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迷糊镇(下)
2020-04-23 13:10:11 来源: 作者:薛立永 【 】 浏览:33次 评论:0
12.5K

    一点水,稳定一下紧张的情绪。就在帕皮先生惶恐不安地喝水时,尼古拉多递给彼得旺老师一封信,这是帕皮先生的儿子写来的。彼得旺老师从信中得知,帕皮先生到了儿子家后,很不适应那里的生活,尤其在与人相处时,帕皮先生原有的一贯表现被新邻居们视为另类之举,他们经常聚众嘲讽帕皮先生,认为他是世界上头号大呆瓜。帕皮先生也自觉头脑远不如新邻居们灵活,甚至他经常会被只有三岁大的孙子愚弄。这一切让帕皮先生的情绪变得很伤感。有一次,帕皮先生去商店买酒,回到家后,他记不清自己是否付过了钱,便回去又给老板付了一次酒钱。得了便宜的老板没有对帕皮先生心生好感,还四处宣扬说帕皮先生是个智障。从此,帕皮先生再也不愿意出门,躲在儿子的家里整天吃完了睡,睡醒了吃,终于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我们要让帕皮先生回到迷糊镇,这里才是他的家,我们是他最好的邻居。”尼古拉多用同情的口吻说道。“如果他能通过考试,我会把他亲自送到他曾工作过的铁匠铺,我想他还会像从前那样喜欢那里。”彼得旺老师微笑着说道。

    测试正式开始了。“这位先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彼得旺老师的身子一下子变得挺直了,他十分严肃地问道。帕皮先生低着头,用手撕着衣角,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大家都叫我帕皮先生,可是我记不清自己究竟叫什么了,也许是橡皮先生吧!”“您的回答真是太完美了,我不得不为您鼓一次掌。”

    彼得旺老师激动地说。尼古拉多也高兴得直抖胡子。

    “第二道题目有些难了,希望您有更加精彩的答案。请问您上一次离开迷糊镇后,先去了哪里?”彼得旺老师缓缓地问道,他的一只手也在光头上缓缓地揉着。

    帕皮先生似乎感到很为难,他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有发出声音。尼古拉多急得直揪胡子。彼得旺老师的光头上也渗出了汗珠,他忙站起来说:“我真是个迷糊蛋,竟然看错了题目,事实上,我想问您的是,您多大年纪了?”听了彼得旺老师的话,帕皮先生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将头向上抬了抬,很自信地回答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刚过完十岁生日。我的爸爸还送给我一只会跳的纸青蛙作为生日礼物。可我不记得这只纸青蛙放在什么地方了,我也不记得爸爸去哪里了。我很着急,真的,我很想念爸爸,还有我的纸青蛙。”帕皮先生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为什么要悲伤呢?如果我告诉您已经通过了我们的测试,从现在起就可以住在迷糊镇,您会擦去眼角的泪珠吗?”彼得旺老师拍了拍帕皮先生的肩膀,安慰道。“要是您不介意,我倒是愿意帮您擦一下眼泪。”

    尼古拉多凑过来,转动起他的蓝眼睛说。“我很希望你们二位现在就陪我去铁匠铺,只有在那里,我才会感到踏实。”帕皮先生衰老的面颊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帕皮先生回到迷糊镇的消息在迅速扩散着,很多人放下手头的工作聚拢在铁匠铺前。在大家的注视下,帕皮先生郑重其事地点燃了火炉,顿时,欢呼声响起。同时,穿上工作服的帕皮先生拿起大铁锤,在那烧红的铁块上叮叮当当地敲打起来。在这有节奏的敲击声中,劳拉克夫人竟拉起萨勒帕的手跳起了舞蹈。不料,她那宽厚的脚掌踩在萨勒帕的小脚丫上,疼得他嗷嗷直叫,逗得大家哄笑不止。

    帕皮先生重操旧业后打制的第一件作品是一只铁青蛙。这只青蛙除了颜色不像真青蛙以外,其动作神态和真青蛙毫无两样,真可谓惟妙惟肖。

    工作之余,大家总会看到帕皮先生一个人手捧着这只铁青蛙发呆,有时还小声嘀咕着什么。彼得旺老师还瞥见过帕皮先生看青蛙时在偷偷抹眼泪。尼古拉多派人到郊外池塘捉回来一水桶青蛙送给帕皮先生,帕皮先生看到这些青蛙后很不好意思地问了尼古拉多一句:“您能帮我捉到爸爸吗?我应该快过生日了,希望他今年不会忘记送我生日礼物。”“我想您的爸爸一定会在您生日那天出现,并会把礼物亲手送到您的手中。”尼古拉多说着,蓝眼睛调皮地转动了一圈。

    帕皮先生的生日没人知道是在哪一天,就连他自己也说不准确。这个问题要是在不同时间问帕皮先生,他会很肯定地告诉你完全不同的答案。大家若是问得次数多了,帕皮先生也会感到无奈,他会放下手中的铁锤,摇摇头说:“我很难想象你们的脑子为什么如此迷糊,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应该快过生日了。我爸爸回来的那天就是我过生日的日子。”不知为何,人们在帕皮先生的身上看到了他前所未有的孤独与可怜。

    为了给帕皮先生准备生日礼物,劳拉克夫人整夜整夜失眠。她实在想不出拿什么东西给帕皮先生当礼物会更恰当。比如送几枚鸡蛋,或者买一小块蛋糕,应该不会让帕皮先生感到意外。萨勒帕也被劳拉克夫人折磨得睡不好,便坐起来和她一起想主意。折腾了几个晚上之后,夫妻俩终于有了一致意见:给帕皮先生写一封生日问候信,只不过信的内容是以帕皮先生的爸爸的口吻写的。内容如下:

    我亲爱的儿子,希望这一次没有让你失望,也没有让你感到意外,在你生日之际,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以这封问候信的形式到达你的手上。我知道你一直希望我再次出现,你也想知道我去了哪里。其实,这个答案你早就知道,我就在你的心里,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你,就像你心爱的铁锤不曾离开过你的手一样,我一刻也不曾离开过你的心。只要你闭上眼睛,静静感受,我就会在你心中站起,我们就会以这种方式时时相见……

    帕皮先生并没有收到这封信,因为在那样一个黎明,尼古拉多发现帕皮先生的铁匠铺没有开门,他用力敲了半天,铺子里面也没有反应。最后,尼古拉多找来了萨勒帕和彼得旺老师,他们三个人一起用力撞开房门,看见帕皮先生安详地躺在床上,手中抱着那只铁青蛙,眼角留有泪痕。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关于帕皮先生的死,迷糊镇上的人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尼古拉多含着伤心的泪水说:“帕皮先生应该是太思念他的爸爸了,想尽快到另一个世界里去寻找他,所以我们要为他感到高兴,而不是悲伤。”劳拉克夫人则认为帕皮先生得了不想告诉别人的重病,他回到迷糊镇就是同大家道别的。亚兰特场长的想法与众不同,她觉得帕皮先生在参加吃辣椒比赛时辣坏了舌头,导致吃东西不方便,直到如今被活活饿死。

    尽管大家的看法不同,但有一个方面是相同的:都已经为帕皮先生准备好了生日礼物。这些风格各异的礼物整整齐齐地摆在帕皮先生的墓前,寄托着同样的哀思。彼得旺老师为帕皮先生准备了一双更厚的长手套,用以防备他的双手在工作时受伤。尼古拉多准备的礼物是一套青蛙服装,他原打算在帕皮先生生日那天穿上这套衣服表演节目的。亚兰特场长特意为帕皮先生制作了一张牛皮床垫,希望他每晚睡觉时能有更多的温暖……

    帕皮先生意外去世后的一段时间里,迷糊镇上少了许多欢乐。就连平日里喜欢开玩笑的尼古拉多也变得郁郁寡欢,有时一整天也不说一句话。那天,萨勒帕不小心将鞋子飞进了一口酱菜缸内,恰巧被尼古拉多撞见。

    他没有像往日那样抖动胡子骂萨勒帕是“两条腿走路的猪”,而是默默地将萨勒帕的鞋子从缸里捞出来,又一声不响地走到萨勒帕身边,将流着酱汤的鞋子塞进他的口中。萨勒帕的一只鞋子毁掉了尼古拉多一缸腌好的酱菜,他为此感到内疚,甚至他感觉自己不能胜任酱菜厂的工作,于是他向尼古拉多提出辞职。“萨勒帕先生,你的辞职请求让我感到莫名其妙,因为我实在想不起来你有什么让我不满意的地方。至少,你没有将鞋子丢入酱菜缸内,就凭这一点,你是当之无愧的优秀员工。”尼古拉多很诚恳地挽留萨勒帕。

    听了尼古拉多的话,萨勒帕的脸一下子红了,他迟疑了一下说:“我想提醒您——糊涂透顶的尼古拉多厂长,就在刚才,在我被两个萝卜绊倒的时候,我的鞋子已经飞入酱菜缸里!这是千真万确的。你真不应该让我这头‘两条腿走路的猪’再留下来,以免给您造成更大的损失,比如,我不敢保证会不会不小心将帽子掉入酱菜缸中。”

    尼古拉多笑了,他拍了拍萨勒帕的后背说:“我也想提醒您——比我还迷糊的萨勒帕先生,是发现您想吞鞋子自杀,情况危急之下,我拔下您嘴里的鞋子扔到酱菜缸内。

    我猜想您一定是太思念帕皮先生了,有些过度悲伤,所以不想活了。可这样的自杀方式很不卫生,希望您能理解我扔掉您鞋子的行为,我保证会在一小时之内,给您买一双新鞋子回来。如果您想辞职,我是不会赔您鞋子的,难道您想光着脚踩着鸡粪回到家中吗?

    听了尼古拉多的话,萨勒帕一脸惊慌地说:“我想我真的记不清鞋子究竟干了些什么,按照您说法,我的脚应该不会同意我辞职的。”尼古拉多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为您的鞋子能拥有您这样不迷糊的主人而感到欣慰,同时,我也会感激您家的鸡粪,是它们让我没有失去一位不可多得的员工。”

    萨勒帕又开始卖力地工作,尼古拉多则一路小跑去商店买鞋。劳拉克夫人看见萨勒帕穿了一双新鞋子回家感到不可思议。当她得知这双鞋子是尼古拉多花钱买的时,她十分动情地说:“我会把这件事讲给亚兰特场长的,真希望她也将我的鞋子扔到牛奶桶中,那样我也会穿一双新鞋子回家。”

    第二天上班时,劳拉克夫人没有见到亚兰特场长,这让她感到失望。挤牛奶时,劳拉克夫人一直心不在焉,手上用力过猛,疼得奶牛不停地晃动身子,结果牛奶全都洒入她的鞋里。当她狼狈地站起身时,亚兰特场长出现在她身后。“我想知道您的双脚饿了吗?为什么让它们喝如此多的牛奶?”面对亚兰特场长一脸严肃的质问,劳拉克夫人无言以对。她想了半天,才小声回答说:“我只是想让鞋子飞到牛奶桶里,可没想到牛奶主动飞到了我的鞋子里。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想要的是一双新鞋子,这件事,您可以去问问尼古拉多厂长,他真是一位出手大方的老板。

    亚兰特场长彻底被劳拉克夫人说迷糊了,“看来,我真有必要去拜访一下尼古拉多厂长了。”她喃喃自语道。

    亚兰特场长气呼呼地走了,劳拉克夫人忙到水井边洗脚,并把鞋子晒晾在水井旁的青石上。亚兰特场长没有见到尼古拉多,只见了萨勒帕。据萨勒帕讲,尼古拉多生病了,正在家中休息。听了亚兰特场长的来意后,萨勒帕将左脚高高地扬起,向亚兰特场长展示着他的新鞋子。“尼古拉多厂长是我见过的最大方的人,这双鞋子是他送我的唯一一件礼物,要不是我的鞋子掉进酱菜缸,他应该不会变得这么大方,真希望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萨勒帕美滋滋地说。

    亚兰特场长晃动着两腮的赘肉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我必须到商店买一双鞋子送给劳拉克夫人,我可不希望她的旧鞋子飞到一桶新鲜的牛奶中,那样的话,我会损失得更多。”“您真是迷糊镇最不迷糊的场长,希望您也很快成为最大方的人。”萨勒帕说着,将亚兰特场长送出门。

    劳拉克夫人果真收到了亚兰特场长送给她的一双新鞋,可惜这双鞋又丑又小,还是男款的。亚兰特场长解释说自己在买鞋时犯了迷糊,忽视了劳拉克夫人的性别和脚的尺码。劳拉克夫人还收到了亚兰特场长给她的工资以及一封辞退信。亚兰特场长写的这封辞退信十分幽默,萨勒帕看到后,笑得在床上直打滚。“劳拉克夫人,在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麻烦您低头看一下鞋带是否已经系牢,我真担心您会因情绪激动而将鞋踢飞到我的牛奶桶中。也正是出于对牛奶的保护,我只能抱歉地请您离开我的场子。我很好奇,为什么您和萨勒帕先生都喜欢玩鞋子飞行游戏?我送给您一双小尺码的鞋子也是希望它们能紧紧地套在您的双脚上,千万不要随便乱飞。我的牛奶和尼古拉多厂长的酱菜都不喜欢拥抱一只鞋子……”

    失业后,劳拉克夫人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养鸡上。她养的鸡越来越多,邻居们的不满也与日俱增。这些鸡每天早晨叫个不停,搅得大家无法睡懒觉,更让人不能忍受的是鸡粪浓烈的臭味。彼得旺老师和妻子米其琳女士每天出入家门都戴上厚厚的口罩,即使在高温炎热的日子里,他们也不敢打开窗子通风,生怕房间会变成臭气熏天的鸡窝。劳拉克夫人似乎并不讨厌鸡粪,她每天无数次出入鸡窝,有时一边忙碌,还一边哼着小曲。鸡们听了她的小曲后变得更加活跃,一个个扇动翅膀,将鸡窝里的臭味传向更远的地方。

    萨勒帕不止一次地找到亚兰特场长,希望她能收回那封辞退信,让劳拉克夫人再回到奶牛场上班。“我每天晚上和她躺在一起,就像抱着一只母鸡一样,实在太臭了。”萨勒帕抱怨着,恳求着。“如果她能看管好自己的鞋子不飞进牛奶桶中,她应该会受到奶牛们的欢迎的。”亚兰特场长点了点头说。

    就这样,劳拉克夫人卖掉了家中全部的鸡和鸡蛋,准备回到奶牛场上班。

    劳拉克夫人第一天上班前,萨勒帕跪在地上,反反复复帮她检查鞋带是否系好。“我真想在你的鞋带上加一把锁头。”萨勒帕担心地说。        “如果我光着脚去上班会不会更受欢迎?”劳拉克夫人感慨地说。

    令萨勒帕失望的是,劳拉克夫人的鞋子刚走到奶牛场就飞进了牛奶桶。劳拉克夫人和奶牛们也一起飞到了空中,因为无数枚炸弹飞进奶牛场,飞进迷糊镇。

    尼古拉多一脸鲜血地向大家呼喊道:“战争爆发了,大家赶快撤离迷糊镇!”其实,尼古拉多也不清楚谁发动了战争,他更搞不懂炸弹为什么会落到他的酱菜厂里。当时,他正与萨勒帕抬一袋子萝卜,炸弹便落了下来,紧接着,他看见一袋子萝卜飞上了天,又落下来,砸得他满脸出血。更惨的是萨勒帕,被炸飞到一口又粗又深的酱菜缸里,他爬出来时,嘴时还叼着一个酱鹅蛋。炸弹还在接连不断地飞进迷糊镇,幸存者们开始向外逃亡。不幸的是,彼得旺老师和妻子米其琳女士在逃亡途中被一枚炸弹击中,双双丧命。尼古拉多虽然性命保住了,可下巴上的

    长胡子被战火烧得一根不剩。慌乱中劳拉克夫人扭伤了脚,萨勒帕吃力地背着她,一步一步向前挪着。亚兰特场长舍不得自己的奶牛,最后倒在了牛圈中……

    迷糊镇就这样被战火吞没了。有人说向迷糊镇开炮的正是当年被迷糊镇人驱逐走的奥巴牛和其他被驱逐的外地人,他们加入叛军行列,借战争之机对迷糊镇进行疯狂报复,导致悲剧发生还有人说,迷糊镇之所以被炸是叛军的炮兵指挥官犯了迷糊,炸错了目标……

    失去家园的迷糊镇幸存者们开始流浪四方,找寻新生活。

    尼古拉多又在某地经营起一家酱菜厂,后来因售卖过期酱菜而口碑大跌,最终落了个停业关门的下场。萨勒帕因偷窃别人鸡蛋被关进了监狱,劳拉克夫人改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小老头……迷糊镇的幸存者在新人群的同化下,变得不再迷糊了,迷糊镇也彻底在人们心中消失了。



(发表于《参花》2020年,3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舞象记(长篇节选) 下一篇中篇:迷糊镇(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