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一章)
2020-06-24 10:17:53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106次 评论:0
12.5K

第一章 青葡萄

1

    青阳睁开眼睛,妈妈焦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青阳,青阳,你在哪儿呢,回家了…… 

    “哎,就来。青阳揉揉眼,一骨碌爬起来,碰得旁边棉花棵子东倒西歪。初秋的傍晚,金黄色的夕阳斜斜地照下来,西边大片大片的玉米地笼成了墨绿色,把矮矮的棉花田罩在阴影里。青阳拎着两串狗尾草串起的蚂蚱,一步一蹿,小蒲扇似的棉花叶子噼里啪啦地打在腿上,拍在脚后跟上,泛起一股棉花地特有的青涩味道。地里的蚂蚱、蛐蛐儿炸了营,纷纷跳起,四散奔逃,生怕晚一步就牺牲在大脚丫下。

    远远的小村子早有人家烧起了锅灶, 炊烟袅袅,带子一样环绕在村边,和着柴火气的香味儿早早地飘出来,勾得人肚子里的馋虫咕咕直叫。青阳跨着一辆簇新的永久二六自行车,这是他考进初中优等班, 爸妈给的奖励。锃亮的车圈、清脆的车铃、轻巧的车身,给青阳赢来了多少伙伴的羡慕。自行车在村里不少见,可大多数还是那种笨重的红旗”“飞鸽,这种轻便灵巧的自行车可是托人从城里买回来的。虽然颠颠簸簸地飞在小土路上,没有几个行人,青阳还是一路按着铃铛零零零……引得旁边地里晚归的路人抬头看着,喊下青阳的妈妈平婶子说几句艳羡的话。

    傍晚正是各类昆虫活跃的时候,路两旁的大榆树上知了抓住夏的尾巴,不知疲倦地吱————叫着,金龟子、蛐蛐儿、蝲蛄, 也只有这个时候能爬在草叶上享受一下阳光的沐浴。

    青阳的草帽儿歪在一边,背着夕阳的身影仿佛镀了一层金边,远远地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视野,青阳眯起眼睛,那个人却早认出了他。

    “哎,青阳,青阳,男孩儿急切地挥着手,你怎么才回来,可算等到你了! 

    “呦,是猫总啊,青阳单脚支地,笑起来,眼角眉梢都翘了起来,我这不去给你找食儿了嘛。说着,扬起手里的两串蚂蚱。

    猫总是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儿,两只眼睛不大,却骨碌碌直转,他蹿上车后架,拍着青阳的肩膀,兄弟,你可得救我一命!你必须收留我,我今天无家可归了。 

    “能有啥大事儿?你又闯祸了?青阳慢慢悠悠地蹬着自行车,猫总叹了口气,哎, 这不明天要开学了吗,我妈一查作业看我还有一半没写完,就让我出来反思了。 

    “那是叫你反思啊?你说是不是挨笤帚疙瘩了?把你赶出来了吧?”“好男不跟女斗,我妈这两天上火,我不跟她一般见识, 不就那点儿作业吗?说我要是明天上学前不写完作业就甭去上学了。她哪知道,我也就是不出手,要是真出手,三下五除二,一晚上肯定能搞定。 

    “你就吹吧,一晚上搞定,来找我干啥?

    “嘿嘿,我不寻思能找你参考一下答案吗?二十篇生字,分你一半儿。猫总跨在后座上,两腿甩着,眉飞色舞。

    “我谢谢你啊,好事儿你想不起我…… 一路说着,青阳已经进了家门。

    天色半黑,屋里还没开灯,猫总熟门熟路摸进青阳的屋子,扔下书包,又窜到院里。青阳把蚂蚱扔到鸡窝里,懒懒的鸡们瞬间激动,一哄而上,几下就把蚂蚱啄了个干净。

    青阳又打开水龙头,直接把头伸到下面, 冲个痛快淋漓。奶奶在屋里唠唠叨叨的,青阳也不管她。

    “你这字能不能写正点儿?还有这笔咱换根儿行不?青阳皱着眉,看着猫总歪歪扭扭的字儿,钢笔有些漏水儿,一片蓝色墨迹在本子上晕开去。没事,我以后写草书。 猫总咧嘴一笑,顾不得抬头,扒着青阳的数学作业猛抄。

    电压不是很稳,灯泡忽明忽暗,有时还嗡嗡两声,几只飞蛾绕着灯泡飞舞,不小心碰到滚烫的灯泡上就啪嚓一声掉到桌上。

    这个时候地里活儿忙,村里人的晚饭也跟着简单,多数是熬点玉米糊,热点提前做好的大饼馒头花卷;有那条件不好的,桌上还是一半白面一半黄面。菜也简单,房前屋后都是种的菜,扁豆角、丝瓜、秋黄瓜爬出长长的蔓儿,绕在篱笆上,吊着累累的瓜、豆, 间杂着紫色、黄色的小花,天然就是一幅图画。顺手摘下几根豆角、两个丝瓜就是最好的菜;秋黄瓜顶花带刺摘下来都不用水洗, 吃的就是那口清甜。

    虽然买肉的时候少,会过日子的妈妈们还是会把新鲜的肉炒熟放盐腌好,在不是集市的日子里也让家里人能尝到肉味儿。今天有猫总在,平婶子又从鸡窝里掏出几个鸡蛋, 葱花剁碎搅和在一起,热锅香油,浓郁的香味儿顿时散漫整个院子。

    两个人狼吞虎咽,就着新烙的大饼喝了两大碗粥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猫总解决了作业,心里痛快,于是忘了矜持,给本来就不太干净的上衣又添上了几块顽皮的油渍。

    猫总也不敢真的在外面过夜,拽了青阳让他送自己回家。头上一轮大月亮,青阳的手电筒反倒显不出什么光亮,于是晃着远处, 俩人说些漫不经心的话。两个村子离得没有几步远,猫总在进村不远的一户人家门前站住了,这是五月家。五月是他们的小学同班同学,是青阳前桌,俩人都是班里的尖子生,为了成绩明争暗斗,一路斗到了初中。

    青阳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她家有啥意思?快走吧。”“她家有棵大葡萄树,那葡萄又大又圆,玻璃球一样,可甜可甜了。 猫总说着仰起头,咽了一口口水,这个时候葡萄应该能吃了吧? 

    “你怎么总惦记吃?青阳说着,拿起手电筒往五月家墙上照了照,果然见绿绿的葡萄叶子搭在墙头上,几串葡萄掩映其中, 虽然还是青绿的颜色,却愣是把口水勾引了出来。

    青阳跳了几下,又想着学电视里的样子让猫总踩在自己肩膀上,结果只揪到了最低处的几片叶子和触须。青阳一个没站稳,俩人滚到了地上,手电筒也滚到了一边。

    猫总哎哟了两声,好不容易站了起来, 他从地上摸索出半块砖头,照着墙头的青葡萄扔了过去。只听啪——哗啦两声,砖头落到了院里,不知砸到了什么东西。院里的狗立刻狂吠起来,院子里也亮起了灯。

    俩人对望一眼,吓得撒腿狂奔,手电筒都忘了捡回来。

    等送完猫总,青阳再摸回五月家门口时, 才发现手电筒已经不见了。

2

    金斗奶奶踮着两只小脚,一步三摇地进了屋,心疼地嘟囔着,又是哪家的小崽子来捣乱,好端端的瓦盆才用了两年就给砸碎了。那可是我用五斤麦子换来的啊! 

    “奶奶,您别唠叨了,那就是个破瓦盆子,您自己给打碎了,喂鸡都不稀罕呢。 五月顶了回去。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知道啥,金斗奶奶拔高了嗓门,十二三的大闺女一天天地在外面疯跑,依着我早不让你上学了,一个女孩子上学有啥用?能当吃能当穿?都是你那不着调的妈惯得你们!五月眼看奶奶又要闹起来,索性转身又跑出了屋子,留她自己在屋里东一句西一句地念叨个没完。

    金斗奶奶也是个苦命人。她不是本地人, 金斗爷爷也不是她的第一任丈夫。早年的时候经历过闹日本、打白军,跟家人东躲西藏地过日子;十八岁的时候嫁了第一任丈夫生下闺女,谁知闺女六岁的时候,丈夫突发绞肠痧,扔下娘俩早早地去了。婆家一群大伯子、小叔子欺负金斗奶奶年轻,霸占了家里的地,逼着金斗奶奶带着闺女回了娘家。娘家的日子也苦,娘俩天天有上顿没下顿, 没有半年,金斗奶奶精神就不正常了。精神好的时候,说话干事好人一样;有的时候又几天几夜不回家,踮着小脚东游西荡,等人们找到的时候,发现她坐在丈夫的坟前又哭又笑。后来临县的金斗爷爷死了媳妇儿,家里条件不好,又有两个闺女当拖油瓶 金斗爷爷也没法,经人介绍,套着一辆大车把半疯的金斗奶奶拉回了家。金斗爷爷是个实在人,不嫌弃奶奶,一心一意地跟她过日子。三十六岁的时候,奶奶生下了五月爸爸,日子舒心了,犯病的时候也少了。谁知五十四岁那年,金斗爷爷又犯了急病,连医院都没来得及去就没了,金斗奶奶再次受了打击。坎坷半生,经历两任丈夫的去世,她的精神又时好时坏起来,把什么东西都看得非常要紧。她不止喜欢东西,更喜欢的是骂人,骂五月妈妈、五月爸爸、五月和妹妹, 看啥不顺眼都能引来她的一顿骂。

    她喜欢的是种树,房前屋后栽了各种树木。院前有大枣、黄杏、红桃子,院子里最宝贝的就是这棵葡萄,金斗奶奶说是从娘家移过来的,金斗爷爷没的那年种下的,外地来的品种,籽小肉厚、甘甜微酸,年景好的时候,葡萄粒有小乒乓球那么大,十几年的工夫葡萄架已经荫了半面墙。小青葡萄一露头,就成了金斗奶奶的眼珠子,自家孙女儿都甭想碰一下;怕被活物糟蹋了,天天拿着拴红布的竹竿站在葡萄架下哄鸟雀、赶野猫, ————————声音传出老远。

    不只是猫总,村里的孩子们谁不垂涎这难得一见的甜果儿。上学前放学后,总是三五成群地溜到葡萄架下,就算吃不着,闻闻味道,哪怕看一眼青翠欲滴的葡萄粒儿, 咂吧几下口水都是好的;要是能赶上金斗奶奶不在,偷着摘下几串尝尝鲜,更是一大美事。

    可对于天天守着青葡萄的夏五月来说, 这棵葡萄可是给她带来了不少的烦恼。孩子们都以为,葡萄是她家的,还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伙伴们免不了让她给带点葡萄尝尝,这让五月十分为难。女孩儿敏感的天性又让她不能把自己的难处讲出来,只能低下头,听着男孩子们大喊夏五月,真抠门…… 

    他们哪知道,奶奶把葡萄看得成了心尖子,五月和妹妹想摸一下都不容易;五月胆子大,有时候趁着奶奶不注意偷吃几粒,还招来奶奶的一顿骂,甚至会挨几拐棍。非得等到叶子染上了焦黄,葡萄熟成了深紫色, 蒙上一层白霜时,奶奶才督着五月和妹妹登上梯子、爬上墙头,把一串串的葡萄剪下来, 垫上一层蒲草,然后挑那又大又好的满满放上一箩筐,搭上去临县的顺风车回了娘家。五月看着一地的残枝败叶、几串可怜兮兮磕破压碎的葡萄就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五月由此更不喜欢奶奶了,不喜欢奶奶那双尖尖的丑陋的小脚,不喜欢她常年不换的宽大的老式斜襟儿大褂,不喜欢她盘在头顶的花白的发髻,不喜欢她洪亮的嗓门儿, 天天骂五月和妹妹不过日子;又在门口大喊哪家的小兔崽子又跑来费劲,看我抓住不剥了你们的皮

    看着别人家的奶奶和孙女儿轻声细语、相亲相爱的,五月就想自己的奶奶会不会是妖怪变的?她在这个家里是为了折磨自己和妈妈吧?也许这棵葡萄树才是奶奶的亲人吧?也许树上结的青葡萄、紫葡萄才是奶奶的亲孙女?

    下课铃响了,五月还呆呆地坐在座位上想着心事。猫总摸了过来,嘿嘿,五月。 

    五月看了他一眼,低头翻着手里的课本, 没有说话。

    “五月。猫总继续讪笑着,下节课上什么? 

    “英语。五月吐出两个字,还是低着头。

    “英语啊。猫总哀号两声,我昨天的作业还没写完。看五月无动于衷,又说: 五月,问你件事,前天晚上你们家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五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发现猫总的神色紧张兮兮的,没有。 

    “怎么可能?猫总拔高了音调,我跟青阳都知道了。有人去你家偷葡萄了。 后桌的谢青阳举起英语书捂住了脸,真是后悔让他去办这件事儿。

    “我俩正好路过那儿,看见有人想摘你家葡萄,结果狗一叫把那人吓跑了。猫总继续说,青阳还把手电筒落在那儿了呢……话没说完,谢青阳几步过来捂住了他的嘴。

    “哦!五月早就明白了,那件事是你俩干的吧!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只半旧的铁皮手电筒,手电筒尾部赫然刻着歪歪扭扭的青阳两个字。

    青阳的脸唰地红了,猫总却还在狡辩着。

    五月把手电筒扔给青阳,咬着嘴唇琢磨半天,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俩中午一点到我家门口等着,带着书包。 

    青阳和猫总讨论半天也不知道五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去又抵不过心里的好奇, 吃过午饭就早早地溜到五月家门口,窝在墙角。这是个大晴天,正午的阳光依然炎热, 白花花的街道上少有人经过。院里的收音机报过了一点钟,却还不见一点动静,猫总抓耳挠腮,有些沉不住气了。

    正在这时,就见五月从一片浓绿的葡萄叶里探出头来,四处看了一下,招手叫他俩过去。俩人一溜烟跑到墙下,就见五月掏出一把小剪刀,探出半个身子,剪下一串青葡萄扔了下来。青阳伸手接住,第二串又扔了下来,猫总赶紧接到怀里,然后第三串、第四串……五月的眼里像有一团火,狠狠地咬着牙,耳边好像还能听到奶奶的骂声,于是拽得葡萄叶子哗哗直响。

    “够了!够了!猫总看着发疯似的五月和秃了一半的葡萄架,有些慌了,憋着嗓子喊。

    五月灵巧地跳下梯子,打开大门跑了出来,三个人抱起地上的两大书包葡萄一溜烟地不见了。

    就在那个午后,人们说金斗奶奶气得发疯了,转了整个村子,骂了整整半天,骂谁家的小兔崽子趁着她洗头的工夫偷了她的葡萄,骂吃了她葡萄的小崽子嗓子长疔、上吐下泻。也是在那个午后,青阳看着平时文静的五月眼睛里闪闪放光,有些苍白的脸色泛起了少女的红晕,三个少年躲在一人高的玉米地里,又说又笑,捧着青葡萄吃得牙都倒了,直冒酸水儿。

    即使后来金斗奶奶知道了,拎着拐棍追了三条街,半年没有让进屋睡觉,五月也没有后悔。

    于是,那年的五月、那年的奔跑、那年的青葡萄在少年的记忆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6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二章) 下一篇中篇:清凉村庄(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