却固执地说:“她实在不爱我,那 我也没法。真正的爱情,为了对方,什么都可以不顾,只要考虑别的,就是没有爱,或 是爱的不纯,既然爱的不纯,就没有必要再 为这事伤脑筋了。”他说着低下头来,不觉 暗暗地欣赏着那些为了爱情,夫妻情愿在一 起共同过苦日子的生活画面。又不时地品味 着古书上那些为了爱情,恋人双方在不得已 的情况下共同死在一起的章节,心早已飞到 了九霄云外。一会儿,还是和上次谈话那样, 转变话题,闲聊几句告辞回去。

    春阳觉得自己与桂芬的爱情无望,平日 见了桂芬就不刻意躲闪了,他一反常态,每 逢见面竟像见了陌生人一样,简单一两句客 气话说过后,便匆匆离去。这天早上,春阳 散步在街头,忽然桂芬迎面走来,及到近前, 桂芬满脸羞涩地称呼一声:“春阳哥……” 说着便低下头来,等待着春阳跟她说句亲切 话。不想,春阳却若无其事地吐出一句:“哦, 是小张呀!你好。”说着,便匆匆走开了。 桂芬在他身后喊着:“春阳哥,春阳哥!你 回来,你回来,回来咱们说说话!”春阳回 头说道:“哦,有话以后再说吧,我这儿有 点急事。”说罢,匆匆拐进另一条胡同便不 见了。桂芬见春阳这样对待她,又是伤心又 是气恼,便再次去找姨、姨父商量此事。宋 智仁不愧是一个有深谋远虑的人。立即给桂 芬想出了主意。然后把自己的主意毫不保留 地告诉了桂芬。桂芬高兴万分。

    又是一个星期日,中午,春阳正在家无 聊地胡乱翻阅一本旧杂志。忽然,宋大嫂来 到他家,说是要让春阳帮忙疏通一下烟囱, 春阳爽快地跟她去了。来到宋大哥家,宋大 嫂把梯子从平房里搬出来,支在贴近烟囱的 墙边,又找来竹竿和专门用来透烟囱的一个 秤砣,再把秤砣拴在竹竿的一端,然后把竹 竿递给春阳,她自己用双手把紧梯子,让春阳上去给他们透烟囱。一会儿,烟囱便疏通 好了。宋大嫂用脸盆取水让春阳洗了洗手, 又取板凳让春阳坐下,让春阳喝了点开水。 春阳便要告辞回家。宋大嫂说:“兄弟留步, 我还有点事让你帮忙。”春阳急忙问是啥事。 宋大嫂说:“我娘家有个妹妹,今年二十八 岁还没有个婆家。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二 人相处的感情本来很好,眼看二人就要商量 定亲的事了,我妹妹提出要求说,定亲归 亲,咱们最好在结婚前把新房建好。最后谁 想男方竟然就因我妹妹有这么个要求,便再 也不理我妹妹了。说新房随便借个屋或搭个 便屋照样可以在里面结婚,我妹妹跟他谈论 房子的事,就是对他的爱情不纯,并且提出 要求,非得让我妹妹向他们全家人认这个错 不可,不然,就不与我妹妹恢复关系。兄弟 帮我评一评,你说这个男方做事对吗?” 春阳是一个历来做事见不得不通情理的 人,听宋大嫂这样说,立即气愤地说:“胡闹, 这个男方做事简直就是胡闹!想成亲,没有 房子怎么能行?这号事,女方要是提些无理 的要求,是值得批评,提出正当的要求不为过。”

    宋大嫂又说:“这个男方家中虽穷, 我妹妹不嫌弃他,可是,我妹妹不喜欢没有 骨气的人,督促他设法多挣钱,他反说我妹 妹要凭钱财条件论婚姻。气得我妹妹死去活 来。”

    春阳一听更加气愤,便说:“大嫂,处 理这种事,你和我大哥应比我内行。似这样 简单的道理男方都不明白,你妹妹嫁给这样 人还有什么意思!不用多说,这样人干脆和 他吹了关系完事。”

    宋大嫂说:“对,兄弟说话在理。要是 搁我定亲那阵儿,似这样情况,我干脆就跟 男方吹了。可是,我妹妹心太软,觉得二人 谈了好几年了,不好意思说吹就吹了。兄弟 再和我说说这其中的道理,我也好回娘家把 这话说给那男方听听。”

    春阳说:“人,希望过富裕日子应当说 是好事,而不是坏事。要求物质文明嘛,有 什么不好?人知足固然正确,但是在知足的 基础上,人类还是得要求发展,不然的话, 这个世界不就成了一个僵死的局面?”正说 着,只见宋大哥从里间走出来了,后面跟着 桂芬。春阳猛然感到事情有些蹊跷,“你们 这是……”

    宋大哥和桂芬齐来到春阳身边,大家都 坐在圆桌前的板凳上,桂芬给春阳倒上了一 杯开水。

    宋大哥说:“兄弟,刚才你说的话我们 都听见了,兄弟说得对,只要是正当的追求 物质文明不为错,做人就是要有积极向上的 骨气。知足归知足,为了下一代更好地成长, 为了造福社会这个美好念想,归根结底我们 还是要讲究发展。”

    春阳一声不吭,脸色涨得通红,只觉得 心里仿佛有无数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翻腾 不停。看三人的神态,他早已觉察到他们是 借题发挥来劝说他。便不好意思地说:“可是, 我是一个无能之人,实在感到没有什么项目 可上,真怕耽误桂芬的前程啊!”

    宋大哥说:“你感到没有什么项目上不 要紧,别人可以帮助你呀!”

    宋大嫂笑容满面地说:“桂芬可以帮助 你。我和你大哥也可以帮助你。”

    春阳的目光紧盯着桂芬,疑惑地问道: “怎么帮法?”

    桂芬爽朗地说:“春阳哥,你不用犯愁, 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眼下上级正通过了 一项无息贷款的富民政策,你只要同意,咱们马上可以在你们村头建大棚搞养鸡业。用不了几年咱们就都发起来了。”

    春阳深情地看着她:“那,桂芬你对 我……” 桂芬的声音仍然是那样的爽朗,“哎呀! 别多想了,我是爱你的,真诚地爱你。”

    宋大哥和宋大嫂不约而同地笑了,齐声说道:“这下子行了吧,有漂亮姑娘爱着你, 并且还能帮你致富,你可真是福从天降啊!”

    春阳心里激动得像是喝了美酒,刹那间 只觉得屋子里突然比起初明亮了许多。宋智 仁家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春阳看着画 面上的山山水水,顿时更加明媚清秀,仿佛 到了真山真水现场那样迷人。画中的燕雀粉 蝶也更加活灵活现,它们上下飞舞在蓝天白 云中,舞姿是那样的令人陶醉,似乎是在向 他和桂芬贺喜。……春阳终于想通了,决定 先致富,再想定亲的事,他的脸上露出了前 所未有的幸福笑容。

    原来,这次桂芬和春阳的相遇,以及他 们三人共同启发春阳的这个场面,都是宋智 仁提前安排好了的。宋大嫂起初说让春阳到 她家帮忙疏通烟囱,只不过是为了把春阳叫 到他们家而已。烟囱需要疏通了不假,真正 的目的还是为了借此机会把春阳叫到家中, 大家共同开导他。宋大嫂娘家根本没有什么 妹妹婚姻受挫一事,只不过是为了启发春阳, 提前安排的一些话语罢了。春阳给别人处理 事时又会说又会道,只可惜,事情到了自己 身上,因本身有私心,反把女方对他的爱要 求得纯而又纯,而他对别人这份爱反倒纯不 起来了。经别人一启发,他深深认识到:恋 人之间要是只注重卿卿我我的枝节感情,不 注重创业大事,这个爱情越想求得纯,就越 发纯不起来,实在是有害无益。

    想想自己和桂芬的相爱经历,几经周折, 终于有了好的结果,春阳不勉心潮起伏,特 作诗一首自我感叹:

    春阳求亲情意浓,深恐物欲污缘路;

    仁兄言明财真用,念高共求是真途。

    有了桂芬的帮忙,春阳感到底气足了。 后来,在桂芬的协助下,他终于建起了一个 大鸡棚,虽然养鸡业有时赚钱,有时又赔点 钱,但是,就像人扭秧歌一样,走几步,又 退几步,过程总归还是在前进。只用了二年 的工夫,他们就赚大钱了。他们建起了邻村一流的新房,又买轿车,又买摩托车。家中 装修也是按一流的标准装修的,进屋看看, 墙壁蓬荜生辉,彩灯高悬。什么新式彩电、 洗衣机、电冰柜、石英钟等电器,要啥有啥。 真是像进了小康社会一般。再后来,他们二 人也就幸福地结合为夫妻了。

 



(发表于《参花》2019年,10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篇:半罐二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